重磅新书|《领导力八讲》出版上市

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要走出“三大陷阱”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领导力研究中心重磅推出领导力丛书首册之《领导力八讲》

八大主题+丰富真实案例

360度将领导力与中国发展实践首次结合

重磅新书|《领导力八讲》出版上市

《领导力八讲》

蔡礼强 等 编著

2018年1月

ISBN :978-7-5203-1667-5

重磅新书|《领导力八讲》出版上市

长按二维码购买

内容简介

中国当前的领导力研究存在着三大陷阱:一是脱离领导实践过于理论化、概念化的陷阱;二是脱离本土实际过于西方化的陷阱;三是脱离复杂现实过于狭窄化、学科单一化的陷阱。本书用本土化、实战化和跨学科三大研究取向致力于突破当前的三大陷阱。

一批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不同学科领域的优秀中青年专家,立足于中国本土现实,对领导力开展跨学科、全方位、多层次的立体化研究,致力于探索具有中国风格、中国特点和中国气派的领导力理论和框架体系。

重磅新书|《领导力八讲》出版上市

《领导力丛书》编辑委员会

主 编 蔡礼强

编 委/ 领导力研习营专家团队成员

(姓名按照姓氏笔画排序)

王 钦 刘剑雄 贠 杰 时红秀

何代欣 何 辉 栗燕杰 高文书

黄楚新 蔡礼强 蔡跃洲 樊 鹏

目 录

目录

第一讲 领导力修炼:实践与超越 ·蔡礼强·

第二讲 领导者的资质 ·高文书·

第三讲 组织领导力的结构与功能 ·贠杰·

第四讲 领导牵手经济,打造经济领导力 ·何代欣·

第五讲 思想领导力:思维方法与思维工具的力量 ·蔡礼强·

第六讲 党政思想领导力 ·樊 鹏·

第七讲 领导者的新媒体沟通 ·黄楚新·

第八讲 危机时刻显能力——领导干部的应急领导力 ·栗燕杰·

《开启本土化领导力研究的新时代》

蔡礼强

  • 领导力的两大主体和五大本质属性

领导力就像“美”,很难给出一个精准的定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领导力比“美”还难以描述,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并非人人都能感受和理解。领导力虽然不可见,但它却系真实存在的力量,它无所不在的“身影”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塑造着社会的发展。

领导力借用了物理学名词“力”,就具有和符合力的性质。从力的物质性来看,力不能摆脱物体(物质)而独立存在。从力的相互性来看,力是相互作用产生的,是互动过程的结果。从力的矢量性来看,力既有大小又有方向。

具有和符合一般力学规律的领导力,当然可以向自然界和动物群体借鉴和学习。一些西方学者在领导特质分析中借用老虎、孔雀等不同动物特质来形容不同的领导者风格类型,中国先哲老子二千多年前早就指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告诫人类尤其是领导者应该遵循和借鉴自然运行规律。人类群体需要从自然界和动物群体借鉴力的运行规律,但不应该把自然界和动物群体中存在的力学规律等同于人类群体的领导力。

领导力符合力学规律,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前缀“领导”。领导主要有两个含义:一是处于领导岗位的人;二是担负领导职责或发挥领导作用的人。也就是说,领导力不能发生在人类之外的主体,领导力只能是人类群体之间互动的结果。领导力的互动主体有时是单个的人,有时是多个人组成的正式或非正式组织,个人和组织就构成领导力的两大主体。所有人类组织都是由个人构成的,个人可以说领导力的核心主体。

个人和组织两大领导力主体在相互作用时会产生不同大小的领导力,会遵循一定的基本规律,具有一些独特的本质属性。领导力具有内生性,不管是什么身份和地位的人,提升个人领导力的途径也必须从自我管理、自身修炼做起,只能靠自我提升、内在发展,无法靠外在的遗传、赠送和购买。

领导力具有实践性,不管是处在什么职位层级,提升个人领导力的方法都离不开与其他主体之间的互动实践活动,必须在领导实践活动中提升和发展。领导力具有进阶性,不管是什么样的资质条件,提升个人领导力的途径都遵循一定的路径和规律,需要从管理自己入手,然后逐步领导他人。

领导力具有持续循环性,不管已经达到什么样的领导力水平,即使处于组织的最高位置,仍然需要进行持续的自我修炼,才能保持和提升领导力。

领导力具有知行合一性,掌握领导力规律会极大地提升领导力实践活动的效果,领导力提升需要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内生性、实践性、进阶性、持续循环性和知行合一性,可以说是领导力的五大本质属性。

  • 领导力研究主要聚焦于三大领域

个人是领导力核心主体的基本特点使以往领导力的研究主要以个人尤其是领导者个人为关注核心,重点关注领导者的领导力提升和作用发挥。譬如,什么样的人能成为领导者,领导者需要具备哪些品德、能力和特质,什么是领导者成长的方法和路径,领导者承担什么样的角色和任务等等。领导力研究领域的领导力特质论、领导力要务论、领导力行动论、领导力技能论、领导力情商论、领导力权变论等代表性领导力理论,都主要以提升个人的领导力为研究重点,可以概括为个人领导力研究。

个人领导力发挥着更基本、更基础的作用,但组织领导力同样不能忽视。任何一个领导者都处在承担不同任务或功能的组织之中,个人领导力是个人与所在的正式或非正式组织相互作用的结果。有的领导者塑造着组织,但更多的领导者是被组织所塑造和影响。组织既是领导者发挥个人领导力的平台和外部环境,同时组织自身也有独立于个人领导力之外的组织领导力,并且同样有强有弱。组织领导力不能脱离个人领导力,与个人领导力互相塑造和影响,并主要由组织主要决策者的个人领导力体现和代表。与个人领导力研究不同,这种重点关注不同组织实现其任务或功能的领导力研究,可以称为组织领导力研究。

组织领导力是组织发展成败的关键,是一个组织承担使命、完成任务的基础。组织领导力来自于个人,但又超越个人,不等于个人领导力的简单相加,而是一个组织中所有个人领导力所形成的整体合力。组织领导力的提升既需要组织成员进行个人领导力的修炼,也需要组织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组织建设,需要通过制度建设、思想建设、作风建设等自我改进措施来进行持续的组织领导力修炼。组织与个人一样,必须不断地进行领导力提升。

组织领导力和个人领导力提升的起点和基础都来自于组织成员的个人修炼,但修炼的成效主要取决于对个人成长规律和组织发展规律的遵循和运用。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的提升需要尊重规律、循序渐进,有的个人和组织是在实践中逐步总结领悟并遵循了规律,而有的是自觉学习运用经验和规律来指导自身的领导力实践。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总结了个人领导力修炼都遵循着以自身为主、以修身为本的规律。除了类似这样关于个人领导力提升规律的总结和概括之外,还有很多关于组织建设规律的智慧和经验,关于经济发展规律以及人类社会规律等方面的理论和思想,这些对于领导力规律的总结和探索可以称为思想领导力研究。

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中包含着思想领导力,因为领导者和组织对思想领导力的掌握和运用决定了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修炼的成效,思想领导力的高度决定了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所能达到的高度。思想领导力又超越了单一个体的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思想领导力所具有的规律性特点,使思想领导力具有延续性和传播性,可以跨越时代、跨越地域、跨越种族,成为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

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共同构成了领导力研究的三大主要领域,涵盖了领导力核心主题的所有内容。三大领域的研究主要聚焦于个人和组织两大主体,主要目标都在于如何提升个人和组织两大主体的领导力水平。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三者之间相对独立、相互作用,三者之间的互动效果决定了个人和组织两大主体的领导力水平。

  • 中国迈入新时代是因为成功回答了三大领导力问题

如何成为一名领导者,如何提升领导者的个人领导力;如何建设一个优秀的组织,如何提升组织的组织领导力;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的提升遵循什么样的规律,运用什么样的理论和思想能够提升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什么样的思想领导力最具有指导性和实用性?对这三大问题的实践和思考,是个人和组织实践和理论的鲜明主题。这个主题是人类开始群居生活后就面临的重要问题,也是一个永恒的难题。对这个主题实践和思考探索的成效,决定了个人领导力的成效和组织领导力的成效,进而决定了国家发展的成效,人民生活的好坏。

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对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的成功探索和伟大实践,经过长期的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一个全体中华儿女戮力同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一个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

中国迈进这样一个新时代,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是因为中国以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为代表的一代代领导者具有强大的个人领导力;是因为掌舵中国发展航向的中国共产党具有强大的组织领导力;是因为中国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在不断深化和拓展,在艰辛理论探索中形成了强大的思想领导力。正因为同时具备了领导者的强大个人领导力,执政党的强大组织领导力,指导理论的强大思想领导力,中国的国力才得以进入世界前列,中国的面貌才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华民族才能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中国的发展成就不但让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界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同时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中国发展的成功经验中可以为世界贡献的智慧与方案有很多,但从领导力的视角来分析和解读,掌舵发展航向的组织对三大领导力问题的回应至为重要,甚至可以说最为重要。一是如何选拔和培养各级领导者,并通过岗位历练和本领提升让领导者拥有强大的个人领导力;二是如何让执政党承担起国家发展的重任,在执政过程中保持强大的凝聚力、创造力和战斗力,始终保持执政党强大的组织领导力;三是如何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时代课题,使执政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与时俱进,通过理论创新始终保持强大的思想领导力。

中国共产党对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思想领导力三大领导力的成功探索和伟大实践,是“中国模式”成功的关键,也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宝贵财富。中国的成功经验和思想成果,需要中国学者进行全面总结、系统梳理和理论概括,更需要在新时代的征程中进一步传承弘扬和创新发展。

  • 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要走出“三大陷阱”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更要有新作为。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要“立足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学者要以高度的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加快走出以往领导力研究中所存在的三大陷阱。

一是脱离领导实践过于理论化、概念化的陷阱。领导力研究的目的在于提升个人和组织的领导力,领导力理论和概念的提出都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和推动领导力实践。抽象地谈论脱离实践的领导力概念和理论,不仅不能很好地指导实践、应用于实践,甚至会严重误导实践。

二是脱离本土实际过于西方化的陷阱。近代以来中国落后挨打的悲惨历史,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的现实需求,以及西方在现代管理和领导力研究方面的显著成就,都让中国学者的领导力研究“杨柳千条尽向西”,国内市场和学界信奉和流行的大多是西方领导力的理论,而基于中国本土实践、中国鲜活经验的领导力研究理论太少、声音太弱,也太没有一个大国的自信和底气。

三是脱离复杂现实过于狭窄化、学科单一化的陷阱。领导力研究要关注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三大领域,要回应个人和组织领导力提升所面临的理论和实践课题,狭窄的研究视角和单一的学科背景都容易导致“盲人摸象”的弊端,无法对领导力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深度研究。领导力问题的综合性和复杂性要求采取多视角、多学科的研究,过于单一的视野和单一的学科很难拿出有分量的成果。

  • 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必须坚持“三大取向”

今后中国的领导力研究要走出现实中的三大陷阱,必须在学习借鉴外国经验和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加大领导力研究的本土化、实战化和跨学科三大取向。

一是坚持本土化取向。中国的领导力研究要体现继承性、民族性和时代性,必须强化本土领导力研究。本土化领导力研究不是封闭起来搞研究,也不是不关注西方,更不是抵制西方,而是在本土化的基础上,立足时代发展实际,汲取一切可以借鉴的资源,对西方的领导力成果进行创造性借鉴、超越性学习。最终,做到本土的也是世界的。

西方领导力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必须是立足于中国实际的再创造。不能照搬照抄照转,不分青红皂白地奉为圭臬、拿来就用。目前有一些领导力研究学者,奉为至宝、视为经典的领导力著作,全部是西方学者的领导力研究作品。以至于有学者感慨我们某些学科领域的研究几乎全部被西方的思想占领,奉行的学术思想和评价系统甚至比西方还西方。脱离本土化的领导力研究不但无法有效指导实践,也注定走不远、行不通。

二是坚持实战化取向。领导力研究的根本目的在于应用,主要目的不是单纯创造新理论、新概念和新名词,而是在各类领导实践活动的基础上总结出符合实践的理论,通过对领导力理论的研究更好地指导和服务于领导力实践。领导力研究不能空谈脱离实践的理论,不能为理论而理论,需要的是基于实践并能运用于实践的理论,是能把理论转变为指导领导行动的领导力理论。

领导力实战化需要把领导力研究和领导力实训结合起来,运用领导力理论指导领导力实训活动,在领导力实训活动对领导力理论进行检验和完善。领导力提升是每个领导者和每个组织都要面对的重大问题,是每个时代都要回答的重大时代课题,必须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回答如何提升个人领导力和组织领导力。中国的领导力研究要体现时代性、原创性,必须是基于实战化运用的研究,采取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实证研究,是来自于实践并能指导实践的研究。

三是坚持跨学科取向。与其他研究领域相比,领导行为的复杂性,使得领导力研究不应该局限在单一视角和单一学科,多视角、跨学科研究的重要性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会过分。领导力问题的复杂性需要跨越单一学科的界限,需要多种学科从多种视角对领导力的不同侧面展开立体化的研究,需要运用多学科知识、多学科理论、多学科技能、多学科思维对领导力问题进行跨学科的综合性研究。跨学科研究有助于领导力问题的深度挖掘和纵深推进,有助于对普遍性、共同性的领导力问题进行整体思考和建立共识。

目前领导力研究领域的一些著作已经开始从多学科的角度对领导者和领导行为进行了跨学科、跨文化、跨时代的理论总结和实证分析。几乎人文社会科学的所有学科都涉及对领导力问题的研究,譬如从政治学角度关注领导者的权力和所在的政府组织;从管理学角度关注领导者的职能角色与管理行为;从历史学角度关注以往领导者的特质和重要领袖人物;从心理学角度关注领导者复杂的情绪和情感变化,以及领导者的人际互动关系;从哲学角度关注领导行为中思想观念的作用;从伦理学角度关注领导者的价值取向和伦理道德等。这样的多学科视角,使领导力研究正日益从单一学科研究发展为跨学科研究,日益从单一个人研究

发展为组织化的团队研究。

  • 新时代的中国领导力研究要继承和创新两大领导力资源

领导力研究的本土化、实战化和跨学科研究取向,将会进一步深化和丰富中国的领导力研究。实践是最硬的标准。中国迈入新时代的伟大成就,充分彰显和证明中国领导人具有强大的个人领导力,中国共产党具有强大的组织领导力,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具有强大的思想领导力。中国的领导力研究需要更加昂扬自信,需要更系统的总结梳理和创新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五千年文明史所形成的两大本土化领导力资源。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所形成的领导力资源,主要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个人领导力、组织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建设成果为代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的领袖所拥有的强大个人领导力和思想领导力,以及中国共产党所拥有的强大组织领导力,早已成为国内外政党和企业家学习领导力、研究领导力的思想来源与学习范本。

阿里巴巴和华为公司大量借鉴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建设经验,譬如借鉴干部选拔培养方式提升管理团队的个人领导力,借鉴民主生活会和设置“政委”等方式来提高组织领导力,借鉴党校培训干部等方式来提高思想领导力。

不仅中国的企业家重视学习借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经验,连国外的领导力顶级学者也注意到了中国共产党所拥有的宝贵领导力资源。美国著名领导力学者麦格雷戈·伯恩斯的代表作《领导学》一书被公认为西方领导力研究领域的第一本经典著作,就在这本书的扉页上,作者引用了毛泽东于1934 年总结的领导联系群众要注意群众实际需要和群众自愿两大原则的一段话。这两条原则是毛泽东所强调的“领导艺术的基本方法”。伯恩斯高度赞赏这两大原则,并在自己的著作中把毛泽东视为变革型领导者的典型代表,“毛泽东在变化的激流中显示出不同寻常的决断力。……毛泽东的权力源泉并不是魔术,而是他对于中国人民新

动机的超凡的洞察力。”

如果说西方学者伯恩斯从理论上认同了群众路线是领导艺术的基本方法,小米的创始人雷军则用公司发展的成功实践证明了群众路线不但是领导艺术的基本方法,而且是适用于新时代所有组织的高明领导艺术。雷军说小米走的是中国式互联网版的群众路线,给用户最大的价值就是参与感,让用户发挥作用。理解了群众路线,就理解了用户思维,就能理解小米商业模式。用户思维本质就是群众路线,企业的产品研发和营销要深入群众、相信群众、依赖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群众路线运用于互动营销的小米获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

西方领导力学者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经验的研究以及中国企业家的成功借鉴,充分说明中国的本土领导力研究必须高度重视和认真汲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所创造的丰富的领导力理论和实践经验。

除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所形成的最新领导力资源之外,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发展历程中还形成了丰厚的传统领导力资源。全世界的民族中保存自己国家民族历史最完整的只有中国人,四大文明古国文化发展没有断流的也只有中国。中国人一贯重视古为今用、以古鉴今,本土领导力的研究不能离开传统文化宝库中领导力资源的汲取和滋养。《道德经》、《易经》、《论语》等经典对中国人影响深远,让中国人很早就开始重视和遵循人类发展规律、社会变化规律和人际关系规律。《史记》中的本纪、世家、列传对王侯将相盛衰兴亡的总结,其实很多是对领导特质和领导规律的描绘;《货殖列传》里面的生动故事,其实都是在传递出管理的道理。“一匡天下、九合诸侯”的管仲,总结提出了政事兴亡的规律,“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精辟地指出领导力的基石在于“以民为本”。

一手创造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认为自己年轻时学了孔子孟子这些中国圣人的教导,才造就了他后来的成功。他学了《论语》以后,感叹这些思想的了不起,深信正确的为人之道才是最重要的。不仅稻盛和夫尊崇《论语》,这本书在日本企业界也被尊奉为企业经营的“必读书”。稻盛和夫运用《论语》思想并取得巨大成功的生动实践,说明“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并非虚言,证明了以《论语》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蕴藏着丰富的管理要义和领导智慧。

西方第一位领导力专业的教授约翰·阿代尔在其《提升你的领导力》一书中,强调领导就是榜样、领导要保持谦虚时引用了老子《道德经》中的一段话,“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他引用老子这段话主要用来强调优秀的领导其实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发挥着榜样的作用。西方第一本领导力经典著作的作者伯恩斯在《领导学》中不仅仅只是关注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所形成的领导力资源,也关注到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蕴藏的丰厚领导力遗产,他在书中感叹道,“早在今天呼唤道德领导和撰写《勇敢人物的画像》之前,儒家的思想者们就能通过他们的道德说教和实例来考察领导的概念。”也就是说早于西方二千多年,孔子就明确提出并特别强调了价值和道德在领导力中的重要作用。

儒家传统中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精辟地揭示了领导力修炼的进阶途径和先后顺序。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必须先从自身做起,从内而外不断拓展发挥作用的范围。这些对领导者个人自我修炼的重视,对领导者以身作则的强调,都深得领导力的精髓和要义。

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所孕育的优秀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所熔铸创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为中国的领导力伟大实践和理论研究提供了无比丰厚的领导力资源。为更好地继承发扬两大宝贵的领导力资源,也为了尽快走出领导力研究的“三大陷阱”,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为主的一批优秀中青年学者,组建了跨学科领导力研习营,坚持本土化、实战化和跨学科三大研究取向。跨学科“领导力研习营”以本土化研究为立足点,以中国波澜壮阔

的领导力实践为实证研究的主要来源。以跨学科研究为突破口,来自经济学、管理学、政治学、社会学、法学、历史学、新闻学等多学科的学者汇聚在一起,对领导力开展全方位的深度研究。以实战化为研究落脚点,在MPA 学位教育和干部培训中开设领导力讲座与实训课程,采用“参与式、团队式、行动式、研究式”的全新教育模式,与学员一起致力于领导力的真正提升。

新时代的伟大实践,需要全体中华儿女凝聚起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磅礴力量,需要在总结继承两大领导力资源的基础上,更加坚定地立足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需要加快构建体现中国特色的领导力研究和理论体系。这既是新时代中国哲学社会工作者肩负的历史使命和应有的担当,也是新时代需要深入研究的新课题、可以大有作为的新领域!

重磅新书|《领导力八讲》出版上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