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美籍华裔作家谭恩美(图片来自英国《卫报》网站)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 英媒称,美籍华裔作家谭恩美是六本畅销小说的作者,其中包括小说《喜福会》、《灶神的妻子》和《接骨师的女儿》,一本回忆录——《命运的反面》及两本儿童读物《月亮夫人》和《中国暹罗猫》。

她曾将《接骨师之女》改编为歌剧,还将《喜福会》改编成电影剧本,后被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为最佳剧本。闲暇时候,她很喜欢摇滚,在Rock Bottom Remainders乐队担任主音吉他手、伴唱歌手和第二鼓手,乐队的成员还包括史蒂芬·金和斯科特·图罗。他们通过演唱会为扫盲计划筹集100多万美元资金(1美元约合6.4人民币——本网注)。现在,谭恩美与丈夫一起生活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和纽约两地,家里还养着两条宠物狗。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喜福会》获《洛杉矶时报》书籍奖及美国国家图书奖、美国联邦俱乐部书籍奖、美国加州书评会最佳小说奖及1991年美国最佳小说奖,1994年被王颖导演拍成电影。

谭恩美1月22日接受英国《卫报》专访,以下内容为采访摘要:

谭恩美的新书是自传《过往的开始:一个作家的回忆录》,她的第一本回忆录发表于2004年,距离创作第二本回忆录已有十多年了。 她并非有意想再写一本回忆录,只是想写一本可以用零碎时长完成的书。因为谭恩美当时正在做图书签售活动,创作时长并不充裕。这本回忆录一开始是基于她和编辑之间讨论写作的电子邮件创作的,但写得并不顺利。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过往的开始:一个作家的回忆录》英文版书封

之后,自传的内容就变得更加私人化了,谭恩美开始记述她的写作方法以及灵感来源。但是一旦开始写作,她意识到,就像人们不应该解析魔术一样,写作也不应该被撕裂、被解剖。所以她并不喜欢分析写作。谭恩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的编辑,但编辑说服了谭恩美,于是她就继续写了下去。但是,谭恩美觉得写这本回忆录是很开心的事,却并不希望出版它。

对于回忆录和小说的写作不同之处,谭恩美认为写小说时,她关心的是句子的先后顺序和故事叙述的连贯性。但回忆录是质朴平实的。写回忆录时,谭恩美所记录的事情不一定是有序的。事件和记忆会按照它们的重要性和对她的影响力大小而出现。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美籍华裔作家谭恩美

床头读物

谭恩美常读的书有很多。由于经常在加利福尼亚和纽约之间往返,所以她在两地的床头柜上都有一摞书,书的种类很丰富。谭恩美在纽约读的书与在加利福尼亚索萨利托小镇读的书大有不同。在纽约城,她一般会读《艾米莉·狄金森诗集》(Emily Dickinson)、罗伯特·哈斯的 《形式刍议》(A Little Book on Form)、JM·库切(JM Coetzee)所写的《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威廉·萨克雷的《名利场》、帕蒂·史密斯的《只是孩子》、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理查德·福特的《加拿大》、TS·艾略特的《四首四重奏》和希拉里·曼特尔《放弃灵魂》(Giving Up the Ghost)。

而在索萨利托小镇,她一般会读:伯恩·海因里希的《动物的死亡方式》(The Animal Way of Death)、约翰·缪尔的The LawsGuide to Nature Drawing and Journaling、莉迪亚·戴维斯的《故事的结尾》和《不能与不会》、泰德·乔亚的《如何听爵士乐》(How to Listen to Jazz),还有另一本《艾米丽·狄金森诗集》。其中,《艾米莉·狄金森诗集》一书她曾买过三次,因为她总是随手放下后就找不到了。

之所以在在纽约读的书的和在加州读的书不同,是因为在加利福尼亚州索萨里托,谭恩美会创作自己的小说。在写作的时候,她决不能读任何有意思的小说,因为她总是会被故事情节吸引,认为自己的小说是一堆垃圾。创作自己的小说时,她需要读一些非小说类的书籍,让自己更靠近现实。她喜欢鸟儿,看看关于鸟儿的书、看着窗外的鸟儿,这样就不会干扰自己的创作。

推崇作家

谭恩美最近在读一本有意思的书——拉比·阿拉米丁(Rabih Alameddine)的《历史的天使》。拉比·阿拉米丁是一位黎巴嫩裔美国作家。这本书的内容是关于道德、艾滋病以及我们应该怎样去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谭恩美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怎么出名。自从20年前,他的第一部小说《Koolaids》出版以来,谭恩美就一直是他的粉丝。迈克尔·查班(Michael Chabon)、科尔姆·托宾(Colm Toibin)和许多其他作家也是阿拉米丁的粉丝。有意思的是,他的表妹艾莫·阿拉慕丁(Amal Alamuddin)是乔治·克鲁尼的妻子。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拉比·阿拉米丁的小说《历史的天使》英文版书封

路易丝·厄德里奇(Louise Erdrich)是谭恩美最喜欢的小说家,但她也同样喜欢理查德·福特(Louise Erdrich)。因为查德·福特的情感比较男性化,但又有内心的独白;他不仅有对生活的评论,也有对社会的看法。

莉迪亚·戴维斯(Lydia Davis)是谭恩美最近才关注的是作家,也是她很喜欢的一位作者。在非小说类作品中,谭恩美很欣赏拉比·阿拉米丁的著作,也喜欢伯恩·海因里希和他所有关于鸟类的书籍。作为一位以前学习语言学的学生,她比较推崇德博拉·丹宁(Deborah Tannen)关于语言的著作。

不喜杀戮

在没读过《血色子午线》之前,谭恩美认为她会喜欢这本书,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本书是唐·德里罗(Don DeLillo)送给她的。有一次,谭恩美和唐·德里罗还有迈克尔·翁达杰一起参加了一个活动。当他们谈论自己喜欢的书时,谭恩美觉得自己就像个文盲一样,因为他们一直在讲一本书——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 )的《血色子午线》。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谭恩美居然从来没有读过这本书。

得到这本书时,谭恩美想,“哇,这真是太棒了,它将改变我对文学的看法。”但事实是,她不喜欢这本书,与书的文学性无关,只是书中的内容太过暴力、形象太过残酷。而谭恩美是一个会汲取这些形象的人,她知道如果她继续读这本书,就会做很可怕的噩梦。此前,谭恩美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被谋杀了,她看到了血。所以现在,她不能读带有杀戮内容的书。

《卫报》专访谭恩美:写作令人振奋,但希望新书没被出版

年轻时候的谭恩美

书柜秘密

谭恩美收到过很多书,她通常只是随便把它们放在书架上。有人送她书时,她不会轻易扔掉,因为她觉得那是不对的。但这就意味着她积累了很多书,其中就包括爱情小说。她不想让人们认为她会读这些爱情小说。有时,谭恩美会请其他作家来家里做客,她难以想象他们瞥了一眼书架,心想:“天哪,她居然会读这些书?”所以她把所有浪漫小说都藏在了加缪和库切特书的著作后面,这样她的书柜就会看上去很有文学氛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