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99岁抗战老兵写诗千余首 出版《黄昏集》

湘潭99岁抗战老兵写诗千余首 出版《黄昏集》

99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彭孟良喜欢看报。(记者欧阳天 摄)

湘潭在线1月30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欧阳天)在湘潭县易俗河镇雪松北路的一个小区里,住着一位99岁的抗战老兵,他身体硬朗,平时喜爱看书读报,兴致来了,还会写点诗词,从1999年至今,他写有诗词千余首,第四本《黄昏集》即将出版。

老人名叫彭孟良,1919年生于湘潭县,1939年高中毕业考入黄埔军校,入伍后进入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是名头响当当的“王牌工兵”。 1957年,他开始从事教育工作,桃李满天下。退休后,他继续发挥余热,在社会上担任各种职务。

八十高龄学写诗

1999年,彭孟良在80岁高龄时,在朋友的影响下,加入了湘潭洛口诗会学作诗,希望通过诗词来记录和表达自己的情感。为了学好写诗,他将一本《诗韵》,翻看了无数遍,以致书的边缘严重破损,笔记也写了几本。2004年,他将自己所写的诗篇、对联和一些生活感悟集结成册,出版了第一本《黄昏集》,得到书友的好评。2009年和2014年,他又出版了两本续集,今年,他打算出版第三本续集,作为自己的百岁礼物。

彭孟良告诉我们,以前,他每周二都会去诗社与诗友交流,大家一起学习作诗的知识,一起解诗,相处非常愉快。他的写诗水平也在交流中不断提高,许多作品在国内媒体和刊物上发表和获奖。随着名气增大,他还经常收到各种约稿,这让他写诗的劲头更足了。19年来,他写诗千余首。最近几年,因身体原因,他中止了去诗社交流,诗也写得较少了,这让他颇为遗憾。

诗歌寄情忆往昔

在彭孟良一生中,最难忘的是那段烽火岁月中的军旅生涯。他在《纪念黄埔军校八十周年抒怀》中写道:“牺牲为国师生志,挽救危土赤子心。敢教夕阳添异彩,奋蹄老骥尽情吟。”

彭孟良回忆,1937年,他在长沙新开铺读书时,曾两次亲历日军敌机轰炸,这让他决定投笔从戎。恰好黄埔军校在湘潭设点招生,他一举考上。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四川巴东县的独立工兵第四团团部,正式开始军队生活,与日寇战斗。他所在的工兵团不需要战斗在一线,但多年的工兵团生涯中,他不止一次徘徊在生死一线。他说:“那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大家都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彭孟良告诉我们,他每年都要去湘潭市抗日阵亡烈士纪念碑,去看望那些为国牺牲的同胞,虽然他们之间并不认识,但都怀着一颗同样的爱国之心。“跟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能有幸看到祖国强大的一天。”彭孟良说。

彭孟良将自己的从军经历和对抗战老兵的情怀写成一首首诗。2015年,北京九州国粹艺术院、中华国粹艺术创作活动组委会主办“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中华国粹艺术创作活动”, 彭孟良的诗词获创作一等奖,被收录进《中华诗典》。

彭孟良还写了许多赞美祖国繁荣富强的诗。沿着湘江风光带散步一小时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之一,他说:“边散步边看着县城这些年发展,觉得一天一个变化,看着祖国繁荣富强,感觉到十分欣慰,这也是我身体健康的原因之一。”他在诗中写道:“喜看今朝新社会,年丰人寿好江山。”

彭孟良喜欢看体育节目,每逢奥运会、亚运会、世锦赛、全运会举行,他会守着电视机看上好几个小时,看到精彩处,经常情不自禁地叫好或鼓掌。学会写诗后,每一次看完比赛,他都会赋诗一首,抒发自己的感情。

2008年,第29届奥运会在北京举行,彭孟良先后写下北京奥运会前奏曲4首,开幕式3首,闭幕式5首。还写下中国奥运冠军赞诗多首。他为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冼冬妹写道:“卅三华诞体能佳,柔道场中乐满怀。四载辛勤东妹子,蝉联奥运两金牌。”他的这些作品分别被收录到大型申奥文献《民族复兴的里程碑》、《2008中国奥运冠军题赠嵌名大典》、《迎奥运中国当代诗词精选》等书中。

大好河山写诗里

99岁高龄的彭孟良仍坚持每天读书、看报、写诗。“我的晚年生活很幸福。退休后,我去过香港、台湾,游过孔庙、孔府、孔陵,参观过黄埔军校旧址、广州陈氏博物馆、岳阳楼、世界之窗……”彭孟良告诉我们,他不仅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而且将这些都写进了诗里,这让他感觉很满足,他真的好想再多活几年,多看看这个世界。

彭孟良有一个心愿,出版好第四册《黄昏集》。他说,这本书以诗词为主,有对联、小故事、生活百科以及养生等等,虽然是个大杂烩,但都是他亲身经历和所见所感以及这些年来的心得体会,没有任何虚构。他现在年岁近百,希望这套书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