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近年,童书市场的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隐藏在出版社背后的童书研发团队的贡献。而这一模式的生发和繁盛源于整个市场需求的变化——童书市场经过若干年引进版的“养育”,读者品位提升,育儿需求细化。童书市场对于畅销书生产的狂热,折射出整个社会对于儿童成长、儿童教育各种观念、需求的急剧膨胀和碰撞。这种本土化痛点的抓取,仅仅依靠出版机构坐等作者来稿以及单纯的“引进”版权等传统模式已经无法完全消化。

与此同时,一批冲在市场最前端,跟随国内童书市场一并成长起来的童书内容研发团队开始崭露头角,有的由出版机构的业务外包公司转化而来,有的根植于出版社内部,有的一开始就立足于儿童教育产品的全产业研发……他们“搅动”市场的同时也在历练自己。此前,我们推送过藏在出版社背后的“牛气”童书研发团队新“玩法”专题和藏在出版社背后的 “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专题,本期,我们将继续聚焦那些卓有成效的童书研发团队(主要是原创内容的开发)。这些团队的市场定位、运营模式各不相同,产品打造方式也颇具差异。剖析他们独特的产品研发模式,为童书市场,尤其是原创内容的生发机制做一些可行性探讨。

北京歪歪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当当网的童书类畅销榜前10位中,总可以看到一套特别的书系——《学会管自己》(歪歪兔独立成长童话),这套书的研发机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图书工作室也不是渠道商,而是一家有着发展心理学和教育学积淀的儿童家庭教育产品提供商——北京歪歪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2009年,时任当当网童书负责人的王悦看到了歪歪兔教育科技公司的教育产品,对歪歪兔创始人、首席教育官宗匠说,“你们有这么好的理念,这么完整的教育体系,为什么不做童书呢?”于是,歪歪兔童书团队于2010年成立,此后就开始结合其教育体系和对一线用户的大量调查数据,按照功能性分类研发带有教育功能的“歪歪兔系列”童书。

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学会管自己》(歪歪兔独立成长童话)

陈梦敏著

海豚出版社

2014年8月

“歪歪兔行为习惯系列互动图画书”于2010年10月上市,迄今已销售200多万册。尽管在童书领域,“歪歪兔”每年出品三四套产品,迄今开发的童书不到20套,销量已达数千万册。目前,公司主要研发婴幼儿启蒙读物,以图画书和儿童文学为主。

据了解,歪歪兔童书研发团队成员十多人,有专门的“歪歪兔关键期早教项目组”,包括儿童教育和发展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人员、策划编辑、文字编辑、插画师、美编等。与其他图书策划出版机构不同的是,团队中还有一个在一线天天跟家长打交道、持续跟踪每个会员孩子发展情况的育儿老师队伍(歪歪兔公司还为早教包用户提供服务),他们所获得的海量数据(儿童的行为与心理、家长的育儿困惑等等)是歪歪兔童书研发团队选题的最初来源。同时,这支队伍也通过各种线上线下的方式服务于童书读者,解答他们在育儿和阅读方面的疑惑。歪歪兔在各个音视频平台开有付费和免费的教育课程,在微信公号和用户群里有定期的绘本讲读、家长讲座,来深度服务用户。此外,公司还将绘本中的部分故事改编拍摄成系列动画手偶剧,目前已经播出了两季,播放量逾亿次。

“歪歪兔逆商教育系列图画书”在当当上架第一个月销量就达到10万册,至今销售超过400万册。这套书的主题是挫折教育,帮助幼儿园孩子预防和应对各种困难情境。各种各样的心理挫折是进入幼儿园后孩子普遍面临的问题,挫折教育非常必要。

实际上,这个主题最先是由歪歪兔的客服团队发现的。歪歪兔有一个为分龄早教产品用户服务的育儿老师团队,服务项目是每个月给每个用户打一次电话,了解当月用户使用产品的情况,以及孩子有什么特殊的行为表现,家长有什么育儿方面的疑惑,并给以解答。家长也常常会通过电话、网络随时咨询碰到的问题。

宗匠要求客服团队每天记录汇总问题,时长长了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信息数据库。一次,宗匠发现很多家长的问题都集中在孩子入园后的种种不适应情况方面。于是团队就将问题单独梳理进行归纳。然后,再将这些问题跟团队之前所做的儿童心理发展课题进行比对,最终确定了“挫折教育”这个选题。

选题确定后,再由策划编辑将上百个问题进一步归纳为十几个主题,从中选出最具普遍的10个,这就是后来书中呈现的“如何面对冷落与欺负、误解与拒绝、错误与批评、怯场与失败、攀比与分歧”等10个主题、10本绘本。

问题有了,但是如何通过故事帮助孩子和家长解决?下一步工作则由编辑通过大量资料的阅读(歪歪兔的每套书都会参考上百万字甚至几百万字的资料),找到解决办法,形成文字。再交由育儿老师团队结合他们在实际工作中的办法进行综合,最后形成一个“问题——解决”——闭环的文案,一个必须符合相应阶段儿童心理特点的解决办法。

宗匠说,这个文案是为故事作者和插画师准备的。团队要求作者依照这些主题和解决方法创作故事。这样的命题作文对作者来说往往很痛苦,歪歪兔团队和作者陈梦敏反复讨论,有的故事甚至重写好几遍,以达到故事性、文学性和教育的专业性等各方面的要求。“插画师也要完全理解故事中所要传达的教育内涵,包括会影响小读者的细节。”宗匠透露,比如“如何面对欺负”这个主题的《一点儿也不好玩》,在插画上就有特别的处理:威威龙喜欢欺负歪歪兔,以至于歪歪兔很怕他,总是绕着他走。在关键的一个画面中,歪歪兔终于鼓足勇气对威威龙大喊“离我远点儿!”公司要求插画师不要按照惯常思维画歪歪兔面对面对着威威龙喊,而是背对着威威龙,并且保持一定的距离。如果距离很近而又面对面,可能会激起对方的激烈反应,做出伤害性动作。所以对处于喜欢模仿阶段的小读者来说,每个细节都是很重要的。

北京尚童童书原创团队正式组建于2016年,此前团队在公司内部已策划出版了原创立体书《大闹天宫》。目前团队的主要开发方向是创意互动类图书。后续原创选题还会涉及人文、体育、科学等方向。已出版的原创立体书《大闹天宫》获得魔法童书会“2016年妈妈眼中的原创好书”等荣誉。

北京尚童童书原创部

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上学第一天》

乐范菌 尚童童书著

北京联合出版社

2017年8月

尚童的编辑团队里,有一半都有专门的儿童认知发展心理学的学习认证,也常常到一线接触孩子,了解读者,了解家庭。原创选题由个人运作到组建团队之后,明显的变化是所做的选题更加系统性,整个团队会更加综合考量公司的选题储备以及市场上的需求,更合理地策划和挑选选题。内容研发渐渐由作者或工作室提供思路,到团队更主动地提出选题,与合作人一起完善选题,尽量整合资源、扬长避短。这样的变化可以从目前正在策划的继《大闹天宫》之后的第二本原创中国传统故事立体书、以及其他体育、低幼玩具书中体现出来。

原创互动玩具书《上学第一天》选题于2017年4月由尚童原创玩具书编室主任傅嘉玮在公司选题会提出,5月正式立项,在图书创作过程中团队还拜会诸多渠道,调研读者群体,进而调整图书内容。当图书整体内容形式确定后,积极和印厂沟通,将大货的质量保证到最好。

据傅嘉玮介绍,策划之初他们希望做一款专门为即将上小学的孩子们打造的小学新生入学指南。提到入学准备,大多数家长都会立刻想到让孩子学习语文、算术等技能训练,怕孩子跟不上小学的课程进度。可在很大方面影响孩子入学后表现的是他是否能顺利度过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心理转变。

关于学前心理疏导,一般学校也会给家长发一些小册子,可是这些小册子里的内容往往生硬、枯燥。团队在策划图书时,希望“入学准备”实用且好玩,于是他们找到了一个擅长纸艺设计的作者,结合策划编辑为孩子们准备的入学前小知识,为这本书设计了许多好玩的互动设计。比如,用“瀑布”结构,来吸引孩子上学前整理和检查书包,这个结构可以用抽拉的方式将书包一层层翻开,看到小主人公上学时都带了哪些学习用品,也可以让孩子们说一说小主人公忘了带什么,或者还可以带些什么。

“校车”可以横跨整个跨页开动,小朋友动动小手拽一拽,校车就会跟随他们启动的小手向前开,会动的校车上还有一个小翻页,翻开就能看到系安全带的重要性。

最为特别的是团队为这本书设计了一个好玩的校园闯关游戏,书的最后一个跨页是大型立体展开页,展开约一米,可以容纳4个孩子一起玩。展开页上有校园立体场景,设计有68个步骤,4大通关关卡、4个加速关卡以及8个路障关卡。结合随书附赠的38个手制配件,包含4个手制玩家、1个手制骰子、12个胜利小勋章、1个校园小达人勋章,孩子们在游戏的欢乐和比赛的激情中,潜移默化地巩固了入学知识。

北京洋洋兔文化创始人孙元伟画漫画出身,最开始给各大报刊投漫画稿,随着积累的作品量越来越多,开始出版单行本和系列图书。由于出版的书销量都还可以,出版社约稿量加大,自己做不过来,2003年他和一帮同学组建工作室,至今工作室已经完全公司化运营。

北京洋洋兔文化

孙元伟想把青少年需要掌握的知识都用漫画的形式来表现,团队的创作定位即为青少年知识漫画。

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小布丁带你游中国》

新蕾出版社

2018年1月

洋洋兔在最初的几年每年出版图书三四十册,近年缩小规模,每年出版10册左右。尽管规模缩小,但单品种发行量都能超过5万册。目前市场动销产品有10多个系列,100多册原创漫画图书,年销售码洋达7000万左右。目前,洋洋兔团队成员有30多人,根据项目构建项目组,每个项目组由编辑、脚本、画手、色彩、设计组成,由组长来统一安排协调工作,所有作品都由团队内部人员完成。洋洋兔目前投入到一部作品的开发成本约30万元。也就是说,如果一本图书定价98元,版税8%计算,发行5万册才能保证不亏本。稿费难以覆盖成本就很难维持正常运转。洋洋兔采取的补贴创作,比如,一部作品启动初期,出版社支付稿费15万元,团队再补贴15万元,保证作品高质量完成,后续再通过作品不断再版,海外版权、数字出版等形式获得收益,不断孵化新作品。

《小布丁带你游中国》是洋洋兔即将推出的一套新书,兼具地理、历史、人文百科等多重知识、富有开创性的少儿绘本图书。做这本书的初衷是因为孙元伟很喜欢带孩子出去旅游。2015年,孙元伟一家去故宫博物院参观,看到国宝级文物《清明上河图》,在这5米多长连续不断的画卷里,画着各式各样的人物、牲畜、交通工具、船只,还有各色建筑,当孙元伟带着孩子一一细数画卷里面的内容时,他发现,平时活泼好动的孩子竟然被其中的各种细节所吸引,安静听各种有趣的画中故事。也就是这时候,一个灵感忽然跳进了孙元伟的脑海,既然做过这么多关于中国地理、历史和人文百科的书,掌握着丰富的知识和资源,为什么不做一本像《清明上河图》这样的旅行长卷绘本呢?

于是,一个由1名编辑、3名脚本、4名主笔、2名上色和2名设计组成的创作组成立了,从2016年春节后开始,到2017年9月交稿,差不多两年时长。

创作开始非常顺利,凭借团队多年做地理、历史、人文等知识图书的经验,他们很快就完成了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脚本的创作,但正式投入画稿绘制的时候,却出现了很多开始没想到的问题。比如,用什么方法才能完美衔接两个省份呢?很多高大的建筑物和景物如何取角度,才能让它们既不突兀又能很好地融入整幅画面呢?还有像新疆这样既有沙漠又有雪山的省份,怎样安排画面,才能让它们毫不冲突地同处一框呢?

在创作过程中有的省份画手一气呵成,也有改了十几遍才定稿的情况,但是整个团队处于非常亢奋的状态。不知不觉中,原本预计创作的5米长卷,最终成稿是正背面18米。

《东方娃娃》原创团队从1999年《东方娃娃》杂志创刊时就在南京组建。团队的发起人以国内知名绘本创作者周翔为首,培养起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画家和编辑。1999年以前,周翔策划了前所未有的24开经典图书,以至于一时纸贵,各社纷纷效仿,至今未衰;后又创新美术教材,提出了“名家制作”观念,改变了教材的老面貌,这个观念一直被沿用至今……1999年,他担任了新创办的《东方娃娃》杂志主编,首先将“品质”的观念带入低幼读物中。

《东方娃娃》原创团队

《东方娃娃》出品的童书类型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看。一是从包装形式分,包括精装、软精装、平装等;二是从适读年龄段分,包括0~3婴儿、3~8幼儿、7~10小学生等;三是从儿童发展需求来分,包括文学类、艺术类、游戏类、科学类等等,各自形成不同的书系。江苏《东方娃娃》期刊有限公司总经理丁诚中透露,团队每研发童书30~50本,销售规模2000万元左右。虽然规模不大,但在童书圈内却影响卓著。

藏在出版社背后的那些“牛气”童书研发团队细部调查(二)

《老轮胎》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5年3月

《东方娃娃》的童书出版历程可以分为3个阶段:1999~2005:探索、成熟阶段。在这5五年间,东方娃娃期刊的出版逐渐达到成熟状态,为图书的出版积蓄了大量的资源和经验。2005~2010:绘本原创阶段。《东方娃娃》从2005年开始把绘本原创作为主要任务,这是东方娃娃童书出版的一个分水岭。当时,绘本在国内还是一片无人眷顾的荒原,《东方娃娃》首倡绘本理念,成为国内第一家坚持用绘本理念编创杂志的机构。十几年来,东方娃娃从世界各国引入大量优秀的绘本,同时坚持走原创的发展道路,出版了《火焰》《漏》《鸟窝》等中国第一批优秀原创绘本。周翔总编《荷花镇的早市》《一园青菜成了精》、余丽琼主编《团圆》等作品是中国第一批“走出去”的原创绘本。2010至今:多元化探索阶段。一是出版产品的延伸:以期刊为依托,向套装、图书、阅读课程等产品延伸和拓展,形成丰富的出版产品线,能够满足不同幼儿园阅读和使用要求,满足各个年龄段孩子多元的阅读需要。二是年龄段的延伸:《东方娃娃》的阅读产品能够满足0~12岁甚至更高年龄段孩子的阅读需求,主要细分为0~3岁、3~6岁、7~12岁,除此之外也有一些适合更大年龄段孩子阅读的图书的出版尝试。三是产业化的延伸:从阅读事业向儿童教育培训、教师培训等产业延伸,从品牌形象、读者资源向文具、玩教具和生活用品领域延伸。在儿童文化消费项目(纸戏剧、儿童剧、故事会、儿童动画和电影)、教育文化产品(笔、本等)和生活产品(儿童丝被)等方面都大胆做出了尝试,不断培育新的市场机会。

以原创绘本《老轮胎》为例。经过5年时长的酝酿、打磨、策划、筹备……《东方娃娃》在2015年推出了经典原创绘本《老轮胎》,由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得主、《团圆》作者朱成梁携手知名绘本作家贾为共同倾力打造。

《老轮胎》这个选题最初来源于儿童文学作家贾为的一次投稿。当时编辑都觉得这是个好本子,于是开始了漫长的文稿沟通、修改之路。

组画稿:经过漫长的文稿打磨阶段,团队约请了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得主、《团圆》作者朱成梁来画这个故事。据丁诚中透露,朱成梁当时看过这个故事后,非常激动,觉得从《老轮胎》中看到了自己,故事里锈迹斑斑的吉普车、老化的旧轮胎、鼠儿、兔儿、蛙儿、乌龟、甲虫、蚂蚁……就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草根百姓,日子过得很艰辛,却没忘了自得其乐“穷开心”。朱成梁接稿之后,去了很多地方采风,而且在画法上有了新的突破,他第一次尝试用丙烯颜料,他发现丙烯颜料也可以像油画颜料那样放肆地涂抹,完全不用担心会丢失轮廓,摆脱了谨小慎微的水彩画法,在笔触画过来压过去的过程中自由地完成形象的塑造。经过一次又一次草图的修改,《老轮胎》的画面终于一页页定格。

接下来就是一次次地排版、打样、跟印等等流程,在2015年3月《老轮胎》正式出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