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中国是信奉多神的国家,在古代人们信奉的众多神灵中,灶神在民间的地位是最高的。灶神,又称灶王、灶君、灶王爷、灶王菩萨、东厨司命、司命灶君、家主司命、护宅天尊等等,头衔全称是“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神君”,不但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而且作为天帝派驻各家的监察大员,负责监督一家老小的善恶功过,是掌管一家福运的家神,广受崇拜,如清代北京纸马《司命之神》、清代纸马《灶王》、江苏南通纸马《灶神》、江苏无锡纸马《灶君》。灶神的祭祀,在中国民间最为普遍,最为持久。

灶神的信仰起源很早,自远古初民发明和使用火后,原始的灶随之产生。初民们在住地烧起一堆堆长明火,用来取暖烤食、防御野兽,这就是最原始的灶。在母系社会里,灶对于初民作用重大,一般由氏族中威望最高的妇女掌管。因此,我国最初的灶神是女性。自灶神产生之日起,灶神成了玉皇大帝派驻各家的监察大员,是一家之长,负责监督一家老小的善恶功过,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灶王爷都要返回天宫,向玉皇大帝述职,报告一家人这一年来所作所为,玉皇大帝依据灶王爷的报告来做决定,或降祸或降福于这家人,自古以来,灶神的这种职司一直未变。所以老百姓对灶神顶礼膜拜,家家户户在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这一天都要举行祭祀仪式,供上好吃好喝的,恭送灶王爷上天,这种送灶习俗在我国南北各地都极为普遍,自古至今大致相同。

早在春秋时期,人们就流传着“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的俗谚。孔圣人自有妙论,他在向其弟子解释人们“媚于灶”的原因时指出:如果不讨好灶神,他就会向上天告你的恶状。由于人与天帝无法沟通,所以,天帝那儿只能任凭灶神胡言乱语,凡人没有办法直接与天帝沟通。灶神告什么状,天帝就会给你定下什么惩罚。谁要是得罪了灶神,严重的要少活三百天,轻微的也要少活一百天。

所以,人们如果要祈福禳灾,便要对灶神恭恭敬敬,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灶神要升天报告一年的情况时,家家户户都要祭灶送灶,人们要为灶神摆上供品,供上好吃好喝的,这就是祭灶。祭灶时,酒和麦芽糖是必不可少的,酒是为了让灶神喝得忘乎所以,晕头转向,喝醉了就不会胡乱汇报;而麦芽糖又甜又粘,糊在灶神嘴上,一来灶神嘴吃甜了,就不好再恶言恶语,只能说好话,二来麦芽糖粘住嘴巴,想说坏话也张不开口,只能说个含含糊糊。老百姓把“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这一套人世生活经验,也用在了对灶神的供奉上。行过礼,敬过酒,上过供,让灶神喝醉了,嘴也用胶牙糖封住了,便将神像揭下,将供了一年的灶神纸马,连同喂灶神上天所骑的马的草料点火焚烧,这是送灶神骑马升天。院子被火照得通明,此时一家人围着火叩头,边烧边祷告:“今年又到二十三,敬送灶君上西天。有壮马,有草料,一路顺风平安到。供的糖瓜甜又甜,请对玉皇进好言。”这种送灶习俗在中国南北各地都极为普遍,自古至今大致相同。宋人范成大《祭灶》诗把民间祭祀灶神的习俗刻画得入情入理、淋漓尽致,在老百姓眼里,灶神并不是纯粹的铁面无私,也不是专打小报告的卑鄙小人,而是一位通情达理、圆滑世故、稍加贿赂就替人消灾免祸的好好先生,这很迎合普通群众的世态。

供奉灶神的神龛大都设在灶房的北面或东面,中间供上灶神的神像。没有灶神神龛的人家,也有将神像直接贴在墙上的。清代福建福安纸马《东厨府》是红纸印刷品灶神,刻绘的灶神是一对夫妇,男的称“定福灶君”,官帽官袍,女的叫“增寿夫人”,凤冠霞帔,捧圭端坐,神案是摆有花瓶、香炉、烛台,供品有鸡、鸭、鱼、肉、酒和麦芽糖等,神案前中间是聚宝盆,左边是六畜兴旺,右边是推车送宝。上端写着灶神尊号“本东厨司命赐福灶公”,两侧对联是“朝天奏善事,回驾赐祯祥。”主图左右两边还有联语:“天上状元府,人间司命神。”

灶神神像是个庞大神像体系,有着各种形象不同的神像,人们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选择神像张贴祭祀。各地灶神造型主要是单座和双座,单座只有灶神一人,双座则是灶神与灶神奶奶,还有三座灶,十分罕见。灶神像上大都还印有这一年的日历,上书“灶君神位”、“东厨司命主”、“人间监察神”、“一家之主”等文字,以表明灶神的地位,两旁贴上“上天言好事,回府降吉祥”之类的对联,以祈求灶神保佑全家老小的平安。

灶神一人独坐,俗名“独座灶王”,清代杨柳青彩绘神祃《灶君神位》描绘灶王爷居中捧圭独坐,左右有灶王爷升天所骑的马和喂马的童子,灶王爷身前簇拥着门神户尉、判官六神,中间是巨大的聚宝盆,两边分别是一只公鸡和一条狗,寓意“鸡犬宁家”。这是供给商家官府无眷属之家张贴的神禡。云南大理纸马《九灵灶君》、《奏上堂》、弥渡纸马《奏善堂》、通海纸马《司命灶君》、弥渡纸马《司命灶君》、丽江纸马《东厨司命定福府君》、南涧《司命灶君》、大理纸马《灶王府君》、《东厨司命九灵灶君》、《司命灶君》、保山纸马《东厨司命九灵灶君》、腾越《东厨司命》、施甸纸马《奏善堂》、洱源纸马《九灵灶君》基本上是灶神居中独坐,俗名“独坐灶神”,只有丽江纸马《东厨司命定福府君》是一男一女两人的双座灶神,这大概是模仿人间夫妇的形象。一般上书东厨司命、司命灶君、灶王府君等等字样,以表明灶神的地位,两旁有“人间司命主,天上奏功臣”或“人间司命主,天上耳目臣”的对联,以保“一年吉庆、四季平安”。灶神人物衣着与当地少数民族袍服一样,形象也朴实善良。

灶神神像有单座的,还有双座的,一男一女两人,叫做灶公灶母或灶王爷、灶王奶奶,这大概是担心灶神一个人寂寞,模仿人间夫妇,给灶神配了个夫人。如清同治十二年神祃《东厨司命》最上方为二龙戏珠,文字是清同治十二年那一年的二十四节气月日表,以备农耕之用,正中是灶王爷和灶王奶奶的双座神像,灶王奶奶是个雍容华贵、姿色动人的美女形象,身前案桌上摆有香烛花瓶,两旁贴有“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的对联,左右随侍两个监灶童子一捧善罐,一捧恶罐,随时将一家人的善恶行为记录保存在罐中,年终时总计之后再上天向玉皇大帝报告,还有文武财神,年画的下方正中是聚宝盆和金鸡玉犬。

三座灶灶神造型是山东东昌府和潍县杨家埠年画独有的,十分罕见。晚清山东东昌府年画《灶君府》中灶神居中间,左右有两位夫人陪伴,下部为家宅四神,并有鸡狗,两侧为八仙。相传富家子弟张万仓娶了贤妻郭丁香,后来张万仓喜新厌旧,休了郭丁香,娶了李海棠。由于张、李两人好吃懒做,致使家道中落,李海棠改嫁,张万仓乞讨中遇到郭丁香,羞愧地撞死在郭丁香家里的灶前。玉帝觉得张万仓还是勇于认错,就封他为灶王,因张万仓娶过两任妻子,所以出现了三座灶年画。类似的还有清末山东潍县年画《发福生财灶君府》为三座灶之一种,上端是灶神和两位夫人并坐,下端两位福神、财神进门来赐福送财,主人躬身相迎,故而又作发福生财、财神进门灶,整个画面两边是八仙。

民俗腊月二十三日家家户户祭灶送灶的日子,所谓“金三银四”,人们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这一天举行祭祀仪式,恭送灶神上天,祭祀时,因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习俗,故而,由男子沐手焚香点烛,行跪拜礼,祈祷灶神上天言好事。清代新成顺画店年画《同乐新年》第二幅《辞灶王》画面上表现一家人恭恭敬敬送灶神上天,从中看到“女不祭灶”习俗,女人只能站在一边观看,南宋诗人范成大《祭灶词》中写道:“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可知至少在南宋,祭灶时便要求女人回避。

祭祀灶神后,要将旧灶神像和灶龛两侧的联语和横批及神祃、部分马料焚化,表示灶神“上天”去向玉皇大帝汇报,此时一家人围着火叩头,边烧边祷告。除夕后灶神再从天上返回人间,这天接灶神,家家户户再从市上买一新的灶神神祃,供奉在家中灶神神位上,以待来年焚化。清代杨柳青年画《上天降福新春大喜》展现了当时普通人家祭拜灶神的场面,描绘一户殷实家庭屋内水仙花开迎春,牡丹花开象征富贵,男主人正虔诚地向灶神画像合掌行礼祭灶,女主人怀抱婴儿则站在一旁,两个男孩只顾欢快嬉戏,一盆取暖的炭火正旺旺地燃烧。从年画看出清代民间祭灶的情形,在灶间里,灶台上方设有灶神神位,红烛高烧,香烟缭绕,灶神神位上的灶神神祃已被取下,只剩下“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的对联,灶台前火盆中正焚烧着双头灶神(灶公灶母)神祃,祭灶表达了百姓希冀生活平安的良好愿望。(殷伟 王慧文)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1、清代北京纸马《司命之神》。清代纸马《灶王》。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典藏。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2、江苏南通纸马《灶神》(左)、江苏无锡纸马《灶君》(右)。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3、清代杨柳青彩绘神祃《灶君神位》(单座灶)。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3、清同治十二年神祃《东厨司命》(双座灶)。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4、晚清山东东昌府年画《灶君府》(三座灶)。

祭灶神(选自云南美术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欢欢喜喜过大年》)

52、清代杨柳青年画《上天降福新春大喜》。现藏于日本早稻田大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