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陈亦民解字(三)语文出版社慧眼识珠,《汉文字干支》出版

故事|陈亦民解字(三)语文出版社慧眼识珠,《汉文字干支》出版

完成了积累,可以出手了。2006年3月,陈亦民退休了,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编著这部书上。陈亦民可谓“裸编”,人们都知道,编纂这样一部书,一般都要组建编委会或写作班子。但是,一个非专业人士,却在没有立项、没有经费、没有团队的情况下,开始了“非常之旅”。 在此后的4年多的时长里,他每天都伏案书写,大脑总在高度运转。到书稿完成的时候,已是血压升高,眼睛增花,臂肘僵弯,神经衰弱,晚上要借助药物才能入眠。

2008年10月底,近100万字的初稿完成。剩下的工作,是录入排版。这部书中有些字,电脑字库中没有。每个字的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草书等多种书体,字库中也难以找到。陈亦民决定用笨功夫,用手写体制版。把全部书稿一个字一个字地手书出来,这项工作,又用去20个月时长。

写书难,出书更难。出版社讲的是经济效益,看的是作者的知名度。陈亦民只是个中学高级教师,当时自然没有什么知名度,但是他铁了心要出版这本书。朋友们懂得老陈,也懂得这本书的价值和意义,于是,东拼西凑,筹集了6万元钱,交到他手里。

陈亦民满心感激,寻找出版途径,不料,却遇到了黑心书商。看到20年的心血、6万元筹款,化作一堆废纸,他终于承受不住打击,住进了医院。后来,陈亦民提起此事,却不肯说出书商的姓名,反而幽默地说,“正是经此磨难,我这本书才会走进语文出版社,才会提升质量和档次。我也增长了阅历,有了新的故事。”

为了能找到更好的出版社,为了出版更方便,他下决心,把书稿的手写版,改作电子版。他把女儿、儿子、儿媳都动员起来,用业余时长帮他做这件事,他自己也学会了电脑打字。孩子们每打印出一页,他都要与原稿校对。打印的书稿,不仅页面清晰,而且增加了容量,编排做了适当调整,还发现纠正了原手书稿的一些错处。他还在这部书的“附录”中增加了《现代汉语通用文字体系》,把7000个通用字都纳入体系之中。书后的两个检字表又作了重新编排。完成这些工作又用了9个多月的时长。

王增力先生知道了这件事,把书稿介绍给许嘉璐先生,许嘉璐先生又把它推荐给语文出版社。语文出版社的王旭明社长、李守业副总编召开选题论证会,当他们得知书稿是一名蒙古族身有残疾的中学教师编著的时候,更为他的精神所感动,做出了出版这部书的决定。

2012年11月30日,陈亦民赴京,和语文出版社签定了出版合同,出书日期定在2013年年底。

这部书能由语文出版社出版,是陈亦民梦寐以求的。语文出版社对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也是他的愿望。2013年就成了他最后冲刺的一年。

陈亦民知道,自己已年近古稀,身体已经亮起红灯。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事做完、做好。按出版社的要求,两次修改《序言》,3次校正书稿,再次重新编排两个检字表。这其中的每一项,都需要连续工作多天,甚至数周。

2013年7月11日河南卫视、8月2日中央电视台相继推出《汉字英雄》和《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汉字类节目,很是吸引全国观众的眼球,一时社会反响强烈,引起广泛热议,“汉字热”无疑成为2013—2014年的热点文化现象。这些,令陈亦民倍受鼓舞,他又从汉字热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2014年1月27日,马年春节前3天,陈亦民收到语文出版社寄来的成书。这时候,他已经有1个多月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了。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说:值了!

《汉文字干支》回归中华文化的源头

陈亦民了却了一桩心愿,而此时,多年来始终支持他汉文字研究的倪向阳老师,提出了成立汉文字干支研究会的想法。几个人不谋而合,于是,在新书出版不久,经盟文化局、民政局批准,兴安盟汉文字干支研究会成立了,陈亦民被推举为会长。

在研究会成立大会上,陈亦民说:“事物总是处在发展变化之中。《汉文字干支》一书,面对的是《现代汉语常用字表》发布的3500字,附录《现代汉语通用文字体系》扩展到《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发布的7000字。2013年8月20日,国务院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把通用规范汉字规定为8105字,分为一级字(原常用字)3500个、二级字3000个、三级字1605个。《通用规范汉字表》比《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增加1105字。经对照,“一级字”同“常用字”虽然都是3500字,内容也增删百多字。这就是说,《汉文字干支》一书,虽然面世不久,却有了补充和修改的必要。”陈亦民说。

《汉文字干支》出版不到一年时长,第二次印刷前,北京市已有60多家书店发行这本书。黑龙江、江西等省也有发行。

3月份,兴安盟汉文字干支研究会经过商议,决定把《汉文字干支》送到河南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陈亦民在给博物馆的信中写到:中原,是轩辕黄帝肇始中华文明的地方,是传说中仓颉造字的地方,是许慎编撰《说文解字》的地方。安阳,是最先出土甲骨文的地方。中国文字博物馆,是荟萃中国人智慧结晶的地方。中原,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把《汉文字干支》送进中国文字博物馆,当然也是我的又一个梦想。我希望《汉文字干支》这部书的精髓,能回归中华文化的源头,再流经黄河,再流进大海,再流向全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