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

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

东营网讯 2018年3月,当黄河口准备迎来又一个春天,东营“右脚诗人”左岸的第二部诗集出版了。

三千多册诗集从出版社发到东营区史口镇范家村,左岸简陋的卧室瞬间变得拥挤了起来。三年前,他的第一本诗集《左岸之贝》就是在这里写出,被全国各地的读者所认识、喜欢。两年来,他仍然每天伏在键盘上,用右脚敲出一行行诗句。

他给第二部诗集命名为《梦里百花盛开》,写了105朵花,其中有一首《仙人掌》,是他最心爱的:“仙人掌是我自己的自画像,也是我们这个残疾群体的自画像。虽然沉默不语,但是也渴望盛开,也有自己的梦想。”

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

一本历时两年的诗集

2015年,左岸的第一本诗集《左岸之贝》面世,全国各地诗歌爱好者的目光都齐齐投向了这位家住黄河口的残疾诗人。

那也是左岸人生中的第一个春天。他原名范东明,出生于1978年,是东营区史口镇范家村村民。七个月大时,他被诊断为先天性脑瘫,四肢残疾,说话困难,无法自理,生命从此被局限在床上。却也是在这张床上,他用右脚扳着《新华字典》学会了认字,又自学完成了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课程,并开始用诗歌抒发自己的人生感悟。

文字给左岸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左岸之贝》销量一度突破七千本,他纯净、质朴的诗句打动了众多读者,专业主持人将它们搬到舞台上朗诵。2016年春天到2017年冬天,左岸又历时两年创作了500多首诗歌,最终选出305首组成第二本诗集,由团结出版社出版。他说:“在第一本诗集里,好像我只写了四季的雨、四季的风,但是没有写四季的花香,所以这一次我想把花香补上,算是对《左岸之贝》的延续吧。”

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

“仙人掌是我的自画像”

《梦里百花盛开》共20多万字,分为“梦里梦外”、“百花盛开”、“芬芳四季”三辑。除了《初春断章》、《写给自己》、《写给海子》、《这世间》、《正月的村庄》等诗歌,他还写了105朵花,这其中,他说自己最喜欢的不是那些鲜艳和美丽的花,而是一首《仙人掌》。

《山东文学》编辑、作家夏海涛在给左岸写的序言中:“这首《仙人掌》简直就是他的自画像,虽然被命运遗弃,却从不放弃自己。”3月17日,面对记者的采访,左岸又在电脑前用右脚打了这么一句话:“《仙人掌》其实不仅仅是我自己的自画像,也是我们这个残疾群体的自画像。”

创作的过程对他来说孤独又艰难。左岸的父亲范建法说,左岸每天清晨都在五点多起床,会戴上耳机在被窝里听书。等吃过早饭,父母出去忙农活,就到了左岸雷打不动的“创作时长”。电脑键盘就架在床上,他用右脚一个字符、一个字符费力地敲打着。这个过程尽管艰难,却也是一种享受。尽管周围的亲人们“都看不太懂他在写什么”。

右脚敲出的诗集:东营脑瘫诗人左岸第二部诗集出版

用诗歌点燃又一个春天

“风吹灭了一根接一根的蜡烛,你又倔强地划着火柴,想再一次点燃春天。”在《写给自己》这首诗里,左岸似乎道出了第二本诗集所寄托的愿望。

出版第二本诗集,左岸仍然是自费,这次共投入了3万多元。他不无骄傲地说:“这笔钱是《左岸之贝》的稿费,是我自己赚的。”但他在经济上其实有很大压力。这两年父亲住了2次院,母亲住了1次院,都是靠他的稿费撑持的。今年他已经40岁,父母年岁已老,他希望能靠自己的写作继续撑起这个家庭。

“我一直带着敬畏去写作,用最纯净的心灵感悟生命中的一切。”左岸说。夏海涛则在序言中如此评价左岸:“残缺的身体并没有阻碍他灵魂的飞翔,笔下各种盛开的花朵就是灵魂绽放的美丽瞬间。”记者采访这天,东营市实验小学和育才学校的几个学生侯开疆、张金玉、徐宏瑜、崔文瑜围在左岸身边,他们从东城赶过来,专程来看看“左岸叔叔究竟是怎么写作的”。在孩子们眼里,从未直立行走过的左岸是高大的、站立的。(记者 李晓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