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出版”背景下的出版价值取向及出版方向

【摘要】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变迁,我国出版业也在不断发展,出版形势、技术手段、出版体制等都在不断创新、不断改革。在“互联网+出版”的新时代背景下,出版业面临着更多的挑战,为了更好地适应社会变化与发展需求,出版业必须在具有时代使命和文化坚守的基础上,有效推动出版创新。

【关键词】出版业;出版人;互联网;众筹出版;出版文化

出版业作为我国社会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在文化大发展的背景下面临着更多的机遇与挑战。随着我国新闻出版领域信息化技术应用能力的迅速增强,行业的转型升级与融合发展已成为新闻出版新业态发展的重要走向。在“互联网+”环境下,致力于为人们奉献精神盛宴的出版行业编辑、出版人乃至整个出版行业,都在这一项既需要情怀又要有智慧的事业中,被时代赋予了更多的文化使命。

一、“互联网+出版”背景下的文化价值与物质文明坚守

(一)出版双效俱佳的出版物

出版是文明得以延续和流传的动力。近代中国在动荡不安中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激变,一批编辑、出版人颇有胆识地投身于经世致用追求新知的出版事业中,以开启民智引导风气为理想,立下了功劳,使得近代中国的出版事业焕发光彩。到了今天,出版面临的不再是强权和烽烟,而是稳定开放环境下出版业转型提升出版活力的要求。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传统出版正被日益边缘化,并日渐销蚀着出版人对于出版价值的认可,把出版业从文化理想的神坛弃成谋求商业利益的手段。事实上,市场经济和商业竞争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规律让现代出版业开始焕发出新的活力。而令人担忧的是许多出版人并没有意识到文化本位和商业意识之间相辅相成的联系,有意无意地湮没了出版精神和出版价值。

在市场经济下,我们的出版业、出版人要多一点文化理想,多一点核心竞争能力,少一点急功近利,要肩负起薪火相传的文化使命,认清出版的本质与初衷,坚守具有社会价值、文化力量以及市场效益的作品。中国出版的方向是掌握在有志于适应市场且坚持文化理想的出版人手中,要在自我价值的实现中共同凝聚出版的担当与自信。

(二)走知行合一的出版路

出版在知行合一的实践中彰显价值和意义。比如近代中国出版业的繁荣鼎盛熠熠生辉,离不开王云五等一大批书业者在出版实践中的奋斗和思考。王云五一生主持编辑、整理和翻译各种丛书工具书无数,作为编辑他以自己的耕耘润泽后学。尽管无专业的资历但他十分善于汲取知识思考研究,不仅发明了四角号码检字法惠及读书人,还以自己博览中西的学识呕心沥血编印了《万有文库》和百科小丛书,在出版事业上且思且行追求卓越。张元济、陆费逵、鲁迅、邹韬奋等一批出版家莫不如是,在今天的出版业他们在躬行实践中体现的博学善思和出版成就仍然令人高山仰止。尽管时移世易,出版仍需要优秀的出版人来传承演绎时代永恒的出版价值。现如今我国从事出版的人要么主攻理论研究要么偏重实务,只有一小部分人,他们通常能够在忙碌工作之余审视自己所做所为,践行‘知行合一’,引导前行。

(三)求新求变做面向时代的出版人

中国近三十年的出版处于市场经济风云激荡的转型时期,中国出版业计划与市场犬牙交错,事业与企业的嬗变转轨,产品经营向资本运作的鹊桥初渡,出版人开始致力于市场环境中的改革探索以寻求出版前进的方向。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历经九曲回环上下求索,整个出版行业基本实现了转企改制、股份制改造上市、版权输出以及出版产业化转型。也正是在这种变化酝酿和实施的过程中,全球知识经济时代来临,置身其中的中国出版业也迎来了数字化和互联网时代。出版业的大趋势不可逆转,不论未来的编辑、出版人是否准备好是否出于自愿,时代的齿轮都将毫不迟疑地碾压前行。21世纪的出版业已经不容许墨守成规,需要以追求卓越的信念投身于转型和竞争之中,要有敢为人先的出版精神。未来的编辑、出版人应当及早地认清自身的局限,改变以往封闭且远离市场的处境。

对于今天出版环境的变化大家有目共睹。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计划。数字出版成为最具活力的领域之一,其中的任何创新性成果都可能获得全球性的影响。在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编辑、出版人,必须在坚持传统的编辑技能和出版精神的提前下,打破过去的单一思维模式,要重新定位,放眼未来,从国内到国际,从单一化到立体化,在新与旧中碰撞,在传统与现代中碰撞,在碰撞中求新求异,在与时俱进中推动未来出版的繁荣发展。

二、“互联网+出版”背景下的出版方向

(一)新科技抢占出版高地

随着科技发展,各种高新技术不断应用到出版领域。传统的以纸质为传播媒介的出版模式受到电子出版和网络出版的影响,人们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便利,越来越适应互联网阅读方式,其欣赏习惯也发生了变化。在新技术的引领下,出版行业工作者也在逐渐改变工作习惯和工作方式。我国很多出版单位已经利用电脑出版,实现无纸化办公,由电脑来完成出版物的编辑制作、网络营销、信息采集等。

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出版物的出版活动已经与互联网紧密结合在一起。以B2B、B2C、C2C、O2O为基本模式的“互联网+新闻出版”转型升级探索正在全行业深度展开。全国大部分图书、纸、期刊等新闻出版单位建有各类业务资源数据库,实现了优质存量资源数字化转换,信息资源聚集度显著提升。围绕产业转型升级,一大批传统企业加强与互联网企业、技术公司、新媒体的合作,促进内容与产品升级,打造全方位、一体化数字资源平台和新兴数字媒体平台,为用户提供与内容具有关联的各种增值服务。当前,我国出版业在融入新技术的同时,仍要结合传统出版优势,将二者充分结合在一起,在新技术的指导下不断完善出版管理方案,促进出版创新发展。

(二)数字出版“前(钱)景”无限好

我国出版业数字消费需求逐年攀升,产业规模持续壮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网络视听、移动多媒体、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新兴产业”。“数字出版”首次列入国家五年规划纲要,对于数字出版产业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据统计,2015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收入规模达到4400亿元,较上年增长近30%。数字出版是世界出版业的发展方向。根据英国数字出版协会(AOP)和知名咨询机构德勤(Deloitte)联合发布的英国数字出版收入指数报告显示,在过去4年里,英国数字出版总收入增长了62%。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是新闻出版业中增速最快、最有潜力的领域。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形势下,国家对于文化新兴业态给予了更多重视,产业环境日趋向好,出版企业参与数字出版的热情和主动性日益提高。“十二五”时期,传统出版单位逐步找到了转型升级的方向与路径,从观念到行动都发生了转变。“十三五”时期在数字出版方面的投入会越来越多,主动性会越来越强,通过建平台、揽人才、创产品、拓渠道、创模式,着力提高数字出版实力和赢利能力,将会涌现出更多新产品、新形态、新亮点。

(三)出版模式百花齐放

众筹出版是依托互联网发展产生的新事物,是利用互联网众筹平台,筹集资金进行出版。众筹出版让一些作者的出版梦得以实现。它打破了传统的由出版单位负责出版资金的模式,让普通大众参与出版物特别是图书的出版,成为出版物的资助者和投资者。据有关研究显示,在国内已经有不少成功的众筹出版案例,众筹网、京东众筹、青橘众筹、淘宝众筹的出版项目分别为476项、121项、44项、22项。虽然众筹成为了一种时尚,但众筹出版模式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法律风险、违约风险等等,但众筹出版作为网络时代出版的一种新模式,已然成为了一种趋势,正被越来越多的人熟悉并加入其中。

三、结论

未来的出版不管以何种形式出现,出版物质量将是永恒不变的检验标准。出版质量是优秀文化传承的基本要求,因此,要做到加大出版质量管理培训,优化管理队伍;加大产业发展引导力度,优化出版物结构;加大规章制度落实力度,优化管理机制;加大违规出版处罚力度,优化出版环节,通过法律规范、行业规范、行业自律,实现出版产业的提速升级,实现不辱出版事业的文化使命。

未来的编辑、出版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优秀的编辑、出版人都是在实践中打磨成就的,既要埋头苦干,也要“抬头看路”。需要对自身的文化素养以及文化触觉都有全新的要求,以在新的时代发展中,进行自我的创新思维的发展和形成。要有文化传播者和生产者的意识,不断地加强自我修养,自觉进行文化约束和指引,践行社会主义时代下的核心价值体系,通过有选择性的读书积累,提升自我专业性,在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中体现专业的人文价值,从根本上展现编辑、出版人的主体力量和专业意识上的文化自觉。

参考文献:

[2] 杨杰.学习型编辑与出版创新[J].新闻研究导刊,2016(6):256.

[3] 何显红.出版产业供给侧改革初探[J].出版广角,2016(4):30-31.

[4] 厉国刚.众筹出版的优势与路径[J].编辑学刊,2016(3):26-27.

[5] 张磊,张丽芳.出版新时代编辑的价值导向与文化选择[J].出版广角,2016(1):128-129.

[6] 游俊,雷丹.出版新时代编辑的价值导向与文化选择[J].编辑之友,2014(7):41- 44.

[7] 于友先.编辑工作要努力适应新闻出版的新时代[J].中国编辑,2009(5):4-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