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都重要

近日,在首届“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上,多位与会专家做出了与出版业相关的主旨演讲,让我们来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都重要

中南出版集团董事长龚曙光:

纸书是经济粮仓 是出版业的经济支柱和利润来源

出版在工具性阅读和把玩型阅读,或者说是赏析性阅读和欣赏性阅读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分差——屏阅读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了工具性阅读。赏析性阅读在由屏阅读所带来的新鲜替代之后并没有持续上涨。中国的出版总量大,但有效阅读空间不大,在此过程中,如不整体提高全民阅读参与度和有效地提高全民参与阅读的热忱及时效性,那么中国图书增长的有效性是可以计算的。

龚曙光认为,不能把如此一个泱泱大国的出版增长数据完全依赖于二胎放开政策,而实际上,现在全社会生二胎的意愿比我们预想的低得多。所以,中国出版影响的核心要素在于由纸到屏的过程中,屏阅读被屏娱乐所侵占。

他说,作为当下的出版人,一方面要重视屏幕,因为屏是主流,是未来。屏阅读没有那么好做,也不是简单就能打败纸阅读的。另一方面,不能放弃纸书,甚至还要发力发狠做纸书,因为现在纸书是经济粮仓,是出版业的经济支柱和利润来源。

“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都重要

圣智学习集团国际总裁亚历山大·布罗赫:

教育出版缓慢但稳步地向数字化转型

布罗赫表示,在中国开展业务与世界其他地方的主要不同之一是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性。“我们专注于三大关键领域以获得成功:支持政府项目、理解本土市场的独特需求、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 ”

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出版与世界其他地方有很多相似之处。“中国无疑有着独特的商业环境,但在这里我们与美国以外的许多国家碰到了许多同样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寻找合适的价格水平,以及缓慢但稳步地向数字化转型。”

“我们在全球都看到教师和学生渴望参与到新的学习方式中。我们在美国的教材和数字化领域有很强的领导地位,能够帮助学生更好地融入到学习材料中,提升他们的整体表现。”布罗赫说,MindTap教学平台是我们最成功的数字产品,很期待将MindTap的本土化版本导入全球其他地区。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帮助重塑平台,将有效的学习更广泛地推广至全中国。

“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都重要

CEO对谈:企鹅兰登全球CEO杜乐盟、百道网董事长程三国、RWCC 吕迪格·魏申巴特

企鹅兰登全球CEO杜乐盟:

从未逃离纸书。 即使从现在开始100年之后,这些纸质书籍也是非常重要的。

杜乐盟介绍,企鹅兰登书屋有250名独立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出版品牌,有很好的土壤来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他们每年出版15万种新书,有很好的专业才能,也有创新精神。“因此,我就是要给他们提供服务,来给他们提供资源,给他们提供动力,对他们进行赋权。”

他认为,在过去15年的数字转型当中,图书出版行业做得非常不错。实际上也推出了一系列盈利的数字商业模型,还有实体的商业模式。因此,图书出版业并不需要从根本上来改变其商业模式。

即使从现在开始100年之后,这些纸质书籍也是非常重要的。印刷的书籍永远都很重要,但数字媒体和数字出版业也很重要。他说,希望在纸质和电子书方面都能够有增长。

杜乐盟把印刷版图书比做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或者设备,他说,“我总是相信,纸书仍然是我们业务很大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不应该逃离纸书,也不应该把我们的业务分为老的和新的,纸书和电子书等等。”

企鹅兰登书屋全球业务80%是纸书,20%的是数字。杜乐盟认为,他们从未逃离纸书,前两年电子书发展高潮的时候,很多出版商特别恐慌,他们希望大幅度推翻其仓库、印刷、生产等这些实体的基础设施。而企鹅兰登书屋却不断地在纸书上进行投入,“我们在纸书方面进行了很大投入,比如在供应链效率方面进行了投资,使供应链的效率在美国不断地上升,这使我们卖书的业务更加高效,利润能力也更高。”

在谈到书店的未来时,他认为纸书的发展是一个稳定化的过程,这种稳定的结果是关于整个零售的生态系统。实体书店是最重要的读书者找到书的场所。“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动态的,能够循环书的体系,要确保读者能够发现新的书和更加伟大的故事。作为出版商,一定要确保有丰富的图书类型,更加好的发现平台,让读者能够快速地找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