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的早期代表作《猪经理》,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俺的早期代表作《猪经理》,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文/申弓 图/网络

理 (微小说)

申弓

小的时候,还未兴起塑料凉鞋。他见别人穿那“水陆空”,心想,我也应该有一双。

于是,他有了,确实高兴了一阵子。阿婆说,他爸从小就有鞋穿了。

长成了彪形青年。村上人结婚,请他去当车夫。他去了。他的自行车技术是三岔村里第一。他可以单手上车,可以俯身拾币,可以前后搭货,三四百斤的东西压在两头不在话下。要有闲心,禾场人都在时,他还可以耍几样花样:倒骑,直立,钻三角架……于是,全三岔口都公认,他的车技是无以攀比的。

自然,新娘非他不搭了。

这里有个习惯,新娘出嫁这一天,脚不能着地,那怕是爬山过沟,也坐着不动。

他驮着新娘,轻飘飘的,就像二两棉花。没出几里,便把迎亲队伍远远地抛在了后边。

一道小沟,宽不到两丈,也不深。不过得下车。新娘没下。推着下沟倒好办,推上沟就得费点气力了。加上那是沙坝,一推一扭,新娘身一侧,就要掉下,他慌忙一手扶住。不巧这一伸手,揽中了新娘的腰胯,只觉得软柔柔的,手感挺好。他的心狂狂地跳:妈的,也应该有个老婆了。他这年是二十三。阿婆说,他爸第一次娶亲也是二十三岁。

合该他走桃花运了。当新娘脸红红地坐着车重又上路时,大队人马也到了。新娘指着第七车的姑娘给他看,那姑娘脸圆圆,眼也圆圆,似乎总在笑。平心而论,那姑娘长得比新娘胜三分。

新娘说为了作伴,便把圆脸姑娘介绍给了他。于是,他又有中意的老婆。

俺的早期代表作《猪经理》,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家成了,可业却立不起来。还住那三间旧房,是父亲留下来的。父亲能建房,他也想建,可囊中缺钱。

三岔口挣钱办法有一百种。他看到别人开饭店大把大把进票子,心里也馋,便想,我也应该有一笔钱了。

不过他要干别人没干的。

地方猪苗奇缺,他便筹了一笔钱,上陆川去贩。都说是靖西的妹子陆川的猪。头一车运归,净赚个三千六。马不停蹄,他又赶了去。人逢走运,想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成什么,不出一年,他暴发了,自封为猪经理,正好,他也姓朱。

三间旧房扫平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小楼,三层,带个小花园。不过,花园是用来圈猪,白的,黑的,本地的,外地的小猪满圈里跑。

啊,在家业上,他大大地超过了那早已死去了的父亲。

村边的桥崩了,没人理,他理了。抖出一万三千六百元,水泥钢筋大青石,还在桥头树了个碑,凿上“朱海明桥 建于公元1987年5月”。他觉得,他并没辱没祖宗。他不但超出了那个富裕中农的父亲,还超出了朱家的列祖列宗。

俺的早期代表作《猪经理》,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人们从桥上走过来走过去,摸摸桥栏,按按石碑,虽然有点儿个人突出,却没有人不舒服的。

当县报记者采访他时,他说:“我什么都超过了老豆(父亲),就一样比不上!”

“你还有什么比不上?”

“我老豆娶了两个老婆,我却不能!”

俺的早期代表作《猪经理》,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申弓,原名沈祖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长,中国小小说金牌作家得主。1981年起,曾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1000多篇(部),已出版小小说集《蜜月第三天》《粉红色的信笺》《邀舞者》《沈祖连微型小说108篇》《圣洁》《男人风景》《申弓小说九十九》《做一回上帝》《母亲的红裙子》《有奈无奈》《得意忘形》《前朝遗老》《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沈祖连卷》《青山秀水》等14部。曾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文学最高奖铜鼓奖、中国小小说最高奖金麻雀奖。部分作品入选《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百年百篇经典微型小说》《微型小说鉴赏辞典》《中国新文学大系》《21世纪微型小说排行榜》等国家大书。有作品被译为外文发表到欧美及东南亚等地,并入选日本、加拿大、土耳其等国家大学教材。曾供职于广西钦州市文化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