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这一行一直有性别歧视,独立出版似乎也没改善这一点

作家这一行一直有性别歧视,独立出版似乎也没改善这一点

作家这个行业的性别歧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北美传统出版业中,女性作家(使用女性化笔名的作家)的书定价大概会低 45%,同时,女性向的类型小说,如爱情小说,也普遍被认为“价值更低”。

事实上,只要数一数曾经用男性笔名写作的女性作家就可知这样的说法并非夸张。《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在最早出版这本书的时候,用的是一个颇为男性化的笔名:Currer Bell;尽管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在写《小妇人》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真名,早期她一直是以 A.M Barnard 写作;除了 T.S. 艾略特以外,最有名的艾略特大概是乔治·艾略特,这位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作家有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名 Mary Ann Evans,因为她不想被看作是“写爱情小说的女作家”。

纽约市立大学的研究员最近发表的研究表明,古老的性别歧视并没有随着现当代兴起的独立出版而改变。与传统出版中出版商在定价、销售上进行严格把关不同,在独立出版(Indie Publishing)中,体裁分类、生产数量、价格、销售渠道……这些都交由作者自己决定。任何人都有机会出版自己的书籍。

一个代表性的案例是亚马逊的Kindle Direct Publishing,作者个人以及出版公司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发布电子书。中国的豆瓣阅读也有相似的功能。就像人们对自媒体褒贬不一,独立出版的操作方式也引发了一些争议,但在西方,许多知名作家也选择了独立出版的路线,结果似乎还比较成功。

行业性别歧视通常被分为三种类别:分配歧视(在出版这个特定案例中,指男女小说家的作品被分配到不同的类型,例如男性一般是侦探、犯罪;女性就是爱情、家庭)、价值歧视(指女性向小说,如爱情小说被认为是更加“低级”的)、同工歧视(同工不同酬的情况)。

作家这一行一直有性别歧视,独立出版似乎也没改善这一点

基于 Books in Print 的数据,研究中得到了以下结果:在两种出版方式中,出版的独作书籍作者中有 26% 是女性名,男性名则占到了 45%(剩下的是中性名);女性作家的书籍平均比男性作家的书籍定价要低 17.92 美元;总的来说,女性作家得到的出版商的经济投入也更加少些,即出版商不太愿意为女性作家做成本较高的出版。而经济投入与书籍价格是高度正相关的。

作家这一行一直有性别歧视,独立出版似乎也没改善这一点

更加民主化的独立出版看上去似乎改变了出版业不平等的格局,但其实独立出版中,女性名作者的百分比只比传统出版中高了 0.75% 左右。定价方面,即使是作者有了定价的自由,女性作家的小说价格仍旧偏低,但相差的幅度从 45% 减少到了 7%。

另一点值得欣慰的是,在小说归类方面,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就减弱了。爱情小说不再是女性作家的专属,侦探犯罪小说也不是男性作家的天下。

研究者认为,独立出版中相似的性别歧视现象反映的并不仅是出版公司或是出版商的刻板印象,而是整个市场(读者)的性别偏见。传统出版业中有较大决定权的出版商,并没有主动反击这样的偏见;在更为自由的出版市场中,出版个体也继续顺应消费者的偏好。

题图 / Karim Ghantous on Unsplash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下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