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图书出版具备较高门槛

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图书是一种文化产品,一本书能在书店公开发行,网店公开销售,乃至于报刊、网络、电视、广播媒体报道,甚至是成为社会热点、畅销爆款产品是很多作者,乃至于编辑的梦想。编辑也有畅销书、精品书、爆款书梦,不单作者。但图书作为一种古老的自媒体,它没有广告、公关赞助和其他附加支持盈利模式,它很多时候不具备政府出资的公益扶持属性,它就是一种最古老的单品盈利模式,卖内容,就靠内容、作者。

图书,在很多作者、读者眼中,实质是很神圣,敬畏的出版物,具备一种神性的光环,尤其是原创作家,一方面他们鄙视所谓编著书、鸡汤文、拼凑传记书的泛滥,嘟囔垃圾横行,无书可读。另一方面,自己的原创文学作品集、文学长篇小说也面临出版艰难的境地。更有许多初学业余文学青年,毫无基础,盲目乐观自信,口出狂言,觉得自己写了10万20万字的书,就能脚踢南山猛虎,拳打北海蛟龙,被拒绝出版,或者无人问津回复,或者哪个编辑好心说了一点真话,批评的意见,立即躁狂不已,谩骂攻击,甚至侮辱造谣说真话好心善良的编辑老师,甚至是污言秽语、人身攻击,种种此等例子,屡见不鲜。所以,大多数图书编辑,不爱和作者打交道,甚至连王国军,老王这样的职业经纪人,也基本不和陌生作者交流、打交道,只做熟人、朋友生意。纵观网络、报刊、媒体、QQ群、博客、微信群,你很难发现有图书编辑长期征集稿件,和作者交流交道,唯一的例外,屹立不倒的可能是苏总。一个图书编辑,基本上直接和作者交流、交道半年,最多一年基本就会崩溃、垮掉,能干一年以上属于奇迹。能存活三年以上,属于骨灰、元老级编辑。但苏总19岁就是文学社长、总编辑,后来一直杂志、网络、报纸、论坛总编辑、版主,20年来几乎一直在一线,一直和作者交流、交道,所以能在书圈,能在图书行和作者保持一线交流、策划、组稿、编辑6年,也算是业内奇葩,客观地说,这活不是人干的,谁干谁知道,就是业内资深经纪人、代理王国军、老王,只是没我激情、外向,不多说话,其实内心也是草作者200万次尼玛逼了。

图书作为文化载体、文化产品,它的门槛其实是很高的,高到什么程度呢?

以我任职公司为例,不要钱出版,常规十年全版权免费出版,影视游戏收益五五,销量破五千册超过部分支付版税7点,针对图书新人。这里的图书新人,并不是说你就是影视、报刊、网络新人,也基本是报刊、影视、网络小名家了。但是报刊、影视、网络小名家隔行如隔山,他不懂书,或者没研究书,或者没下决心干图书这行,不以图书写作为主。因为在很多人心目中,图书业没前途,谁看书呀,再个对出版有畏惧,都知道大多数人出书要自费。但是为什么报刊、网络、影视作家有出书需求?中国的传统是,听说你作家,就找你要本书,你有书么?没本书你到了一定年龄出门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年轻时候,你可以告诉读者、哥们、姐们、妹纸,百度我本名、笔名找到我博客、微博看,前提是你有博客。不喜欢没时长玩博客的报刊作家就很尴尬了,总不能你看某年某月某日的某某日报、某某杂志吧。没有书,你又没有省部级以上权威常设文学奖项,只有报刊作品,加入作协就很尴尬了,你不能扛一捆报纸、杂志拿去给作协主席、副主席们看吧。当然了,湖北作协还有个政策,热爱网络文学写作,在主流文学网站首页公开发表30万字,或者本地主要网络文学网站、论坛精华帖、推荐达到30万字,湖北、湖南两地主要网络文学论坛我干了十几年文学版主,也就是我精华、推荐的帖子、文字等同于省部级报刊发表。一个人到了30岁、35岁如果还不是个省部级作协会员是很尴尬的,这个东西,你是没什么,你不是,人家是,就总觉得缺什么,不爽。一个人到了35岁,如果没一本公开发行出版的书,也是很尴尬的,一把年纪了,奔四张的人,看见人家晒自己出的书,书店看见文友、狐朋狗友的书,自己一本书都没有,不是滋味。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导演没出书,很多时候很尴尬。

影视编剧、影视导演更糟,妹纸、美女找编剧、导演要看作品,导演、编剧总不能说,你到电影院去看。电影院有档期啊,不可能老播你作品吧,导演、编剧也不能老扛个放映机,弄块屏幕,说,来,美妞,你等我来调试放映作品吧。你手机里存影视作品,可能没电呢,可能内存不够呢?所以有本书最好,借书是恋爱的开始,妹纸纯情地问导演、编剧老师,您有作品么?有书么,我想学习下。这时某总、某导,例如我的影视圈的那些狐朋狗友,牛打鬼们,乌龙杂们,就可以装逼假装不经意的说,书这东西,我出的太多了。主要是苏总做书,他老缠着我约稿,非要给我出个10本20本。还非要给钱,我说,别去,书业不好混,稿费您留着喝酒,养你十八个蜜,哥知道,你秘书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样吧,妞,晚上到我这来,谈谈图书。过几天妹纸来还,又可以再谈一次,多么自然,多么艺术,多么文艺,多么高雅。

图书常规出版的基本门槛,就是省部级以上正规报刊公开发表对方付酬原创文艺作品100万字以上,或主流文学、网络文学网站、门户网站公开发表对方付酬原创文学文艺作品100万字以上,或获得省部级以上权威常设文学文艺创作奖,或作者有独立署名央视、院线大电影作品,小说作品具备影视、游戏改编潜力价值。你要觉得这个门槛很高,其实在业内属于很低的,图书出版,文笔、文字起码要省部级以上报刊发表水准文字、篇目达到70%以上,你没发表100万字省部级以上报刊,你凑一本15万、20万字有主题的文集、书很难。网络一样,你在网络都没骗网站100万字的稿费,写书根本故事、情节、创意不会过关。至于影视编剧、导演,影视小说其实不好卖,主要是故事、情节、创意,这个和实体书市场、读者不搭,很多会被吼自费,受众不一样。你要觉得我这门槛高了,去别家试试,我这属于中等偏下门槛标准。这样的书,大多也只能常规免费十年全版权出版,影视游戏收益五五,还要看机会。纯市场卖不了1000、2000册十年,发行主要靠特渠,也就是我们说的无退货渠道。

以上我说的原创文学文艺作品集,原创文学文艺小说作品,不包括诗歌,诗歌你发再多也没用,诗歌全部自费。你是顾城、北岛、海子可以常规。诗歌直接自费,不需要投稿给图书编辑,常识,100%自费,没谁,没几家做得了诗歌集原创。我能做纯图书新人散文集、小说集、杂文集、随笔集、长篇小说,在业内已经算奇葩了。当然我们老板准备奇葩做常规现代诗歌集,去年我劝他别折腾,没怎么动作。今年他又想折腾,折腾就折腾吧,大不了到时吼作者自费。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很多屌丝,写个小说往往自我感觉良好。

至于什么云杉道人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一个县级报刊十块钱稿费都没骗过的,被吼自费,还骂编辑骗子的。汤伏超这样的县市作协会员,改编个诲淫诲盗的金瓶梅,以为自己笑笑生第二的,还有啥陈远辉,在个天涯注册1000个马甲,每天发100字,发了十年,点击率才几十万,一个人自嗨的,不要钱给他们出,还装逼的,几年过去了,我也没见他们的书出来啊。陈远辉还在云莱坞给老子疯狂投稿影视,他不装逼新华先锋、博集天卷编辑哄抢、跪求么。就他那中学生作文水平,老子也就是看中了故事、题材,那书影视改编难度大、立项难,图书下号都难,其文艺水准就是没有水准,其市场销量预计纯市场十年300册,其中200册他自己买的。

某些我建议自费,或者要十年全版权常规免费出版图书,觉得我黑,我是骗子的作者几年来成立了一个所谓反苏白联盟,这个联盟的骨干人员现在看了我大多绕着走,他们大多数时候所做的事,就是在群里、网络跪求出版,嚎叫叫卖作品,但是,然而,至今我也没看见他们的书出来。。。。。。。哪怕自费。

作者,包括一些小名家,甚至是单品破20万册的作者,需要清醒的认识到,你某部作品、商业作品畅销,不代表你每一部作品都畅销。原创文学文艺作品、无卖点老板传记、杂文随笔集、散文集、纯文学小说这些,鲁迅文学奖得主很多也卖不了几本,何况你小名家?茅盾文学奖得主,我们查他某些文集,也不好卖,销量惨淡,根本不做,不约稿。不要钱出勉强可以做,或者千字10块20块的,如果觉得我说的不对,可以去问别的编辑。

所以说原创文学文艺作品,尤其是小说,出版难度是很大的。能出小说,能做新人的公司,主要是靠特渠发行保底,再个有声读物、电子阅读、电子书有渠道,最重要的还是影视、游戏改编渠道。通俗地说,就是全版权、全媒体运作,或者说书影互动,IP孵化。说人话就是咱们实际不是做的书,做的是二道贩子,倒腾影视。倒腾,就是所谓IP的本质。

电子、有声、影视、游戏也可以叫做新特渠发行,我命名为大发行或者大营销,业内人士一般喜欢装逼,深沉地说打造一个爆款IP,或者IP孵化,孵化个JB,就是倒腾。但是咱们出版人,总不能公然说自己是黄牛、代理、倒腾吧,这事只有王国军、仲利民等哥们干得出来,还干得那么飘逸、自然。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倒腾版权是门生意

代理、倒腾电子版权、有声版权、影视版权、游戏版权这事,书圈不丢人,出版商大多数不做有声读物、广播剧、电子阅读、网络阅读、电子书、电脑游戏、影视制作投资。少数出版商自己有网站、影视公司啥的,但是也不可能有咪咕、起点、阅文、创世、掌阅、华谊、欢瑞、海润、阿里、万达、华策那逼格和实力吧。自己有网站、影视主要是是为了装逼自己不是一个纯粹的黄牛、倒腾,而是一个影视出品人、网络文学出品人、甚至游戏制作人。总不能影视圈开会,介绍你时候,现在大家请业内知名影视黄牛,苏总发言。他成功倒腾了XX作品给XX公司,年度票房XX亿。当然了官方话语会说,影视策划方、联合出品方或者IP前期孵化中期裂变后期蟾变混合惊变方。然后你可以说,我其实关注到市场上,某一档产品空白,我偶尔不经意的打开豆瓣,看到一个妞写了一句话,觉得很可能爆款,所以我策划了这个书,并且找到了海润,他们非常有兴趣和我一起做这个事,一不小心,年度收视率第一了。其实,他就是没JB鸟事,看见妹纸好看,上去套磁,装逼,妞,我能出书,能改编影视。牛逼吹出去了,妹纸缠上了,没办法了,又不能和苏总那样无耻,坦然告诉世界自己有18个蜜,毕竟不是所有人有苏总这种深厚的功力,只能尼玛咬牙做了这本书,然后跪求1000家,拖了10000个人,最后终于TMD倒腾给了一家。然后他影视策划人了,所谓影视策划人、图书策划人,其实就是影视黄牛、倒腾、图书黄牛、倒腾、代理,一个意思。

代理、中介、经纪人、倒腾在中国是合法产业,也是业内认可的,有人喜欢代理、中介、倒腾,有人不喜欢。经纪人、代理或者说策划人,很多是靠谱的,也有很多是不靠谱,看他上家是谁,看你作品题材质量,看你和他的缘分。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中介、代理本质可以活跃版权交易市场。

鉴别代理、中介、经纪人很简单,那种经常到处征集稿件,什么都征集的,十有八九是代理、经纪人、中介,例如苏总。从某种意义上,民企没有出版权,一切出版行为都属于代理行为,规范合同为著作权代理出版协议、著作权许可协议、著作权转让协议,所以你说我们民企全部是代理也没啥。我们也没必要说我买号,我发行全渠道。你就当我们是倒腾给出版社吧。买书号违法违规。我们民营企业家,总是做法律法规许可阳光干净的事,倒腾、黄牛合法、光荣!

这是一个人人倒腾的圈子,出版社不也倒腾电子、有声、影视、游戏版权,出版社不也把发行权倒腾给特渠,印刷权倒腾给馆配啥的。还要把主渠道发行权倒腾给新华书店,哪个社有那么牛逼,自己能发行全渠道,自办所有渠道、城市书店、渠道,也就新华书店有这么牛逼。出版社不也把选题倒腾给总局、宣传部,要基金、项目、拨款、补贴。作家不也把我们出的书,倒腾给宣传部、作协,要补贴、扶持。

倒腾的本质就是商品交换,价值交换和输送,利益的关联,交换、流通产生价值和商业行为,这就是市场经济。不倒腾行啊,你丢你硬盘里,自己玩。陈远辉每天天涯1000个马甲把自己作品顶烂了,张开大腿不要钱到处拉人看,每天用不同马甲给自己写好评,那还不是一种倒腾行为。于仲达几本破书下不了号,他装逼换了无数书名,变换马甲到处嚎叫,索要版税,还不是一种倒腾。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这个圈子皮包公司很多。

一个有批发资质,注册资金3000、5000万的公司可能就是个倒腾、黄牛、皮包公司,一个什么发行资质没有,注册资金3万、10万的黄牛、经纪人公司可能比前者靠谱。你要看老板是谁,老板的为人、人品、口碑。有些公司不靠谱,是因为他的上家不靠谱,和他真心无关。有些公司靠谱,是因为他上家靠谱,和他也真心无关。每家公司的上家是谁?上家在变,下家在变,可能很多家,可能1、2家。但是我想告你们的是,电子、有声、影视、游戏的水,非常之深,影视圈比图书圈复杂得多,90%公司几乎不靠谱、骗子。只有1%靠谱,还有10%属于忽悠,3%是忽悠和靠谱之间的。图书圈只有50%靠谱的,有20%骗子,50%忽悠,30%忽悠和靠谱之间的。

大多数小影视公司、小图书公司都是代理、黄牛、中介、经纪模式,公开叫策划组稿公司,或者策划营销公司。图书自己制作,也未必就是出版商,要看他有没有发行,影视一样,要看他制作不制作,出品不出品,发行不发行,只有策划制作出品宣传营销发行一体的,才叫出版商、影视出品商。业内很多出版社自己未必有发行,他发行靠新华书店,靠三新、人天、当当、亚马逊、京东,他能叫出版商么?发行公司未必就赚钱,策划公司未必就没实力,倒腾公司未必就不靠谱,有些策划公司、倒腾公司净利润、现金流比许多中型出版商、中型影视出品公司还要滋润。因为他是轻资产公司。

有声读物、电子读物、广播剧、网络阅读、电子书这个圈子水也深,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忽悠,就有欺骗,就有背叛,就有撕逼。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一般到处高调的宣传、发选题的征稿的,显然不是一个骗子,骗子,他一年也干不下去。反而一些低调的,潜水的,私下找你聊的要注意,当然很多靠谱大社、大公司也是很低调的,基本不对外公开约稿、征稿,比较神秘兮兮的,不知道他们每天在干些啥。

你之所以看到一个代理、中介、策划人被撕逼骗子、不靠谱,其实是他上家不靠谱,他和你一样是受害者,但是他不能告诉你上家是谁,他总不能告诉你他其实是个黄牛,是个代理吧。他还怎么混江湖?

「出书不难」三、图书出版的门槛

中介、代理、经纪人有时候其实活得连民工都不如。

图书策划人、策划编辑、策划公司或者说倒腾人、黄牛党、经纪人不是人干的,你得懂书懂影视懂一切,还要搞定作者,还要和上家铁,吃住上家,确保上家不越过你找下家。还要应付下家、作者无穷尽的追问,合同啥时寄,书啥时出,影视改编协议啥时候签,款啥时候打?他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去,他要等上家回复他啊。他总不能告诉你,你好,老子还在倒腾,你等等。他只能说,还在看,我发给同事评估下,我给我副总、副总编辑审读下,或者请找我助理、我的蜜,我不管这些小事,我思考重大战略问题。或者干脆假装不在线,失联去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