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教育出版进军在线教育的出路何在?

疫情攻坚战仍在继续,为了保障全国师生健康安全,教育部明确要求2020年春季延期开学。在“停课不停学”的背景下,依托互联网在线教育、文化消费等行业异军突起,发挥了重要作用,阿里钉钉紧急上线了在线课堂,直播互动等教学场景的详细解决方案;学而思网校推出从周一到周五与校内时间同步的全年级各学科免费直播课和自学课,课程涵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全部学科;51Talk也为全国的幼儿园及中小学生免费提供全方位中外教英语精品在线课程……这些在线教育服务成为了广大师生目前在家学习的主要手段,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对于传统出版业来说,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出版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不断强调要通过强化互联网思维和一体化发展理念,推动传统出版业转型升级。在此次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背景下,出版融合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了,同时折射出当前出版融合力度之不足。在国家教育信息化、教育现代化步入2.0时代的背景下,当中小学授课方式逐渐从原来的黑板、投影等固定会议式空间发展到智能化空间教学,当教师面对的教学对象慢慢变成了00后这些在数字时代成长起来、更加依赖通过手机等媒介获取信息的学生,当教育资源的生产方式逐步从教师独立设计课程到慕课团队协同设计开发,优质教学资源的共建、共享得以实现,未来的教育模式也将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据统计,教育类纸书每年的市场规模达到近400多亿元,不仅在出版产业中占有重要地位,更引领着中国教育的整体发展,而教育出版如何真正面向读者、拥抱未来,要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

教育出版拥抱互联网的着力点究竟在哪里?是进入在线教育的红海中厮杀?还是与在线教育机构合作融合?根据《2018-2019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数字出版产业收入规模已达8330.78亿元,但与传统出版相关的互联网期刊、电子图书、数字报纸等总收入为85.68亿元,仅占比1.03%;而在这8000多亿市场中,在线教育总收入为1330亿元。其实,纵观现在市面上的在线教育课程,除了内容质量良莠不齐、课程体系杂,缺乏系统性、深度性及权威性等也都是存在的痛点,而这恰恰是教育出版的优势所在。教育出版机构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发布制作在线教育课程,而是更应该利用自己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利用新的互联网智能技术,实现轻量化转型,打通在线教育与教育出版之间的壁垒。同时以出版为入口,让教育出版所提供的系统化、规范化、标准化内容与互联网教育提供的流量化内容相结合,去提升传统教育出版的功能性,去扩充纸质书本能提供的有限知识总量,并克服独立在线教育平台碎片化知识传播的缺陷,反向提升在线教育的品质。

这样的思路如何落到实处?长江出版传媒集团与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的合作成果给我们了新的启示。2月10日,家住在武昌水果湖的小学六年级学生李潇贝迎来了他春季开学的日子,但由于武汉的疫情仍在继续,他不得不选择了家中学习。为了应对疫情,他所在的学校组织了在线学习,他的妈妈肖女士也选择了在家陪读。在家陪读的过程中,肖女士打开了平时给孩子购买的小学六年级《长江作业本》,这是长江出版传媒集团出版的一本教辅图书,她通过扫描书上的二维码,进入到了一个读书学习的社群,并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智能学习机器人。这个机器人针对孩子的情况定制了一套在家学习的高效学习计划,学习计划中包含时间管理计划,监督家长定时打卡孩子的学习进展;同时发送给家长配套的数字材料和线上课程,这些材料与课程都是经过编辑们严格筛选、精准匹配的,内容丰富、系统,并且全部都是免费的。在肖女士进入的这个社群里,都是正在学习这本书的家长和孩子,大家相互监督,互相讨论,并且针对疫情相互打气。“从来没有想过一本教辅书也可以帮我们做这么多事情!解决了我的很多麻烦!”肖女士感慨。

疫情之下 教育出版进军在线教育的出路何在?

六年级下册《长江作业本》

疫情之下 教育出版进军在线教育的出路何在?

疫情之下 教育出版进军在线教育的出路何在?

智能机器人陪伴读者打卡学习

肖女士和孩子使用的这一整套线上学习课程与材料,是长江出版传媒与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合作的,由于疫情形势紧急,为了能够帮助家长与孩子渡过此次难关,两家合作单位选择了将基于这本教辅图书的线上资源全部免费投送给读者。不仅仅是长江出版传媒集团,天津出版集团、中文天地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出版集团、广东时代传媒、山西教育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等众多出版机构也纷纷加入了此次活动,将教材教辅图书的线上资源全部免费送给全国的学生和家长。而这个陪伴学习的机器人,是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通过智能化技术手段最新打造的,同样也是以全公益的方式免费提供给学生和家长。

从以上模式中,我们可以看出,未来教育出版与在线教育的融合可以具体从如下几个方式着手:

01 传统教材教辅链接在线教育资源与服务

传统教材教辅所提供的知识内容有限且较为单一,线上知识资源相对碎片化,如需将两者整合,可以把传统出版作为传播出口,让读者使用传统教材教辅时,通过扫描书上智能二维码链接到线上获得更多元且深度的教育知识资源。这些资源与服务包括与课本配套的同步直播课、重难点讲义、名师课件、考试真题、试卷包;以及一对一咨询、互动课程、专家答疑等线上服务。知识资源经过了出版机构“三审三校”的同步出版流程,质量把控更严格,更系统、更专业、更权威。

02 利用社群模式管理读者增强编辑与学生家长之间交流

传统出版最大的壁垒在于单向传播模式,通过纸书建立社群可增进编辑与读者的交流频次,同时也让同一本纸书的读者都在一个社群里,相互交流讨论,形成以书为中心的圈子。基于教材教辅形成的圈子大多数为同一年级的学生与家长,定位精准,群中编辑可以与读者实现零距离沟通,增强书与读者、编辑与读者之间的粘性,更能利用圈子性质,精准投放匹配的教育资源及产品。

03 大部分资源与服务的维护由人工智能完成

如果这些线上知识资源与服务的日常运营、读者社群的管理需要由编辑来完成,那么编辑的工作量会非常繁重,但如果借助技术手段则可事半功倍。类似《长江作业本》上的智能机器人,其能承担的任务包括维护社群运作、制定学习计划、投送匹配的学习辅导资源、并每日提醒家长打卡陪伴学习等。同时,更能通过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提取书中的重难点,并推送针对性的教育教学线上内容,精准服务于每个读者。

作为全国237家出版单位的“出版融合”服务机构,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的系统“RAYS”已成为出版融合发展的重要平台。通过将全国20亿册传统纸书与互联网上的在线知识资源以智能化手段链接,实现传统出版与互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尤其是在基础教育出版领域,已与全国多家教育出版社携手,围绕国家公开出版发行的教材教辅图书,深耕其在线知识资源与服务,并取得突出成果。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出版、教育、媒体的边界将进一步弱化,无论是课堂之内还是课堂之外,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教育教学模式逐步渗透进了教师、家长、学生的日常学习中。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党中央和国务院更强调要“发挥网络教育和人工智能优势,创新教育和学习方式,加快发展面向每个人、适合每个人、更加开放灵活的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对于出版行业,尤其对教育出版来说,这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如何利用新技术、新模式为自己赋能,真正参与到国家教育教学现代化的进程中,教育出版可以发挥的空间还有更多,市场空间更大。

“过去的2019年,我们已经迈入5G时代,更多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将显现其价值,并为传统出版业赋能,“出版+教育+媒体”的融合也将走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除了为广大师生提供便捷服务,推动国家教育信息化、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更能利用互联网传输便捷、经济性高的特点,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努力消除城乡差距、校际差距。而我们出版业更应该携起手,发挥自身优势,通过融合技术手段,为行业创造更大价值,也为我国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刘永坚表示。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文/郭雪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