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百道编按】有声读物的销售和订阅对全球图书市场和全球出版五十强会产生哪些影响? 3月10日,瑞典Storytel有声读物公司CEO乔纳斯·泰兰德将现身2020年伦敦书展,就该话题在“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与业界翘楚展开研讨。此次论坛由中国百道网、法国《图书周刊》、德国《图书报道》、巴西《出版新闻》和美国《出版人周刊》5家国际著名书业媒体主办,RWCC国际书业研究院院长吕迪格·维辛巴特担任主持。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为期三天的2020年英国伦敦国际图书展览会(London Book Fair)将于2020年3月10日在英国伦敦奥林匹亚展览中心开幕。伦敦书展被誉为全球图书业最重要的春季盛会,与每年秋季举行的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并驾齐驱。书展不仅是全球图书出版业一年一度的盛会,更是各国思想和文化沟通和碰撞的舞台。

近几年有声读物爆发,订阅模式新潮不断,瑞典Storyte有声读物公司崛起,全球出版业可谓风起云涌。而出版企业对战略市场转移、新竞争对手和创新商业模式的反应,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今年的伦敦书展上,瑞典Storytel有声读物公司CEO乔纳斯·泰兰德(Jonas Tellander)将于开幕当日作为特邀嘉宾现身书展“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就“有声读物的销售和订阅对全球图书市场和全球出版五十强的影响”这一话题与业界翘楚展开研讨。此次论坛由中国百道网、法国《图书周刊》、德国《图书报道》、巴西《出版新闻》和美国《出版人周刊》5家国际著名书业媒体主办,RWCC国际书业研究院院长吕迪格·维辛巴特(Ruediger Wischenbart)担任主持。

活动期间,主办媒体机构代表还将以“当今不断发展的图书市场的重要趋势以及所面临的挑战”为话题,与乔纳斯·泰兰德(Jonas Tellander)进行对话。由于今年疫情突然爆发,作为主办方之一的百道网无法赶赴伦敦出席大会,但将于会议之后及时整理发布论坛内容。

第一次“全球出版五十强大会”于2016年8月24日下午2时在北京召开,由百道网和法国书业杂志Livres Hebdo,以及国际知名书业研究咨询机构RWCC联合举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会长邬书林,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原董事长张建康,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原董事长童健,企鹅兰登全球CEO杜乐盟(Markus Dohle),圣智学习集团国际总裁亚历山大•布罗赫(Alexander Broich),出版数字技术公司Klopotek North America执行副总裁兼COO戴维•赫瑟林顿(David Hetherington),以及 “全球出版50强排名”研究机构RWCC创办人吕迪格•维辛巴特国内外嘉宾出席峰会。峰会由百道网董事长、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首席顾问程三国,以及法国《书业》周刊法布里斯•皮奥主持。

链接:https://www.bookdao.com/article/258051/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附: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会议信息

活动时间:2020年3月10日,14:30 – 15:30

活动地点:英国伦敦奥林匹亚会展中心奥林匹亚大礼堂一层

特邀主讲嘉宾:乔纳斯·泰兰德(Jonas Tellander)

研讨主题:有声读物的销售和订阅对全球图书市场和全球出版五十强的影响

主持人:吕迪格·维辛巴特(Ruediger Wischenbart)

主办方:中国百道网、法国《图书周刊》、德国《图书报道》、巴西《出版新闻》和美国《出版人周刊》5家国际著名出版媒体。

官方链接:https://www.londonbookfair.co.uk/en/Sessions/85115/The-Global-50-Talk

“全球出版50强”排名自2007年发起后每年进行更新,目前收录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出版年收入超过1.5亿欧元(或2亿美元)的56家公司。

全球出版业排名由法国《图书周刊》发起,排名报告由中国百道网、德国《图书报道》、英国《书商杂志》、美国《出版人周刊》、以及巴西《出版新闻》联合发布。排名调研编制工作由RWCC国际书业研究院执行。

附:

杜乐盟、程三国、吕迪格:我们不应该逃离纸书,我们也不应该把业务分为老的和新的

——2016全球出版五十强峰会之CEO Talk

【百道编按】由百道网、法国书业杂志Livres Hebdo,以及国际知名书业研究咨询机构RWCC联合举办,中国出版协会支持的“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于8月24日下午2点在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举行。该峰会的最后一场,“全球出版50强排名”研究机构RWCC创办人吕迪格·魏申巴特,以及百道网董事长、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首席顾问程三国与企鹅兰登全球CEO杜乐盟(Markus Dohle)进入了CEO Talk环节。我们在此再现长达45分钟的CEO Talk中关涉的出版企业管理、纸书、电子书、付费订阅,书店等话题,来看看企鹅兰登杜乐盟的鲜明观点。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程三国:我今年5月份到纽约杜乐盟先生的办公室,拜访他时专门提出邀请,请他参加我们今天的“全球出版五十强”峰会。我对他说,上一次你来中国是4年以前,当时回去的时候马上发生了企鹅和兰登两大公司的合并;现在,合并的事已经摆平,是不是该考虑中国的事了?他说是,我是要考虑中国的事。他说我如果要来中国的话,一定来参加你们的峰会。我当然是很兴奋地等着,但是我想到他们的日程都是在半年前排满,虽然很期待,怕也有会很大的失望。结果我们终于等到了他,所以才有今天的CEO Talk,我特别高兴,也特别感谢杜乐盟。我没有听过杜乐盟的演讲,但看过他在法兰克福书展的CEO Talk,经历世界五大书业媒体的问题轰炸,拷问的问题越刁钻,他回答得越精彩。所以今天下午我们要对他进行拷问了,因为把他请来确实不容易。在他身上的,是全球最大的大众出版集团;而他又是这么年轻,做得这么好,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大家准备问题,我们一会儿要给现场开放,一定要利用这个时间,“炸”出更多的内容来。

管理庞大的文化企业

吕迪格•维辛巴特:企鹅兰登书屋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出版公司,你们进行了很多并购的活动。你们在北京有办事处,从企鹅的时代开始已经运行了11年,当你去管理这样一个非常庞大的,多样化的企业帝国的时候,你们究竟是怎么做的?

杜乐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你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比较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给世界各地的出版商和编辑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资源。这样的话,才能使他们的点子和想法得以实现。在企鹅兰登书屋,我们有250名独立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出版品牌,有很好的土壤来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他们每年出版15万种新书,有很好的专业才能,也有创新精神。因此,我就是要给他们提供服务,给他们提供资源,给他们提供动力,对他们进行赋权。每年我们投资近5千万在新书的出版当中,这真的是太棒了。

吕迪格•维辛巴特:(合并后),你们公司有非常多的变化,有全球化,有250个品牌。但是你们在融合老的和新的业务方面,实际上和20年前可能是一样的,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还都是保守的。

杜乐盟:我们基本上是发挥两个角色,一个是支持创意,去管理创意,帮助作者创建并塑造最佳的产品;另外一个角色就是尽可能多地获得读者,这样一个商业模式确实没有改变,而且也不需要改变。在过去15年的数字转型当中,我们图书出版行业做得非常不错。实际上也推出了一系列盈利的数字商业模型,还有实体的商业模式。因此,我们并不需要从根本上来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

最大的一个改变是什么呢?我总是说数字转型,但图书出版行业数字转型的核心并不是以一个全新的形式出现的。最开始我们说,即使从现在开始100年之后,这些纸质书籍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印刷的书籍永远都很重要,当然数字的媒体,数字出版业也很重要,这二者都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在纸质和电子书方面都能够有增长。

我们过去是重点关注形式,但现在不再这样做了,因为我们要去关注终端用户的需求,不仅仅是涉及到交易量,而且要去看看怎么样能够让人们了解到什么样的书籍是好的书籍。我们要去升级我们的书店,改变了在过去的50年、200年B2B的发行模式,改变成为B2C,这是图书行业的一个最根本的,最大的改变。我们要在新的世界当中来解码这样一种图书的发现性,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我们要做的一项最大的工作。

纸书 VS. 电子书

程三国:我这是第二次听你说,100年以后印刷纸质的书还是很重要,你之前好像说了一个数字,你说100年以后纸质书的份额还占70%,非常非常确切。我想请教的是,100年以后的事你怎么能说得这么确定?凭什么呢?

杜乐盟:感谢你这个挑战,我非常喜欢你这个问题,首先我实际上相信我们拥有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或者设备,即纸书,印刷的书籍,这实在是太棒了。我以前说一百年前纸质书仍然占据我们很大的一部分,但是我不知道是百分之多少,真正的百分比并不重要。我总是相信,纸书仍然是我们业务很大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应该逃离纸书,我们也不应该把我们的业务分为老的和新的,纸书和电子书等等。

在企鹅兰登书屋内部,我们必须要在纸书生产、编辑管理方面要聆听他们(编辑)的想法,要告诉他们,他们并不是说已经成为过去了,并不是说数字就会成为未来,不这样区分。在2012年的时候我讲那些话,因为数字媒体那个时候是快速地上升,而纸书这样一种形式则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当时是在下滑。现在三年过去了,我们面临着这样一个市场的变化,尤其是英语核心的市场变化。你看看这样的核心市场,突然电子书籍再次出现,整个市场在改变;现在的情况是电子书籍出现了压力,纸书回升了。我在那个时候进行预测并不是说勇气可嘉或者怎样,退回到2010年的时候如果要说这样的话,我会说,对于电子书籍来说我们有很好的增长,而纸书会下降。到2013年的时候,这二者之间的比例会平缓,从2015年开始电子书减少,在下滑,会让人们感到惊讶。你知道在过去我们只是重点关注图书的版本,但是我们现在在电子书和纸书都会投入。我也没有水晶球,没有任何的魔法,没有魔术,我也不知道100年之后电子书籍的比例会降多少,但是我知道一定会有纸书的存在。

程三国:你没有水晶球,但确实很厉害,因为什么呢?你前几年说过纸书会回升,电子书会下降。你当时说比例的时候,你刚才说主要是为了提振信心,结果事情真的发生了。我想请教的是,未来几年纸书还会继续上升,电子书还会继续下降吗?或者说这种趋势持续多久?

杜乐盟:我真的是不知道,我没有那么聪明,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不知道未来消费者的偏好,他们的喜好,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知道新的突破性的技术会怎么样,也许这些技术会使将来的电子书更加有吸引力,我们现在发现很多的业务现在都聚集移动端了,我们有这么多的智能手机,但是智能手机为基础的阅读现在并没有看到太大的突破。这里有一些数字,我们全球的业务80%是纸书,20%的是数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你知道,现在一切都是20、80这样一个比例,我们也是如此。更加重要的是,在我的预测之后,纸书永远都是很重要的。在我的预测之后,我们并没有逃离纸书,很多的出版商那时候特别的恐慌,他们希望大幅度在推翻他们的仓库、印刷、生产等这些实体的基础设施。而我们是不断地在我们纸书和物理的能力上进行投入,我们把它称为这样一个战略,每个人都是按照这样一个方向走,我们是按照相反的方向来走。我们是在纸书方面进行了很大的投入,比如我们在供应链效率方面我们进行了投资,使我们供应链的效率在美国不断地上升,这使我们卖书的业务更加高效,利润能力也更高,给我们提供了更好的比例。

讲故事和对于故事书的消费是永恒需求

吕迪格•维辛巴特:当我们进行全球企业排名研究的时候,就像您提到的,几年前纸书在下滑,整个行业都觉得我们遇到世界末日了。现在我们看到在整个行业当中,包括大众出版、教育出版,还有科技出版,都在增长。我发现你已经找到了这样一个“技巧”了,我们是不断来去扭转我们的行业,重新去发现,重新再创造。

杜乐盟:我想我只能够去代表消费者、出版商和大众出版商来讲话。我最核心的一个信念是,在过去和现在都是如此,即我的坚定的信念是讲故事,还有对于故事书的消费。讲故事,读故事是我们的一个永远都会存在的需求,人们愿意讲故事,人们也愿意听故事。我想即便是一些长的故事,大家都愿意听,愿意去讲,这是我们一个良好的、强有力的商业模式得以持续发展的基础,当然现在这儿或者是那儿出现了一些变化,但是它的核心是不会变的,是非常紧凑的核心。全世界的图书市场都是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上升。全球出版行业之所以增长,其中一个变化就是全球的识字率更高了,教育水平更好了,大家都能够读书,看得懂了,大家更想要阅读。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有些人越来越老,他有更多的自由时间,非常喜欢去买书,而且愿意去买这样的书。因此,这个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于我们来讲也是很好的。

还有一点,这种快速增长的类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全球,在之前的5年都是发生在儿童书籍,还有就是对于十几岁青少年教育的出版上。所以我们非常相信我们是可以塑造书业的未来,而且打造一个阅读的社会,为未来的这一代打造一个阅读的社会。我深信不疑,书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发挥的作用是不可以被低估的,我想不止是今天,还有未来。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发现书的最好的地方

程三国:刚才你提到故事,故事是永恒的,其实拿着水晶球的人也会讲故事,我想利用一下你的水晶球,你能谈一下一百年后全球的实体书店吗?一百年以后的实体书店会怎么样呢?

杜乐盟:我们来看一下书店的故事,我觉得比较好的,比较正面的因素就是稳定,也就是说现在纸书的稳定。但实际上它让整个出版市场更加具有活力。刚才讲到了纸书,包括纸书的发展,在很多新兴市场发展很快,美国至少两年6%的纸书增长。所以它是一个稳定化的过程,而且是非常明显的,这种稳定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关于整个零售的生态系统。我们都已经知道,实体书店是唯一最重要的读书者要去找到书的主要场所。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动态的,一个能够循环书的体系,要确保我们的读者能够发现新的书和更加伟大的故事。与此同时,我们希望能够更加接近我们的消费者,比如说社交媒体发布一些最新的信息,但这需要花时间,至少可能要花10年的时间。因此对我们来说,我们读书的氛围和阅读社会的形成是很重要的,可能需要花10年的时间。

还有未来的出版,包括市场当中内容丰富的程度,作为我们出版商,一定要确保的是我们想要有丰富的图书类型,更加好的发现平台,让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的读者能够快速地找到。我希望能够回答你的问题,不管他未来长什么样,也许是一个很大的,超级大的书店,或者是非常小的独立的书店。无论是哪一种,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还是要书店的,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我们找书最好的一个地方。

程三国:书店会比纸质书寿命更长,因为书店里面除了纸质书还会卖别的,纸质书有这么长的寿命,书店的寿命就更长了,这是毋庸置疑的。4年前你来到了中国,认识了很多中国出版界的朋友,这次来到中国,又认识了更多的新朋友。你这一次对中国的印象跟上次有什么不同?这个不同对你思考你在中国未来的战略有什么影响?

杜乐盟:上次来的时候我非常的高兴,因为是公司并购的最后一个阶段,所以我留下了非常好的一个记忆,上次来中国印象非常好。这次又认识了不少新朋友。

在过去的两到三天当中,我花了很多时间观察,也跟中国的出版商沟通,还有跟中国的消费者沟通。就是这种能量,这种能量非常的正能量,而且是非常向前的,出版的业务是越来越好,这是我观察到的。现在比如说我跟很多的出版商也聊过,他们也都是很乐观的这种态度。又比如说在线零售市场也帮助了我们,市场当中有5到6家这样的网络平台,帮助我们能够到达中国更多的读者,几天就可以把书发行到他们,也可以帮助我们跟读者更快地联系在一起,把我们开发的内容让更多的读者去阅读,这比起几年前是很大的一个差别。有了这种设施和平台,我想这种增长的数字,我自己感觉到一定是令人兴奋的。中国的出版一定是越来越强,越来越好。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提问:少儿出版这一块在欧美国家的市场中是在近几年来持续增长很少见的一个领域。那么对于企鹅兰登书屋这样一个出版集团,它未来一段时间会怎样考量自己的少儿出版这些品牌的发展?怎样去计划他们的发展方向的?

杜乐盟:企鹅兰登书屋在我们的业务组成当中是非常关注儿童出版的,儿童的这些出版在全球有7.5亿的份额,我们的目标是希望能够把它变成10亿,在未来几年当中10亿这样的规模,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因为有了少儿出版,我们可以促进未来读者的发展,还有下一代读者的发展。在所有这些少儿出版的类别当中,我们都希望能够给孩子一些早期的书籍体验,这样的话,他们可以成为终生的读者。我们在250个品牌当中,有非常多的品牌都涉及到少儿出版,我完全赞同您刚才所讲的,确实少儿出版非常重要,尤其在中国来说就更加重要了。在整个世界,实际上它都非常的重要。

除了去开发下一代的读者之外,这当然是我们最大的一个目的。但是除此之外,我们从大脑科学当中了解到,我们要让自己沉浸到一个故事当中,阅读一本书,阅读纸质的书要比电子的书更好,而且当你阅读沉浸在故事当中,它会更好地开发你的大脑,大脑科学已经证明了,进行长期的阅读会让人变得更加聪明。我希望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给我们提供足够多的理由。要使我们的孩子成为阅读者,而且可以开发下一代的读者,这非常的重要,也是我们整个行业未来的一个基础。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提问:杜乐盟你好,我和您同样拥有着对书籍的热情和乐观。确实书和CD相比它是一个杀手级的应用。现在DVD和CD的增长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里对于阅读来说还有其他的一些潜在的威胁,不管是电子书籍还是其他的。这实际上是涉及到人们的生活方式的问题,他们怎么样去花自己的时间,你知道有电视,还有计算机,现在又有非常多的游戏。不管出现什么样的一种威胁,人们仍然是读书的,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答案。人们的生活方式现在也是越来越细分,越来越多样化,你描述了阅读的一种体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非常繁忙,也许他们可以一边开车一边读书。你知道在现在整个的世界当中,人们越来越忙,因此就挤占了人们读书的时间。

杜乐盟:我完全赞同你的看法,首先我是非常乐观的,第二点,确实这里也有非常多的对于我们行业,对于阅读的威胁,你给大家描述了这些威胁,基本上是两重的。第一来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竞争,对于竞争来说越来越白热化,我也跟出版界的朋友谈,他们希望更多地在电视和游戏方面进行投资,因为他们觉得,书籍本身可能不足以支撑他们业务的发展。又比如说有一些短的信息,一些碎片化的内容,在占据着人们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应对这样的挑战。

基本上来说,我们也必须要对我们的业务进行转型。你知道,我们必须要找到方式来去开发读者,要尽早去养成人们阅读的习惯。我们怎么样应对这些趋势呢?在过去有这些竞争,将来也会存在竞争。我们怎么样应对这些竞争呢?数据显示出儿童书的这种类别,现在它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在过去5到10年当中,儿童书籍增长最快。这是硬的事实,不仅仅是由于我们努力通过妈妈,还有家人来把书籍推荐给他们的孩子,在学术渠道当中,在大学、学校当中,我们必须使我们的内容具有相关性。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开发出终身的读书者。

我再回到前面讲的讲故事还有听故事,这是嵌入到人心的,这是涉及到我们人类的一个核心,我想这是我们人的一个性质,一个本质。因此,它是有着很好的未来的。我希望我们能够对我们的业务,还有我们的商业模式来进行过渡和转型,能够转型到数字的时代。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转型还是不错的。

吕迪格•维辛巴特:我想再讲一点,你刚才所提到的,也就是说看起来很多人都说现在阅读的是越来越短的内容了,但是我们发现,年轻人现在并不只是读短小内容,而是有三到五卷的这些大部头的书籍,是非常长的这些书籍。我们现在有这样两个完全相反的发展趋势,是不是特别有意思呢?

杜乐盟:是的,我再来补充两句你所讲的。最大的一个出版的现象,在过去10到15年当中,最大的一个出版的现象就是涉及到少儿的书籍,还有青少年的书籍。《哈利•波特》的书一出版,在美国第一周就卖了300万册,我们可以去估计一下可能会达到500万,而第一代的《哈利•波特》的读者现在已经变成了成年人。最大的书籍出版的现象一直是在儿童领域,还有青年领域,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的。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电子书订阅模式

提问:我来自一个电子书订阅的平台,在中国和德国都有分部。我的问题是您是如何看待订阅模式?它是否会成为这种网络文学的机会和威胁?长期来讲百科也会成为我们网络阅读的补充。我想问一下你是否会担心一些奇怪的或者是突发的情况出现在我们出版行业。

杜乐盟: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可以非常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不觉得整个的图书出版行业真的需要所谓的订阅的这种模式,而且我也不觉得订阅就是符合客户的需求的。有一个很好的行业报告分析了这个订阅模式,之前这种模式在500年的系统当中就存在,也是非常好用的,这个系统也就是出版行业的这种模式,我把它叫做媒体的硅谷,其实是非常现代的一种商业模式。为什么呢?因为比如说在企鹅兰登书屋,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书,每一年出版这么多新书,每一个书都是一个新书,而且像一颗种子一样,一些新的作者也是像种子一样,我们希望它能够永恒,会成为全新的经典。当中会有几个会成为脱颖而出的(超级畅销常销书),就是我们(图书出版业)的硅谷之星,这种商业模式其实是非常具有活力的,没有被破坏过。我觉得我们将来可能不会支持这种订阅模式,因为我不知道使用这种模式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消费者是不需要的,读者不需要这样的模式。

程三国:这是我今天下午听到之后,我觉得年轻人最为激动的一句话,他说出版就是媒体的硅谷,每一本书都是一个风险投资,你想一想,我们原来是一个500年的传统行业,它原来就是风险投资,我估计听到你这句话之后,又有无数的年轻人前赴后继地进入出版业,出版业会更加繁荣。

杜乐盟:刚才你提到的这一点是非常好的,比如说音乐大家都懂,之前有破产的唱片公司,在过去50年当中波折也是非常多的;我们也知道像报纸、杂志没有多少家,大家会讲到未来的广告模式,也都会谈到这种话题。如果你想在内容行业,那你还是来我们(图书)出版业吧。

程三国:像我这样白头发的也可以来到出版业吗?

杜乐盟:其实出版业的美感是在于经验越多越好,比如在纽约我们有一个出版商已经83岁了,12月就83岁,他实际上在经营自己的出版社。有150多种书是我们跟跟他合作做的,我不觉得他想退休,至少我知道最近几年都不会退休。这是特别棒的一个行业。因为你变得越老,经验越丰富,其实是更好的。

再回到刚才的这个订阅的问题,我想加一点我的想法。每年我们有7.5亿美元投到种子书或者是种子作者身上。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要的是什么?我们希望能够保护这个价值,就是知识产权的价值,我们投入这么多的钱,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先天的投资来获得我们未来的发展优势。因此,会出现一个基本的价值的下降,包括这个知识产权未来价格的下降,这对我现在的商业是一个威胁,不是我原来的这个模式了。我的这个7.5亿未来是否能够保障这种想法,因此这种订阅的模式很有意思。市场上存在这种模式,但是不是说所有的阅读者和读者都会用这种模式。对于出版商做决定,他们是否使用订阅的模式,这需要想一想。因此讲到威胁的时候,这是整个动态的变化,如果使用订阅的这种行为,对于我们来说价格会更低,也会有一个知识产权下降的区间。

程三国:你说的订阅模式是消解了你刚才说的每一本书的价值,如果这本书成功的话可以上市,变成另一个《哈利•波特》。订阅模式就是打一个包,最后体现不出单本书的价值,而且是把单本书的价值消解了。所以如果你不玩订阅这种商业模式的话,我觉得这种商业模式前景堪忧,会是这样吗?

我们有的时候不会过高估计我们自己的能力或者影响力。如果整个行业有这个趋势,或者是读者将来非常喜欢这种模式,我觉得我们就不会拒绝这种订阅模式。因为我们需要的,基本上还是要看读者的需求。但是有的时候必须要去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价值,我觉得订阅会改变一点这个行业的模式。

大家都非常了解,在美国40%的阅读贡献了行业85%的收入,我们作为出版商,我们有经验,而且我们知道哪些是重度的读者,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你知道,40%的人贡献了85%的收入,你要是能够影响他,这意味着什么。我的定位非常好,因为我的商业模式在纸质书和电子书上面都有非常好的定价模式,所以我们可能仍然关注这样的模式。

吕迪格•维辛巴特:我总结一下,我对于今天的这种探讨从一开始到刚才,一般来讲我们认为全球五十强峰会可能会分享中国,东方和西方的这种差异,我不是说文化当中到底有多少差别和不同。但是回到出版的行业当中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我们在中国讨论的话题其实跟在欧洲,在北美讨论的话题一致的,为什么是这样的?

杜乐盟:在不同的国家,我们都知道纸质书是非常占大头的,我非常爱纸质书,我非常喜欢。在我们所有的市场当中,大家的趋势都是一样的,我们看到了这种在线的纸质书和电子书的销售,无论哪个市场,我们都会看到社交媒体的崛起。我们只是不同的发展阶段而已,但是在这个发展阶段当中,大的趋势在出版当中其实都是一样的,大同的趋势。比较有意思的一点,出版是多区域的行业,是一个语言的商业,而且出版实际上一定要推动当地的生意,当地的文化,当地的人才。这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在全世界250个不同的品牌,是独立的,但是我们又是这种多中心的,多市场的联合,我们不是真正的一个全球自上而下的,而是各个市场当中自下而上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大趋势。

2020“全球出版五十强论坛”将于3月10日在伦敦书展举行

提问:我们公司是做技术的,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我记得应该是2007年的时候,亚马逊kindle上面下架了两本书,应该是叫《动物庄园》和《EQ84》。当时下架这两本书,实际上是指这个书是一个电子书,现在是一种使用权的概念,您怎么看待电子书这种使用权和所有权的未来?就是电子书的所有权,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未来?如果有这样一个技术能够实现的话,您是否愿意尝试?

杜乐盟:这个话题实在是太深太广了,对于我们来讲,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版权,因此我们要负起这个责任,这个责任是指我们要优化,要为作者争取他的利益,保护作者的权益,包括你讲的转让、借还是买,这些总结来讲,是很广泛的一个话题,但是总的来讲都是权益。我觉得我们现在作为出版商,任务就是要扩大我们作者或者是我们艺术家的收益,所以要保护他。大部分我们的作者光靠写作是没办法过上那么好的生活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他们成为真正的作家,能够过得上一个作家应该享受的这种生活。

我讲到了7.5亿美元的投资,这个钱听上去很大,但是还不够保护这些产权的。在全球无论是电子书还是纸质书,对我们来讲都很关键。

提问:在我们国内科普图书是一个叫好不叫座的趋势,它的市场份额占得非常小。我想跟您请教的是,在企鹅兰登书屋这边是如何策划这样的图书的,是先找作者来做还是编辑先行策划然后再找作者,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像这样的科普书,你们一般起印量是多少?还有一个问题是这种书在海外需要营销吗?如果需要营销的话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运作?而且在海外,对于海外的读者,对于这种科普书的需求量大吗?这是我的三个问题,谢谢您。

杜乐盟:谢谢你的提问。简单回答,作为公司CEO,我们的科普书要选出来,是由我们的编辑和出版人来精选,来出版内容,出版的都是他们觉得有兴趣的,有热情的。所以一本书的内容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故事,让这个书才能成功。无论内容是来自于作者,来自于代理商,或者是来自编辑,他只要觉得特别好,去选也可以,或者自己先选,再找作者也可以。我不会讲到科普,我只想跟大家讲,至少我不会从这么多书当中去选。我只是CEO,我不是选书的。

程三国:他说他只选人,他不选书,他选了人之后别人选书。刚才那个问题你要真想弄明白的话,我建议你请教两位今天来的企鹅兰登北亚总裁周女士,还有他的中国经理王经理,他们会给你具体的解答。我们下午跟CEO的Talk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们又探讨了很多的问题,包括出版的未来,书店的未来,童书,中国市场,还有订阅模式等等,非常精彩,感谢这么多人还像磁石一样坐在这里。我个人最喜欢你的今天的观点是什么呢?就是出版业是一个老少通吃的行业,一方面它像一个风险投资一样吸引年轻人,年轻人在其中有无限的机会,同时人家83岁还在做书,这样一个行业多么有魅力,这样一个行业多么充满着希望。所以我今天要特别感谢杜乐盟,让我们在座的,甚至是更多的人对出版业的信心又提升了一大截。

(本文编辑:水英、吴妮;编助:牛倩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