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策划的《人民院士:我与共和国同龄》出版,系视频书

光明日报策划的《人民院士:我与共和国同龄》出版,系视频书

由光明日报突出贡献知识分子联络办公室(以下简称“知联办”)策划的报告文学作品集《人民院士:我与共和国同龄》近日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注意到,光明日报总编辑张政在该书序言中披露了光明日报知联办设立以及策划该书的背后。

《人民院士》一书是由知联办策划,并由吴娜等光明日报5位记者原创的报告文学作品集,聚焦7位与共和国同龄的院士——姜德生、彭永臻、邱冠周、祝世宁、刘云圻、苏义脑、李玉良,以“我与我的祖国”为主线,全方位挖掘、展现他们与新中国同呼吸、共命运的故事。

创刊于1949年的光明日报是中共中央主办、以知识分子为主要读者对象的思想文化大报。2018年10月,光明日报成立知联办,全面承担与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出突出贡献的知识分子之间的联络沟通等职能。

作为一本视频书,知联办策划的《人民院士》也是光明日报积极丰富报道产品形态的一次尝试和实践。

知联办成立背后

张政在序言中写道:“(2018年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之后不久,中央有关领导同志多次就光明日报如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做好知识分子报道,作出明确指示。中宣部办公厅又下发《关于作出突出贡献的知识分子逝世后在光明日报刊发生平事迹的通知》,要求光明日报及时刊发400字左右规格的包括院士在内的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作出突出贡献的知识分子的逝世消息。

“时光如流,初心不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知识分子的关心关爱之情日益深重,如何把这份情感广泛传递开来,成为新时代光明人的光荣使命。2018年10月,光明日报社编委会克服现有人员编制紧张的实际困难,决定专门成立一个全新的部门——突出贡献知识分子联络办公室,全面负责相关工作。”

张政介绍称,“此前,由于突出贡献知识分子分布在很多领域,又隶属于不同的单位,想要较为全面地了解他们的具体分布和个人状况,并与之建立顺畅的沟通渠道,存在诸多障碍。而且,知联办这一机构,不仅在光明日报的历史上前所未有,在国内其他媒体中,也没有过类似的设置,所有工作都是边干边摸索,摸着石头过河。”

张政指出,“在党中央的关怀和指导下,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光明日报以知联办为抓手,借助报社内外各类平台和资源,逐步构建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张覆盖全国的服务知识分子的工作网络和一套完整有序的工作机制。特别是在加强院士报道方面,我们完善联系路径,创新传播方式,大力弘扬科学家崇高的精神追求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简短的逝世消息,既是悼念,更是关怀。每一篇看似只有400字左右的‘豆腐块’大小的逝世消息报道,其后都有一套严格的工作流程作为支撑,都有一个10人以上的工作团队层层把关。已故院士的亲属、挚友和后辈,无不将其视为党中央给予的一项庄重政治待遇,感念于心。”张政在序言中写道。

视频书《人民院士》:丰富报道产品形态的实践

事实上,知联办策划的视频书《人民院士》也是光明日报积极丰富报道产品形态的一次尝试和实践。

张政在该书序言中提到,“2019年9月,在全国上下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知联办通过梳理之前建立的知识分子数据库发现,在全国现有的1700多位两院院士中,有一批院士与共和国同龄。他们的人生际遇,与新中国的发展紧密相连;他们的奋斗历程,折射了新中国一路走来的艰辛与辉煌。”

张政介绍称,“由此,我们组建专题项目组,抽调报社精兵强将,对姜德生、彭永臻、邱冠周、祝世宁、刘云圻、苏义脑、李玉良等7位与共和国同龄的院士进行了深度专访。在报纸头版位置,我们设置专栏,刊发系列人物报道;在新媒体重要位置,我们推出相关短视频产品。此外,由于这些院士的故事格外丰富感人,我们又将之前报道和视频中未能呈现的大量内容,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再次精心创作,推出视频书《人民院士:我与共和国同龄》。”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人民院士》一书每章末尾都附有二维码,扫码即可观看院士视频。同时,该书还附有院士手书、院士照片和光明日报报道照片,让读者能够充分领略这些院士的风采。

“这是光明日报积极丰富报道产品形态、团结服务知识界的一次尝试和实践,希望得到广大读者的批评指正。通过这些文字和影像,走进这几位院士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对共和国前行的足迹,共和国奋斗者的爱国之情、报国之志,有了更深的感知,也让我们更加明白,正是科学星空中闪耀的新时代科学家精神,才照亮了我们脚下的奋斗之路,凝聚了信仰,推动了中国的发展。”张政写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