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业往事之——初入出版业,原来是一个剪刀加浆糊的行业

从图书出版行业跳出来转眼已经五六年了,虽然至今从事的大都还是文字相关的工作,但是与出版毕竟有所不同。而现在回顾过去十余年的出版行业从业经历,无意中发现,有时候一个人的职业经历和重新作出的选择,其实也能映射出一个行业的发展与变化。

今天就从我刚进入出版业的一点印象说起吧。

当初从南方的一个城市的工厂里来到北京时,完全是凭着对未来无知的冲动,糊里糊涂一个电话就决定了。而这个电话让我来到这个北大最大的都市之后,竟然一待就是20年。这是我当初完全没想,更是想不到的事。所以有时候想起来,选择改变命运,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那时的我,仍然处于面对陌生人说句话都脸红的阶段,在经历了四段短暂的工作经历还没有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之后,有一天,一个在北京这边上学并已经在一家民营图书公司工作的老同学让人给我传了句话:有一个朋友那儿新做了一个图书工作室,正需要人,有兴趣的话,就过去。当时我犹豫了一下:我从来没做过,没有一点经验,都不知道图书出版是怎么回事,我能做得了这个工作吗?同学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做不了的,亏得你还是学中文的呢。

我一听,既然这么简单,那就去吧。结果这一个决定就把我套牢在出版行业十余年,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去了之后才知道,这是几个人合伙成立的一个公司,有没有注册不太清楚,那时候根本就不懂关心这些问题,只求有个工作。这几个人基本上大都是从之前的一个业内很有点影响的图书公司里出来的,这个公司因为出了点事被查封了。这些都是后来听同学说才知道的。

那个时候,对整个出版业来说,应该正处于大书时代的后期。所谓大书对于刚从事出版的人来说可能都不太了解,但是对于在这个行业年头比较多的人来说,应该多少都了解。大书实际上指的就是礼品书。礼品书顾名思义,为了满足中国人送礼需要而诞生。中国是礼仪之邦,自古以来是个非常讲究礼仪的国度,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就可以给人呈现出这样的场景:今天你来我家串个门,总要手上带点礼物什么的,明天我到你家再回个访,当然不能空着手。久而久之,礼品成了体现这些礼仪的重要工具。而书作为亲戚、朋友、客户之间的互赠礼品,对于很多人来说无疑又是充分体现送礼人、受赠人的品味和雅好,是为双方增加印象分的佳礼之一。这些礼品书内容先不论,单从其精美的包装来说,就足够吸引人了。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想到这个主意的,当我进入这个行业时,正值此类书的盛产中期吧。题材上则以历史、文学名著等为最多。这些书大都是成套系的,一套四本、五本、十本,甚至几十本的都有,定价更是吓死人,动辄几百元、上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都有。价格越高,自然装帧越精美。但是在内容上就不好说什么了,制作过程更让人大跌眼镜。概括起来就是几个字:剪刀加浆糊。

那个时候网络刚刚传入国内,但是会用计算机的人都没几个,一封带图片的邮件要几个小时,甚至半天才能收到,所以网络、计算机等那时候还都是个摆设,对于图书编辑来说,主要的工具就两个:剪刀和浆糊。当然不可能真的用浆糊,所谓“浆糊”指的是普通学生用的那种胶水。

刚进入第一家公司就是这么操作的。那时候因为是刚入行,啥都不会,所以只能先从最基本的做起。按照领导拟好的选题目录,根据自己对每个标题的理解,想办法把标题下的内容用文字给充实起来。而这些文字资料从哪儿找呢,自然是从已有的相关书籍里去找。只要能贴合这个标题的就可以用。但是为了规避版权,又不可全拿来用,要分别从不同版本或类似的内容中找出来,有选择、有重点地使用。按照一个新的逻辑次序和类似讲故事的方式,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篇新的文章一样。前面说过,那时候互联网才刚刚进入国人的视野,根本没有进入人们工作应用中,所以编一本书只能靠复印机把找到的素材一页页复印下来,甚至对一些已经没有多少再次利用价值的书,直接把那一页能用的部分给裁掉,然后拿一张A4纸,把从各本书里裁剪来的纸张或纸条涂抹上胶水,按照新的顺序逐条粘贴到A4纸上。这样逐页用剪刀裁切、用胶水粘贴,堆起厚厚的一叠,按顺序标好页码,连同书名、目录、这些正文的内容一起,捆扎好之后,下一步就是找人录入了。也就是通过专业的录入人员再把这些粘贴好的新的书稿内容转移到电脑里进行打印。打印出来之后,再对照原来粘贴的书稿进行校对和审稿,最后再交付到下一环节。

经历了诸多复杂的环节之后,后面还要有核红、封面设计、拿书号、下印厂印刷、装订、出书等环节,这些在后面的文章中我都会有详细介绍,这里就不赘述了。那时候因为只负责前期选题和书稿的制作,成稿后直接卖给第三方图书出版商,所以不牵涉到后面的那些环节。

从第一家公司,我渐渐明白了图书出版行业是怎么回事,也算是一只脚迈进了这个在外人眼里有着浓厚文化色彩的行业,我的十余年出版从业生涯从此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