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全通,谁在收编:江西出版资本大棋局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巨亏7亿元的业绩快报发布的第二天,两市第一妖股全通教育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一则“卖身”公告。接盘方不出意料,是一家国企——江西出版集团旗下的中文传媒。一旦并购成功,江西出版集团手中便握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中文传媒、慈文传媒、全通教育)、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智明星通),下一盘气势宏大的资本棋局。

– 01-

全通“卖身”,订金收下5000万

2月27日,中文传媒全资子公司蓝海国投联合江西东旭投资集团(东投集团)等三家公司共同投资设立南昌蓝海东投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蓝海东投”),与全通教育控股股东陈炽昌、林小雅、全鼎资本、峰汇资本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受让全通教育部分股权。

陈炽昌、林小雅为夫妻关系,合计持有全鼎资本、峰汇资本100%的股权。作为全通教育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陈炽昌、林小雅合计控制全通27.56%的股权。

根据双方签订的框架协议,蓝海东投第一次股权转让比例不超过全通教育总股本的6.9%;后续转让股权不超过全通教育总股本的18.5%。为了让蓝海东投获得全通教育控制权,陈炽昌、林小雅夫妇签署《质押借款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全通教育16.6%的表决权委托予蓝海东投。

至于交易价格,双方约定:4月30日签订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由陈炽昌选择基准日,按二级市场“前1个交易日收盘价”、“前5个交易日均价”、“前10个交易日均价”、“前20个交易日均价”、“前30个交易日均价”五种之一定价。3月下旬,中文传媒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披露,蓝海东投已按框架协议的约定支付了5000万元诚意金。

– 02-

第一妖股前世今生:泡沫炸了

作为两市第一大妖股,2014年1月,全通教育凭借家校通业务上市,搭上教育信息化的“风口”,各路资本一路推涨。2015年3月,全通教育高达199.90元,取代贵州茅台,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同年5月,全通教育抵达股价最高点467.57元,市值超过530亿元。

上市之际的2014年,全通教育营收不过2亿元,总资产不足4亿元。上市之后一年,一路买买买的全通教育出手8次,大举并购,营收放大一倍达4.4亿元,总资产则放大近5倍,达23.5亿元,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一年时间,全通教育的商誉增加11.8亿元,只比总资产50%以上。

低水平的外延并购,暂时吹大了泡沫,却给全通教育带来无穷后患。2018年,全通教育实现营收8.4亿元,同比下降18.6%,教育信息化业务+继教网业务合计贡献5.5亿元,下滑24%。当年,全通教育一把计提商誉6.9亿元,录得6.6亿元巨亏。教育信息化“风口”不再,业绩持续低迷,各路炒作资本蜂拥而出,全通股价也像倒栽葱一样垮下,最低仅为5元左右,市值不足30亿元。

“妖股”全通,谁在收编:江西出版资本大棋局

全通教育股价走势图,数据来自雪球

“自救”路上的全通教育不甘寂寞,2019年3月转而谋求与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巴九灵,大举炒作知识付费概念。6个月之后,备受争议的重组无疾而终,全通教育的股价也由9元以上跌回5元左右的水平。新冠疫情发生后,凭借“停课不停学”的概念,全通教育又在二级市场小火一把,股价一度站上8元以上。怎奈基本面太差,即使有了中文传媒、蓝海东投的并购概念,全通教育仍旧持续下行,退缩在5元区间。

无疑,故事讲得太多、太完美,总有一天也有信誉破产、让人无可再信的一天。2月底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全通教育实现营收7.2亿元,同比下降14.5%,巨亏7.3亿元。

– 03-

游戏大佬:《列王的纷争》出海

中文传媒的前身为壳公司*ST鑫新(鑫新股份)。2010年,江西出版集团耗时一年借壳上市成功,成为国内首个“编、印、发、供”全产业链上市的出版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中文传媒实现营收115亿元,同比下降13.5%;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上升11.5%。

传习邦研究发现,中文传媒的主营业务两大部分构成,一为图书出版发行,一为游戏开发运营。2018年,教材教辅占大头的图书业务占比60%以上,毛利率仅为三成。游戏业务集中于子公司智明星通,运行爆款游戏《列王的纷争》,为国内游戏“出海”排头兵。

“妖股”全通,谁在收编:江西出版资本大棋局

智明星通2008年由唐彬森创办于北航地下室,不久开发出风靡一时的“偷菜”游戏《开心农场》。2012年,智明星通凭借爆款游戏《帝国战争》录得6亿元营收,净利润7600万,获得腾讯、创新工场投资。2014年,中文传媒斥资近27亿元并购智明星通。当年底,智明星通上线手游《列王的纷争》,走上真正的开挂之路。2015年9月之后,名列中国手游出海收入榜第一的《列王的纷争》每个月都可为智明星通带来2.5亿元左右的流水,最高达4亿元。2015年全年,智明星通营收31亿元,《列王的纷争》一个游戏便贡献24亿元。

2017年,智明星通净利润达到7亿元,撑起中文传媒的半壁江山。第二年,智明星通挂牌新三板,中文传媒一直持有99.99%的股权。当然,核心IP老化,也开始困扰智明星通。2019年中报,智明星通录得12.8亿元营收,同比下降27%;净利润4亿元,同比基本持平。

– 04-

并购全通,进军智慧教育“新基建”

一方面,教材教辅受制于地区分割的教材体制,难以取得根本性突破;另一方面,游戏业务鸡蛋装在智明星通一个篮子里,面临老IP走下坡路、新IP打造前途未卜的前景。江西出版集团、中文传媒再次把目光转向投资并购,期望投出一个新的“智明星通”。

2019年2月,江西出版集团第一次在国内A股出手,由旗下华章投资出资9.3亿元拿下慈文传媒15.0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慈云传媒凭借《花千骨》一炮打响,一度是国内头部影视剧上市公司。由中文传媒出手,剑指全通教育实控权,成为江西出版集团在国内A股的第二击。

按照江西出版集团内部的业务协同构想,慈文传媒与中文传媒的一般图书出版、智明星通的游戏IP形成关联,打造泛娱乐帝国。全通教育完成并购之后,将与中文传媒庞大的教材教辅业务产生关联。一旦全通教育加入江西出版集团的业务体系,全力发展数字教材、数字教辅业务,应为一大主要业务方向。在消化、吸收全通教育的产品、技术之后,江西出版集团也正好大举切入教育信息化板块,在智慧教育“新基建”中一显身手。对于江西出版集团董事长赵东亮而言,全通教育正是一粒重要的棋子。

“妖股”全通,谁在收编:江西出版资本大棋局

江西出版集团公司企业图谱,数据来自企查查

当然,全通巨亏之下,实控人陈炽昌、林小雅夫妇是否选择套现离场?5月左右的股价太低,陈炽昌、林小雅夫妇是否甘心“贱卖”?一切还等4月30日的最后期限才能揭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