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有权利海外出版,但她的日记成功的原因也是她不应出版的理由

近日方方日记被快速翻译为外文版本,这引起了更多的舆论关注和注意,也引起了更多的争论。有人认为方方日记此时出版是在向海外媒体递刀子,有人则认为国家不会被一本日记击垮,方方有这个权利去做。笔者在这里梳理了几个问题,以便探讨。

方方当然有权利海外出版

应该看到,方方当然有权利将她的作品在海外出版,这点没有违反任何的法律。法无禁止即可为,她有这个权利。从方方本人的回应上看,她反复强调的事实上也是这点,并且对于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她也表示:“英文封面征求过我的意见,但我因为并不懂英文,所以没有想到过标题会改动……我没有外文阅读能力。但这些都可以及时纠正。目前已经协商好,要求这些文字必须先给翻译看,然后交我确认。而两个封面已经都改了过来。”

当然,海外出版自然不等于卖国,引进外国作品,或者把本国作品引向国际,这些都是正常的做法,在绝大多数时候也是合理的,或者说有益的。引进外国信息有助于我们许多领域的发展,而推出我们的信息则有助于推广我们的价值。至于政治利用始终是存在的,但很多时候取决于具体的语境,没有明确的标准可循。

方方有权利海外出版,但她的日记成功的原因也是她不应出版的理由

文学作品讨论信息准确性没有意义

不论如何,《方方日记》更像是一部纯粹的文学作品,甚至可以说连纪实文学都不够格。方方本人不在一线,既不是医生也不是记者,她负责的只是用文学手法去整合信息,而后表达情绪。情绪、美感这些元素才是文学的核心目标,信息准确与否并不重要。准确的信息是新闻,让人感同身受的才是文学。

这种差距具体一点,就是“新增死亡病例100例”和“殡仪馆内一地的无主手机”的区别。你不能说后者完全是“造谣”,而哪种表达更能击中读者的情感,这也毋庸置疑。

在明白这个逻辑后,其实对于方方的指责“造谣”并不准确,因为从文学的角度来看,你甚至可以说是“艺术加工”。你可以说不喜欢,但严格地说是纠结于信息准确与否并不重要。信息准确是论文、报告、正式文件所要求的,而不是非纪实类文学所需要的。

方方有权利海外出版,但她的日记成功的原因也是她不应出版的理由

与国家的张力真的不存在吗?

其实是存在的,《方方日记》最早爆红,原因其实就在于防疫早期国家与社会存在的紧张关系。在防疫工作的早期,事实上随着疫情的发展,全社会都高度压抑和紧张,而国家组织在面对这种史无前例的管控措施时也手忙脚乱,疏漏不少,这种局面在相关措施产生效果之前都集中于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上。社会的不满情绪在《方方日记》早期找到了共鸣,这才是《方方日记》如此受关注的根本。如果不是初期的这种紧张关系,社会舆论关注新闻就行。

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来说,《方方日记》是疫情初期国家与社会之间紧张乃至有所对立的产物。

但是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国家与社会逐步找到了和解的方式,这种对立随着防疫工作被证明是有效的而和解。面对趋于缓和的疫情,持续不断地新增病例下降乃至清零,之前挤压着的、面对疫情的压抑情绪也得到了缓解。因此,很多人不需要看《方方日记》这种个人的情感表达,因为国家与社会已经实现了和解。甚至在看到西方发达国家在新冠肺炎面前丢盔弃甲的局面后,社会则进一步意识到国家在疫情初期的表现还不糟,有更多的意愿实现和解。《方方日记》则进一步的弱化了其在舆论场里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方方日记》后期受众减少、相关的争论越来越严重的原因。

与方方本人满脑子“极左闹事”的想法不同,其实这个态度无关左右,而只关于国家与社会在疫情面前的情绪与和解。

方方有权利海外出版,但她的日记成功的原因也是她不应出版的理由

被国际利用不可能吗?

对于着急着甩锅、抑制中国暂时性的影响力提升的西方国家来说,他们不可能不利用。

上文中所说,《方方日记》成于国家与社会在情绪上的暂时性紧张,这一逻辑事实上符合西方国家对华宣传的一贯立场,即试图分化、解构中国的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和解和默契。在疫情期间进行写作的人很多,但独独盯着《方方日记》,说里面没有政治考虑恐怕就是把西方当成傻白甜了。这种操作其实常见,尚且不算独特。

但是与此不同的是,此次西方又成为了疫情的“震中”,民粹主义、排外主义情绪开始在美国现政府的有意鼓励下显著抬头,事实上“中国”对于他们而言已然没有国家与社会的分野,是一个构成整体的他者。所以这篇日记出版,如果获得了广泛关注的话,却有可能对每一个中国人,特别是海外华人华侨构成新的威胁,可能成为民粹主义、排外主义的由头,也可能成为西方社会释放压力、西方国家转嫁压力的渠道。这就是此次《方方日记》出版更有着令人担忧的影响的另一个原因。

事实上方方本人已经承认了被利用的可能性,她在《我与国家之间没有张力》的采访中表示,:“他既然是别有用心的,既然是刻意利用,他还会在乎是《武汉日记》或者是《大国抗疫》吗?你出什么书他都会利用是不是?难道因为有人利用我们就不出书了?”这样的话语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在转移自己的责任,现在确实不是一个理想的出版时机,会造成的影响可能比平时糟糕更多。恐怕只能说,方方面对这一问题时更像是个幼稚的小文人,至于是真的还是装的,我并不清楚。

方方有权利海外出版,但她的日记成功的原因也是她不应出版的理由

总而言之,《方方日记》当然有权利海外出版,但现在出版是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