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4月8号,这一天是武汉解封的第一天,很多人都不会忘记。

但就在同一天,方方的《武汉日记》英文版也在亚马逊网站上预售了,紧接着德文版光速出现,目测还会被翻译成更多语言在全球铺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我们算一算,3月24号方方的最后一篇日记写完,才过了仅仅两周,《武汉日记》的整理、翻译、排版、校稿、出版、发行、预售等等就全部完成

这个速度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有网友专门给方方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从翻译到出版速度最快的中国文学作品。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大家都认识的童话大王郑渊洁今天也发了条微博,说中文图书翻译成外文出版,这个流程是很长的,通常他的中文书出版周期是1年,英文版更是需要2年。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大刘的《三体》毫无疑问是伟大的科幻作品,但也是成书10年后才翻译成英文出版,即使有另一位雨果奖得主刘宇昆的帮助。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方方日记出版这么快,显然是不正常的,是有人急等着这本书要用的。

你只要去查一查翻译出版的单位就知道,对方想要出版这本书的心情有多迫切,目的有多明了,他们甚至都不带掩饰一下的

1

我们先来看看英文版日记的信息,是由美国出版业巨头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

这个出版社不仅在外国鼎鼎有名,还很有生意头脑。

它曾经给中东国家出过世界地图,但是因为知道中东国家都不喜欢以色列,就故意在地图上抹掉了以色列。

到了给美国出版的时候,插图里的世界地图就把巴勒斯坦的很多争议领土通通划给了以色列,两头通吃。

负责翻译方方日记的译者也很厉害,叫白睿文(Michael Berry),是美国的“中国通”,哥伦比亚大学现代中国文学与电影博士。

他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看中国的“伤痕文学”,著作包括《痛史:现代中国文学与电影的历史创伤》等等,美国老文青了。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再去看一下预售书籍的简介,你会发现人家都把这本书的政治考量赤裸裸地写在简介里面了。

“作者与数百万人一起忍受政府的强制隔离,日记中融合了怪诞与反乌托邦,深刻与平凡。”

“在一个当局利用技术密切监视公民和严格控制媒体的国家,作家往往会自我审查。然而严峻的现实促使方方勇敢地站出来,反对社会不公、腐败以及瞒报等政治问题。”

“由于她是持不同政见者,她被政府迫害,博客被关闭,并删除了她发表的许多文章。”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在这个简介中,方方简直成了“为民请命”的英雄,政府强制隔离切断传播途径都成了迫害人权。

再看一下德文版,也是一个尿性。

根据亚马逊介绍,德文版日记是由德国最大,历史最悠久的霍夫曼坎普出版社(Hoffmann und Campe)出版。

他的译者迈克尔·卡恩·阿克曼(Michael Kahn-Ackermann)是德国最有名的“汉学家”和翻译家。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这个人创办了了“北京歌德学院”,并担任了十几年学院主任。

这个北京歌德学院是德国官方的对外文化输出机构,地位类似于咱们的孔子学院。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但这个学院的政治倾向很歪,他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过一篇给废青做宣传的文章。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而德国那次活动的组织者,Facebook的ID是“Notsniw Htims”,从他在社交媒体的发言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对疫情污名化还支持香港废青的反华分子。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除了这些比较正式的机构之外,其实民间很多人也是急不可耐地在翻译方方的日记。

外网早早就有人就把《武汉日记》翻译成英文版的《Wuhan Diary》,挂在互联网上。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我们知道原版的《方方日记》是没有图的,这些人不光把日记内容翻译了出来,还配上了“精心制作”的插图。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日记的翻译者和插画师们还在网站上留下了自己的推特,google+账号,希望能借此涨粉。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你点开看一下这个翻译者之前的推文,你就会发现这个人就是港台废青一个。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在疫情中,这些港台的废青还画了很多种族主义漫画,制作了很多段子,辱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就因为谭德赛夸了中国几句,就刺痛了他们。

其实谭德赛不光夸过中国,也夸过韩国,凡是努力防疫的国家他都一视同仁,给予表扬。

但外网上对谭德赛的人身攻击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不少水军跑去骂谭德赛是“黑鬼”,“尼哥”,还对他发出了死亡威胁,说要给他抬棺材。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遭遇连续不断的网络暴力后,谭德赛称他“已经受够了”,破天荒地在世卫组织发布会上,用了将近3分钟来回应人身攻击。

谭德赛说他个人被侮辱,被死亡威胁,都没关系,但希望台湾的水军不要搞种族歧视,把仇恨转移至非洲裔族群。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结果,被点名批评后,这些港台废青又行动起来,找了大陆的洋垃圾图鉴漫画,断章取义说这些画都是中国大陆那边画的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说白了,无论是攻击谭德赛,还是翻译方方日记,都是同一批人干的,都是这些人计划中的一环。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在现在外国的疫情显然已经失控的形势下,通过舆论战配合外国甩掉自己防疫不力的责任,同时找我们要“庚子赔款”。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而《方方日记》就是方方亲手制作好,献给西方来砸我们的炮弹,投名状。

方方自己在微博上说了,很早就有“高人”找她约稿。所以甭管方方是不是有主观意愿,她跟西方反华势力暗通款曲都是客观事实,因为作者不授权这书是不可能出的。

这种出版,让不少当初支持她的人都感觉到了背叛。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最近还有传言说,已经有两位中国教授联合西方专业人士,推荐方方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尽管具体的人名,时间,推荐方式按照诺奖评奖规定不方便透露,但这件事想必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早在2015年的时候,方方就已经被提名过一次。她反对土改的伤痕文学《软埋》,非常符合西方胃口。

我觉得干脆你们别藏着掖着了,文学奖和和平奖都发给方方好了,下个双黄蛋,反正地球人都知道这两个奖是个什么玩意儿。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2

有很多现在还支持方方的人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说我们反对方方这样的良心作家是不对的,人家的小说被外国人当枪是没证据的,难道方方的日记不是真实记录武汉当时的文学吗?人家当时可是身在武汉!

但是,按照方方的说法,她自己是一个多月没有出过门,日记里所有的内容都是从朋友哪儿听来的,从网上看来的。

我还从来没见哪个战地记者是全程躲在防空洞里写完战地报告,不去采访一位战士,最后还敢大言不惭地标榜自己“真实”的。

大家反对方方不是因为怕什么家丑外扬,是因为方方日记本身的问题就非常严重。

有人专门做了统计,《方方日记》中有大量的“听到”,“听说”,“可能”,“大概”,“好像”,“朋友说”,“朋友告诉”这样的关键词。

西方翻译的时候,肯定是不会把这些模棱两可的词翻译出来的,而是把它当事实呈现给海外读者。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而且方方的日记中存在大量事实错误,她本人既没有勘误,也没有更正向读者道歉。

传播比较广的谣言随便数数就有好几条:

  1. 武汉殡仪馆“满地手机”,而他们的主人早已化为灰烬(张口就来)
  2. 造谣说过好几次病毒源头在武汉(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证明源头在武汉)
  3. 遍地裹尸袋,卡车装尸体(她造的谣在美国都真实发生了)
  4. 3月23号方方说广西援鄂护士梁小霞去世(实际上梁护士根本没死,截止到目前都还在医院接受治疗)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大的谣言之外,还有很多小的问题。

写坏的方面,她就自己发挥想象,推测式写作。

她会在日记里写医院的资源只有那么多,那些去世的人连骨灰都找不到了,但实际上这些事压根没有发生,只是她自己的推测。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写好的事情,她就故意加点小尾巴,让好事看上去像谣言。

火神山、雷神山是实打实盖起来的医院,也真的实现了对患者的应收尽收,但到了她的笔下又变了。

前面她把自己道听途说的话当事实写的时候,但她从来不会标注一下可能不属实,偏偏只在火神山医院可以接收病人之后,她故意打个括号补一句不知确否。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她在日记里写, 上级部门应该关注民众的诉求,要吃饭要喝水,不要一刀切。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但她偏偏又把事情的后半段漏掉:

基层费尽心思想尽办法也要保证菜能进来,保证了居民在隔离期间的供应;小区业主自发建立了团购群、送菜团,解了燃眉之急;政府的爱心肉、爱心菜在形势好转之后也送到了家家户户里。

纵观方方的日记,你的确不能说她写得东西全是谣言,有不少是对的。

但她偏偏不把事情的全部过程写出来。

偶尔写两句正能量,还非要不情不愿加几句“加上去应该能发了吧”之类的话,让真实的内容反而看起来更像谣言。

这样的文字就叫自己小说好了,标榜纪实文学就是蒙人。

哪怕是不写日记了,她自己发微博也是这样的毛病。

有一位来自湖北的司机,由于各地封城不让进,他只能在高速上徘徊,钱花光了,吃的也没有了。

方方在微博上放了这个司机的视频。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但方方却故意不放视频的后半段。

这件事的后续是高速公路上的警察给这名司机钱,帮他找到了服务区。他在汉中服务区休息后,走时交警还给了他半车物资。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真相说一半,就是最大的谎言。

共青团中央发了一个“当归”的微博内涵一下,方方就哀叹很可怕。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结果美国小孩子谈到美国欠中国的1.3万亿美元怎么还时,说要“把中国人都干掉”,她却觉得小孩子说话好玩,别太认真当回事。

在她这里,祖国统一成了不该说的话,说就是你不行;美国小孩说杀中国人这么恶毒的话,反而成了好玩。

这种双标到极致的精神,只有敌人才干得出来。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微博博主@唐史主任司马迁发了一条微博,请武汉人来说一下对方方和她日记的评价。

下面的评价中,几乎所有武汉人都对方方无法认同。因为方方过度渲染了武汉的悲惨,却看不到政府、人民所做出的努力与改变。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支持者说她为民众发声是良心,可方方从来就不是什么“民众”,她到现在都解释不清楚侄女飞回新加坡的事……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支持者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为什么我们容不下方方。

可事实是大家无非是在网络上批评她造谣、双标,她的书该出版出版,也没人拿她怎么样。

偏偏是她和支持她的人最喜欢搞掉不支持方方的人,给反对者扣一顶又一顶的帽子。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方方和方方的支持者们,果然是身体力行地在实践“闭嘴,我们在讨论言论自由!”

3

至于我们要怎么对待这本书,我觉得大家大可不必太过激动。

因为在武汉事实上已经控制住了疫情的现在,一本靠谣言编制的日记是欺骗不了中国人民的。

而在我们不刻意去封禁这本书的情况下,外国人越是卖力地捧她,越是暗示她受到了压迫和封禁,我们就越是会发现她的可笑和与中国人为敌的本来面目。

“方方体”已经成了热门文体,大家都发现原封不动地拿去描写欧美疫情字都不用改。

如果方方拿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那么诺奖会和她一起在中国人民这里遗臭万年。

在冷战时期,有一本苏联版的“方方日记”更为出名,那就是《日瓦戈医生》。

《日瓦戈医生》是苏联作家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一部长篇小说,有点自传性质地表达了作者对俄国两次革命的不满,尤其是我们普遍认为有积极意义的十月革命。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鲍利斯·列奥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

这部小说之所以蜚声全球,并不在于它的艺术成就,而是它浓厚的政治色彩。

2014年4月6日,《华盛顿邮报》在“国家安全”版面下刊文,揭秘了这段故事。

1955年年底,帕斯捷尔纳克基本完成了《日瓦戈医生》,打印了几份后送往《旗》与《新世界》编辑部。

结果,《新世界》第二年寄来了退稿信,几位编委都都否定了这部小说。

但意外的是,在《新世界》还未给出正式答复前,稿件就已经外流到了意大利出版商费特里内利手中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帕斯捷尔纳克给费特里内利写信要回书稿)

在同年十一月,《日瓦戈医生》国外问世,在西方迅速引起巨大轰动。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美国人立刻明白了这本书对于自己计划的重要性。中情局的解密档案是这样描述的:

“此书拥有巨大的宣传价值,原因不只在于其固有的信息和令人深思的本性,还在于它的发表环境:

我们有机会让苏联公民思考其政府错在何处,因为公认最伟大的在世俄国作家所写的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竟然不能在他自己的国家,以他自己的语言,让他自己的同胞来阅读。”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中情局解密文件)

苏联在文化战线的斗争中明显落了下风。

当时,中情局局长杜勒斯在一次讲话中谈到了《日瓦戈医生》,这件事被汇报给赫鲁晓夫。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国家工作人员从书中摘录了一些,呈送上去。

赫鲁晓夫按照西蒙诺夫、费定在内的四位作家联名发表了批判的《日瓦戈医生》的公开信,给这本书定了性。

直到后来,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承认,自己没有看过书,对自己同意采用行政手段处理感到后悔

“我至今后悔当时没有把那部小说印出来。跟文艺工作者打交道,不能用警察的手段来下结论。如果当时把《日瓦戈医生》印成书,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我相信,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这正好给了美国机会,你们国家的人看不了,我就帮你印出来让大家看,还告诉大家是禁书。

中情局亲自上阵,做了盗版出版商、印刷商、二手发行商,甚至文学评论家。

中情局选定了战后的首届世界博览会,即在1958年布鲁塞尔世博会上搞事情。

苏联和美国都想争取世界民心,于是在五百英亩的展区内,美苏两国都建起了巨大的展馆,宣传本国优越的生活方式。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美国馆)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苏联馆)

中情局特工联络了纽约的一家小出版商,后与荷兰情报机关BVD接上了头,安排海牙的一家学术出版社印刷《日瓦戈医生》俄文版。

1958年9月6日,海牙的穆顿出版社出版的俄文《日瓦戈医生》,被装入一辆大号旅行车的车厢,送到中情局驻海牙的特务齐尼的家中。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还有一部分被寄到了华盛顿、慕尼黑、伦敦等地方。

小说当然不能在美国展馆公开发,于是,中情局找了个流亡的俄国天主教徒,在梵蒂冈的馆内拉了张帘子,办起了一家小图书馆。

中情局版本的《日瓦戈医生》就在帘子后面,一部又一部递进了苏联人手中。

9月10日,中情局便在备忘录中得意地写道:“本次行动圆满完成。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中情局邀请意大利书商的赴美签证)

中情局的脚步并没有停下,他们在华盛顿有一间印刷厂,专门印刷可以放进西裤口袋的袖珍书。

除此之外,在中情局安排下,书本还进行了伪装,出版社是用法语写做“社会出版社和世界印象社”,看起来像是巴黎出版的。

1959年7月,至少九千册袖珍版《日瓦戈医生》出厂。

同年,世界青年联欢节在维也纳举行,中情局又调拨了两千册,找了一帮特务,在参会的苏联及东欧学生中散播。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为了扩大影响力,他们还把《日瓦戈医生》交给了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他们是如此地迫不及待,以至于摆在6位诺贝尔评委会委员案头的书刊号和出版社都是假的,只能算是印刷品。

这部小说因为被诺贝尔文学奖加冕,带着一顶“世界名著”的光环传遍每一个角落,成为了苏联文化阶层控诉“十月革命”的暴力如何毁灭精英知识分子的代表作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日瓦戈医生》流到苏联后,当局对帕斯捷尔纳克展开了强烈的批判。

帕斯捷尔纳克被开除出作协,被迫放弃诺贝尔文学奖,甚至面临驱逐出境的威胁。

但是,苏联的民间伴随着书本的传入,早就暗流涌动,知识分子和学生纷纷热泪盈眶,表示揭露了时代的黑暗,被征服得五体投地。

《日瓦戈医生》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其实并不怎么样,比起《静静的顿河》,差了很多。

在对社会的解读方面,《静静的顿河》更加客观和深刻,它既谴责白军的暴行,也揭露红军的素质的良莠不齐,但却又真实地反映了红军的英雄主义。

在《日瓦戈医生》里,就拿一个人被陷害的例子反复絮叨,以点带面,视野远没有那么开阔

但是盲目地封禁确实起到了反效果,大家都想看看你要禁的东西长啥样,反而放大了这本书的效果。

光速出版的方方日记,正中谁的下怀?

尽管这场文化冷战,只是美苏更宏大战争的一个小插曲,但正是苏联在这个战场上的一个又一个的溃败,失去了民心,葬送了国家。

所以我觉得,面对这本日记开始预售这件事,大家大可以放宽心一点,因为国内认同她的人越来越少了,越是用过激的方式反对她,反而越是成就了她。

我甚至觉得,这本书完全可以由国内的出版社来出版,只要把日记里的“病毒起源”等各类谣言逐条标注清楚是谣言或者作者本人臆测的,一条条打脸就好。

如果把日记中那些谣言和严重失实的部分改正常了,以现在外国的疫情程度,这书到了外国,未必会起到外国人想要的作用,因为看过的人会发现中国做得最烂的时候都比他们做得最好的要好。

如果看完这本书的修改版还是觉得中国是原罪的,那他们大概率是脑子秀逗的反华分子,赚一赚傻子的钱也没什么坏处。

舆论场上污蔑中国的声音已经够多了,没有这书找我们要庚子赔款的列强也是比比皆是,多她一本不多,少她一本不少。

毛主席曾对梁漱溟说过一段话:“在梁漱溟看来,点头承认他是正确的,这就叫有“雅量”;不承认他是正确的,那就叫没有“雅量”。

那样的“雅量”,我们大概不会有。但是,我们这一点“雅量”还是有的:你梁漱溟的政协委员还可以继续当下去。”

方方从来都不是什么英雄,更算不上什么时代的良心。她只是一个脑袋和屁股早就坐在了敌人那头,整天想要推墙纳投名状49年入国民党的失败者罢了。

就让她的日记在外国出版吧,我们该批评她继续批评,该揭露的继续揭露,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没有容人的“雅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