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神速出版《方方日记》 引质疑

国内争议不断的《方方日记》,迅速被作者授权国外出版,英文版、德文版等诸多版本已经面世,出版速度和效率让人惊讶且定价不菲。不由让人联想:是不是早就有计划?早就有勾连?

作为作协主席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何目的和动机?是否想发国难财?国家可是从来没有慢待过你呀?

面对网媒和广大网民的质疑,方方作出了回应。

“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2020年及以后的人民生活状态,取决于本国与各国政府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记。”

回应呛人不?日记抹黑国家迎合西味,国人还说不得。网民说她,她扯上大的,拿国家和政府说事。

方方作家没有具体回应网媒和网民的质疑,而是故意将网民的批评和质疑上升到国家层面,有刻意将自己打扮成异见或异议人士而正在遭受迫害之嫌。武汉疫情防控存在某些不足,给了方方抹黑国家的机会。西方好事者已经鼓噪推荐诺奖,冲刺诺贝尔奖肯定也是其所想。

方方作家为什么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回应网媒和网民的质疑?其实她是有让人忌惮的法宝,那就是凡是批评反对她的都是“极左”,就是祸国殃民。她,永远爱国。

“来吧,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最后我还要重复一句: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

这是3月20号《方方日记》最后一段话,竭斯底里的泼辣、凶悍,手里还抡着“极左”这根大棒,问你怕不怕?怕!

方方作家为什么这么有持无恐,大概源于她是以批判极左见长的所谓“伤痕文学”的主要代表,又是作协主席,有一定的文化话语权,自诩长于揭露的她,有随意冠人“极左”之名的特权。反对她就是毁改革。她具有平台优势,虽然批评者众,又能奈她何?

方方授权国外出版她的道听途说且充满恶意和负面的日记,肯定不是爱国行为。恰恰相反,彻底暴露出仇恨国家的心态,尽管国家从来没有慢待过她。发国难财,良心泯灭;向他人递刀子,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可是方方失算了,中国疫情逐渐趋于平复,复工复产紧锣密鼓,社会生活逐步恢复正常,风雨过后是阳光。反观国外,病毒肆虐,疫情汹涌,迎来至暗时刻。不但求助中国支援抗疫物资,甚至都纷纷模仿或推崇中国防控模式。有人虽然手持《方方日记》,却怎么也幸灾乐祸不起来。

方方也许能大把大把数钱,人品却大把大把流失,行径一步一步暴露,就像病毒一样,最终消失在阳光下。

国外神速出版《方方日记》 引质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