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方方日记》海外出版,是我们向世界说明中国的良好契机?

本来自己不想评论《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的事情的。原因当然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是给我们丢了脸,或者送了“炮弹”给洋人;而是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好事情,而且是方方给中国作家带来了荣耀;只是自己作为从业几十年的出版人,有自己关注的方向,不想太凑热闹。但是看了一些评论,特别是一些还是出版圈朋友的评论,就简单想两个想法:

第一,《方方日记》因其具有的特殊时代价值,从而拥有了极高的出版价值。

方方自己身处新冠疫情风暴中心的武汉,将其在武汉封城防控疫情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以个人的视角真实呈现出来,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反正,身在北京的我自己,对于湖北的关切、对武汉的关切、对疫病防治的关切、对武汉同胞的关切,也是通过阅读《方方日记》才有了身临其境的感受的。

1936年,也是中国多灾多难的年代。著名出版家和作家邹韬奋先生、茅盾先生主编了一本今天仍然被读书界知识界看重的书《中国一日》。书中真实地记录了1936年5月21日这一天里,全中国各个阶层、各种处境、各种职业的人们的所见所闻,所做所感。我个人以为,今天的《方方日记》,可以说有着《中国一日》一样的时代价值。

时代价值不会因为时代过去而流逝。就像《中国一日》的时代价值不会因为记录的那一日已是久远的过去,而让我们忘记;同样《方方日记》也不会因为疫情过去,就失去意义,却很可能是我们了解这场史无前例疫情的一个极重要的样本。因为《方方日记》的时代价值便拥有了极高出版价值。海外多家知名出版机构准备出版《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德文版等,说明国际出版界同行是多么有眼光,多么了解《方方日记》的时代价值啊。

第二,《方方日记》海外出版,给了我们向世界真实说明中国防控疫情,以及中国人为这场疫情所付出的沉重代价和牺牲情况的一个良好契机。

坦率地讲,由于国情和体制的原因,在海外,尤其是西方主流世界,一向对我们的官方媒体发布的事实和观点,认为有强烈宣传色彩而持怀疑态度和偏见;相反,对于民间声音和看法,则更相信更认可一些。其实是同样问题:比如我们自己是更相信美国政府发布的新闻,还是更相信一个个具体的美国人说出的事实与看法呢?估计结论差不多。海外的出版机构,基本都是他们的“民营企业”,而不是国有机构,他们出版《方方日记》,首先考虑的是读者的需要,是市场的判断。所以,我个人认为,《方方日记》在西方国家出版,让那些国家的普通读者和民众了解我们,将一个多么好的契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