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时间笔记》是梁平继《重庆书》《家谱》之后的又一巅峰作品。他借用充满智慧的治疗型语言,传记经验的叙述,心理分析式的个人历史,寻找到平复焦虑和隔阂的话语途径。此书中的理想主义精神,以及诗人在追求此过程中的率真、坚忍、无所不及的姿态令人深省。”最近,花城出版社推出著名诗人、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的第12部诗集《时间笔记》,迅速赢得国内评论界的高度评价。就在本月,梁平的英文版诗集《嘴唇开花》、韩文版诗集《长翅膀的耳朵》以及中英双语版《嘴唇开花》、中韩双语版《长翅膀的耳朵》也相继出版,璀璨国际诗坛。

今日(4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面对面专访了正在筹备第四届成都国际诗歌周的诗坛名家梁平,他坦言,有的书原计划去年和今年年初出版,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却意外地引发诗集密集出版,这让他也始料不及。梁平表示,这些书均是近些年个人对人生的体会。“写诗四十余年,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让诗有更多可能性。”

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著名诗人梁平

不要去定什么写作巅峰,不能沉迷于惯性写作

红星新闻:《时间笔记》一上市,就被众多评论家认为是您继《重庆书》《家谱》之后的又一巅峰作品,您怎么看?

梁平:所有的写作,最好的状态就是写出好作品。我觉得,诗人自己不要去定什么写作巅峰,真若恒定自己达到了巅峰那就表明你“死亡”了。当然,我也不会把达到巅峰作为我写作的态度,我目前的状态要写的东西还有很多。

红星新闻:不过,确有不少人认为《时间笔记》的写作方式和写作方向都有很大创新,尤其是字里行间的人间烟火味很浓厚。

梁平:《时间笔记》和《重庆书》《家谱》相比,都是历史文化比较厚重的诗。其实,也有很大不同,比如我更注意在语言上的革新,不要太像写作,当你把一首诗写得太像诗的时候就是失败。我觉得我的诗歌需要和人对话,做到在说人话,而不是在造句。《时间笔记》收录的是我近两三年的新作品,这些作品让我从40多年写作生涯里找到了一个新的写作方式。我认为一个人不能只沉迷于一种惯性写作中,当你发现你的写作已经熟能生巧,对事物的判断、思考的方向都信手拈来的时候,你就要警惕,提醒自己必须刹车。现在,我在改变,锁定在对人生、生命、社会的思考中。

红星新闻:诗人和诗作都讲究独特的识别性,也就是说,哪怕不看作者名字,只看诗歌文本就知道出自谁人之手,这是读者识别并认同作者的最佳路径。您却强化打破这种惯性认知,有何思虑?

梁平:人与生俱来和自然、社会、各个领域一定有很多隔阂、误会、敌意,随着年龄增长,我开始思考对生命的一种重新判断,那就是面对人生各种矛盾时需要寻找一个“和解”,也就是要淡然。心态淡然了,对所有事情没有必要去争执。这种心态也是我最近几年的写作方向。

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写作靠的不是灵感,而是对生命、生活的体验

红星新闻:您走进耳顺之年以后,感觉您的心态淡然了许多。在您的新书《时间笔记》中,就写有“随心所欲、所不欲。是为记”等字样。您通过诗歌追求的人之所欲和不欲,具体是什么?

梁平:我的整本书是在对生命的实践中给自己判断,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要记住或忘记等,都需要自己给一个界定。人生需要一种豁达,不能斤斤计较,所以像刚才我说,人生能够“淡然”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红星新闻:除了《时间笔记》,我们注意到本月您还有英文版诗集《嘴唇开花》、韩文版诗集《长翅膀的耳朵》以及中英双语版《嘴唇开花》、中韩双语版《长翅膀的耳朵》等多部作品密集出版。

梁平:有的书原计划是去年出版,有的书则是今年年初出版。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却意外地引发诗集密集出版,这让我也始料不及。

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嘴唇开花》英文版和中英对照版

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长翅膀的耳朵》韩文版和中韩对照版

红星新闻:一个作家(诗人)的创作高峰,往往是中青年时期。为什么耳顺之年,反而成了您诗歌写作的一个爆发期?难道是最近几年您的写作灵感特别多?

梁平:写作靠灵感是一个伪命题,写作应该是生命的体验。在我的写作中,任何一首诗,必须要看到我自己,我希望我的每一次写作,都是“我在”,也就是我生活的感受,我生命的体验等。而我所说的“我”并不局限于个人的我,而是和社会、世界发生关系的我。我是世界的我,自然、社会的我,我不是一个人。以前,诗歌中的“我在”没有那么明确,最近两三年当我锁定了人生的方向,也就有一种更强烈的创作势头。

本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将更注重把成都诗人推出去

红星新闻:您最新出版的《嘴唇开花》《长翅膀的耳朵》这两部诗集,不仅有中英双语版、中韩双语版,还分别出了英、韩两个版本。这无疑是您最近几年倡导诗歌国际化发展的个人成果。

梁平:一个诗人的诗歌要赢得更多人认可,肯定不能固步自封。走出国门,有时也靠缘分,比如得有认同你的诗歌的外国知音。四川人民出版社最近出版的中英双语版诗集《嘴唇开花》,便是美国翻译家金重翻译我以前写的一些短诗集锦,他自己选择的这些诗来翻译,就源于金重的个人喜爱,因此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也很乐意。尽管英语翻译诗作我看不懂,但是能在国外传播总是好事,包括此前一些诗歌作品被译介到英、美、法、德、韩等国家后,能让更多外国人看到我们中国诗人的诗歌,甚至赢得国外朋友的好评,作为中国诗人,我会情不自禁的喜悦,并且坚定自己的创作初心。

红星新闻:不论早年主编《星星》诗刊,还是最近几年主编《草堂》诗刊,您对扶持青年诗人尤其是成都青年诗人可谓倾力而为。今年9月,您策划、主导的第四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在中外诗人交流方面有什么规划?对把成都诗人推向全国甚至全球,单就成都国际诗歌周而言,您还有什么想法?

梁平:成都国际诗歌周已经举办了三届,并在国际上有了一定的影响力,每届皆是数十个国家的诗人聚集在成都,为中外诗歌交流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今年的第四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将通过论坛、朗诵会等形式加强中外诗人交流。其中,成都国际诗歌周的参会会刊,就将云集成都诗人的中英双语版诗歌作品,以便参会的国外诗人了解更多的成都诗人。如今,成都已有诗歌之都的气象,从纵向发展而言,首先要把成都诗歌传统继承下来,其次,成都的诗歌氛围是有传统、土壤、气象的,我们需要将其落地到学校、社区和百姓生活中,让他们感受到生活的诗意。另从横向发展而言,需要走出去交流,把大批诗人的作品推出去,在全国甚至全球形成影响。

红星新闻: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了众多诗歌作品诞生,您怎么看诗人蜂拥而至书写时事这一现象?

梁平:面对公共事件,用文学作品记录时代故事是诗人的一种社会责任。新冠肺炎疫情隔离这两个多月,我也写了《和口罩一起过年》等15首关于疫情的诗歌,同时,《草堂》诗刊做的20多期微信推文更是推送了上百首全国关于疫情的诗歌,并联合四川文艺出版社一起编了一本和疫情有关的抗疫诗集。

红星新闻记者 曾琦 邱峻峰 摄影报道 编辑 李学莉

【名家简介】

梁平,当代诗人、作家。主编过《红岩》《星星》,还在编《草堂》《青年作家》。著有诗集12卷以及诗歌评论集《阅读的姿势》,散文随笔集《子在川上曰》和长篇小说《朝天门》。诗歌作品被译介到英、美、法、德、韩、日本、波兰、保加利亚、俄罗斯等国。获第二届中华图书特别奖、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十月文学奖、四川文学奖、巴蜀文艺奖金奖等。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四川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

【名家点评】

诗人情感从外向内的推进,从宏阔向幽微的调试,在“大我”与“小我”之间构成血与肉的关联,在人与人、人与自然和社会的各种冲突与隔阂中达成和解。这个变化的根本所在,是在努力、甚至是执拗地推进情感的强度。《时间笔记》的命名似乎与读者达成了一个契约,它就是诗人的心路笔记,它的所指、能指又绝不是简单的个人履历,而是更深刻地揭示了作为社会里的“个人”繁复的内心状态。——大理大学教授、文学批评家 耿占春

一位已过耳顺之年的诗人,决意要用诗实现其生命的彻底性:他全部的诗篇都可视为这一重大而神圣使命的和声;他的每一首诗也皆可看作带着轰鸣一寸寸深入地心岩层的一根根钻杆,就像W.S.默温所言,诗“与生命的彻底性相关,与彻底实现一个人的经验相关,彻底地实现它、表达它,让它具有意义”。梁平将诗视为涵育其全部生命体验的不二文体;这同时意味着,他将重新朝着这个世界出发,与这个世界更多的人、事、物发生关系,产生摩擦,留下或深或浅的“我”的印记。——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文学批评家魏天无

梁平所呈现的“诗歌记忆”不单是关于日常经验的,而是综合性地融合了生存经验、现实经验、地方经验以及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参与之后的文化经验。在梁平的“时间之诗”中,我看到了一个越来越真实、越来越理性、越来越清醒的辩难时刻,这是个人的时间,也是存在的时间和精神的时间,它们指向了每一个人。这是个人的精神传记,也是浮世绘的档案。最终的底色,这些都是时间之诗,是叶芝意义上的随时间到来的智慧。——中国作协诗歌研究员、诗歌批评家 霍俊明

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诗人是最合适的分析对象。像梁平这样一位具有很高文学素养的诗人,可以很熟练的把自己所观察到的事情用想象、虚幻的形式表现出来,他在诗集《时间笔记》抒写的梦幻、酒兴、病态,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文艺理论很契合,表现了意识、无意识心理自由翱翔及精神状态。再加上运用叙事技巧和现代表现手法,创作出了不少精品力作,“满眼尽是黄金甲”。——深圳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长 金呼哨

即便文本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出现了异峰突起的景观,依然有血型吻合的一脉相承的流动,这就像瀑布之于小溪与大海,其粉身碎骨的大断裂,却又无缝连接得那么平滑、天然和绝美。《时间笔记》无疑是在既定体量内,用对过去探寻式、实验性生长过程及状况的省略、告别与腾位,来凸彰和强化现在进行时的成熟、自信与收获。梁平作品中除了毫不留情、凶猛尖锐乃至置之死地而后生地盘问、审查、检讨、反省自己与自己的纠缠,更多的是一字一句见血见肉交代自己与生活、与世界和时间的繁复多维关系。——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凸凹

(红星新闻V6.8全新上线,欢迎下载)

专访│多本诗集中外相继出版 梁平:拒绝肤浅和妖艳,把诗写进骨子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