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近日,“口述津沽”系列第四部《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已由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该书作者张建历时两年半,采访了40余位生活在丁字沽的原住民,他们分别从各自角度真实叙述了丁字沽的前世今生,内容鲜为人知,淳朴生动,图文并茂,津味十足,阅后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该书分“口述篇”、“日记篇”、“史料篇”三册,共计80余万字,是研究天津地方史不可多得的珍贵读本。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新出版的图书

丁字沽位于天津市老城厢以北,地处红桥区的最北端,在西沽公园后门一带。咸阳北路附近的勤检道至本溪路之间,大体属于老的丁字沽村,其南部则是1952年建的丁字沽工人新村。丁字沽因北运河、大清河(今已改道)汇流,形若“丁”字而得名。(图片请将手机横过来观看)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张建经反复考证绘制的丁字沽地形示意图。风格模仿清代《津门保甲图》

在天津的诸多区片类地名中,丁字沽是起源较早的一个。《天津市地名志·红桥区》称,此地汉代即有人居住。然而这终属于故老传闻,于史无徵。但至少到元代,丁字沽已经形成聚落。元代统一中原后,大力推行漕粮海运,然因北运河淤浅,海船通过海河溯流而上,只能到达三岔口以下,再用驳船转运,经杨村、河西务、张家湾等地,最后抵达终点大都。地属武清的“三沽”(直沽、西沽和丁字沽),由此成为漕粮中转的枢纽。每逢夏秋之两季,水涨船高,丁字沽一带风帆往来,景色颇为壮观。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俯瞰丁字沽 张建摄

丁字沽的南北大街,明清时期是天津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民间通称为“官道”。作为水陆交通咽喉,丁字沽一度十分热闹。南来北往的文人墨客,留下了诸多吟咏丁字沽的诗篇。1860年天津开埠后,海运大开,铁路渐通,漕运被废,丁字沽又很快冷落下来。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2017年时的丁字沽北大街 张建摄

丁字沽虽然一度繁华,但毕竟离三岔口和西沽过近,而后二者占有更加有利的地理位置,因此丁字沽的发达程度不但远不及三岔口,而且也无法抗衡西沽。关于丁字沽的人文记载,也缺乏比较系统的内容。这里的街市建筑,至少在清代前中期还不太成样子,如查礼诗云“村村矮屋藏烟扉”,姚学程诗云“红板桥,黄沙路”,不过如此而已。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丁字沽二道街 张建摄

丁字沽曾一度名为兴隆镇,但到底“兴隆”的程度如何,似乎也缺乏有力佐证。相传乾隆巡游过丁字沽,见附近桃林连片,垂柳成行,渔帆万点,菜蔬千畦,不觉心旷神怡,遂命停船赏景。乾隆问此系何处?随从大臣答曰“丁字沽”。乾隆听后以为“不吉”,因命改称“兴隆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官方均称丁字沽为兴隆镇,但老百姓叫着不顺嘴,仍就叫这里丁字沽。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丁字沽南大街 张建摄

天津著名文史学者王振良在此书序言中写道:丁字沽发展至今,旧貌已渺然无迹。今张建先生积数载之功,完成《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三册,则堪称目前学界对于丁字沽历史文化最深入的挖掘,全书通过口述、日记、文献相互支撑,并间以数百张图片和数十幅插图,立体地再现了丁字沽地区的史事遗迹、民俗风貌和社会心理,构成了一幅充满诗声词韵的“清明上河图”。

本书即将付梓之际,古老的丁字沽已经被夷为平地,张建先生殚精竭虑拍下的众多丁字沽照片,已经变成十分珍贵的“历史图片”了!

再见丁字沽—张建新书《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出版

张建在丁字沽采访

张建:1957年出生于天津市和平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晚报摄影学会名誉顾问、天津市口述史研究会会员。曾任今晚报摄影新闻部主任,《今日天津》杂志副总编,高级记者。先后十余次在全国摄影比赛中获奖。著有《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堤头铃铛阁》《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西沽》《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西于庄》《老建筑》《老街角》《天津桥》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