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时下最引人关注的话题有很多,深陷舆论漩涡的人也不少,但许可馨、鲍毓明和方方无疑能够拥有自己的姓名。

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而这三者好巧不巧也具有某种共性,就是不太容易用明确的法律条文去界定。方方的拥趸常常以如果方方有问题,为什么警察不抓她来作为自己的论据。

遗憾的是,广受挞伐的许可馨也没有被采取司法措施。就连被指涉嫌强奸罪的鲍毓明,目前也是取保候审的状态。

所以一个人及一个行为,会不会受到指责与是不是一定会被采取司法措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系。毕竟法律之外,还有一重评价标准叫道德。

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我们很多次说过,方方之所以受到指责,是因为她在60篇日记中写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言论,并且超常规急于在海外上市,授人口实,还是一些道听途说子虚乌有的事。给置身于海外的华人,带来了更大的风险。

而今,批评的声音初见成效,终于有好消息传来,德国出版社决定撤回《方方日记》的封面设计,发行时间也推迟到了6月9日。

封面上面有什么,以往我们多次提起,此次不再重复,以免引起读者不适。可能封面的撤回,也有方方的意思表示,毕竟此刻用什么样的封面,以及是否出版日记她具有决定权。

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如今德文版的封面已经撤回,然而英文版的封面是否改动尚没有声音,所以我们希望方方能够在这些天痛定思痛,有所转变,中止日记的出版。

如果把这60篇日记看作文学作品,一定要用出版体现它的价值,那么也请在日记中用注释的方式,将那些道听途说的部分一一标记。

有些明显已经被证伪的,请不要再坚持“一字不易”,就比如说那个27岁的广西援鄂女护士,她早已“死”在了方方的日记里,但事实上别人还活着。

方方已经在微博上进行了道歉,却拒绝在日记中更改,哪怕是做一个标注。这肯定说不过去。

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在她才写日记的时候,那会儿读者的心态和现在自然是不一样的,当初日记可能传递了一些声音,让外面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知晓城里的事情,哪怕是捕风捉影的故事。

但事后结合全世界的形势来看,我们的表现并不差甚至可称典范,我们是难得的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国家,这些如今已人妇孺皆知。

反观那些曾经受到无数憧憬和追捧的国度,这会儿是一副什么模样,高下立判。在封城期间,不仅可以将侄女送出城,甚至能送出国的女士,也可以去美国看看。

写一本《纽约日记》,试试能不能10天内就顺利上架预售。之后,她可能就会知道,这60篇日记之所以能够被火线上架,完全不是因为文学价值,而是被当作了工具。

德国出版社撤回《方方日记》封面设计并推迟发行,希望中止出版

说起湖北,那是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故乡。在《方方日记》中,她也曾赞赏过武汉人民识大体、顾大局,那么如今武汉启封,该轮到方方识大体、顾大局的时候了。

再怎么说,也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单凭臆测就将这口巨大的锅扣在武汉这座城市上。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但是科学家有。同样文学是没有国界的,但是作家有。文思泉涌、才高八斗固然可敬,但“没有忠诚的能力,一文不值”。如果现在后悔,想必还来得及,希望方方能够有所作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