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讯丨《齐冬平诗选》出版:对永恒的诗意、诗性的叩问

书讯丨《齐冬平诗选》出版:对永恒的诗意、诗性的叩问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在《齐冬平诗选》序言《不忘“初心”,记住“乡愁”》中指出,自然并不是一个外在于人的客体,更不是有待征服的对手,而是家园,是母体,是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须臾不可分离的生活的一部分。大自然既提供了人类生活所需要的物质基础,同时也是孕育人类文明、文化的根基和源泉,它承载着亘古的梦想,也包含着恒久的诗意。齐冬平关于自然的书写在当今快节奏、现代化的时代语境中具有尤为重要的意义,提供了一种对照和启示,包含着丰富而深刻的人生智慧,是对于永恒的诗意、诗性的叩问。序言评价道,在齐冬平这里,“诗”和“人”是高度统一的,作者的文字背后有着明晰的个人形象,从他的诗中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的人,诗歌体现着他的初心,也体现着他的乡愁。

近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冶金作家协会副主席齐冬平的同名诗歌作品《齐冬平诗选》由吉林出版集团正式出版发行。《齐冬平诗选》收录了作者近30年来126首精品诗歌,分为6个章节。从“自然之约”到“在大洋的那一边”;从“历史并不相信眼睛”到“故乡那朵我能读懂的云”;从“今天把脸深埋在阳光里”到“初心”,6个篇章融汇着作者大半生对故乡的思念,对冶金事业的热爱,对使命初心的守望。

诗选中多部作品已公开发表,其中《在大洋的那一边》(组诗)入选“学习强国”征文选集《拾掇70年的片段:我和我的祖国》;《把微笑放在年的流逝里》(组诗)获第二届昭明文学奖优秀奖。尤其是书中最后一辑“初心”,收录了与作者在冶金系统工作息息相关、与国家时事关系密切的作品共计21首,其中关于冶金题材的就有十多首。命名为“初心”,既包含了赤子之心,也包含了家国情怀,既有着作为个人的、有血有肉的个体的初心,也有着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领导干部的初心,两者因相通而互补,互为映照、相得益彰。

在“初心”篇章,作者以中冶人为中心,抓“鲜活灵动”一线素材,创“顶天立地”的文化著作,一首首关于中冶70年辉煌历程、积极践行社会责任、着力培育大国工匠等主题的诗歌跃然纸上。《东海岛印象》《“焊”武帝》《神奇教练周树春(组诗)》《中冶人的赞歌(组诗)》《中冶礼赞 迎向高高飘扬的旗帜》《山路弯弯》《只为这一天》等作品中,用“钢铁”“高炉”“英雄”“父辈”“长江”“旭日”等词汇为读者构建起一幅形象生动、磅礴恣肆的中冶画卷,讲述着中冶故事,传递着中国力量,赞扬着新时代“一天也不耽误,一天也不懈怠”的中冶精神。

在“初心”篇的诗歌中,我们可以深刻感受到,作者饱含着对中冶人数十年奋斗历程和光辉事迹的回望,对中冶英雄劳模典型事迹的敬仰,对祖国冶金事业的热爱,体现出诗人作为中冶一员的骄傲与自豪,以及对中冶的深情与挚爱。其中《中冶人的赞歌》透露出作者对中冶浓郁的礼赞,是中冶听党指挥、为国奉献时代精神的写照,是作者为祖国钢铁事业凤凰涅槃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呐喊。组诗分为三个篇章“熔铸”“家山墙的故事”“中冶力量”,从三个不同的角度阐述了中冶集团在70年间为中国钢铁建设事业铸就的一条光荣之路。“熔铸”篇深情回顾了中冶集团与中国冶金建设行业由1948年启程到现在70多年的伟大历程,讴歌了中冶人永远听党指挥、立志富国强民、拼搏奋献的庄严使命。“家山墙的故事”以个人的视角写出了“爷爷、父亲、我”祖孙三代人为祖国钢铁事业奋斗终生的光辉事迹,从北方到南方,从国内到海外,三代人肩负着振兴祖国钢铁工业的艰巨使命,以时代洪流中个体的案例感悟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与振兴。“中冶力量”篇立足当下,与时俱进,反映了中冶人从传承红色基因的钢铁建设工业,拓展延伸到基本建设、新兴产业领域,转型升级再续辉煌,创造出享誉“深圳速度”的国商大厦、新加坡圣淘沙环球影城、巴基斯兰光伏电站、山达克铜金矿等一系列举世瞩目的伟大工程。

中冶集团作为新中国钢铁工业的开拓者和主力军,在70多年的艰苦奋斗中为大众留下了一片肥沃的精神热土,有根有源,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素材。作者诗歌作品中的重要部分,均与自身供职的中冶集团密不可分,他运用诗歌这种重要的文学体裁,汲取了中冶这片热土上最为宝贵的养分和精华,创作的诗歌有着鲜明的中冶特色,或慷慨激昂、或娓娓道来,但无论哪种叙述方式都培育了与中冶人心意相通的共同情感价值和精神理想。

青年学者,北京大学博士后李宁在诗评《坚硬与柔软——齐冬平诗歌的两种面目》中这样评价:“齐冬平的诗歌呈现了一种雅努斯面庞:一个是柔软的“北方”,一个是坚硬的“东方”;一个是脉脉动人的怀旧乡愁,一个是踔厉风发的国族认同;一个是个体化的内心独白,一个是集体式的时代合唱。不一样的情感色彩,一样的精神底色。齐冬平的诗作,就在这种坚硬与柔软的融合中,找寻到了独特的文化身份。”

诚如著名诗人、《诗刊》主编李少君所给予殷切希望的那样,“新工业诗歌有齐冬平这样在伟大时代实践第一线的众多诗人,一定可以形成大的气候,可以大有作为。”

书讯丨《齐冬平诗选》出版:对永恒的诗意、诗性的叩问

《齐冬平诗选》作品节选(九首)

比世纪更长的是送别

两分钟 一个世纪的尽头

第一次体验生活

在东北的城市火车站

凝望着上下车的人

整个晚上 哭诉 挥手

我在泪水和雨水

无法分离的奔跑中回家

写进诗行 被一个

并不相识的女孩点赞

大学毕业时我们的泪水

把老旧的长春车站彻底清洗

几年后垮掉 重建

挚友说你从巴新游过来吧

海的距离不远

在俾斯麦海湾徘徊

想象过他偷笑的模样

忽然觉得世纪不长

我们是幸运的跨世纪的人

照片上背影远去了

招手 乐着 色彩跳跃

眼窝不禁潮湿

飞蓬彼此在远去

习惯的我举起茶杯

道别声中挤进鸟的鸣叫

反景是灵魂的抖动

美丽的秘而不宣的震撼的

日暮里倾泻在天空上 孤鹜独舞着

不止是秋的天幕里独幕剧

那是一个灵魂的飞翔 一次灵魂的抖动

反景越过千年的高山 沾满风花雪月

一次次闪动着天下文人灵魂的微笑

撞击着历史的青铜墙壁 醉卧着飘逸

《天问》独语 倾听昆仑山强劲的风吼

静观海内绽放的花朵 迎着漫天飞雪

笑看似古币一般金灿灿的圆月

反景是灵魂的抖动 抖动的那一刻

水波涟漪掀起所有仙人神圣的长髯 逐一翻阅

段段绝句跳跃过水面 惊动禅寺的钟声

孤鹜一直在日暮里洒脱着跃动

眼中有一根刺

雪之梦响彻耳边 心在欢唱

悠扬在这一刻彰显着独特魅力

清凉之风掠过身体 洗涤心灵

浸泡在力道张开的音符里

时尚之风如荆棘般张扬着

未来已来 沙漠化挤压着都市

绿洲只停靠在心胸里 每个人的

荆棘漫过身体向上漫延着

时尚的耳机丰富多彩 挤压脸庞

眼睛在方寸的手机屏幕上游动

嘴安静的躲在封闭的口罩下

不安静的嘟嘟囔囔 语不惊人死不休

眼中有一根刺 红眼病集中爆发

隐形的 随着旅途慢慢延伸

孤独是沙漠特有的精神气质

哈利法塔直冲云霄那一刻 求败

如同鹊儿选择惊蛰日高处求败

漫步在甘南草原 远离都市

搂着漫天白云 多彩的

躺在千色的草原上 翻阅云语

雪之梦的节奏可打开云的幕帘

牧羊人开怀的笑声 惊动了羊群

群羊的鸣叫声唤醒耳朵的神经

久了 许久了 直到眼中那根刺消失

《天问》离天的距离

我从盘古逡巡的

黑土地出发

孟夏正酣 寻着

向南的方向

辨析着亘古千年的

《天问》 究竟

它离天有多远距离

这一天充满了思念

那么遥远

汨罗江依旧汹涌澎湃

五月却是这样的开始

千年以前

数上五个日子

天黑天亮

瘦高身躯的士大夫

究竟在哪个时辰

从那些朱门里高贵者的

视线中彻底消失

《怀沙》却深深的

烙印在世人的DNA

《离骚》是一部自传

黑夜青铜灯下一气呵成

《天问》徘徊了很久

诗人在黑夜里踱步

路漫漫其修远兮

来来去去 寻着天梯

伟岸俊美的士大夫

思维敏捷那样清晰

眺望着千年历史

拨弄着千年思绪

梦回昆仑山方门

寻着风来的方向

黑夜里把心胸打开

也打开部远古历史

唤醒沉睡的先贤们

来吧 咱们饮茶唠扯

哪片天哪个贤明

才是古帝子孙的真正归属

薄暮的闪电

劈开历史的缝隙

缝隙里挤进后人

历代名家的眼神

一部东方巨龙的

上古史翩然起舞

跳动着鲜活的中华印记

一曲《天问》奏响

轰鸣过千年的旷野

江河欢唱 青草依依

求索是进取 遗民们

舞动起龙舟

向着远方 向着这位

诗人魂魄的方向

一桨一桨

万年不止

世代不息

有一条江叫汨罗

诗人拥抱先贤的地方

有一个节日叫端阳

后人怀念屈平君的时刻

《天问》离天的距离

只有一个汉子的身躯

和上下求索

以民为本的精神

寻山记

山不在高 有仙则名

一个古人说着头在摇着

梦想也在千年的摇动中持续攀升

摇动中 山还在持续向上生长

我家边上有座山 叫小南山

森林覆盖下鸟儿成群 冬天也是绿色的

山上有座铁塔 我在塔下徘徊了多年

小伙伴说男人都要到塔顶上去

在塔顶可以看到松花江和那座江桥

终于 在小伙伴的鼓励下我爬上塔顶

腿抖个不停 终于我呼吸到了山风

那一刻 我站在心中这座山的顶峰

名山优越于一切世间署名的事物

名山是世间最纯粹最靓丽的名片

坐在温哥华飞驰的轻轨上眺望洛基山脉

搭乘索道轿车飞跃里约热内卢的面包山

平静中任挣扎的心潮涌动 征服

惟有珠穆朗玛还在雪线上面封存

我在喀布尔到乌鲁木齐的航班上俯视

国产的BMW注定是超级钢铁航母

宝山(B) 马鞍山(M) 青山(W)

钢铁工厂注定世代与山相连

征服 做一个钢铁般的汉子吧

体型如山性格如山嗓门也要如山

山是有生命的 绿水缠绕 青山依旧

山是有灵性的 低头上山 仰头下山

山是一个民族高昂的头颅 笑看天下

寻山是段段心路 站在高高的山上

远眺 横看成岭 这是人生之旅

一座座攀爬 一座座登顶 一片片心潮起落

去小南山的羊肠小道上 青草芳香

小伙伴的笑声还在银铃般跌落

五月 我躺在记忆的深处

丁香花开遍城的季节 我等了许久

走动以后身体溢满花的馨香

淡淡的清馨的 把记忆河道充满

十年之后 三十年之后 越发浓烈

浓烈的如同一瓶陈年老酒

只有注视 没有打开的勇气

嗅着花香 撕扯开尘封已久的秘密

青春的模样一张张如花一样绽放

青春的我 孤独的走在斯大林大街上

任雨丝淋湿我怒放的黑发

发丝怒放着向上 如同城的天际线

雷鸣过后 我飞跃在天空中燃烧

two weeks, a new start. 一双大眼睛

燃烧过我的身体 把我击倒在病床上

邻床的马天鹏 叽叽喳喳地说笑

一次次把我撕心裂肺的笑声糊满天棚

望着窗外 期待着来年丁香花开

那是静雅如初的幽香 阵阵扑鼻

有风吹过 记忆闸门如清泉一样流淌

五月 丁香花开的季节 长春绽放

苏州河畔

夕阳 在百鸟鸣叫的驱赶下

懒散的依偎在楼群中

睡在苏州河的涟漪里

弧度舒展 金色橙橙

依依不舍的注视着鸟儿归林

伫立在河畔 一个人的凝视

河道蜿蜒着伸向上海的深处

弧度优美的穿过岁月的波澜

一边是上海站 钟声还在悠扬

一边是高楼林立 俯瞰上海的笑容

一寸辰光十分力 百倍倾力向朝霞

云层浸染过 褶皱如河的回旋如岁月的纹浪

压低时空 把魂魄系在云层里

乘3号地铁 18站抵达终点——江杨北路

在轨交粗重的喘气声中 灵魂开始舒展

胸一点点打开 伴随河畔炫丽的朝霞

苏州河畔 一个人高声吟唱 和着百鸟齐鸣

等雪来

早晨起来望天 天幕是白的

母亲说过这是雪要来了

行走的路上 雪花落下

早餐店里排起长队

女孩子尖声叫着单号

太刺耳了 我唠叨着

尖叫声依然持续

123是我的单号

雪花稀稀拉拉 心情愉悦

Valentine’s Day是个好日子

第一次相识充满好奇

在马尼拉登机时 女士们的专利

空姐送出透明纸包装的红玫瑰

那天女士们笑容灿烂 机舱内飘满花香

微笑把一个26岁青年人的好奇稀释

曼谷 目的地充满了热烈的想象

多年后成为梦开始的地方

这一天鲜花店需要排起长队

这一天蓝色妖姬吸引女士的眼睛

这一天青年人都格外珍惜

其实那个尖声叫单号的女孩长相甜美

也许她在焦急的等待下班

等待属于她的那只红玫瑰

我这样想着 还在等雪来

自然

山河就在心中

水幕依旧升腾

千年之恋

千年钟声

庙宇仍在深山

住持佛珠转动

香烟缭绕

木鱼哒哒

水珠滴石成孔

屋檐向上伸展

传说还在传递

拂面的南风

吹响摇动的铜铃

悠远的铃声里

阳光在曲径上跳动

禅房的瓦片

有雀鸟跳跃

啾啾声掀动徐徐秋风

叶子随风

风声和着风声

岭上的山亭

落下一盘棋局

长髯仙人独坐

笑声搅动秋风

秋风缓了

日暮沉了

侍童山茶斟满

仙人微笑着

棋子落下

一饮而尽

拾起千年秋影

山河还在心中

水幕还在升腾

千年之恋

千年钟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