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之后,是时候关注出版股了

斑马消费 任建新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满屏书香外,去电商网站下单买书,成为一种新时尚。

世界读书日之后,是时候关注出版股了

尽管全民阅读调查显示人均阅读量有所下滑,但这并不影响头部出版公司们疯狂吸金。2019年,出版股仍旧呈现出高稳定、强盈利的业绩特点,并保持了丰厚的分红。

随着行业马太效应加强,本就占据行业优势资源的中信出版、新经典等公司,将继续挖深各自在经管、文学及少儿等核心领域的护城河。

出版公司们坐拥丰富的版权库,电子阅读之外,内容出海、版权运营等领域成为它们待开发的蓝海。这些尝试,已经在2019年,成为行业新的业绩增长点。

所以,世界读书日之后,是时候关注出版股了。

低调赚钱

这些年读书的人慢慢变少,很多人觉得,出版不算是一门好生意。甚至,其文化艺术属性,与商业化存在一定的冲突。

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看到出版公司的财务报表。

一本定价49.8元的书,打个六折,扣除纸张、印刷、渠道成本、作者稿酬,落到出版社手里的毛利润或许才几块钱,再把各种人员费用、行政成本算进去,可能赚不了多少钱。

但是,如果它连续再版重印,销量破万甚至是百万呢?如果一家出版社每年不止这样一本畅销书or长销书呢?

2019年,A股出版公司(大众出版公司,以教材教辅为主业的公司不在此列)仍然保持了强劲的盈利能力。

2019年7月上市的中信出版(300788.SZ),以经管类图书为核心,当年出版新书1400种以上。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8.88亿元,同比增长15.56%,归母净利润2.51亿元,同比增长21.56%。

剥离了图书分销和书店业务,业务进一步聚焦于出版发行的新经典(603096.SH),虽然营收利润略有下降,但盈利能力更强。

2019年,新经典营业收入9.25亿元,同比下降0.08%,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0.22%至2.40亿元。

当年,新经典综合毛利率45.50%,高于中信出版的37.51%,两家公司的净利率分别为25.97%和13.31%。

除了这两家专业大众出版公司之外,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等知名出版社的母公司中国出版(601949.SH),也是以大众出版为主,同样实力强劲。

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出版营业收入39.57亿元,同比增长21.96%,归母净利润3.58亿元,同比增长52.58%。

赚了钱,出版公司们分红也毫不含糊。2019年度,新经典每10股派息7.5元,合计分红1.01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42.23%;中信出版每10股派息4.17元,合计分红7929.32万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1.56%。

长尾效应

与电影、游戏等同处文化创意行业,但是,出版行业的商业模式更轻。

投资一部电影、策划一款游戏,往往需要几百上千人团队协作完成,制作周期长、成本巨大。

但是,掌握了作者资源的出版社,完成一本书的策划、编辑、印刷,耗费的资源和成本相对而言少得多。

所以,出版公司们呈现出高人效的特点。以新经典为例,公司2019年底员工总数仅为389人,其中核心的内容策划、编辑人员233人。当年公司营业收入9.25亿元,平均每人完成了238万元营业收入,这一人效水平高于银行整体水平,可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比肩。

电影公司和游戏公司,产品数量少,一两个爆款就可以拉起业绩,但若是重点产品遭遇滑铁卢,那么业绩就无可救药,这个定律近两年在中国影视行业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出版公司不同,每年出版几百几千本图书,一旦命中几款畅销书,全年的业绩就稳了。毕竟,中国图书行业近一半的销售额,是由前1%的图书来完成。出版公司的运作模式,大大提高了单款产品的容错率。

头部出版公司的爆款命中率显然高于其他公司。近几年,这些公司也在用股权绑定等方式保持与顶级作者的关系,进一步锁定命中率。新经典上市时,股东名单中就包括村上春树和马尔克斯的版权代理人,作者安妮宝贝,路遥的女儿路茗茗等。

而且,很少有哪个行业,能像出版业这样保持强烈的长尾效应。一本经典图书,不断再版重印,压缩边际成本,出版社单个产品的盈利能力实际上在不断增强。

2019年新经典新增的356个图书产品中,有93本为再版,占比四分之一。中信出版的经管类长销书名单颇长,《史蒂夫·乔布斯传》、《黑天鹅》、《海底捞你学不会》等等——就算你没看过,也应该听说过。

中信出版和新经典珠玉在前,多家出版公司正积极谋划上市,比如以营销见长的读客文化,绑定了韩寒、易中天等金牌作者的果麦文化等。

全版权时代

做书本来就比较赚钱,但出版公司们能做的,远不止这些。

前几年,爆发了一波传统出版公司转型数字阅读的潮流。但是,一轮学费交下来,出版公司们并未在这一轮浪潮中占得多少便宜。主要的利润还是被数字阅读平台们赚去,培育出了做电子阅读平台和硬件的掌阅科技。

2019年,掌阅科技(603533.SH)营业收入18.82亿元,同比下降1.09%,但归母净利润增长15.57%至1.61亿元。

出版公司们也认识到,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所以近几年不再大规模单打独斗地上马数字阅读项目,转而成为电子阅读平台的合作伙伴,专供内容环节。

近年,在中国图书市场整体需求增长疲软的背景下,出版公司们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了海外,2019年更是出海的关键之年。

新经典不断在美国、法国等地投资优质中小型出版机构,增设编辑部,2019年直接通过新经典美国收购了美国Highlights集团童书出版社Boyds Mills Press。

2019年,公司国外业务收入3492.25万元,同比增长94.23%,毛利率55.42%,较国内业务高出10个百分点。这是公司首次将海外出版业务单列。

中信出版在美国、英国向后建立图书选题、数字化产品、IP产品的内容挖掘中心,2019年版权输出421种,遍及欧美、东亚、中东等地。

如果说版权出海只是出版公司们经营地域的拓展,那么,近年依托强大的版权库,大张旗鼓地涉足IP运营业务,才是出版公司们真正跨出了业务边界。

新经典一直有电影之心,旗下新经典影业提上日程的项目包括梦枕貘的《阴阳师》、路遥的《人生》、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高阳的《慈禧全传》等;中信出版侧重于IP创意产品,针对青少年的“安东尼·布朗的幸福博物馆”大战,从图书延伸至研习营的培训服务;正在排队等待上市的读客文化,直接将自己定位成“全版权运营商”。

当然,在这方面更有潜力的是果麦文化。启信宝显示,果麦文化的第三大股东乃是博纳影业,中国头部电影公司之一。果麦-韩寒-博纳,这样的组合,不管在出版行业还是电影圈,都是第一梯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