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文/崔旋子 天天出版社

本文有故事有干货,预计你会愉快地阅读完毕

商务君按:昨天,B站的品牌宣传片《后浪》刷屏,一条“出圈”视频让这个五四青年节比往年更“热闹”,一时间,从“鸡汤”到代际关系、信息茧房,引发了广泛讨论。当80后、90后甚至00后开始逐渐成为社会消费主力,关于青年人的生存和精神现状的讨论总能“一石激起千层浪”。

事实上,在文化出版领域,“垮掉的一代”这个词也早已被赋予新的含义,“经典作家长期霸榜、新人新作难以突围”,“中国文学在世界重量级文学奖项领域‘后继无人’”等声音不绝于耳。近年来,随着许多以鼓励青年作家为主的奖项赛事举办,也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作家开始崭露头角,这些新作家不仅更多元的视角来书写和描摹当下生活,也会通过成为“UP主”来思考“新媒体平台与文学传播媒介之间的关系”。

当我们不再抱有偏见,重新打量和审视这个时代“青年”新内涵时,更应当关注的是,要如何让把关于科学、文化、艺术以及人类命运等主题的思考,用更真诚多元的方式呈现给大众,这也是作家不仅是青年作家的使命。而在业内,天天出版社(简称“天天社”)就进行着这样的尝试——设立大赛大奖培育新人新作,持续发掘新作家的创作力,带青年作家走向世界,为原创科普融入“文学”基因,开拓“文史哲”板块……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经过数年耕耘,天天社已经聚拢了老中青三代作家团队,每年都有一批上乘的作品面世。除了出版知名作家的新作之外,新生代作家也始终与天天社保持积极沟通,不断打磨力作。

专业和真诚让我们和作家的关系越发自由而紧密。专业使作家相信我们能以最好的出版样式和最积极的营销方式对待他们的“孩子”;真诚则是我们积极地为作者提供专业的国际、国内交流平台,推荐作者与知识服务平台链接,推动作品的多元化呈现。

成为原创新力量的出口

一直以来,天天社针对青年作者团采取了诸多扶持倾斜政策。天天社是一家年轻化的出版社,人均年龄不大,整体氛围沉稳、有耐心,乐于陪伴作者成长。青年作家群体拥有区别于名家大师们的视野、语言和情感记忆,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声音,他们缺乏的是发声的出口,天天社愿意成为这样的出口。

2015年,在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中国出版集团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支持下,“青铜葵花奖”设立,其目的在于以“纯文学”为评判标准,发掘新人新作,鼓励中国原创。奖项分为“儿童小说奖”和“图画书奖”隔年交替举办,并在2019年的第三届中增添了“非虚构类”作品。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这一奖项在征集投稿之初,由工作人员记录并隐去了作者署名,让评委在评选稿件的时候得以屏蔽干扰,将目光投注在作品本身,直到最终确认获奖作品后才揭晓作者。这层机制保证了公平公正,也保证了获奖作品的品质。比如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最高奖《将军胡同》,在获奖后又取得“中国好书”“ 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荣誉认可,出版至今已发行超过30万册。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颁奖典礼现场

到了第二届“青铜葵花奖”,无论是小说奖还是图画书奖,一批“90后”作者涌现出来,比如《刀马人》作者王璐琪、《沐恩奇遇记》作者朱欢、《狐狸的朋友》作者杨博、《汪!汪!汪!》作者张玥等,还有同时摘得小说奖金奖(《你的脚下,我的脚下》)和图画书奖(《天上掉下一头鲸》)的文学艺术“双料”作者西雨客。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铜葵花奖”90后作者群及作品

打磨作品但不“抹杀”创意

如果说奖项的设立和评选帮助了青年作家进入公众视域,那么后期出版社对于青年作家作品的细致打磨,则帮助和陪伴着他们在创作这条道路上更快地成长。

获奖作品从投稿到正式出版基本要“磨”一年,编辑会对这些作品提出专业的修改或增补意见,与作者探讨更好的呈现方式。以图画书为例,这种作品形式既要考虑适龄孩子的理解能力,也要赋予其如艺术品一般的大众化阅读性能,从与作者商议改订书名到修改内容画面,甚至选纸试色都要耗费许多心力,社里的图画书编辑“日日头秃”。在作品之外,《狐狸的朋友》改编儿童剧剧本、主人公折纸设计,《天上掉下一头鲸》烧制青花瓷的过程图册,都是编辑和作者二次创意的结果。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狐狸的朋友》儿童剧本及折纸成品

比如《狐狸的朋友》中的折纸设计,最开始编辑和作者杨博都没确定好附加的游戏形式,后来杨博突然提出“设计狐狸和大雁的折纸”的想法,以千纸鹤为基础在做改进。但设计完成后,市场部提出顾虑“折纸过程太复杂,小朋友可能学不会”,杨博亲自到社里教所有编辑折狐狸,并向市场部进一步阐释和说明,要求增加折纸设计。最后折纸方案确定后,杨博录制了专业的教学视频附在手册中。杨博后来感慨说,很感谢出版社这种“不杀创意”的做法。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不时冒出新创意的年轻作者容易接纳新事物,也愿意配合各种营销活动,如录视频、做网课、上直播等,总能在开心的“玩”中收获最好的营销效果。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天上掉下一头鲸》附赠青花瓷烧制过程图册

激发青年作家的持续创作力

和青年作家打交道,天天社的编辑们坚持尊重和“鞭策”原则。“鞭策”主要是指“花式催稿”,不断推着作家交新作;尊重是指在这个过程中,不以市场喜好为唯一准绳去干涉作家的创作,尊重他们的创意,鼓励他们去尝鲜、去冒险,把试错的风险担在出版社自己身上。

具体来说,有时候鼓励作家延续自己的风格,在“处女作”基础上延伸出“系列”作品。比如孟雅楠在凭借《中秋节快乐》摘得青铜葵花图画书奖金奖后,创作出了《好困好困的新年》,以中国传统节日为故事底本,形成“节日里的故事”绘本系列;比如史雷在《将军胡同》之后又出版了姊妹篇《正阳门下》;比如洪永争在《摇啊摇,疍家船》后,继续疍家故事创作《船儿归》,并丰富了体裁以摄影纪实的方式创作《水岸之间》。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有时候则根据作者的个人风格,提供新思路或新主题。比如在英国留学喜爱逛博物馆的魏冬妮,在和她探讨以博物馆故事为主题创作绘本后,推出了《三彩马的旅行》《法老要回家》两部作品;封笔10年重新出发的张牧笛,编辑建议从中篇幻想作品入手,目前已经出版了《天空之镜》《夏天的森林》;常笑予擅长从实际生活的某个“点”发散想象,进而构建一个完整的幻想宇宙,继首部作品《黑猫叫醒我》之后,今年又出版了科幻新作《宇宙牙齿》。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带着青年作家“走向世界”

除了在作者创作和作品营销发行上下功夫,天天社努力通过国际书展等平台,让这批青年作家作品走向世界。一方面,中国原创应该在世界儿童文学领域建立自己的话语权;另一方面,我们也坚信这些品质高且兼具中国特色和国际审美的作品一定能够被国际市场认可。目前,《中秋节快乐》《奇怪的团子》均已售出英文版版权,《中秋节快乐》更成为英国利兹大学汉语翻译大赛指定作品。

同时,天天社还尝试通过各种办法,激发青年作者们的灵感,让他们从国际的也好,从传统的也好,吸取一些不一样的元素,以此酝酿下一部“超越”之作。因此,天天社成立了国际共创项目,让青年作者与国外的作者、绘者直接合作。经过长期筹备,去年,天天社与挪威方出版人联合双方最优质、最年轻的作家资源,中国故事配挪威插画,及挪威故事配中国插画为合作方式进行创作。未来实现真正的文学与艺术精品创作目的,双方商讨数轮,“枪毙”了10多个故事,预计2020年共出版6部作品。目前,挪威插画家莱恩选择了杨思帆的文本故事,也是该项目敲定的第一部作品,中国插画家黑眯也正在挑选挪威故事。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在2019年上海国际童书展上,天天社发布了“中挪图画书共创项目”

用与众不同的选题开启知识类原创出版

前几年,天天社的原创出版虽然主要集中在儿童文学和图画书板块,但一直在为出版高品质的原创知识类图书做准备。2018年末,天天社出版了第一套原创科普作品“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系列,这套历时3年策划出版的作品开启了天天社的知识类原创出版之旅。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系列

“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系列策划之初,编辑在市场调研后发现,虽然科普作品众多,但以引进版为主,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孩子阅读。编辑决心尝试“软科普”,结合天天社的文学优势,不做单纯的词条注释,而是从人文视角阐释自然与生活的关系,为中国孩子做一套了解自己“家门口”动植物及其背后本土文化、人文地理的读物。

责编刘馨的好友冷林蔚在某科普杂志连载的系列专栏《傻傻分不清》中通过比较的方式介绍物种,这是一种新颖的博物学讲述方式,反响很好。因此我们向她发出约稿邀请,希望每本书围绕一个主题,通过相似物种的比较,让读者以“相互联系又有区别”的眼光认识身边常见的自然物。然后将“中国物种”“中国人的自然观”“博物入门”等关键词作为约稿准则,并强调语言的文学性。借助冷林蔚曾在《天天爱科学》《知识就是力量》等科普杂志的任职便利,她先后找到了昆虫专家冉浩、植物手绘达人年高、猫盟创始人宋大昭,鸟类专家关翔宇4位青年专家,组成了“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系列4本书的文字作者团队。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系列封面设计过程及定稿

书刚出版时,社内编辑都觉得“好得不得了”,但对于外界的接受度却“没什么底”。拿到样书后,我和刘馨先去了果壳网,去说服一个专业科普网站接受这样一套“软科普”入门系列图书。最终,果壳网、物种日历先后推荐这套书,它成为果壳网面向青少年群体推荐的第一套原创科普读物。此后,在几位作者的高度配合下,我们在“北京坊”摆过市集、在惊蛰节气时做过主题读书会、在假期开展了多地图书馆分享。越来越多的读者通过各种渠道认识了这套书,2019年年底,“我与大自然的奇妙相遇” 系列不负众望地获得了“我最喜爱童书”知识类读物金奖、“年度桂冠童书”等殊荣。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果壳网宣传海报

2019年,“知识类读物”已经成为天天社的三大产品线之一。之所以叫“知识类读物”而不是纯科普,主要是希望发挥本社在儿童文学方面的优势,将自然科普与人文相结合,推出文学性高于一般科普读物的童书。

此外,遵循同样的思路,青少年“文史哲”读物也将成原创重头戏。天天社的大部分编辑都毕业于名校中文和历史系,发挥在专业作者资源方面的优势,邀请高校的青年研究者投入普及类读物的创作中,在专业知识上靠得住,在语言表达上尽量摆脱学究气质,追求平实浅近,做到“严谨而不严肃”。

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当《后浪》被刷屏时,出版人该如何关注“青年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