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单位如何防范版权贸易中的法律风险

□本报记者 张君成

出版单位如何防范版权贸易中的法律风险

哲学家李泽厚的著作《美的历程》。

资料图片

5月29日,哲学家李泽厚发布的一份声明在出版界和版权界掀起了波澜。他在声明中表示,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美的哲学》三卷图书,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版了,他不承认这三卷图书是其著作,也“不负任何责任”。

据媒体报道显示,李泽厚早前已将自己的10本著作的财产权转让给了中国台湾地区的三民书局。而《美的哲学》策划方——京贵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就此事件发出声明称《美的哲学》“为合法出版物”。

这一事件引发了出版界的关注,也引发了“出版机构在授权合作中如何避免风险”的讨论。

修改书名未得到作者允许

李泽厚是中国当代著名的美学研究大家,其撰写的《美的历程》等著作影响了许多人,他的许多作品也成为超级畅销书。

面对前文提到的李泽厚的指责,《美的哲学》策划方京贵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发出了声明,表示《美的哲学》是在达成了出版授权合作协议后出版的,“出版时的书名和内文,是经过授权方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确认的”。5月30日,李泽厚方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刘悦笛表示:从贵州人民出版社这次的出版情况来看,起码修改了整个书名为《美的哲学》,这显然没有得到李泽厚的允许,内容方面的修改目前还不清楚。

面对外界对李泽厚契约精神的质疑,刘悦笛也给出了回应:“李泽厚对这套书并无任何经济方面的诉求,正如他反复强调,‘我打的就是名誉权’,而‘财产权已全部转让’,但是他希望出版方停止进一步的侵权行为(即要求出版方应停止发行并销毁库存)。”

版权贸易链条是否完整成纠纷关键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纠纷的关键在于版权贸易链条是否完整。

张洪波说,多年前,李泽厚已经将自己著作的财产权(中文版)转让给台湾地区的三民书局了,但并不包括修改权等人身权:“所以,三民书局是李泽厚作品的著作权人,严格来讲,应该是李泽厚作品著作权中财产权的持有人,有权授权大陆出版社出版李泽厚作品中文版。”

但张洪波同时指出,京贵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发表的声明的第一句话,即“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享有李泽厚著作的全部著作权权利”这一说法,并不严谨。

张洪波认为,贵州人民出版社侵犯了李泽厚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指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张洪波具体解释道:“篡改是指用作伪的手段改动或曲解,书名、标题是作品的核心,修改书名、标题,尽管意思与原来书名相似,但违背了作者的原意,是一种曲解,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

“贵州人民出版社虽然获得台湾三民书局的授权,有权出版李泽厚作品,但未经李泽厚本人授权,即对其作品名称进行修改,可以说侵犯了李泽厚的修改权。”张洪波补充道。

张洪波认为这件事可以给当下的出版单位一些启示:著作权包括出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财产权,也包括署名权、修改权等人身权,财产权可以转让或许可使用,但人身权不能转让。张洪波提醒道:“出版单位应该签订严谨的出版授权合同,应该在授权范围内从事出版行为,合同中未明确授权的权利,还在著作权人手中,超出合同授权范围,就容易侵犯著作权,进而要承担法律责任。”

授权链条中存在不少隐患

一位从事版权贸易多年的国有出版单位的编辑室主任在匿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授权问题是整个出版行业存在的一个隐患。

在她看来,相较于其他行业,出版行业人士在很多法律问题上的认识有些滞后:“并不是说我们的法务结构不严谨,而是出版从业人士对知识产权的界限认识是模糊的。”

该女士认为,认识模糊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出版单位对于授权链条真实性无法掌控。当前出版单位的一个困惑是授权到底是不是真实、有效且完整的。对于出版单位来说,授权关系达成前的核实尤为重要,但这种核实需要投入巨大成本,所以很多出版单位在与版权代理机构签订协议时,会特别要求作者也提供相应的授权证明。“但问题是,有时很多版权代理公司会盗用作者信息,造成授权不严谨,但是作者对此并不知情。”

作者自身法律意识的淡薄是授权过程中的另一个隐患,这也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作者不知道自己转让了哪些权利;二是其不知道授权给了哪些公司。

该女士就遇到过许多类似的情况。比如,有一次,作者投稿后被采用,也按照出版单位的正规流程进行审核,当稿件要交付印厂时,作者突然问她,之前在某个公司签了一个合同,不知道著作是否能再进行授权。去年,一位作者怒气冲冲地指责该女士所在出版单位侵害她的著作权,后经过沟通才发现,作者忘记了自己已将作品的财产权授予版权代理公司。“现在很多作者签约时并不知道自己授权的边界在哪里,稀里糊涂地就签了字。”

当前出版单位对接的权利方多种多样,有作者、作者经纪人、作者的经纪公司、第三方的版权公司。有时,一个作者不同作品的不同权利被分割得非常复杂,如果作者和其代理人或是经纪人存在矛盾的话,那情况就会变得更为复杂。

在这位女士看来,授权不规范往往潜在一定危险,一些不规范的授权行为由于作者知名度不够,被掩盖了下去;一旦作者开始走红,大概率会引起相关的版权纠纷。

因此,提高出版单位与作者的版权意识就显得尤为重要。张洪波对此也有些无奈:“出版界从业者对于版权的认知应该高于其他行业,但是实际工作中很多从业者对许多简单的版权问题都没有厘清,这说明在出版界,版权法律知识的普及教育是不够的。而且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很多使用和传播形式、载体、媒介、手段,商业模式多样,很多版权权利交织在一起,这就更需要版权专业机构或版权专业人士的参与。”

直至记者6月2日截稿为止,该书的出版方——贵州人民出版社并没有就此事发表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