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出版与“复社”

最近,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征集到一本由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亲笔签名的1938年2月“复社”初版《西行漫记》(精装本)中文全译本,以及1939年4月初版由斯诺夫人韦尔斯写的《续西行漫记》(精装本)中文全译本。两本书的封面都为鲜红色布质材料,书脊上烫金色书名醒目耀眼,并有“复社”出版社的名称。

《西行漫记》书中清晰地印着:“第一版2000册,民国二十七年二月十日付印,三月一日发行,精装实价二元五角”。书内画出了红军长征路线,还有多幅珍贵图片和文字说明,其中就有那张非常著名的毛泽东戴着红军八角帽的照片,帽子上的闪闪红星仿佛正点亮照耀着中国。

中国人民对于《西行漫记》并不陌生。1936年6月,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宋庆龄、张学良大力帮助下,冒着生命危险,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线,秘密经西安前往陕北苏区,访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共领导人和红军将士及延安群众,记录下了中共将帅们栩栩如生的个人形象、战斗生活等鲜为人知的资料。4个多月的采访,他搜集了关于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手资料,具有很高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该书第一次以一个西方新闻记者的身份向外界详细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事迹,在全世界和中国国内均产生了重大影响。

据捐赠者上海市民胡立棣女士介绍,这两本书是她母亲胡金仙留给她的,《西行漫记》的内页上有1938年8月23日斯诺夫妇共同的签名留念。胡女士介绍说,她母亲1916年出身于上海一个中产家庭,初中、高中都是在上海圣玛利亚女中就读。斯诺在上海期间,她的母亲胡金仙当时是一位年仅23岁的热血青年,曾经帮助斯诺做过日常生活翻译,还教他唱《国际歌》。这两本书保存了80多年,家人十分珍视,虽然有点舍不得,但经过斟酌,胡立棣姐弟最后还是决定将其捐赠出来。

该书的出版值得一提。出版社“复社”遗址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巨鹿路(原巨籁达路)174号,现已融入延中绿地。这里也是胡愈之的私人寓所,《红星照耀中国》中文译本、《鲁迅全集》《论持久战》等均在此秘密翻印。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日本侵略者大举轰炸华界、抢掠上海,大批难民涌向租界,上海成为被日本帝国主义四面包围的“孤岛”。1937年年底,胡愈之得到斯诺寄来的“特殊礼物”——英文版《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样书,斯诺告诉胡愈之,他写的这一本书,两个月内发行5版。胡愈之早已听说过这本书,书一看完,他立即萌生了将此书译成中文出版的想法,即商请胡仲持等10多位文化教育界的救亡志士,将全书30万字拆分成若干部分,夜以继日在一个月内将全书翻译成中文,书中的译者之一“陈仲逸”即为胡愈之笔名。为了掩护,中译本书名改用《西行漫记》,出版用“复社”的名义。在印书没有经费的情况下,“复社”成员每人捐几十元,再向读者发预约券。书定价为2.5元,如果用预约券买,只需1元。1938年3月,《西行漫记》第一版印了2000册,书很快售完,不到一年就印了4版。仅几个月就轰动海内外,在香港和海外华人集中的地方,出了无数重印本和翻印本,发行量高达80000多册。

这本《西行漫记》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本书的带动和影响下,革命志士热血沸腾,出现了万人争读、供不应求的局面。青年们因该书了解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的传奇故事,不少有志青年由此奔赴陕北苏区或投身抗日战场。

《西行漫记》及其续集,不仅如实记载了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革命的历史,也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人为谋求民族复兴、国家独立、人民幸福,历经艰辛、 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它犹如一束理想之光、信念之光、真理之光、希望之光, 照耀着中国大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