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调教尿便器,军警雄液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二章

老瞎子的态度反常的严肃。

可他似担心以苏奕孤傲性情听不进去,忍不住耐心解释道:

“您可不知道,玄钧剑主虽然早已离世多年,但余威犹在,幽冥中一些神通广大的老家伙,可都和玄钧剑主有着莫逆的交情。”

“您言辞上若对玄钧剑主不敬,极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字字诚恳,发自肺腑,谆谆相告,“甚至,若我师尊还活着,听到您这样的话,肯定也会雷霆震怒,因为他老人家最是敬重玄钧剑主,也最反感别人随意评论玄钧剑主。”

苏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这老瞎子,果然是真瞎!

“行了,歇息吧。”

苏奕也懒得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很快便酣然入睡。

老瞎子原本还想问一问那对师徒的来历,可见此还是忍住了。

他轻手轻脚来到大殿角落阴暗中,盘膝而坐,怔怔出神。

明天就将重返幽冥之地,可他却不知道,究竟何年何月才能为师尊报仇……

毗摩太强大了。

只想一想,就让人感到绝望和无助。

“不管如何,有苏大人在,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老瞎子心中喃喃。

之前,苏奕曾根本不把毗摩放在眼中,言称毗摩若敢来幽冥,就会亲手将其拿下。

不管苏奕能否办到,仅仅这番话,就给老瞎子极大的安慰。

……

翌日一早。

仙冥之地的天色,依旧是如若黄昏暮色般昏沉。

孟婆殿的营地前。

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强者皆已经汇聚在一起,正在布设一座道坛。

苏奕、老瞎子、道袍老者、白袍少年他们皆在一侧等候。

当然,苏奕是坐在藤椅中等待……

“苏道友。”

道袍老者笑着上前寒暄。

“有事?”苏奕问。

道袍老者笑说道:“谈不上什么事,只不过是想在离开这苍青大陆之前,和道友闲聊一二。”

苏奕哦了一声,道:“你说。”

这种冷淡的反应,看得不远处的白袍少年直皱眉。

道袍老者却浑不在意,笑说道:“这段时间,我和徒儿游走苍

文学

青大陆各地,倒是碰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苏奕没有搭话,懒洋洋坐在那,自顾自饮酒。

他知道,道袍老者肯定会接着说。

果然,下一刻就见道袍老者徐徐说道,“其中,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在那大梁国境内的一座偏远小村子。”

“小村子?”

老瞎子忍不住开口。

一个皇者,却为一座小村落感到吃惊,这无疑意味着,这小村落定然不简单!

“不错。”

道袍老者感慨道,“那村落中皆是世俗寻常百姓,但整个村落,却笼罩在祥瑞之气当中,以至于村落中的百姓,诸事顺遂,福寿绵延,着实称得上是人间奇观。”

老瞎子不由惊诧,祥瑞之气虚无缥缈,就是世间的名山福地中,也不简单皆笼罩有祥瑞之气。

可一座小村落,却能聚拢祥瑞之气,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村落中藏有天大的玄机不成?”

老瞎子再问。

道袍老者点头道:“我和徒儿曾亲自去那村子走了一遭,果然发现,那村中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所居住的庭院,其堂屋门楣之上,挂着一幅堪称神异的墨宝。”

说到这,无论是老瞎子,还是那些孟婆殿强者,都已被勾起好奇心,露出倾听之色。

而苏奕此刻忽地开口,道:“你说的可是草溪村?”

还不等道袍老者开口,其徒弟白袍少年已错愕道:“你也知道那座小村落?”

众人都不由吃惊,该是怎样一个小村落,才会引起一位皇者注意,并且,连苏奕似乎也知道其存在?

“那就不奇怪了。”

苏奕自语。

他想起当初在浮仙岭一侧,遇到的曹平和曹安兄妹,也想起了自己当初离开时,留给兄妹二人的那一幅字。

见此,道袍老者反倒被勾起好奇心,忍不住道:“苏道友难道清楚那一幅墨宝的来历?”

众人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苏奕。

苏奕笑了笑,反问道:“倘若我说那幅字是我所留,你信吗?”

道袍老者一呆,满脸惊愕。

白袍少年更是好笑道:“没人会相信。”

言之凿凿。

老瞎子登时皱眉,道:“何以见得?”

白袍少年飞快道:“那一幅字,牵扯到一门至高的敕令传承,乃是大荒第一道门的不传之秘,且动用此敕令,需要皇者出手才行!”

一番话,让在场众人皆陷入震惊,也总算明白,为何一座小村落,会引起道袍老者这等皇者注意。

大荒第一道门!

苍青大陆的修士或许不清楚,但在场之辈,谁能不知道,这等势力何等之恐怖?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三章

墨修循着声音望去,看到地面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鱼在蹦跶,不断地挣扎。

想冲入地面,可是根本冲不进去。

“原来你不会入地啊,不过,你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墨修看着这条巴掌大小的鱼。

睁大了眼睛。

“我的力量无法再维持原本庞大的身形,就变小了。”蠃鱼道。

“原来你还可以变小啊,早说啊。”

蠃鱼翻翻白眼:“你也没有问。”

墨修笑了笑,将蠃鱼给捡起来,道:“我们赶紧入土为安吧。”

“啥入土为安?”

墨修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迅速施展灵墟土遁,冲入地底。

“这谁啊?你怎么捡了这么一个东西,这玩意是啥啊?”几个小东西纷纷问道。

“我是蠃鱼。”

蠃鱼在墨修的手掌上面挣扎,道:

“我好渴,你们有水吗?让我泡一下?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力量了,再也无法保持湿润,所以现在很需要水。

“这里用十几瓶灵液,要不你试一试?”墨修道。

“好。”

他说着直接将一个瓶子给咬碎了,灵液掉出来。

“快快快,别让他流到土地中。”

墨修手一动。

用灵力将灵液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水球,不滴落地面。

那条鱼顿时就冲进灵液中。

“我终于活过来了。”

浑身都是伤的蠃鱼翻转着身子,道:“帮我将这些灵液都给弄碎,倒在这球中。”

墨修手一挥,十几瓶灵液纷纷灌溉在蠃鱼的身体上,他美滋滋地泡着。

墨修不再搭理他,目光继续往下彭罗的戒指,道:

“东西呢?”

“这就没了吗?”

墨修望着地面,地面罗列着几个东西,除了十几瓶灵液比较珍贵外,其余都是些什么东西,极快破烂铁皮,还有几把剑。

这些剑的品质不高,比灵剑低一个档次。

还有几百斤的灵石。

看来这个叫彭罗的是个穷逼啊。

墨修摇摇头,无奈道。

“会不会是你私吞了?”墨修盯着尾巴分叉狗道。

“你小子别污蔑我,这就是全部。”尾巴分叉狗摇晃着尾巴道。

“好吧,看来这些修行者普遍都比较穷。”

墨修不再看。

然后尾巴分叉狗将灵石和神仙币都给收起来,心里面美滋滋的。

“看来自己距离购买飞天又近了一步。”

接下来,墨修盘坐地面修炼,他在等蠃鱼。

估计他想要恢复过来,得需要一点时间。

抓紧时间修炼吧。

……

蜗牛大帝道场外面。

一位长老走着走着,突然就停住脚步,道:

“七圣子,彭罗死了。”

他将彭罗的命牌取出来,竟然碎成了几块。

“他不是被派去跟踪那个叫武悠的吗?怎么就死了?”

七圣子回头望几几眼长老,“他可是真仙修行者,而武悠只是二次显化。”

“不一定是他杀了,这里是大帝道场,可能是他是跑到不该跑的地方了。”

“应该是,我们过去找一找他的尸体,看看他出事的地方有什么古怪。”

七圣子想了一会儿,他觉得能够让真仙陨落的地方,或许是触发了什么。

七圣子问道:“能查出他出事的地方吗?”

长老道:“可以,距离我们几十公里,我们现在就跟赶过去吧。”

七圣子点点头,和众人长老和天工弟子朝着彭罗的出事的方向飞去。

一段时间后,众人纷纷降临,很快大家的脸上浮现不同的神色。

“他是被打死的。”

几位长老望着化作肉泥的彭罗。

“他是被什么庞然大物反复碾压致死。”

“我记得他将灵魂给修成了半个神魂,应该没那么容易死掉,都找找,或许他还活着。”七圣子道。

众人纷纷出手,可是出其的是,竟然没能找到任何的踪迹。

“不对,这里有一种特殊火焰的味道。”

七圣子在一颗树上面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

“他看来他的神魂是灰飞烟灭了。”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火焰?”七圣子指着树上面的一缕痕迹。

几位长老排查了一番,最近道:“这好像是传说中的无色火吧。”

“无色火,这不是号称可以焚尽万物的火焰吗?与不死鸟的不死真炎同级别的火焰,都是极其厉害,原来他是被这种火焰给灭杀的,看来蜗牛大帝中真的有好东西啊。”

七圣子笑道。

“你们都找找,要是有这种火焰,让我降服,天工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七圣子嘴角浮现笑容。

“圣子,这不是蜗牛大帝道场里面诞生的无色火,是有人用无色火将彭罗给杀了。”有一位长老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