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用嘴帮我口、第二书包高辣网文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一章

第二百六十三回金蚕功的致命缺陷

“混账,居然敢暗算老夫!”殷天豹缓了一口气,不禁骂道。

潇客燃无忧无喜,说道:“我说过只要你用金蚕功我就会出手,再者我也喊了住手了,就不算是暗算了,再说你不也丝毫没有受伤吗?”

殷天豹冷哼一声,说道:“死到临头嘴还这么硬,老夫让你看看什么叫无谓的挣扎。”说着双手微抖,由下向上画一个圈,似乎要把金蚕功的内力全部激发。

忽然殷天豹脸色一变,双手在半空之中也是一停,轻咳了两声,似乎一口气喘不上来,但旋即有恢复过来。

潇客燃跟莫少龙两人相视一眼,均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不禁冲了上去,莫少龙适才插入土中的长剑此时也被他抽出,一剑刺向殷天豹的喉咙。

面对刺来的两柄长剑,殷天豹居然视若无睹,任由长剑刺来。

潇客燃脸色微微一变,他这一剑本来是想刺向殷天豹小腹的,可见他居然没有躲闪,心念一动,以为是殷天豹是受了内伤,适才还咳了两声,一定是用劲过猛,此时还没有恢复过来,他不肯一剑就这么刺死外公,长剑一晃,便刺向了殷天豹的手臂,若是不取他性命而能断他一臂也算好的了。

莫少龙看到潇客燃的变化,心中轻叹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但他跟殷天豹非亲非故没有什么顾忌,剑势不变,依旧向着殷天豹喉咙刺去。

潇客燃跟莫少龙的长剑同时刺中了殷天豹的身体,可是预想中的鲜血迸流却没有出现,因为两柄长剑根本没有刺入身体丝毫。

两人脸色一变,手中力道不禁加重了几分,可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殷天豹看着二人,眼中满是不屑之色,双手一扫,便把二人的长剑扫开,单手向莫少龙的脑门抓去。

莫少龙大骇,急忙退开。

殷天豹却不依不饶,继续想莫少龙扑去。

潇客燃的长剑被殷天豹扫开之后,他手一抖,剑锋又是一转,同时掠过殷天豹,闪到他的身后,一剑劈下。

“啪”的一声,殷天豹的衣裳被潇客燃的长剑撕开了好长一道口子,露出里面褶皱的肌肤,可是依旧没有丝毫血迹流出。

潇客燃再定睛一看,双玲宝剑居然只能在殷天豹身上留下浅浅一道白痕,心中大骇,金蚕,金蚕,这就是金蚕功的真正奥义吗?双玲宝剑在江湖上可算是名副其实的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对此时的殷天豹居然只能留下如此浅的痕迹,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如何会相信世上还有如此高深的武功。

只见殷天豹一心想莫少龙逼,把莫少龙逼得不停后退着,还好莫少龙虽然受伤,但内力始终深厚,身法又颇为诡异,几番躲闪还不至于出现性命危险。

潇客燃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岂不明白适才自己并未尽全力,莫少龙也没有,殷天豹更是隐藏的极深,适才的打斗此时看来倒是有些戏耍他二人的意味。

潇客燃见殷天豹不顾自己直扑莫少龙而去,也明白了他二人是彻底激怒了殷天豹,而且定是殷天豹见莫少龙适才受伤,此时一定打算尽全

文学

力将莫少龙毙于掌下,剩下自己也便不足为虑了。

不过此时的殷天豹跟适才也有了一些不同,潇客燃可以明显感觉到殷天豹的身法比适才慢了许多,心想这就是金蚕功的代价吗?忽然一个激灵,说到身法他立刻想到了“天残三式”。

“天残三式”极为霸道,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因为其对敌手虽是伤害极大,但是对自己的反噬也是不小,再者若是对方侥幸躲开了,那接下来对自己的形势就会极为不利,此时看到殷天豹的身法迟缓了许多,自然便想到了“天残三式”。

他抬起手中长剑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把全身的内力集中在长剑之上,忽然潇客燃脸色一变,不得已之下长剑插入石中,尤为急促地呼吸着,欢乐一口气后,喃喃说道:“太勉强了吗?”

原来因为“天残三式”的霸道,对自身也是极大的负担,若是潇客燃在元化神功大成之后的全盛时期,他间隔不久便能挥出两次“天残三式”,可是适才施展轻功奔了那么久,又跟殷天豹打了那许长时间,此时要想再一次挥出“天残三式”实在是太勉强了。

忽然潇客燃内心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提起一口气,跃到莫少龙身前替他挡住了殷天豹几个攻势,同时把莫少龙往后推开,自己便急忙闪开,大声说道:“外公,我们做个交易吧!”

殷天豹冷哼一声,说道:“此时才想要做交易,不觉得太晚了吗?”

潇客燃也不答殷天豹的话,说道:“我跟少龙兄把元化神功跟莫阳真经交出来,你就放过我们吧。”

闻言,莫少龙一怔,缓了一口气身子微微前倾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旋即觉得潇客燃定有其用意,便不再说话,立马调息起来,此时内息能缓和多少是多少。

“现在才想着要讨饶啊,好,你去把他杀了,再把元化神功交出来,从此以后听从老夫的命令,老夫可以饶你一命。”殷天豹指着莫少龙要潇客燃去把他杀了。

潇客燃看了莫少龙,心中似乎很是为难的样子。

殷天豹见潇客燃犹豫不决,见莫少龙也看向这里,便对莫少龙说道:“莫老夫欺负你,老夫也跟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杀了潇客燃,把莫阳真经交出来,从此以后跟随老夫,老夫同样可以饶你一命。”

岳用嘴帮我口 第二章

“六道轮回拳,出自遮天世界,拳出六道,破灭轮回,附带上任系统主人对六道轮回拳参悟而成的轮回盘。”

敖丙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厚礼,神色中的激动不言而喻,实是这门无上拳法威名太大,让他都不得不为之心旌摇曳。

他当即让系统将这门神通传来,顿时便有黑白轮转的奇光,飞跃进他的眉心,这门神通便为他所得。

他大致看了一下,便觉得这六道轮回拳的精妙绝伦,蕴含深刻的大道至理,需要花更多的时间钻研参悟,方能有所成就,所以便暂时放下了。

随即,敖丙便按计划首先习练天衍术。因为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开始构建“我道”的神通体系,一以贯之,融会贯通,这自然需要极为庞大的运算力。只是他如今修行古法,金丹九转之前元神未成,不能借助元神之妙。

固然他龙魂强悍无匹,却也只是精神力强悍,在推演演算上远不如元神,所以天衍术自然就是重中之重了。

心海之中,敖丙心念一动,属于天衍术的经文自动浮现在身前。他仔细品味阅读,结合自身所学,看出这天衍术中隐隐有易经的影子,只是却比包罗万象的易经更多了偏向性。

想到此处敖丙顿时洞开日月神瞳,双眼金银神光吞吐,窥探天衍术之精义。

只见敖丙双眼中太阴太阳异象迭出,眼瞳深处更有两道金银火光灼灼燃烧,天衍术经文在火光中分解,映照一切虚妄,得见真实真义。

经日月神瞳解析,天衍术道韵精义纷纷落入敖丙心海,被敖丙轻易理解消化。

有着宙一钟在,敖丙倒是不担心时间不够,沉心静气地解析天衍术,力图让自己最快地掌握这门妙法。

日升月落,光阴如水。

自从敖丙来了神域后就一直在闭关中,但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一年之久。随着时间过去,敖丙沉寂不出,很多神族人都已经忘记了他这个“客人”。

宫殿中,宙一钟笼罩下,敖丙盘膝打坐,除了身体本能地吞吐神元,打磨真元法力,精深却是毫无波动。

直到某一刻,敖丙周身的神元受精神力波动的影响,开始自发汇聚,骤然间,他轻轻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双清澈通明的眼睛,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但其目光却好似天空般纯粹,好似溪流般澄澈,又好似大海般深邃,好似世界与他而言没有秘密。

敖丙微闭双眼,洞开日月神瞳,他的眼睛还是没有变化,并无之前的神光缭绕,一如他刚刚睁眼时的澄澈。

但是若是有精通眼瞳神通的高人在此,在敖丙睁眼的瞬间,就能看到他眼瞳中看到一面似真似幻的宝镜。这面镜子如圆如白日明月,通体晶莹剔透,好似人眼中的晶体,不精通此道者是决然看不出的。

这面宝镜便是敖丙在宙一钟下闭关的成就之一。

他在学成了天衍术后,便尝试将日月神瞳和天衍术相结合,这样就能起到一个奇异的作用——但凡是他看到的神通道法,他都能同时解析推演,眨眼就能学会,瞬间便能大成。

天衍术和日月神瞳相结合,两者的功用发挥到了极致,而他又依据自身所学,将神通道法和炼器相结合,以神通即法宝为理念,这才造就了这件即是神通也是法宝的宝镜,被他取名为天衍明镜。

这门天衍明镜神通一成,他所学的功法神通对他而言,再无秘密可言。无非也就是某些神通过于精妙繁杂,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推演解析,学会掌握也不过是早晚而已。

过往所得的神通,都被他以天衍明镜重新推演解析,甚至于武侠世界的武道功法也被他推演解析其中的精义,重新归纳在自己的神通体系中。

他自身本是烛龙血脉,所以便以烛龙传承的烛

文学

龙证道真经为根本,尝试去演化自己的大统一功法,以便于容纳所有神通于一炉,最大发挥出自己的战斗力。

目前他所得的最强肉身法门仍是肉身篇的烛龙玄功,这与他的契合度也是最高的。元神篇功法倒是有两部,一部是残缺的大道青莲元神法,另一部便是钟山烛龙元神法。

之前在魔童世界时,他为了尽快恢复修为,所以就选了最符合自身血脉的钟山烛龙元神法,这让他进境飞快。在对抗天劫咒中,纵使龙魂未能化为元神,仍然发挥了极大的战力,但也失去了对大道青莲元神法增幅大道领悟的效用。

敖丙自然不想九次放弃,所以便尝试初步将两门元神法融合。凭借着天衍明镜的奇效,他已经初步融合,并且将新功法推演到了金丹境界。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三章

完本了,缓缓打出这几个字,有一种如释重负,却也有几分不舍与感慨。

这本书也就百多万字,但是作为我第一本长篇小说,还是倾注了我大量心血,可能后面进度是有点快,拖了太久了,我也不太想把和鸿钧之间的战斗写太多,该完本了。完本的不算太完美,但是我想写的故事大致都写出来了。

当然我想写的还有很多,比如石猴如何懂情,比如同门之间的爱慕敬仰,比如后土出关后的温柔陪伴。又比如冥河造的后裔中有一人名叫湿婆,那是印度教的主神,蚊道人我想写成谁肯定都晓得,我还想过不把陆压写死,要知道太阳神拉是埃及神话中的创世神,还有我写过盘古曾经设想通过献祭来获取力量,那是北欧的神话…

我其实是想写所有的神话所有的起源都源于洪荒,不过宗教一直都是敏感话题,我后面实在是不敢写,所以还是完本吧。

最后这段时间的更新我是有些对不起大家的,有结局本来就不好写的原因,但是更多的还是我自己的错。

人快三十了,在我这种偏远县城还没结婚真的算是一种原罪吧,反正和家人亲戚闹得不算愉快,心里一直感觉堵得慌。

结局就在脑子里,但是每次开电脑,我都有种要砸了电脑的冲动,好几次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打不出一个字。

人啊,最怕的就是心乱了。

调整了好久,不过小说还是要写下去,说实话一开始是为了兴趣,现在就是为了每月那多多少少的稿酬了。

其实完本了该说句下本书再见,但是更新不给力对不起大家,也不好意思说这句话了。

以后如果有缘能看到我的书,那我们再见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