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风流女医生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滴血救活小七的事情。”

“以后,我可不可以叫你九哥哥?”诸葛灵巧睁大眼睛,望着司马九。

司马九忽然发现,诸葛灵巧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却有种令人忍不住就要靠近的亲和感,甚至,还透着不涉世事的纯真。

“你真是诸葛孔明的传人?恕我直言,听说,当年灭蜀之战时,孔明先生的子嗣诸葛瞻战死绵竹,孔明家族成员也都被屠戮殆尽。”九州幕僚团中的大佬谈笑间,曾言及司马九可能是晋国皇室司马家族后裔。

当年,屠戮孔明家族的主谋,正是司马家族。

此时,司马九看到司马仲达宿敌的后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也不知道,爷爷不让我说起这些事情,不过,每年清明,爷爷都要我们遥拜北方五丈原方向。”诸葛灵巧见司马九救活机关小七,没来由的很相信司马九。

“哦哦!”司马九深深吸了口气。

随后,他低声问道:“看起来,司马九比其他机关傀儡多了一份灵智。我曾接触过不少宇文恺大人的机关傀儡,很多都不在小七之下,却都没有那份灵智。这是为何?”

“小七还小,长大后,会更加厉害。”

诸葛灵巧见司马九似乎不相信,连忙补充道:“说来你可能不会信,原本它也是普通的机关傀儡,自从它去过禺谷瓦屋居后,就与普通机关傀儡不一样了。”

“又是禺谷?又是瓦屋居?”司马九暗自生疑。

不知道,禺谷有多少秘密,尽然能让机关傀儡通灵智。

“九哥哥,我们出去吧,你救活了小七,我要好好谢谢你,我们家在延康坊有铺子,那里有很多好东西。”

“嗯!”司马九点了点头。

诸葛灵巧灿烂的笑着随司马九出屋。

大通间内,公输无双正在与柳媚娘聊天,旁边,插不上话的邓崇见着司马九与诸葛灵巧后,脸色阴沉下来。

“无双叔叔,我们一起去延康坊好不好,爷爷已经等候你多时了,我邀九哥哥也一起去。”诸葛灵巧笑看着公输无双。

“我已经见过你爷爷了,要不,怎么知道你被人骗到了这里。你都邀请了,那我们走吧,再去一次,正好,我还有事情与你爷爷说。柳掌柜要不要一起去?”公输无双看向柳媚娘。

司马九突然发现,柳媚娘似乎很高兴,这令司马九有些意外。

在司马九记忆中,柳媚娘一直就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今天,她却对去延康坊表现得迫不及待。

诸葛灵巧见公输无双没有提及邓崇,吐了吐舌头,也没多话。

刚才,诸葛灵巧听出了公输无双暗嘲邓崇的话,毕竟,她只是纯真,并不愚蠢。

邓崇见四人上马,向延康坊行去,没人招呼自己,恨恨的朝地下吐了口口水,仇恨的扫视了一眼慧茂行的伙计后,悻悻离去。

“小九,你可要把诸葛灵巧伺候好了,关键时刻,我允许你使用美男计。”柳媚娘凑到司马九身旁,细声道。

司马九不好气的回应道:“什么叫我允许你?媚娘,过分了哈!灵巧还是个小女孩!”

“诸葛灵巧是蜀绣天下的少掌柜,蜀绣天下知道么?”柳媚娘见司马九似有不知,遂露出不耐的神情。

司马九摇了摇头。“不知!”

“蜀绣天下,就是当今天下经营蜀绣的最大商家,甚至,即将成为唯一的商家。以前,蜀绣天下只与通济行做生意,你若能让慧茂行参与进蜀绣天下的生意,我就,我就……”柳媚娘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司马九听了柳媚娘的话,顿时明了柳媚娘让他结交诸葛灵巧的意图。

随后,司马九向柳媚娘挤了挤眼色,坏笑道:“媚娘,我懂的,我等你。”

柳媚娘见司马九调笑自己,气得媚脸通红,小拳细捶了司马九两下,不再与司马九啰嗦了。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

“额!”

听到李更云说的话之后,赵甄而是有些无语,她知道自己想要将皇位禅让给李更云这件事情,肯定是行不通的,因为之前她就有这个打算了,不过李更云的已经从侧面将她的想法给否定了,如今这次她再次正面提出来,见到李更云如此有恃无恐的样子,自然是清楚他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说服自己,而且如果李更云想要当皇帝,恐怕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阻止他。单凭他的才能加上他在郭凤和马文龙他们心中的地位来说,只要将自己的传国玉章掌控在手,就能够直接脱离自立,相信李更云做皇帝肯定会比自己更适合。

不过李更云现在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他就是逍遥君的身份,之所以他的名字是逍遥君,那就是因为武都神侯府退出历史舞台了之后,便将魁一和暗影都归入了轩辕文斋之中,而那些影卫也都是暗影训练的,轩辕文斋其实说白了就是武都神侯府,唯独作为神侯的贺苍梧并没有加入。但是,贺苍梧没有加入,不代表着李更云就没有贺苍梧的实力,作为先天武者的他,只要在身体恢复之后,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达到贺苍梧的水平。所以,逍遥君的存在就代表着新的势力崛起,而他的意愿也和他的名字一样,做一个逍遥君。

“算了,李先生,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强求了,既然李先生还是愿意做逍遥君,那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做这个女皇了。”赵甄无奈的看着李更云说道,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再惺惺作态了,而之前的也不过就是一些玩笑而已。

“言归正传,我听闻李先生最近在研究一些奇淫巧技,正好我来到襄州之后,听闻了一位奇淫巧技的宗师级人物,今日请李先生前来的目的就是想将这位奇才介绍给李先生认识。”

“额,女皇,这个可不是奇淫巧技,而是改变未来的国家重器!”李更云先是否定了赵甄对于研究火器的看法,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那名宗师级人物,看来赵甄也是对于这件事情有些上心了,于是他便对着赵甄说道,“还请女皇代为引荐!”

“来人,请巧天工进来!”

“是!”

赵甄一声令下,守在门外侍卫便打开了大门,随后一名身着华丽服装的女子走了进来,来到了李更云他们的面前,十分没有礼貌的指着李更云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听闻他人都说李先生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且还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今日一见,似乎与寻常男子没什么差别。看来传言有误,传言有误啊!”

“额!”听到巧天工如此形容自己,李更云也是脸上有些挂不住,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别的女子评价自己普通了,虽然他确实很普通。

“本姑娘还是比较喜欢赵子易将军,人长得帅,而且还是个肌肉男,想想都觉得有些害羞呢!

文学

巧天工突然提起了赵子易,随后自我陶醉在个人幻想之中,脸上竟是泛起了红晕,十足的一副花痴的模样。不过更让李更云感觉到可怕的是,巧天工后面说起来的那句话:“能够配得上赵子易的,恐怕也就只有我家林森师兄了啊!”

“噗!”

听到这句话,李更云顿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他用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巧天工,难道这个巧天工是个腐女?居然是喜欢看男男的?!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

郑度低头的时候十分不解,但是当他抬头之后,便已经无所谓了。

无他:心态变了。

益州爱被谁占据被谁占据,关他何事?

郑度万万没想到,就算刘璋不采纳自己的意见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当众罢黜自己。

难不成刘璋他已经放弃了抵抗?

郑度踱步缓慢的走出府衙门外,回首望了一眼,看到的却是嘭的一声,两人合力关门的一幕。

他终究是没忍住,嘴角微微向上扯了一下,摇着头大笑而走。

罢了罢了,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从今往后,我郑度便归隐家中,不问世事喽。

厅内,刘璋同样走了两步,颇为颓废的坐在矮榻上,若有所思。

“主公,郑从事他?”

张松是着实没有想到刘璋真就罢黜郑度了。

他当真想不明白。

“此事勿要再提。”刘璋甩着衣袖道:“自古以来只听过抵抗敌人来安定人民,没有听过骚扰百姓来躲避敌人的。

郑度如此枉顾百姓性命,心性不佳。”

张松便非常听话的就不在言语了,若是刘璋依照郑度的计策,那对主公而言,可当真是大麻烦。

现在刘璋他想着对百姓好一些,是不是有些晚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全靠同行衬托,表现的更好的刘玄德!

“报。”

就在厅内氛围颇为沉闷的时候,负羽士卒匆匆走进厅内,拱手说有消息送到。

刘璋接过一瞧,原来是法正差人送来的。

大意就是被主公派去结交荆州牧刘备,在他身边怎么的怎么的。

结果未曾想主公竟无容人之量,趁人之危竟然派人刺杀刘玄德。

为此法正决意与刘璋断绝君臣之义,并且反过来劝刘璋投降,刘玄德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刘璋浏览完之后,憋在心中的一口气终于得到了发泄的口子。

法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来劝自己赶紧投降的,然后刘备不会亏待了我!

刘璋气的想要把竹简撕毁,可无奈竹简的质量很好。

他只能恨恨的丢在地上,又狠狠的踏上几脚,方才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法正他安敢如此教我!

此寮乃是背主求荣,忘恩负义之辈!

他有何脸面劝降我?”

刘璋心中的火气终于被引爆了,他又是一脚踢翻矮案,大声嘶吼。

现在造成这种局面的错误,全都成自己的了!

那是杨怀自作主张想要杀刘备,关我刘璋什么事?

许久之后,刘璋终于吼的嗓子有些嘶哑。

“循儿,你且调兵两万去支援张任等人,再自带一万守卫雒县。

另外命宾伯为参军,李严为护军,领军三万前去驻守绵竹,作为第二三道防线。”

刘璋对儿子女婿寄予重托。

“喏。”

三人出列拱手领命。

费观与李严皆隶属于东州人,全都是随着家族从荆州迁徙来的。

费观更是娶了刘璋的女儿,乃是刘璋的女婿。

如今刘璋也只能选择相信他的儿子和女婿等人了。

这些人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还有阐儿,也一定要让他杀了关平,提头来见自己。

“阐儿可是有消息?”

益州郡太守董和拱手道:“主公,听闻他随关平一同在凉州助马超征战,诱杀了夏侯渊。”

“哼。”刘璋冷哼一声:“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关平诱杀曹军大将夏侯渊的消息,被飞快的传播。

因为这件事在旁人看来,是一件极为不可能的事情。

以前关平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顶多骗箭的事情,被曹操赞一句有些小聪明。

可自从他杀了夏侯渊后,那这便是实打实的战绩了!

如此前后一对比,让人不到处传颂关平的名声,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益州郡太守董和不言语了。

张松此时也不好说些什么,至于联系张鲁等人的事情,还是勿要再提了。

尤其是郑度坚壁清野的毒计,张松觉得此举对于自家主公,危害性更大。

刘璋发完脾气之后,说自己累了,便进入后院休息去。

张松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孝直为何会突然发来挑衅信件。

但此举必有深意,一定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张松谨记关平当初的告诫,待到大兵围困成都后,他的作用才最大。

至于其余时间听到什么消息,都不要写信告知,好好潜伏即可。

间谍这种事,一不小心就会身死族灭。

“张从事,你且好好开导我父亲。”刘循自是没有怀疑张松。

当初请刘备进入益州,也是为了防范张鲁。

刘备却是也做出了剪除张鲁羽翼,让巴西郡各处的板楯蛮蛮人互相征战。

这些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坏就坏在,曹操攻打江东,孙权求援。

刘备想要回援出益州,结果被杨怀刺杀这件事上。

这事放在谁头上,能够一笑而过?

杨怀要是没有自家主公的吩咐,他会刺杀刘备吗?

还是杨怀已经暗自投降了曹操?

可惜杨怀刺杀不成,已经死了。

现在什么说法都从刘备高沛嘴里流出来的。

他们俩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张松都是为了父亲的谋划,他能算到今日之事吗?

怪张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刘循自顾自的退下,出门与费观一同商议如何应对刘备的攻势。

张松一直潜伏的很好,也没有想要写信如何如何,他与法正一个在外,一个在内。

只需要在关键时刻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就行。

法正是帮助主公出谋划策,自己则是找准时机,劝降刘璋。

尽量不让成都发生战事,否则以成都的城防以及粮草,必定是旷日持久的。

即使如此,张松也认为自家主公能赢的面大。

虽然刘璋拥兵数万,粮食储备多的不像样子,占有极大的优势。

可是刘璋的大部分兵力都只能用于防守各处关隘,战略机动可调动的士卒并不多。

主公那里可用的嫡系士卒不多,粮草和运输都比较困难,但好在主公在海内外皆有很高的威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