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似乎陷入了沉思,他一时间没有回应罗塞塔,而是直到十几秒后才开口:“我在技术层面没有什么疑问,这方面的事情自有专家们去讨论,我在意的是提丰方面对这件事背后的风险有怎样的认知,以及你们是否对这些风险做出了足够的预案和……心理准备。”

“……这是一场伴随着巨大风险的壮举,请放心,高文,我对此有清醒的认知,”罗塞塔嗓音低沉,语气极为郑重地慢慢说道,“除了你之外,这个世界上的凡人中应该没人比我更清楚神的危险,没人比我在这个领域更加谨慎——我和我的家族用了两百年和一个失控的神打交道,我们在这种事情上是不会大意的。

“至于你具体担心的问题,我这边的专家们已经制定出了六套不同的预案,分别考虑到了神国活化、神国内残存着战神意志、神国内存在超出凡人免疫等级的精神污染、其他神明可能介入等各种不同的意外情况。当然,不管做多少预案,我们也永远要准备面对超出想象的情况,这方面我们应该是有共识的。

“稍后我会将完整的预案以及更多技术资料传至塞西尔,你可以看过之后再下判断。”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终于慢慢点了点头,并在片刻的斟酌之后沉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那我这边也可以给你交个底——塞西尔方面也会在神国探索计划中提供足够强有力的安全保障……我们会有一位真正的‘专家’充当探索行动的顾问和向导。”

“一位真正的专家?”罗塞塔稍微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似乎猜想到了什么,脸上表情不禁有些变化,“难道你指的是……”

“这件事现在是最高机密,”高文轻轻点了点头,“会有一位神明参与进来——请放心,她如今已经‘无害化’,而且是完全站在我们这边的。但同时你也要做好准备,她的出手相助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助力,也会带来额外的风险,参与行动的人中绝对不能

文学

有‘信徒’存在,也不能有意志不坚定的人知晓这件事情。”

罗塞塔的表情变得极为肃然,语气格外郑重地点头承诺:“我明白,这方面的事情将由我亲自把关,能够参与这个计划的人都是意志极其坚定的学者和死士,而且其中许多已经暗中协助奥古斯都家族对抗神明之力多年,他们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高文再次点了点头,随后他又与罗塞塔交谈了一些项目合作方面的事情,并在最后问了个问题:“还有一件事我想知道——你打算在什么地方打开这扇‘门’?”

在宗教意义上,“通往神国之门”是一个近乎虚幻的、心灵上的概念,它只存在于虔诚信徒的意念以及超出维度的感知中,然而提丰人现在要做的事情却是要将这扇虚无缥缈的门通过技术手段固化、具现出来,他们要打造一扇真正可以让凡人进入的大门,这就意味着必须有一个用于开门的“地方”才行。

“考虑到潜在的风险,这扇门必须远离一切繁华区,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设立在没有人烟的地带,”罗塞塔略做思考,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们还要设置足够的‘安全手段’,需要确保一旦这扇门失控,我们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摧毁它在现实世界的物质结构,但另一方面,在大门运行正常的情况下,它又必须能够承受一定程度的外来冲击,以防各种意外……”

一边听着罗塞塔的话语,高文一边轻轻点着头表示赞同,并自言自语般轻声嘀咕了一句:“听上去刚铎废土倒是挺符合条件……可惜风险太大了。”

“是的,风险过大,”罗塞塔同意道,“且不说现阶段我们只能在废土边缘的无人区建造试验场,废土周边混乱、失控的能量环境本身就是导致大门不稳定的隐患,而且宏伟之墙附近的时空结构受到强大能量场的影响,在深层存在许多断裂带,万一大门里真的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这些难以监控的断裂带恐怕会成为数不清的泄漏点……”

“排除掉这个选项吧,”高文说道,“继续说说那扇门还需要什么别的条件。”

“它应当是一座独立且坚固的设施,可以从内部完全炸毁,又难以从外部攻破;它还需要充足的能源供应,周围最好有足够的空间来设置那些奥术发生器;我们还需要修建道路,方便运送补给和人员……”罗塞塔继续说着技术人员们在反复论证之后提交上来的需求,并在最后格外强调了一点,“另外,还有一点也非常非常重要:这一切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

“战神已经陨落,祂残留的碎片和神国之间的联系在最近也表现出了明显的衰退迹象,学者们认为这说明战神的神国正在逐渐‘远离’我们的世界——在失去了凡人思潮作为‘锚点’之后,那个神国就如同大海上飘荡的幽灵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必须在它和现实世界的联系完全中断之前将那扇门固化下来,以重新建立锚点……”

听完罗塞塔的最后一句话,高文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所以,这座设施还不能离我们太远,否则将徒增建造成本和时间……如果可以的话,它最好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这样我们就可以只进行少量改造和修缮……”

存在这样符合条件的地方么?罗塞塔一时间陷入深思,并很快想到了什么,他慢慢抬起头来,带着探寻的目光看向高文:“你认为……缔约堡如何?它正好位于我们的边境缓冲区,虽然我们北边的贸易线如今很活跃,但缔约堡所处的荒地仍然远离人烟,那里也有现成的道路和足够的空间,当初为了修建城堡在边境地带设置的补给站也可以派上用场。”

全息投影中的高文慢慢笑了起来:“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看样子我们又达成了一项共识,”罗塞塔难得地同样露出微笑,平日里略显阴沉的面容也稍微变得平和起来,紧接着他又仿佛联想到了什么和缔约堡有关的事情,脸上表情变得有些感慨,轻声感叹了一声,“缔约堡啊……”

“是啊,缔约堡……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许多人的命运都是从那里开始改变的,不是么,罗塞塔?”

……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夏想回来的时候,灯草大师已经醒了。

不过尚未完全清醒,只是从地上坐起来了而已。那么多酒喝到肚子里,想完全清醒,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了,而他之所以坐起来,是方才尿急,起来方便了一番。

“夏老弟,你去哪了,来,咱们接着喝。”灯草大师朝夏想招呼道。

喝肯定是不能再喝了,但夏想有话要问,他朝灯草大师道:“灯草兄,此女阳寿未尽,暂居于此,我如何才能带她返回阳间?”

闻言,云绮梦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这些话她还未来及告诉他,不知他是如何知道的。但想到他神鬼莫测的本事,又似乎知道才是正常的?

想喝酒但发现碗已经空了的灯草大师含糊道:“这个简单,夏老弟,只要以你的至阳至刚之气,至诚至真之爱,穿梭人魔两界就可以保住这位姑娘的元神,令她还阳。”

你说巧不巧,一样都没有。

我的至刚至阳,只是说说而已。再说这至真至诚,更是不行,远的不算,近的我也有三位数的女人跟在身边。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困难一点的那种?”夏想问道。

灯草大师摇头道:“这么简单都不行?那贫僧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既然没有办法,那就算了吧,夏想是个洒脱之人,修炼到他这般境界,自是不会为些许小事纠结。

他可以不在乎,但事关自己性命,云绮梦却是不能不在乎,只听她急道:“夏公子,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你说说看。”夏想说道。

云绮梦缓缓道:“先父对阴阳术数素有研究,能够推演过去和未来,他替我算过命,说我在十七岁那年,会遇到一个劫数。就像先前公子所说,他说我遇劫之后,会暂居阴界。直到遇到命中贵人,嫁给他做妻子,与那位贵人结合之后,就可以借助他的阳气,重返阳间。”

结合?

夏想当即摇头道:“你爹算错了,或者说你要等的人不是我,因为你一旦嫁给我,就只能做妾,是绝做不了妻子的。”

云绮梦:“……”

“夏老弟,此言差矣,救人一命胜造一人,乃是功德无量。你身上杀业颇重,日后境界攀升,遭遇雷罚时,必定劫难重重。若能多积功德,也好抵消罪业。”灯草大师劝道。

他这么说,夏想内心是极度委屈的,若非是身体问题,否则按他的说法,自己可以造多少人,消除多少罪孽?

“灯草兄,可这人鬼殊途,如何结合?”夏想拒绝道。

灯草大师不解道:“她阳寿未尽,自然是人,夏老弟何来人鬼殊途之说?”

一语点醒梦中人。

塔香不知燃了多少,自己又极尽耗时,事不宜迟,夏想当即起身道:“绮梦姑娘,我们结合…嗯,是我借你阳气,助你还阳。”

这一场还阳之战,从画里打到了画外,从地面打到了云端,从天黑打到了鸡鸣…鸡鸣了自是结束了。

天色渐明,东方已露鱼肚白。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一年前开始一年之后结束

八月二十六开始,八月二十六结束。一转眼已经打扰各位整一年了。感谢大家在这一年当中对我昼夜颠倒更新时间的宽容,更感谢大家在这一年当中对我不守时的容忍。让各位牲休息时间在等更新,真是万分抱歉。

当初后转的更新是在计划之外的,本来打算用外传来填勉传的坑,不过头脑一热就将前后顺序颠倒了,现在变成即将要动笔的勉传要来填后转的坑。真是坑来坑往无穷尽也……

在后转当中,我务求写的尽量真实一点,每个出场人物在我心中,都有他们自己的世界。

在沈辣的世界当中,除了吴仁荻和向北之后,一切还是那么的美好。虽然他偶尔也在肚子里腹黑两句……

在孙胖子的世界里,除了沈辣之外,哥们儿我谁都坑

在吴仁荻的世界当中,不管谁的世界,都是我做主……

在向北的世界当中,没有吴仁荻的世界多美好……

在上善老和尚的世界当中,吴勉你等着,这事儿不算完!

转眼一年过去,后转终于完结,感谢各位我的包容和支持。民调局的故事虽然已经该一段落,不过后面还有新的故事在等着各位。

有关新故事的事情,请关注本人的新浪微博—-本物尔东水寿,当时候会有第一时间的通知。

最后还是老规矩,祝天下所有人都开心快乐,喜欢民调局的朋友们多开心快乐一点。

文学

涛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夜

(本章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