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周先生对我们说过:“越漂亮的女人便越会骗人,而若是碰到又聪明又漂亮女人,便越是要好之为之。千万不能去骗,去偷袭。”

因为女性对谎言其实是很敏感,漂亮的女人则更敏感,漂亮而聪明的女人就是敏感中的敏感。这双倍且还平方的敏感,将会带来更多的敏感。对男人来说,得到的,自然是噩梦一般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岁月了。

总而言之,一个谨慎有情商的成熟男人,面对娅妮这样聪明绝顶的漂亮女人,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坦率地向对方表达自己真实的心情和意见咯。

想到这里,余连便将脸一抹,一本正经地道:“娅妮,你骗我?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参加通商会议了?”

娅弥妲叹为观止地看着余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珍惜的奇行种:“上午就结束了啊!倒是余连你,不是说过今天要在大使馆休息一整天吗?”

“我休息半天了啊!下午是被齐先生扭着来参加采访的。”

“采访?”娅妮对这个事情倒是挺感兴趣的:“不会是因为那部《绿》吧?”

这姑娘确实是聪明过头了。她仅仅只花了不到半秒钟,就完成了采访——齐先生和余连最近的共同体点——《绿星公主和七个小海星》之间的逻辑推导。

“确实就是因为那部《绿》啊!拜其所赐,本人马上就要火出圈了。”余连道:“记得星期六晚上八点的时候,锁定《民族统一报》的《星期六访谈》。”

“哦,那个最高观看率只有1000多万的扑街节目啊。”

余连心想这就有点扎心了,能不能给那个贵族家幼子社长先生道个歉,嘴上却道:“那你居然知道?”

“我当然得知道了,这家媒体毕竟是帝国境内难道一见的民权派。你看啦,总是喜欢在人类面前手舞足蹈的猩猩固然很讨厌,但其中要是多了一只长得黄毛的,不也得细心保护吗?我认为,保护物种的多样性,也是保护文明的前提。”

余连心想你要是在公众面前说这种话,不知道有多少人得三观颠覆哭死。另外,能不能不要翻来覆去地拿着灵长目说事了,好歹也是人类的近亲呢。

“在大众面前,我当然不会这么说了。就算是海星,也在扑食猎物之前也知道把自己伪装成植物呢。人总不能棘目动物都不如吧。”

余连再次不那么想要说话了,于是干脆便开始尴尬地笑。

“不过,瞧你这得意洋洋的样子。应该是搞出了一个大新闻吧?克雷尔当初把他的那些女仆们组了一个女团出道,第一次开演唱会就卖出去十万张票的时候,也就是这个表情了。”

哇啊!想不到克雷尔·贝尔蒙特老兄还有这等雅兴!我现在和他处好关系还来得及吗?

“别想了,那个女团经济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在我手里。你要有什么不纯的意图,来讨好我还更快一点。”娅妮笑道。

哦豁,贝尔蒙特老兄连女仆队的墙角都被你挖掉了?这都没把你当仇人?

“行啊,星球六我会准时收看的。然后根据你搞出的那个大新闻的程度,看是否要推波助澜。”

“请务必如此。传播得越广,对联盟可越有利哦。”

“我会的,到时候还会斟情发个大大的勋章给你的。”她笑道:“那么,还是说回正题吧。你是不是已经也找到了一些萨尔文伯爵的遗宝?”

哦豁!打岔战术没有成功。

“可千万别说你不知道。你这一年时间之内,去过雾都探访过萨尔文地下广场,去过新塞维利亚拜访过唐怀瑟公爵留下的公关,最后又去了鲁米纳。以上的地点,都是萨尔文伯爵曾经到过的地方。”

“你这也太自由心证了。我去的那些地方都是工作安排!萨尔文伯爵可是个环境学姐,全银河哪儿没去过?就是你们联盟不也去过好几次吗?”

“是的,一共去过三次,每次都在两年时间以上。我有充分的理由他是乘机来记录我国本土内的星图的。”

结果他是本子的“科考队”和“商务投资人员”吗?感觉一下子就low了好多了啊!

“总之,还是说回你自己吧。”娅妮笑道:“虽然你确实可以说以上都是巧合,你是因为工作原因才正好和萨尔文伯爵在过的地方有短暂的交接,可我却就是不信。”

“所以这就是自由心证啊!你不是科学家吗?要讲证据的。”

娅弥妲扬了扬线条优美的眉毛,笑吟吟地道:“诶?这可是有趣了,我何时说过我是科学家了?我其实是个无法无天的自由主义者,研究科学的时候讲科学,研究社会学的时候讲利益至上……”

等会也请您向社会学家们道歉!话说你今天需要道歉的对象还真多啊!

“等到应付余连,你这样身上满是谜团的灵能者,当然就要讲究自由心证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余连无奈道。

“不,不用求证!我的直觉就是第一。”她露出了明媚端庄的笑容

明明是如此任性的无礼态度,为啥这姑娘就能表现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且还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呢?

余连按了按太阳穴,嘴角抽搐着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认真地想了一想,这才道:“好吧,如果你非要问的话……我就只能说,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查到了萨尔文伯爵的一些秘密。

文学

他不仅仅是我们想象的那个三流的画家,一流的园林艺术家和环境学家,顶级的学者型官僚。实际上,他应该还是一位顶级灵能者,以及宝具炼金大师。”

周先生同样对我们说过:“面对骗不过去的聪明又漂亮的女人,最好的办法是说真话。”

当然,先生的潜台词是,学会只说一部分真话。不过这一招其实是很高级的技能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玩得转的。

娅妮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她沉吟了一下,同时向余连招了招手,示意其上到观星台上来。

后者当然也没有拒绝,上了台。不过,他刚刚停步,却听女孩道:“你所谓的机缘巧合,是不是偶然得到了萨尔文伯爵留下的画?”

“你拿到的是《冬夜赏雪图》?”余连反问道。

“那看样子,落到你手里的应该是《夏夜观星图》了。”娅弥妲顿时秒懂:“不过,真的是偶然得到的吗?”

“其实有人送到我手上的。没办法,大概是有人被我天生卓尔不群的气质,和渊渟岳峙的傲骨折服了吧?我有的时候也很想要收敛一下自己的帅气,但这就像是漆黑中的萤火虫,太鲜明,太出众,实在是无处安放这样的青春。”余连耸了耸肩。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通天走后,整个江府内久久没有声音,很宁静,针落可闻。

似乎……

都还没缓过劲来。

大世界的事情,总归是太震撼了。

令他们久久难平复。

通天的话太可怕,一个诸神界居然那般恐怖。

最令人瞪目结舌的是金手指的事情。

青莲和鸿钧或许是不知金手指意味着什么,甚至也不知那是什么意思。

但江缺知道,那代表着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啊。

而能批量制造金手指的诸神界,是一方大世界。

“那究竟是一处怎样的大世界呢?”

老实说,江缺的内心很好奇,他想去看看。

或许能彻底解开心中的迷惑,包括他的金刚镯。

现在他有许多猜测,但都还没有得到证实。

他江缺需要去验证一番,或许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吧。

不过……

还需要准备一番才行。

江缺的内心是向往的,也是很期待的,那方大世界应该很繁华吧。

而那种浩瀚无垠的地方,万族林立,正是他想去看看的地方。

或能有所收获。

“师尊,真有那种大世界吗?”

青莲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但江缺还是点点头,“有,而且通天不可能撒谎。

一个有用的前辈,一个用得到的前辈,对他很重要。”

“师尊,那我们真的要去诸神界?”

鸿钧问道:“不知要何时才能去,又需要怎样的准备呢?”

“先尽量提升修为吧。”

江缺淡淡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强大的修为都是根本。”

实力为尊,强者为最。

只有强大的存在者,才有发言权。

……

金鳖岛,碧游宫。

自江府回来后,通天就把各种大阵开启,防止有人出手。

他也怕江缺了。

也怕青莲和鸿钧,毕竟他二人都是天道级的存在。

一旦出手,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

开启大阵后的通天一脸冷然,“想去诸神界怕是不容易,不过,让你们先去探探路也是挺好的。”

毕竟他通天在诸神界里有仇家,还不止一家两家,而是很多家。

江缺身上已经沾染他的气息,一旦出现在诸神界里,应该就能被那些仇家发现。

到时候……

免不得要替他通天挡些灾难。

当然,这事他是利用人了。

不过,也只是相互利用,他也不算完全骗。

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信息都是真实的,也作不得虚假。

“大世界里,金手指可是被明令禁止的东西。”

通天暗道:“等你们去到诸神界后,就会发现了。”

通天也不怕江缺生气,等江缺发现的时候已经在诸神界了。

即使会生气,也最多是他没有介绍清楚。

无关紧要。

他觉得没多大问题。

到时候他通天也基本上快要恢复,自然无事。

也不怕惧怕了。

“只不过,等去到大世界后,你可能会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通天暗道一声,“毕竟诸神界很大,大到大道级在里面都是蝼蚁。”

在通天的猜测下,江缺应该就是大道级。

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而蝼蚁者,随时都有可能要死的。

想当年,他通天在诸神界里的时候,都觉得诸神界大得无法去看清楚每一个角落。

要知道,当年他也是一尊强者,也是一位恐怖的存在者。

现在呢。

一切都变了。

曾经种种神奇,种种不可思议,都成为过往云烟。

随时都要飘散而去。

转世重修,也不是谁都有这么大的毅力坚持,也不是谁都能重回巅峰。

也有可能失败。

“还好,我现在已经修炼到天道级了。”

通天暗道着,“至少,我迈出很大的一步,开始正式踏上强者之路。”

而三界中。

其余诸圣们只是好奇着,只是盼望着,实则他们的突破依旧遥遥无期。

毫无办法可言。

他们本身的本源就不完整,想要突破就必须补全本源。

但他们又不知道这点,所以才会遥遥无期,一直等待着。

似乎……

也没有结果。

他们不知道通天是怎样突破的,只是羡慕不已。

江府。

青莲和鸿钧开始给江缺介绍起江府的情况来。

除阿黄这只狗子外,其他妖都没了。

出走的出走,转世的转世,重修的重修。

基本上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不对,是妖。

修行太艰难了。

当他们数千万年都不得寸进,都不能突破,那种滋味才是道理。

只有狗子忠诚。

一直守护在江府,守护着大门。

“阿黄,你的本源不够让你突破到天道级。”

江缺淡淡地说道:“你可以随本座一起进入诸神界去,等到那大世界后,我再为你寻找可以补全本源的方法。”

“谢主人,我愿意。”

狗子还是很听话,也很忠诚,他知道江缺是自己的主人。

肯定不会害自己。

一人一狗,外加两个徒弟。

去闯荡诸神界。

阿黄依旧化作一条土狗模样,没有化成人形,按他的说法化成人形就不一样了。

情况就不同了。

说不定主人也不再在乎自己。

一只土狗,可爱多了。

青莲和鸿钧倒是不理解,人形状态不是能更好地修行吗。

为何不用。

但他们并不知道阿黄的想法。

“各自收拾一番吧。”

江缺淡淡地说道:“同时,也注意出去把这方世界里的修行资源搜刮一下。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第4526章星际宠夫日常(55)

“怎么样,怎么样了,出来没有?阮小姐不是说今天差不多就能发芽了。”

“我这边还没看到,你们呢?”

“我这也是。”

“会不会根本长不出来……”

“不可能,阮小姐他们实验室那些都长出来了,这里不过是扩大了几倍而已,有些数据没办法做到实验室那么标准,但该做的事情我们也都做了,我这么辛辛苦苦伺候它们,一定会出来的!”

“对,我们要有信心,难道你们忘了实验室那些蔬菜了吗?长势都那么好,我就问大家,你们长这么大,谁亲眼见过作物从土里生根发芽?阮小姐给了我们机会,我们就一定要做好。”

“大家都不要放弃,也不要失望,阮小姐他们反复试验都成功了,那说明方法和数据都是正确的,我们这个环境和实验室不同,生长的慢一点也有可能,还是把该做的都做好,想想我们吃过的饭。”

“我好饿!”

“我也是,我不想去食堂了。”

“别做白日梦了,阮小姐说过,等我们自己能种出菜来,就把她会的菜式都教给食堂的厨子,虽然比不上阮小姐,但肯定比之前那一成不变的东西要好吃吧!”

“就是,我们也可以自己学不是吗,如果未来有自己的房子,那我一定要学会做饭,每天都给自己做饭吃!”

……

“阮小姐,您不进去吗?”自从知道阮唐真的在蛮荒星上种出了菜之后,狱卒对她就越发恭敬了。

阮唐摇摇头,“不进去了,问题已经解决了。”

她专门过来一趟就是怕这些人在大棚里闷了那么久呼吸了那么多酸臭难闻的气体,在规定的时间内没培育出幼芽会气馁崩溃,没想到大家这么乐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