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第一晚就日了,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一章

张三爷也看完了布帛里的内容:“二哥,小平儿这计策真好哎。”

“哎,不争气,不争气。”

关二爷摸着长髯眯着眼睛道:“先前还是不够谨慎,否则张郃他是逃不掉的。”

诸葛亮用羽扇遮住想笑的嘴,对于关云长的话,他也理解。

俗话讲就是关羽开始凡尔赛起来了,儿子高考差两分靠了满分,真是不争气啊!

张三爷哈哈大笑,拿着竹简看向诸葛亮:“诸葛军师,大哥让俺出兵益州,俺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诸葛亮点点头,荆州出兵入川协助主公,他心中早有定夺:

“我此次带兵前去益州,荆州军政大小事务皆要决于云长,云长可多与元直商议。”

关二爷颔首,眯着眼睛道:“诸葛军师尽管放心,某在荆州便在。”

诸葛亮闻言一顿,斟酌了一下:“云长,若是曹操来袭襄阳,你该如何应对?”

“揍他们!”

诸葛亮又是一顿:“那曹操孙权联袂而来,你该如何?”

“照揍!”

“哈哈哈,二哥霸气。”张三爷在一旁乐呵呵的大笑。

诸葛亮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孙曹两家联手,荆州必然不保。

“云长啊,你要记住,如今曹操势大,我们大方向是北据曹操,东和孙权。

有事发生后,还是多与元直商议,你主抓军事我是放心的。

但是政务还需依靠城中官员,你对他们的态度,切不可太过于激进。”

“就是,就是,二哥你对这些士人勿要太过于苛刻了。”张三爷也是在一旁跟着劝导。

“军师与三弟且放心大胆的去,待到大哥平定益州后,定国自会返回荆州,到时候那些烦杂事,由他处理。”

关二爷只是搪塞了过去。

诸葛亮对此颇为无奈,只能点头应下。

等回头给远在公安坐镇的徐庶写信,让他多加注意一二。

还有留守荆州的大小官员,诸葛亮也觉得要好好安排一阵。

即使调兵遣将也需要不少时间,但自己少睡两个时辰,挤挤也就能够安排了。

大军前往益州,就算攻克之后还需安抚人心,在此期间,荆州绝不能出事。

张三爷乐呵呵的走了,他也要回家交代一番,自己入蜀之后,定然会有仗打。

正好儿子张苞岁数也够了,就带着他一起入蜀,也好见识见识。

诸葛亮见张飞走出门外,方才被关羽的话给气到,没有理会张飞。

他站起身来道:“若是翼德宣扬定国之事,我恐他出门前不会好受。”

关羽也才反应过来,夏侯渊是弟妹的叔父。

他荒年的时候舍弃自己的幼儿,救活了已故弟弟的女儿,弟妹一直被夏侯渊养大,情同父女。

“罢了罢了,这种事是瞒不住的。”

诸葛亮又摇摇头,这种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弟妹她自是知道进退的。”关羽摸着长髯说了一句。

张三爷回家之后,大叫着让上酒,今天接连听到两个好消息。

张苞等几个儿女自是围在旁边,连忙问他爹到底有什么喜事发生?

“哈哈,你大哥关平那小子,在凉州用计射杀了曹操的大将夏侯渊。

以后你们也要跟他学啊,小平儿那可真是聪明!”

张三爷的话音刚落,端着盘子出来的夏侯氏失手掉落了果盘。

“夫君,你说什么?”夏侯夫人急忙走了两步,花容失色的问道。

张三爷瞧见自家夫人,这才想起来,夫人好像一直是拿夏侯渊当爹对待的。

如此说来,大侄子射杀了自己的岳丈?

他方才在睡觉,听到侄儿射杀曹军大将的消息后,一直处于兴奋当中,未曾想到夫人这里会出状况。

“啊,夫人。”张三爷擦了擦嘴上的酒渍:“俺没说啥,没说啥。

就是俺大哥要打益州,调我入川帮他,就为这事高兴,绝没有其余的高兴事。”

“爹爹说,我大哥关平特别聪明,用计射杀了夏侯渊。”小女儿及时补刀,向她娘汇报。

夏侯渊这个名字她好像听娘提起过,是她家亲戚。

张三爷看着眨着眼睛,白净白净一脸请功的闺女,一口气憋在心中,不知道要说些啥。

夏侯夫人得到确认后,当即跪坐在席子上开始痛哭。

稍微长大一点的张苞,自然就理清楚这期间的关系。

几个儿女看着刚才狂笑的爹,以及现在哭了的娘,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张苞则是带着弟弟妹妹们先出去,免得爹不好认错,平白落了面子。

“夫人,这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张三爷吭哧了半天说道:

“我大哥与曹操势同水火,平儿与岳父各为其主,难免的事!”

夏侯夫人只是在哭,养育之恩,尤其是叔父丢掉了亲生儿子养活自己。

如今叔父竟然死在了自己侄子的手里。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

张三爷见夫人哭的如此小声,很想问她是不是没吃饱饭?

但他除了跟敌人吼之外,还未曾跟妻儿吼过。

“夫人,俺不瞒你,这种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定然不会帮他报仇的。”

夏侯夫人哭红了眼睛,摇头道:

“妾身未曾想过要报仇,只是叔父他有恩于我,还望能够保全他的尸体,安稳下葬。”

啪。

张三爷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满脸笑意道:

“夫人且安心,平儿那多机灵啊,见夏侯老贼~嗯,俺那老岳丈身死,小平儿心下悲痛的不得了。

还制止旁人砍下他的头送给马超,用去平定凉州,这是多大的让步啊!

不仅如此,还给了拉尸体的板车,直接就让败军之将亲自把俺老岳丈的尸体给拉回长安去安葬。

夫人你别不信,真的是这样!

平儿他本想埋伏的是张郃,谁成想俺那老岳丈身为督帅,竟然亲自追击。

这才丧了命!”

夏侯夫人见自家夫君抓耳挠腮的样子,也不忍再苛刻。

“夫君不必安慰我,我叔父他亲自追击小平儿,定然是想要杀了他,绝不会因为有我这层关系就不动手的。”

张三爷长叹一口气,还是自家夫人明事理。

“我只是一时悲痛。”夏侯夫人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我自会祭奠我叔父的。”

“这是应该的。”

张三爷点点头,一码归一码,将来在战场上见了夏侯家的人,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二章

经过上级领导研究决定,让方基石接管直播。

以前的银行卡还在,把直播所得的收入提出来后,他是个有钱人。然后!在都城这边买了一栋别墅,安了家。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他的一再请求下,领导决定让他去看望儿子。

重回到这个世界,他最大地愿望就是照顾儿子。

在领导的安排下,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见到了儿子。

为了安全起见,自然是派了好多保卫人员保证方胤的人身安全。虽然他的身份基本上确认了,可毕竟他不是真正地方基石,他的肉身是范纪实。

谁知道呢?要是敌人派过来暗杀烈士遗孤的呢?

陪同儿子方胤来的不是首长,而是保姆何莲。

现在的何莲,已经得到方胤的信任,两人成了“好朋友”。

“方胤!呜呜呜!……”看到还是那个虎头虎脑的儿子,方基石无法抑制地哭了。

他扑上去想把儿子搂抱到怀里,结果!却被何莲给喝止了。

“你想干什么?”何莲喝止道。

“范纪实!你想干什么?”其他护卫见状,也一个个喝止着。

“你?你是什么人?你?”儿子方胤也是一脸地慌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再则!范纪实的面貌很猥琐,也让方胤感到厌恶。

“儿!……”方基石很想叫一声“儿子”,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无法叫出来,叫出来了只会更是让人不理解。不!是让儿子方胤不理解、不接受。

“叔叔喜欢你!”方基石只得改口道。

“我不要你喜欢!我有何莲阿姨喜欢我!”方胤说着,连连后退,靠到何莲的大腿边。

“你?你想干什么?不许你碰他!”何莲伸手阻止着,让他与方胤保持距离。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方基石赶紧解释着。“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不相信你!请你自重!”何莲很不配合地说道。

“河莲!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么?”

“你跟我谈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何莲拒绝道。

“你也不是何莲,你是河莲!是不是?”方基石不得不拿出杀手锏,说道。

“我叫何莲!我是首长家的保姆!……”

“你是保姆!但是!以前的何莲已经死了,你是河莲穿越过来的!”

“你?你胡说什么?我听不懂!你?”河莲一听,当场大惊。

“你不应该隐瞒你的身份,你应该向首长解释清楚。河莲!我是方基石!我也是重生过来的。我……”

“你胡说什么?你?请你离开!离开!”河莲见方基石继续“胡说”,不得不大声地喝止着。并且!要求终止见面。

“方胤!我们走!他是坏人!”

说完,一把将方胤搂住,护在怀里。然后!又看向周边的保护人员,说道:“让他走!让他走!他是坏人!他是来暗杀方胤的!让他走!让他走!……”

“你不要这样!河莲!你应该向首长说明情况,你不是何莲,你是河莲!何莲已经死了!可能是中了新型剧毒。你不说明情况,这样是很危险地……”

“你胡说什么?你胡说什么?你?你出去!你走!走!”河莲着急地大喊着。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三章

特成额败得很惨。

钟祥城外的大战,侧翼的永州镇先溃,使得正面的朱射斗只能分兵去救,稍后正面陈军压来,两面夹击下朱射斗自己也搭了进去。

清军无奈的往钟祥后撤,特成额亲自率军接应朱射斗他们,结果泥沙俱下,溃兵中混入了一些披上了绿皮的陈军。

那到了晚上清军还能得好吗?

本来就有不少清兵有夜盲症,加之白天里的败阵叫他们士气低落,现在内里还有陈军在捣乱,外头又有陈军发起的夜间攻势,钟祥的清军不败才有鬼呢!

特成额是只能仓惶南逃。

朱射斗负伤而遁。

近三万清军逃到荆门的时候只剩下了五千人不到。

余下的两万多人大概逃走了四五千,之后的就或是阵亡或是被俘了。

而等到陈军再接再厉兵逼荆门的时候,特成额手中的兵力还不到七千人呢,听闻陈军打来了,立马是向着荆州逃之夭夭。

可以说这一战之后陈军就暂时消除了来自湖广方面的威胁。

清军不再集结三五万兵力,都不可能再从南路发起大规模进攻。

邱志宽、陈元祐也立刻兵分两路,一路缀着特成额的屁股往荆州江边赶去,另一路掉头东向,杀奔汉阳,兵锋会直指对岸的武昌。

安陆本地则留下了一个团的新兵用来清剿清军的那些散兵游勇。

这消息传到襄阳之后,陈军欢呼雷动,清

文学

军如丧考妣。即便是俞金鏊在湖广军中的声望都觉得自己要有些带不动了。

特成额大败让襄阳成为了一座孤城。

哪怕城内还有上万清军,哪怕城中粮草军资还很充足,可军心已乱也。

赵亮趁机率军渡过汉江,就跟掐着点一样选在了清军军心最为动荡不安的时候。

俞金鏊压力更大,但他还是决心坚守襄阳。

“哼,你二人倒是好一张尖牙利嘴,竟然说动了那么多人同来。这是欺老夫刀口不利么?”

俞金鏊看着低头的十几个军官满脸铁青,他已经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决心死守襄阳城,竟然还有那么多人跳出来劝他南下。

这罪魁祸首便是他现在目光所视的这两个人。

“军门冤枉卑职了,卑职这是一片忠心啊。”

“是啊军门。卑职都是出于一片忠心一片公心啊。”

两个军官再次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虽然无非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存有用之身好为朝廷效力之类的话,但被这俩人变着法的说,却叫人不觉得老套,这也是一种本领了。

“还敢嘴硬。你们自己胆小如鼠就罢了,牵连那么多的同僚下水,不就是自持法不责众么?”俞金鏊脸上全是森冷杀意,“来人呐。将这两个无胆鼠辈给我拖出去斩了。”

几个亲兵扑上拖着竭力挣扎叫嚎的两个军官就带下了堂,很快两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俞金鏊目光森冷,耍嘴皮子他的确有些不如那俩个怂货,但他就不跟他们耍嘴皮子功夫。

劝他弃城南逃,难道弃城南逃就是生路吗?

贼逆的主力就在长江边,没了这襄阳坚城,大军又一路南逃军心涣散,届时只需要被贼逆拦头一击,这上万军力就败得毫无意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