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一章

老瞎子的态度反常的严肃。

可他似担心以苏奕孤傲性情听不进去,忍不住耐心解释道:

“您可不知道,玄钧剑主虽然早已离世多年,但余威犹在,幽冥中一些神通广大的老家伙,可都和玄钧剑主有着莫逆的交情。”

“您言辞上若对玄钧剑主不敬,极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字字诚恳,发自肺腑,谆谆相告,“甚至,若我师尊还活着,听到您这样的话,肯定也会雷霆震怒,因为他老人家最是敬重玄钧剑主,也最反感别人随意评论玄钧剑主。”

苏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这老瞎子,果然是真瞎!

“行了,歇息吧。”

苏奕也懒得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很快便酣然入睡。

老瞎子原本还想问一问那对师徒的来历,可见此还是忍住了。

他轻手轻脚来到大殿角落阴暗中,盘膝而坐,怔怔出神。

明天就将重返幽冥之地,可他却不知道,究竟何年何月才能为师尊报仇……

毗摩太强大了。

只想一想,就让人感到绝望和无助。

“不管如何,有苏大人在,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老瞎子心中喃喃。

之前,苏奕曾根本不把毗摩放在眼中,言称毗摩若敢来幽冥,就会亲手将其拿下。

不管苏奕能否办到,仅仅这番话,就给老瞎子极大的安慰。

……

翌日一早。

仙冥之地的天色,依旧是如若黄昏暮色般昏沉。

孟婆殿的营地前。

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强者皆已经汇聚在一起,正在布设一座道坛。

苏奕、老瞎子、道袍老者、白袍少年他们皆在一侧等候。

当然,苏奕是坐在藤椅中等待……

“苏道友。”

道袍老者笑着上前寒暄。

“有事?”苏奕问。

道袍老者笑说道:“谈不上什么事,只不过是想在离开这苍青大陆之前,和道友闲聊一二。”

苏奕哦了一声,道:“你说。”

这种冷淡的反应,看得不远处的白袍少年直皱眉。

道袍老者却浑不在意,笑说道:“这段时间,我和徒儿游走苍青大陆各地,倒是碰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苏奕没有搭话,懒洋洋坐在那,自顾自饮酒。

他知道,道袍老者肯定会接着说。

果然,下一刻就见道袍老者徐徐说道,“其中,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在那大梁国境内的一座偏远小村子。”

“小村子?”

老瞎子忍不住开口。

一个皇者,却为一座小村落感到吃惊,这无疑意味着,这小村落定然不简单!

“不错。”

道袍老者感慨道,“那村落中皆是世俗寻常百姓,但整个村落,却笼罩在祥瑞之气当中,以至于村落中的百姓,诸事顺遂,福寿绵延,着实称得上是人间奇观。”

老瞎子不由惊诧,祥瑞之气虚无缥缈,就是世间的名山福地中,也不简单皆笼罩有祥瑞之气。

可一座小村落,却能聚拢祥瑞之气,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村落中藏有天大的玄机不成?”

老瞎子再问。

道袍老者点头道:“我和徒儿曾亲自去那村子走了一遭,果然发现,那村中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所居住的庭院,其堂屋门楣之上,挂着一幅堪称神异的墨宝。”

说到这,无论是老瞎子,还是那些孟婆殿强者,都已被勾起好奇心,露出倾听之色。

而苏奕此刻忽地开口,道:“你说的可是草溪村?”

还不等道袍老者开口,其徒弟白袍少年已错愕道:“你也知道那座小村落?”

众人都不由吃惊,该是怎样一个小村落,才会引起一位皇者注意,并且,连苏奕似乎也知道其存在?

“那就不奇怪了。”

苏奕自语。

他想起当初在浮仙岭一侧,遇到的曹平和曹安兄妹,也想起了自己当初离开时,留给兄妹二人的那一幅字。

见此,道袍老者反倒被勾起好奇心,忍不住道:“苏道友难道清楚那一幅墨宝的来历?”

众人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苏奕。

苏奕笑了笑,反问道:“倘若我说那幅字是我所留,你信吗?”

道袍老者一呆,满脸惊愕。

白袍少年更是好笑道:“没人会相信。”

言之凿凿。

老瞎子登时皱眉,道:“何以见得?”

白袍少年飞快道:“那一幅字,牵扯到一门至高的敕

文学

令传承,乃是大荒第一道门的不传之秘,且动用此敕令,需要皇者出手才行!”

一番话,让在场众人皆陷入震惊,也总算明白,为何一座小村落,会引起道袍老者这等皇者注意。

大荒第一道门!

苍青大陆的修士或许不清楚,但在场之辈,谁能不知道,这等势力何等之恐怖?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二章

虚空一震,杨开眼前视野变换,空间乱流涌动之际,已重回太墟境之中,抬头望去,早已不在那大海之中,身形正在急速下坠,连忙催动力量稳住。

胸口处气血翻涌,张口喷出一蓬血雾,脸色微微苍白。

方才他催动空灵珠之威穿梭虚空,被那鲲鲨所阻,连累自身也有所受损,不过伤势不重,只需要休养一两日便能恢复。

四下打量一番,只见此地巨木林立,一颗颗高达百丈,千丈的大树错落扎根,树冠连绵,也不知这是何处。

不禁有些心有余悸,他虽知道这太墟境并不像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此地有圣灵出没,却也没想到在那海族之中居然也有圣灵。

鲲鲨!这东西有鲲鹏和海鲨的血脉,而鲲鹏又是龙族的死对头,杨开估计自己若是落在那鲲鲨手上,肯定会死的很惨。

旁人察觉不到他体内的血脉气息,那鲲鲨必定能感觉的到。

那鲲鲨实力也是强横无比,竟连空灵珠的传送都能打断,导致他定位失败,让其他人都失散在虚空裂缝中,被那裂缝吞噬。

也不知道他们如今情况怎样。

因为要拜托徐真在星市布下大阵,所以之前杨开就与徐真交换了联系方式。

杨开连忙取出联络珠,与徐真联系一番,过了片刻,徐真传讯过来,表示自己如今还算平安,只是不知身在何处。

杨开不由放下心来,又劳烦他打探下其他几人的状况,徐真一口应允。

左右寻觅一番,落下地来,找了个树洞钻进去,一边调息,一边等待消息。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徐真传讯过来,曲华裳,顾盼和宁道然都还活着,只不过跟他们一样,被虚空裂缝吞噬之后,随机来到了太墟境的某处,此刻都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所在。

唯独那林枫,联络不到,也不知是生是死。

听闻顾盼还活着,杨开才放下心来。

与徐真简单交流一番,约定在赤星星市中碰头,杨开才收起联络珠,一边静心疗伤,一边查探自己这次的收获。

心神沉浸入小玄界,幻化出神魂灵体。

才刚刚出现,杨开便不由打了个冷颤,只感觉小玄界从未有这么寒冷过,而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之中,一轮圆月高悬,散发着冰冷的光芒。

“主人主人,出大事了,这里忽然多了一枚月亮!”木珠和木露挥动着小翅膀跑过来,惊慌失措的叫嚷着。

她们两个小家伙一直都待在小玄界中,照料药园里的天才地宝,也算是随杨开从星界出来的仅有的同伴。

之前她们正在照料药园,忽见一轮圆月冉冉升起,高悬半空,都吓了一跳。

“恩,那不是月亮!”杨开回道,心中也是奇怪的很,这冰魄寒月珠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一轮圆月了?

由此可见,那冰魄寒月珠纵然不是月亮,恐怕也与月亮有关。

两个木灵飞上他的肩头,一边一个,木露好奇道:“不是月亮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杨开摇摇头,这东西他根本没见过,几个出身洞天福地的弟子也道不出来历,回头问一下老板娘或许能弄清楚了。

木珠比较沉稳,皱眉道:“不管它是不是月亮,它太冷了,你要是不想想办法的话,药园里的东西都得被冻死,我跟露露也要被冻死。”

木露眼泪哗哗的:“我不要被冻死!”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药园之中的药材果然有些不对劲,一株株焉巴巴的,还有些药材都结出了冰霜,药性大失。

他乃小玄界之主,在这里可以主宰一切,小玄界药园的诸多禁制,都是他以整个世界的力量凝刻而成,等闲力量根本难以侵蚀,这月华之光竟能影响到药园里的东西,可见其威能何其惊人。

“不用担心,我重新加固下药园的禁制就行了。”杨开想到就做,身心沟通小玄界,借世界伟力加固那一层层禁制,这才让药园恢复如初。

不过很快,他便皱起眉头,只因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布下的这诸多禁制,依然在被月华缓缓侵蚀,只怕用不了一年半载,就要被破开。

“你们半年唤我一次,此地禁制要时常加固才行。”

木珠颔首道:“我记下了。”

杨开又抬头看了看那圆月,缓缓摇头,退出了小玄界。

与此同时,大海之上,林枫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瞬息百里之地,急速逃亡,身形划过,在大海之上皮破斩浪。

蓦然间,林枫顿住身形,一脸惊悚地望着前方。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三章

青椒不可置否,已经七八十岁的他,对这种大义凛然的话语已经失去了激昂的热情,他就像一个看透世事的老人,再也掀不起半点波澜。

即使维克现在在这个年龄实在算得上是天资艳绝,但是谁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个天才呢?

卡普、罗杰不强吗?

强!

即使是罗杰,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海贼王已经是他们这群人的顶点了吧…

弱肉强食正是残酷的世界法则!

不过,青椒也看得出来西海的局势变化。

与其将八宝水军的未来葬送在自己手中,不如让它赌在时代的浪潮,毕竟赤联在西海的影响力是经过一场场战斗奠定下来的,这就是七十多岁的青椒所做下的决定。

西海赤联的崛起,已经是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他已经老了,必须要为自己的儿郎们铺好路,那么赤联就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这就是所谓形势逼人!

……

配戴波浪领披风,留着棕色短发,左腹有着数字“13”刺青,象征第13代栋梁的标记,使用武器是把缀有环饰的关刀的老蔡一脸平静,反倒是隔壁他的弟弟布武一脸不情愿。

老蔡不知道青椒为什么会作出如此的决定,将“栋梁”的位置传承给他以后,语重心长地叮嘱他,八宝水军加入赤联的事情,一向面冷心热的他,从青椒的语气中看出他的不对劲,仿佛这个老人已经半脚踏进棺材了。

只得听从青椒的吩咐,虽然觉得不自在,但是也生不起什么违背的念头。

“跟着这样的小鬼能有什么未来,我看爷爷青椒是真的老了!”老蔡的弟弟布武在维克背后嘟囔着。

虽然老蔡,本名蔡义,心里也有一丝不服气,但是已经在青椒面前立誓,今后效忠眼前这个年轻人,想必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有其过人之处。

“八宝水军现在有多少人?”维克停下脚步,侧着头询问蔡义。

蔡义翁声翁气地说道:“现在有一百多号人!”

维克不再出声,虽然说八宝水军只有一百多号人,但是人人都是骁勇善战,个个都会“八冲拳”,要知道八冲拳虽然没有六式那么全面,但是绝对能算一门厉害的体术,前提是肉身要修炼到位!

所以八宝水军虽然仅有一百多人,却能够在花之国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

维克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电话虫,平静地说道:“开始吧!”

就在身后两人一脸懵的时候,树林传来一阵飞鸟惊起的声音。

突然就在前方窜出一个绿色衣服,身上罩着一层破破烂烂的人,脸上都是油彩,蔡义顿时脸色不好了起来,竟然有人潜伏在树林中他一点都没发现?

就当他准备教训一下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东西时候,那个人朝着维克敬了一个礼,然后面无表情地看了蔡义一眼。

蔡义觉得自己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好浓郁的杀气,那如同蛇蝎一般的眼神,就像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旁边的布武也感受到这种气势,心里发毛,让他应激性一般炸了起来,就开始骂骂咧咧起来,仿佛这样就能让

文学

自己心里的恐惧消散一点。

好在这个奇装异服的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转身离去。

而随着他一动,树林中竟然跟着一群同样服装的人,蔡义顿时被惊到无法形容,眼前的这群人和维克的身份扑朔迷离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