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崔老爷避得快,那燃面鬼王飞得更快,眨眼间就追上了崔老爷,一口咬在崔老爷的肩膀上,疼得那崔老爷一身怪叫,便似折翅的秃鹫一般,从半空中向下跌落下去。

见崔老爷一回合便落败,那弥陀老祖一声怒哼,单手一指,一道紫色光线飞向那崔老爷,将那急坠的崔老爷托住,而那燃面鬼王见到紫光袭来,迅速松开血口,一道幻影闪过,那燃面鬼王的面孔就再次回到了黎叔儿体内。

崔老爷得到弥陀老祖的帮助,逃过一劫,稳了稳神,崔老爷有些惶恐地朝那弥陀老祖躬身请罪道:“弟子无能,有辱本教声威,请老祖降罪!”

“起来吧,这厮居然能冲破本尊的结界,用那借兵马的法子请来燃面大士的灵力,还真是不简单,看来本尊看轻这厮了,罪不在你。何况你为了助本尊解除封印,苦心孤诣地在沧州城内苦守了数百年,一片赤诚之心,天日可表,本尊还要重重赏赐于你,以为其他教众表率,起来吧,再去打过……”弥陀老祖垂下眼帘,声如钟鼎,振聋发聩。

那崔老爷得了弥陀老祖法令,胆气一壮,反身看向黎叔儿,双目尽赤,杀气腾腾地喝道:“你这厮倒也有些手段,竟然还能将鬼王的灵力请上身,只是不知你身为嗅修道之人,却要借助鬼力来保命,日后可有脸面去见祖师爷爷否,哈哈”

“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黎叔儿回以一声冷笑,“你以为我是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愣头青吗,被你几句话就说得束缚手脚,任你宰割?真是弱智啊。”

说完,黎叔儿左右脚一踢,借力跃起,二次揉身将那铜钱剑向崔老爷刺去。

崔老爷吃过一次亏,很是机警,在侧身避开黎叔儿攻击的同时,左手一抓,掌心里就多了一团黑气弥漫的玉珠,并不但冒出呲呲作响的火星。

就在黎叔儿又要祭出燃面鬼王的法相的时候,高坐云端的弥陀老祖忽然双手指向天际,那风起云涌的赤色云流骤然向弥陀老祖双手所指的方向聚集起来,此前消失了的闪电也再一次出现在天际中,道道闪电划过天际,将赤色的天空与血染的大地全都映衬得一片惨白。

天际之下,所有人的面孔也都被那些闪电照得是苍白如雪,终于,那些魔兵退却了,一个个面色惊惧地向后退去、退去,最终拜伏在雪地上,浑身觳觫,不敢抬头仰视弥陀老祖。

黎叔儿、杨亿、魏二苟、柳若雪和钟离伊伊都察觉了异样,杨亿和魏二苟纵身飞起,到黎叔儿身边护法,柳若雪和钟离伊伊无法飞升,只能在地面上看着着急。

到了黎叔儿跟前,杨亿和魏二苟各自将手中的凌霄种剑与玄铁金刀竖起,目不转睛地看向山一般矗立在眼前的弥陀老祖的法相,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扑面袭来,面对这邪气冲天的上古魔灵,杨亿和魏二苟真的感到了一种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恐惧,连握着刀剑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他们俩之前见过氏叔粽,见过蛇妖,也见过地府里形形色色的厉鬼,但无一能让他们感到如此强烈的恐惧感,即便是他们身无法术的时候,也不能。但是,就在他们见到,弥陀老祖的一瞬间,即便他们此时已经是可以独步阴阳界的术士了,却感到了一种难以遏制的胆寒之感,无法克制,无法排解。

黎叔儿没有去分神看向杨亿和魏二苟,用体内的灵魄,黎叔儿已经感知到了弥陀老祖在弄法,亦知道仅凭刚才弥陀老祖一道紫气灵剑就逼退了燃面鬼王的法相那一幕,其法力之深、灵力之强、气道之威霸,都绝非是自己能独立抵御的,所以想尽快先除掉崔老爷,再与杨亿、魏二苟合力对付那弥陀老祖,因此,黎叔儿心无旁骛,一剑快似一剑地向那崔老爷刺去,用铜钱剑激射出的灵气将那崔老爷周身罩得密不透风,崔老爷稍有不慎,就会被黎叔儿的灵力斩于半空中。

情急之下,崔老爷将掌心里扣着的黑色玉珠猛地砸向黎叔儿的面门,黎叔儿全力进攻,不及回防,正被那玉珠砸中,一声惨叫,向后便倒。

崔老爷一击得手,欺身就向黎叔儿俯冲下来,想要见黎叔儿一击毙命,就在崔老爷身形一变、中门打开之时,先前分明被击中了面门的黎叔儿突然翻身站起,双目如电地盯着崔老爷,手中的铜钱剑似离弦之箭,带着铜钱剑两侧灼灼的烈焰,向那崔老爷的胸口飞去。

黎叔儿这一招使出了他体内十成的真气,铜钱剑上附着有黎叔儿苦修了几十年的拙火定纯阳罡火,那崔老爷虽然也是个中高手,但其出身魔教,修炼的左道邪术属于阴毒一路,阴气过重,故而在被铜钱剑击中后,铜钱剑上的拙火定纯阳罡火瞬间充斥其全身,将他保护灵魄的至阴真气挤压在内丹,登时丧失了一切抵抗力,身子似断线纸鸢,被去势甚急的铜钱剑带着飞向弥陀老祖的手掌处。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军魂1951》终于完本了,写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从很早以前,甲鱼就想写一本关于朝鲜战争的书,因为甲鱼知道那一战有多难。应该有人,去为他们做些什么。

真正动笔写下第一个字,是17年的五月份。那时候,甲鱼还在《大泼猴》剧组。灵感来敲门,甲鱼激动得泪流满面。

甲鱼将写这本书的消息告诉每一个人。

是的,他们的反应跟你们一样。

“这样的一本书,能转换成影视吗?你恐怕连审都过不了吧?”

评论区有人问为什么这本书还没签约。

不是不愿意签,而是不敢签,如果这本书出自一位新人之手,也许连挂在起点的机会都不会有吧。

有人跟甲鱼说:“你写什么不能赚钱,为什么要写这样题材呢?这不是找罪受吗?”

是的,这确实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题材。

但,“作家”之所以当得起一个“家”字,不会是因为他写了几本书,卖了些钱,而是因为他做了些于国于家有益的事情。

甲鱼只能算一个二流写手,但甲鱼

文学

也想有一个文以载道的梦。

活着,并不仅仅是赚钱,甲鱼还想留一点空间,给梦想。

正如甲鱼在每一本小说里都提及的一句话,“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这是一本甲鱼写了,绝不会后悔的小说。甲鱼愿意为她倾注精力。

感谢先辈们的努力,因为有你们,甲鱼今天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路,不能靠任何人施舍,要自己一步步去走出来。再难难得过志愿军打美军吗?

但愿有拨开乌云见明月的一天。

即使没有,即使她永远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里,甲鱼也希望她能有一颗向阳的心,一如她所讲述的人们。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对于萨克森所说的一切,林远完全没有怀疑,甚至他整个人都已经被无比复杂的混沌程序给吸引住了,仅仅是几秒钟,他的意识就完全沉迷进去,而他的身体则是迅速化为无数光点,与那复杂的混沌程序混合起来,再也无法分辨出来。

而直到这个时候,一声轻微的叹息声响起,随后就见到整个混沌程序快速运转起来,简直就像是浩瀚的星空般无法捉摸。

但此时,一只纤细的手从虚空中探了出来,原本覆盖了整个空间的混沌程序竟是以那一只手为核心,快速收缩,顷刻之间,这偌大且无比复杂的混沌程序就变成了一个兵乓球大小,只是依旧在快速旋转着。

而那只手的主人也逐渐显现出来,却是克莱儿,而在另外一边,教官萨克森也同样现身,不过却恢复了机械战士的模样。

“克莱儿大人,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混沌程序已经初步生成!不过,我很担心,新生者木瓜的灵魂来自于低

文学

级生命体,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了来自混沌程序的冲击?哪怕这是最低级的混沌程序,如果有一点差错,他只怕就永远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萨克森对克莱儿相当敬畏的样子,只是他说的话却是和之前对林远说的完全不一样,如果此刻林远听到,估计不知要如何惊怒,因为这听起来,似乎是克莱儿吩咐下来的。

只是克莱儿此刻却是置若罔闻,始终凝视着那一颗混沌程序球,良久,她才似乎自言自语地道:“这不是最低级的混沌程序,而是sss级的混沌规则体现。”

“什么?sss级的混沌规则?这怎么可能?克莱儿大人,您就算是要杀掉这个低级生命。也用不到这样的手笔吧?”萨克森无比震惊地喊道,这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

“还用不着你来评判我的做法,你的任务结束了。记忆消失!”

克莱儿看也没看萨克森,只是淡淡地道。而她的话语就如同拥有某种神祗般出口成宪的神奇,话音一落,萨克森整个人就化为无数子程序符号,消失无踪。

而直到这个时候,克莱儿才再次悠悠叹道,“先生,不是我想要骗您,实在是情形已经是无比危急。其实,我之前所说的有关于这个子世界的危险,是在骗你的,因为,这里隐藏的危险要比我说的还要恐怖一万倍啊!这个子世界关押的,可是连机械始祖都要为之战栗的机械恶魔,当初为了擒服这机械恶魔,机械帝国整整牺牲了五个机械女神,十六个sss级的仲裁者,四百三十一个sss的毁灭者。以及不可计数的机械帝国精锐,方才能够将其囚禁在这里,这个子世界就是为了关押这机械恶魔才被打造出来的。可惜,数十亿年的时光,让一切都变幻了模样,我也没有想到,先生您竟然闯进了这个子世界,这就是命运啊!”

“对不起了先生,我是机械帝国的九大机械女神之一,尽管是残缺的,但我也绝对不会允许这头机械恶魔重新出世。这个子世界我是清楚的,那头机械恶魔闯不出去。其他的机械守卫谁都闯不出去,只有我才有这种方法。就让这一切,就此沉睡吧,永远被遗忘,这个子世界,将再也无法打开!不过,您放心,sss级的混沌程序,会让您的灵魂永远存在,哪怕这个位面的宇宙崩塌,也不会任何影响,我,会一直陪伴您左右,直到天荒地老。”

克莱儿的这一番话说完,她的身体竟是开始诡异的崩溃,可她却根本不在乎,只是神色庄严,平静无比。

“给予规则!”

“给予力量!”

“给予智慧!”

“给予勇气!”

“给予坚韧!”

“给予幸运!”

克莱儿每说一句,她的身体就崩溃一部分,直到她彻底不存在,那个混沌规则球体则是疯狂暴涨,瞬息间吞噬整个折叠空间,然后是第二个折叠空间,最终到了第一道折叠空间,直接就将林远的本来机械体吞噬一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