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男男、打工妇女不戴套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齐韵,女皇两位佳人自然听不懂柳大少口中敢动世界十大青年这句话中所蕴含着的调侃意味。

齐韵还好,女皇虽然知道没良心的身边有安江河这号人物,却从来没有机会见过安狗儿,若非柳大少这一提及,女皇几乎都快忘却了柳明志身边还有着这么一个兄弟。

听不懂柳大少话中的意思,女皇只是一边吃着菜,一边将目光放在了柳大少夫妇两人的身上,听他们两人说些什么。

齐韵脸上多日以来难得挂上了一抹笑意。

“上一次见到江河都两年多了,巡视西

文学

洋终于回来了,安心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她一直担心挂怀的哥哥回来了,她总算能不负其名,真正的安心下来了。”

柳明志将筷子放在碗碟之上眉头微皱。

“希望这小子性格稳重了,否则一旦他回来得知我被刺杀的消息,手握八万左右的官兵,难免冲动惹出什么乱子来,到时候乱了我这边的计划可就麻烦了。”

齐韵倒了一杯酒递到了柳明志的手里。

“夫君,你别担心了,江河兄弟对爹恭敬有加,回京之后肯定会先去拜见爹的,到时候爹肯定不会让他乱来的。

再说了,月余光景也可能耽搁一下,不见得就会赶回来这么快。”

柳明志犹豫着点点头:“这倒也是,希望一切顺利吧。

我吃好了,你待会回去准备好两套黑色不显眼的衣物跟斗笠,然后来书房找我,等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就出门。”

“好,等婉言姐姐吃好了,妾身就回去准备。”

“我吃好了,咱们一起收拾吧,别耽搁了这个没良心的正事。”

“天色刚刚下来,不着急,姐姐你多吃点啊。”

“真的饱了,吃胖了这个没良心的该变心了。”

齐韵失笑了两声,开始起身收拾残羹。

“夫君,妾身先回去准备了!”

“警惕点,丫鬟下人里面我始终有些不太放心。”

“嗯,知道了。”

齐韵提着食盒出了书房而去,柳大少倒了一杯茶水嘀嘀咕咕的等待了起来。

女皇悄然摸到柳大少身后,紧紧地贴着柳大少对着其耳畔吹了一口热气。

“没良心的,快说,你想到了什么筹备粮草的好办法了?我帮你拿个主意,看看可行不可行!”

“呵呵……刚刚不跟你说了吗?天机不可泄露!”

女皇飘然一转斜坐到柳大腿上没好气的瞪着柳大少:“你少跟老娘玩这些神神叨叨的把戏!快点说!”

“天机不可……嗯哼…”

女皇在柳大少又想跟自己插科打诨的时候,玉手猛然一滑落了下去微微用力一扯。

“天机也是鸡,在老娘面前是鸡就得有服软的时候,说不说?”

“服软?婉言你别忘了我可是休养了小一个月了,你继续逞能的话,待会谁软比谁软可不一定啊!”

柳大少说着说着,手掌游曳,指尖一挑,女皇大氅滑落露出了裁剪得体的秀萝羽衣,温润如玉凝脂般的香肩也暴露在空气之中。

书房中火炉正盛,柳明志也不怕冻着女皇,在其嗔怒的目光中起身将其横抱而起朝着屏风后的软塌走去。

“呸….不正经,你待会不是还有正事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也不差这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

烛光闪烁,音符低沉。

本就温暖如春的书房之中此时此刻更是春意盎然。

去而复返的齐韵听着书房中熟悉的动静,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又有些幽怨的站在书房外等候了起来。

然而盏茶功夫,在齐韵的一声惊呼之中,佳人的倩影也在一声房门关闭的轻响之中消失在了书房门口。

如今的书房庭院早就在齐韵的吩咐下不准任何丫鬟出入。

在一阵娇斥的嗔怒咒骂声中,佳人的娇吟渐渐地回响在书房内外。

不再有路过的丫鬟面颊滚烫的落荒而逃,却苦了隔壁耳房中某位刚刚沐浴更衣之后准备入睡的佳人。

芳心犹如小兔乱撞,俏脸红若天边云霞。

很想大声咒骂某个无良的家伙,最终最因为羞涩没敢开口,面红耳赤咬牙切齿的诅咒着,暗暗忍受着隔壁乱人心扉的莺啼鹂鸣。

月上中天。

换上了一袭不起眼衣物的柳大少望着推门走进来的两位佳人,看着她们微润的青丝就知道肯定是刚刚沐浴完毕。

揉着鼻子惋惜的摇摇头,美容养颜的好不好。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

文学

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终于还是完本了。

成绩虽然惨淡,但喜悦感还是有一些的,这是我的第一本完结小说,我自己对写完它是有一些执着的。

写书期间,几经沉浮,心态早与开书之时有了很大不同。

这本书没有大纲,最开始只是想写个正经的三国,奈何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无数次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写完了。

历史写成仙侠,文笔稀烂,作者本人写作热情时高时低,态度不端正,后期连改文都不改,写完直接发出去,更新慢,最近都周更了,居然还有几个人看,真的万分欣慰。

我还是很喜欢文中这个故事的,无数次想要从头到尾翻修一遍,却没有那个魄力,也自认水平还驾驭不了这个故事,便一直拖到了完本。

以后或许会翻修,更大的可能是就这样了,作者对自己还是有点逼数的。

各位,新书再见,新书是仙侠,重生洪荒年间,讲述主角带领人族奋斗发家的故事。

目前还只是个想法,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吸取这本书教训,我会先好好整个大纲出来,加上确实有点忙,最近又沉迷游戏,问世时间应该会长一点。

就这样了,诸君有缘江湖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