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说句难听的,那些严重患者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他们参与实验,还能搏一搏。如果什么都不做,只能等死……”

“可是,那找谁先进行临床实验呢?”刘桦最难的在这里。

有方法,有技术,可没有经验。

唐文慧一心想在这次实验室泄露事件中,狠狠的出一次风头。

叶家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她唐文慧也需要。

“这是治愈受害者的机会,十分难得,你去找那些住院的患者沟通一下,问问他们有没有自愿加入实验的。”

说完,她又补充道,“如果对方有顾虑,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医药费上的减免。如果实验过程中出现意外,医院也会给予一部分补偿。”

刘桦闻言,点了点头。

他看到唐文慧说得那么自信,心想大家都那么渴望治愈,肯定争先恐后的报名。

等到刘桦走了之后,叶清随走到唐文慧身边,蹙着眉问道:“这样做,是不是太冲动了?”

唐文慧回头看着丈夫。

“这不是冲动,这是决断。医生治病救人,如果一心求稳,怎么可能有突破?”

“可总该再研究研究……这样风险太大。”叶清随劝了一句。

唐文慧深深的看着丈夫,“叶清随,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

“你……”

“我这不都是为了叶家?你看看咱们被陆眠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她一个外行人,抢了那么多风头,你知道外界都怎么说我们嘛,人家都说是我们无能!”

“那她本来就聪明……”

“是,她是聪明。她天生拥有天才基因,注定这一生光芒万丈。可是,你难道忘了……如果我们不努力强大,我们就会像李家、陆家一样……消失!”

叶清随猛地震撼在原地,默不作声了。

但当她去咨询了之后得到的结果却大失所望,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冲上手术台,没有一个人敢接受这种命运未知的实验。

怎么办唐医生问好如果不进行实验的话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这个办法对人体到底有没有作用唐文慧在办公室里一边搬着病例一边思索着,让他看到陆玺这两个字是,眼底闪过一抹暗吗。

这不是就有实验成了实验品吗他心里这么想着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缓缓道:我再去问问吧唐文会很快私下里找到了陆玺他之所以注意到这个人,是因为陆眠既然这个人是陆眠的哥哥,陆眠承担一些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

唐文慧表达了来意,陆玺并不是没有担当之人有关的事情即使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还是在那张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会笑了吗哈陆眠有你这样的哥哥,是他的幸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保障你的生命安全陆眠现在正在忙着做实验没有时间过来,等你手术结束后,一定会看到他的,陆玺真的没有多想他以为这次的实验方法是陆眠研究出来的他们会说什么他就信了毕竟在那一身白大褂之下,是一颗救死扶伤的心他对医生有着天然的信任感如果能帮您做到一些事情,就算倒在手术台上,他也心甘情愿余浩陆玺的最后一笔很快就要落下,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一个巨大的力道踹开他们会冷不丁的朝着门口看去。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为了给自己多些时间陪他的管家婆,墨廷朝早早就退下来,为的是他的管家婆去国外巡演他能陪同。

可是这次,他的管家婆却横竖都不让他陪,还美其名曰,距离产生美,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会审美疲劳……

所以,他被丢在家里,一个人孤零零的。

让墨云一回墨家他私心里也怕管家婆回来会动怒,结果,管家婆回来后看见墨云一还真没气也没恼,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包,走人。

任他怎么一声声的唤着,小棠,小棠,你听我解释……

那管家婆扬着下巴挺着腰杆拉着行李箱头都没回的走出家门。

墨廷朝真是拿这个管家婆一点办法都没有。

本想着珍惜以后的时光,把以前荒芜和亏欠的爱都补回来,可是人家似乎不太领情。

墨廷朝只能眼看着那高傲的女人,扬着天鹅的颈子拉着行李离家出走也不敢阻拦,他怕把她惹急了她再玩个失踪什么的,他已经五十几岁近六十岁的人了,再也承受不起她一失踪就是近二十年。

………………

梓琪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见一位“贵客”靠在她办公桌后的大班椅里一边看报纸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

“妈,你怎么在这。”而且还这么早。

昨天她和彦琛特意的去机场接巡演归来的母亲,怎么这一大清早的就跑到自己办公室了。

“琪琪,你来了。”

坐在大班椅里的女人放下手里的咖啡笑着向女儿招手,“快过来,妈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啊?”梓琪疑惑的走过去,绕过办公桌凑在母亲身旁。

“琪琪,你看!”初棠指着报纸,“马尔代夫的海滩多美,陪妈妈去旅行吧。”

“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

一看这情形就知道,一定是又要离家出走了。

初棠不接女儿的话,自顾自的翻着手里的报纸,边看边指指点点的,“琪琪,你看这里!加拿大的风景也不错,要不你陪妈妈去加拿大?”

“妈!”梓琪真是没辙了,从母亲手里抢下报纸,“你知道的,我有两个宝宝。”

就公司的事情不说,她还有宝宝呢,怎么舍得扔下孩子不管。

初棠把报纸往办公桌上一丢,嫌弃道。

“现在想起宝宝了,当年是谁把宝宝一丢下就是三年!”

梓琪,“!!!”

“妈,我那是不得已!”当年她伤了人被判了刑,所以那三年不敢在T市出现,可是她的母亲呢,借着车祸假死,然后跑去国外一去就是二十年……一提起这个梓琪就觉得委屈。

那时候她才七岁,母亲也真狠得下心。

难怪外公经常去国外疗养,原来去看自己的女儿,一想起这个,梓琪就更委屈的不行。

要不是现在自己有了两个宝宝,她非要在外公和母亲面前大哭大闹的嚷着让他们赔偿她这么多年失去的母爱!

一开始梓琪躲去国外进修小提琴的时候,她的恩师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因为母亲车祸时毁了容,而且在梓琪心中母亲已经离世,所以她也没想到对自己悉心照顾的恩师会是自己的母亲。

一想起这个,梓琪

文学

就更郁闷。

她很想问母亲,是不是董雪云不离开墨家你就不回来和我相认!

可是,一想起当年躺在病牀上,满脸缠着纱布只露着眼睛靠呼吸机呼吸的母亲,她就问不出口。

文学

其实梓琪不知道的是,用父亲墨廷朝的话说,女儿绝对是遗传了她母亲的基因,母女俩都是狠心的女人,一个失踪三年,一个失踪近二十年,抛夫弃子!

“我也是不得已。”梓琪的话一出口,初棠就知道女儿的潜台词是在指责自己。

所以,虽然她说的算是事实却也有些心虚,毕竟抛下年幼的女儿是她不对。

骄傲如她,她不会允许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更不会看着自己的前夫和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所以,她选择了远走他乡,既做到了眼不见心不烦又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琪琪,要不你陪妈去韩国吧,妈去做个整容手术,再整回原来的模样,这样外人见了也知道你是我女儿。”

梓琪无奈的叹一声,她知道,母亲是生气爸爸把墨云一带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任谁都不会大方的看着丈夫把迫坏自己家庭的女人的女儿带回家抚养。

虽然她也不赞成,可是,父亲已经把人带回家了,难道还要把人赶出去不成,而且自己现在是彦家的儿媳了。

“妈,你别闹腾了,我知道,你生爸爸的气,可是,有什么事要好好交流,别总是离家出走。”梓琪就想不明白了,母亲和父亲同龄,看父亲稳重老城,可是母亲怎么越来越像老顽童了,长得年轻不说,就这脾气,不高兴就离家出走,这次要是又离家出走了,父亲还不得急出毛病了。

“我和他没什么好交流的。”初棠把办公桌上的一副文件啪的往旁边一丢,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脸色也由刚才的雀跃变得高冷。

“妈~您别这样嘛。”梓琪知道,和老顽童母亲交流就不能用正常的交流方法,所以她摇着母亲的胳膊撒着娇,“您舍得丢下爸爸和女儿,那您舍得您可爱的外孙,外孙女吗,他们多可爱呀,您舍得吗,宝宝们没有外婆多可怜啊……”

梓琪拉着母亲的胳膊摇啊摇啊,她知道,两个宝宝是爸妈手心里的宝贝,两天见不到妈妈都会想的睡不好。

果不其然,听了女儿的话,初棠也不嚷着要旅行也不说去韩国了。

见母亲态度松动,梓琪赶紧趁热打铁。

拉着母亲的胳膊关心的问,

“妈,您昨晚住在哪,酒店?”

母亲一大早就来到公司,一看就知道昨晚就没住家里。

初棠委屈的点点头。

“妈,这次爸爸真的过分了。”梓琪知道,想要母亲消气这时候绝对不能帮父亲说话。

初棠再次委屈的点头。

“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从酒店搬出来,住我公寓,和爸爸分居,直到他妥协为止!”

一听到女儿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初棠当时眼睛一亮,痛快的答应,“好呀。”

要知道,她可不想回去自己父亲那里,父亲都一大把年纪了,她可不想老人为她超心。

现在有了女儿的支持,那她就住在女儿的公寓里和墨廷朝分居!

既然他可怜墨云一,那就让他守着那个“私。生女”过日子吧。

梓琪让自己的司机随母亲去酒店取行李箱,又把母亲送去自己的公寓。

一切安排妥当后,梓琪拿着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妈妈现在住我公寓里……您知道密码吧……嗯,别说我给您报的信……”

别怪梓琪出卖母亲,或许是经过了和丈夫宝宝分离三年的经历让她明白,既然两个人相爱为何还要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爸妈都不是年轻人了,还有多少岁月可以挥霍,所以趁着还不算太老应该享受生活,而不是一个闹脾气玩失踪,一个急得直挠头。

………………

夜晚,已经过了十点钟,虽然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可是梓琪小窝所在的小区可算夜深人静。

公寓电梯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来到梓琪小窝门前,熟练的在密码锁上按下一串数字,房门应声而开,男人也悄无声息的进去。

初棠有个好习惯,每晚十点之前会准时入睡。

熟睡中的她只觉得身侧的牀垫向下一塌,然后自己被人丫在身下。

“啊!”初棠不由的惊叫一声,待看清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时真是又怒又气。

“墨廷朝,你个混蛋!滚!”

初棠连推带打的,这混蛋,什么时候钻进来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小棠,别闹了,虽然说打是亲骂是爱,都老夫老妻了,总不能每天都这样的亲啊爱啊的,我这一把老骨头哪受得了。”

墨廷朝嘴上说着“正经”的话,一双大手可不像嘴上说得那样正经,迫不急切的扒,着初棠的睡衣。

初棠连躲再挣扎的,墨廷朝知道,这女人,平时看着张牙舞爪的,可是,在自己身下时就会化成一滩水。

只听黑暗中传来“嘶”的一声,初棠的衣服被华丽丽的扯碎了丢在地上,然后,自己的城池也被攻破,墨廷朝胜利的旗帜插上城池。

………………

相较于这一室的旖旎,彦家别墅的一处房间里却是另一番情景。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