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学校,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性奴学校 第一章

狼群沉睡在树林

蝙蝠于风中摇曳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宝莉娃娃为此于酣梦惊醒

别放她一人独自颤抖

那猎魔士冷血又无情

只为一袋金币

……

他将来到并离去

只留下悲哀与心痛的空无

啊~深深的…深深的悲恸

……

鸟儿于夜中沉默

牛群在日落寝息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我亲爱的宝莉阖上你眼睛

安静躺平快别再啜泣

那猎魔士英勇又无惧

只为一袋金币

……

他会对你又切又剁

又割又划

将你生吞活剥

吞吃殆尽

……

城郊的孤儿院中,《悲伤摇篮曲》悠扬。

确认小朋友们都安心入睡,红发女士为他们一一盖好棉被,娉婷离开建筑。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

远眺鲍克兰城上空,条条烟尘冲天,黯淡乌云反射橘红火光,欧立安娜摇头苦笑,尽管不算违反远古约定,狄拉夫仍然做的太过份了。

倘若再次激起人类恐惧的逆反,得来不易的和平就会被破坏,甚至牵扯到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存在。

想到这里红发女士舔舔上唇,希望狩魔猎人能够解决问题,否则到天亮事件还不平息的话,她只能迫不得已去拜访祂。

而念及维克多,欧立安娜觉得很有意思,他竟然能够预知狄拉夫采取的行动。

要知道,高阶吸血鬼能够避开感官侦测,几个世纪以来的无数尝试,证明占卜魔法对他们不管用,就连最精准的千里镜也派不上用处。

但维克多却精准预言今夜的血腥,充分表示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的三流先知……值得后续观察,如果他没死在狄拉夫手中的话。

水声潺潺,秋风飒爽。

甩手将刚拧下的蝠翼脑魔头颅,远远抛到草丛深处,她脱下衣服走进河里沐浴,洗掉满身血迹。

……

午夜.鲍克兰王家宫殿。

中庭一处无人注意的喷水池,忽然泛起金色波纹,瑰丽涟漪耀眼明亮,直到光芒临界炸开,公主与狩魔猎人从里面跳跃出来。

而察觉狼派徽章的震动,维克多剎那间拔出银剑,将席安娜护在身后,搜索怪物的位置。

“不要紧张,维克多,这里没有吸血鬼。设在喷泉里的传送出口,真是个有创意的想法……”

叶奈法昂首阔步,神情从容地大步走近。

她身上穿着黑色裤装,与席安娜的装束乍看下有不少相似,而且在维克多看来,她们的个性也同样傲慢。

“恭喜成功回归。从前她们姐妹常使用这条秘密通道来躲避老师,幸好家教全都写进日记,我才知道要在这里等你们。

还有,席安娜女士,你准备好要收拾自己的烂摊子了吗?”

女术士傲慢的眼神,轻佻的询问,成功激起公主的怒火。

她上前两步右手插腰,“我的烂摊子?在唐泰恩城堡的时候,我正要跟狄拉夫讲清楚,是谁先施法攻击他的?

收到威胁信的时候,又是谁信誓旦旦保证,只要吸血鬼敢来袭击,必定可以擒获他的?”

性奴学校 第二章

“徐越!我要冲爆你!”

星空深处传来的嘶吼声,让一直宅在荒古禁地之中的徐越,也不由摇头叹息。

“这可是为了你好。”

这话,让旁边的狠人都不由心底出现了一丝对叶凡的同情。

能够被称为狠人,她的心中竟会出现同情,除了叶凡身份特殊外,遭遇自然也是不言而喻了。

不死天皇和帝尊的双核混打,整整打了三百年。

反正用徐越对他们两人的话来说,如果他们真的把叶凡打死了,那他们也就解脱了。

之前见过徐越逆转乾坤,将宇宙众生都复活的恐怖场面,这两位自然也清楚,对方并不是开玩笑,如果真的打死了叶凡恐怕有的是手段恢复。

所以出手也是杀意凛然,没有丝毫留手。

而叶凡之所以能够抗到现在,自然是有青霞圣子不远万里的不断送药了。

从一次几吨,到十几吨,再到上百吨,绝对管够。

直接嗑药升级,实在是根基不稳,但有两个工具人帮忙锻炼,那就另算了嘛。

因为他们两人是真的想杀叶凡!

那种夹杂极道帝威,能充斥整个寰宇的怒吼声,这三百年间犹如都市传说一般时不时的会出现在修行界当中,众多修士,也都习以为常。

甚至有三百前的老修士,为年轻一辈科普过这位声音主人的身份,一位曾经被打断‘哔~’……

同样,这三百年间,各个古星的修行界风气也完全被扭转,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充分的改造着这片世界。

亲身被黑暗所杀,亲身经历过那中绝望的复活者,不断的将这种难得的和平环境灌输给了下一辈。

其实所谓的风气,是需要大环境来进行影响,如果所有人的道德水准与个人素质都提升,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那为恶者自然会受到排挤,受到谴责,乃至受到制裁。

反之,一旦社会道德滑坡,那就会变成恶性循环,因为定义上的‘好人’反过来会面对各种阻力,甚至还会受到嘲讽,无法适应,就会被排挤……

这三百年间,不可能成为人人如龙,人人为圣的理想世界,但整体情况而言,却已经是朝着理想世界所演化。

黑暗也只能藏于阴影之下,受到大众的唾弃。

终于,三百年的捶打下,圣体叶凡逆天击穿万道,强行圣体证道成功,成就一世天帝!

呃,不过第一世证道的他,面对帝尊和不死天皇这两位宿敌的混合双打,依然还是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

“你看,就是因为他失去了那种真正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对我产生了依赖性,所以这么久了才成功证道,哎。”

徐越叹息的摇了摇头,明明前面一路催熟到大成圣体都蛮快的,可自从叶凡这笨蛋反应过来了后,效率就大大的变低了。

当然,比起他自己来搞,肯定还是快得多的,毕竟也没啥副作用。

剩下的,就是要他逆活九世,红尘成仙了……

叶天帝一生坎坷,虽有不世大才,但每一世都遇到了与自己争锋的绝世劲敌。

青霞圣子,白霞圣子,红霞圣子,黄霞圣子,黑霞圣子,蓝霞圣子,紫霞圣子,橙霞圣子等等,还有旧日天庭之主帝尊,太古唯一神明不死天皇。

虽说叶天帝并不孤独,身边喊六六六和加油的小伙伴们很多,而且也都以各种手段一直都活了下来,但每一世自己都过的极为凄惨。

似乎BGM都变成了凄厉的二胡声。

当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每一世,只有晚年生涯,才能让叶凡能够有点自己的时间朝花夕拾,缅怀自己这一世的过往。

性奴学校 第三章

做任何事情,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专业,因为只有专业,才能明白前因后果,才能解决利害关系,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这是李斯文一向做事的原则。

现在他要在第六

文学

序列种田,就必须了解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同时谦虚的借鉴其他生灵的经验,什么捞子,什么库吉特船人,什么垃圾回收站管理员,如此种种

文学

,都是他可以学习的对象,都是他的老师,尊师重道什么的,他最擅长了。

为此,他特意去抓了一只正在看热闹的库吉特船人,这可把这家伙给吓尿了,其他的库吉特船人更是被吓得一哄而散,说啥也不敢在这个区域出没了……

“以后你就叫大库,嗯,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吧,总之你今后是变成宠物还是耕牛还是看家犬还是实验室里的标本,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

李斯文很温和的说道,一头库吉特船人就有几千公里那么长,浑身上下使不完的力气,最主要的是,它体内有庞大的内置空间,跑得还快,还不用喂食,简直是最佳的运输船。

接下来,李斯文又很耐心的研究了一下垃圾回收站的原理,最终很是得了一番领悟。

比如,垃圾回收这是一个大课题,因为这代表着能量的循环利用。而且这种循环是不是觉得很耳熟?没错,时间长河六大序列的基础结构里就有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作用。

其次,必须要弄明白一个道理,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任何时候,都要保证健康,强大,任何时候,都要有资源,没有资源,那就是耍流氓。

所以李斯文要种田,必须要掌握这么一个种田的中心思想,而没有中心思想的种田,就犹如驴子拉磨——净给别人做贡献。

其三,有了中心思想,就要有具体种田的套路,比如旱田种水稻,水田种小麦,菜田种橘子,林地种瓜果,这统统都是不正确的。

其四,如果说种田算是开源,那么就必须要有节流,而何谓节流?其实就是怀着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所有敢搞破坏的,敢拖后腿的,一律弄死。

掌握了以上这四点,李斯文就有信心开一家至尊旗舰级的垃圾回收处理中心了。

坐起立行,待老宋与那百多个大唐老兵告别之后,李斯文就大踏步的往下游而去。

嗯,他是要种田,但勘探地形却是最基本的操作。

以老兵们所在的垃圾回收站……什么鬼名字,今后这里就叫大唐驿站!

以大唐驿站为基准点,向下游再行进大约五百万公里……好吧,距离在这里不现实,以维度深渊的现实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测度,所以他是根据自己的感觉来的,反正但凡觉得可以拯救,可以种田的地方他一律不放过。

走一路,一路的戳,直到都快要接触到了时间黑潮,他才停下来。

“这里应该就是曾经第六序列的边缘地带了吧,可惜此时已经与维度深渊融合了起来。”

李斯文略微感应了一下,就果断以光明铠为基础,在此地形成了一座长达五百万公里的超级大坝,直接卡住时间黑潮继续向上腐蚀的去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