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一章

无需言语,更不需要任何的诠释。

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威胁!

天空中除了冰霜元素之外,所有的元素都被蛮横地排斥出这片空域。

每一次的振翅,都是一次可怕的降温。

前不久才因为大爆炸而变成焦土炼狱的逐日岛,正在飞速变成一块极地!

而巨龙眼眶里的两簇幽冥之火死死锁定了老莫格莱尼!

老莫眼角抽搐了一下,就想翻身下狮鹫。

他被乌瑟尔拉住了。

因为一个巨大的黑影挡在所有狮鹫前面,有了她的阻挡,至少那股死亡巨龙的凶威不至于让狮鹫过份紧张甚至恐慌。

“走!”

这边,被逼着迎上巨大骸骨龙的奥妮克希娅打了个冷战:“主人?她……她是辛达苟萨啊!”

黑龙MM的声音里有了哭腔。

巨龙之间战力如何评估?

最简单暴力的算法是:体型大的就厉害。

按照尺寸就知道,最高段位的肯定是五大龙王,次一档的是龙王的配偶们,再次一档就是龙王的嫡系子女,然后是一万岁以上的纯血上古巨龙,再往下,就按照年龄和纯血程度以次递减下去。

杀过来的若是普通龙,奥妮克希娅肯定不虚,若是蓝龙王玛里苟斯的龙后辛达苟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当年上古之战,耐萨里奥跳反,愤怒的玛里苟斯因为感到被背叛了,带着整个蓝龙军团死磕耐萨里奥,结果就是日龙不成反被轮。

他的讨伐战以9成多蓝龙战死告终,当中包括他老婆辛达苟萨。

满身伤痕的辛达苟萨以一股气支撑着,拼死往北极大陆诺森德赶。死在巨龙墓地——龙骨荒野,是每一条巨龙的夙愿。这种烙印到灵魂最深深处的本能驱使着她。

她伤太重了,她不停呼唤着老公麻利狗屎,结果这狗屎不如的龙王因为被耐萨里奥打到自闭,而不敢回应老婆的呼唤。

堂堂龙后就这样死在了龙骨荒野旁边,距离她的安息之地可算是一步之遥。

咫尺就是天涯!

无法安息的龙魂,就这样在诺森德的寒风中,不甘地咆哮万年。

偏偏这破事是堂堂蓝龙王搞出来的

文学

,连身为大姐的阿莱克斯塔萨也不好管。

在临死前的疯狂中,她的心中只剩下了恨:对军团的恨,对耐萨里奥的恨,甚至是对玛里苟斯的恨。

但最多的是对整个凡人世界的憎恨。

在死去的那刻,辛达苟萨发誓:复仇——

本来,按照历史进程,会是二傻子复活她的。

现在怎么看都是耐奥祖亲自将其复活。

麦当肯狠狠地啐了一口:尼玛!冰冠堡垒的boss提前跑出来!阿祖,你凑不要脸!

奥妮克希娅应该是打不过辛达苟萨,这条从心的小母龙已经开始颤抖了。

麦当肯无比庆幸,自己来之前买了个保险,他果断甩锅:“考雷斯特拉兹!巨龙遗骨被亵渎,这事你们龙眠神殿也不管!?”

这话是用龙语喊的,还指名道姓!这让立志于当红龙女王首席面首的某龙满面羞愧。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二章

@@

天鹏纵横写了四十四万字,魔幻星际写了不到五十一万字,战魂呢,写了不到三十五万字。我预备的最充分,写的最用心,设定最多,存稿最多的妖灵,也不过九十万字。

蜀山动笔之前,我从没想过会写这么多字数,也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几乎是没怎么间断的更新到了最后。这是一本,我第一次破了百万字的小说,这是一本,我第一次,几乎每天都更新,坚持了快一年的小说。

到了收尾,也许蜀山开始了断断续续,但是,这本是依旧是我所写的书里,写的最勤奋的一本。对我来说,可以不间断的更新,坚持超过一年,只是在末尾才开始松劲,对我来说,是个奇迹。

所以,我可以苦笑着说,蛤蟆我一直在努力,我的读者朋友们啊,如果这本书曾给您带去快乐,请在合上它的时候,忘记那些不快乐。这个世界记住的快乐愈多,人就越有精神,记住的不快乐越多,人就愈加烦躁。

此致,我期望能够给每个读者,或多或少的带去点滴快乐。

一直在勤奋努力,只是,真的很没用的蛤蟆。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三章

包旭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格斗游戏中的一些专业术语,比如‘立回’、‘择’等等,它们强调的往往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个非常宽泛、非常笼统的概念,而玩家实力的强弱,则在于对这些能力的掌握和灵活运用程度。”

“比如立回这个概念很难翻译,它泛指你在攻击对方或者防御对方攻击之前所做的一切动作,不论是来回走动、牵制或者诱骗,都可以被看成是‘立回’的一部分。”

“换言之,立回的目的就是尽一切办法使情况进入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而让对方陷入较为不利的情况。”

“如果实在无法理解,你可以将它粗暴地理解为包含意识与操作在内的攻击前准备能力,就好比你在MOBA游戏中通过频繁的小走位诱骗技能、将敌人引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形的这个行为。”

“所以,像《回头是岸》这种动作类游戏虽然也很受苦,但它的成长曲线还是比较科学的,顶多是上手难一些,一旦进入正轨之后就逐渐适应了。”

“而格斗游戏则不同,它的成长曲线起点很低,成长非常缓慢,而且上限遥遥无期。在这个过程中,你很难准确地评估自己到底变强了多少,很可能遇到一个大佬就被虐得怀疑人生。”

“比起背板就能变强的动作游戏而言,格斗游戏可不是仅仅背板或者练练反应速度、搓招动作就可以的,还需要大量有针对性的练习,甚至很多时候要通过肌肉记忆将每个动作拆解到帧。”

“如果从数据上来比较,很多玩家玩《回头是岸》这种游戏三十多个小时就能熟练,一百小时就变大佬,再往上加时间,无非也就是打打速通,或者秒杀BOSS。”

“但格斗游戏就不一样了,一百小时是稀松平常,一千小时可能还是在被人血虐,三千小时、五千小时,上不封顶。”

于飞不由得瞠目结舌:“五千个小时……”

他简单地算了一笔账。

假设雷打不动地每天玩,平均玩五个小时,那么五千个小时也需要玩三年。

如果平均下来每天玩一个小时的话,那就得十几年了。

想想都吓人。

虽说有“一万小时定律”这种东西,但那是在讨论一些非常复杂、高深的专业领域。

游戏可不一样,就算真的挤出这么多的时间,它也总会枯燥,总会失去乐趣,毕竟没有专业领域那样的深度。

关键是很多游戏在玩了几百个小时之后,再去练所能获得的提升就微乎其微了。

可能是自己的能力到极限了,可能是游戏的机制不支持了。

MOBA游戏和射击游戏同样也具有可重玩的特点,但哪怕是射击游戏,遇上大佬好歹也能蒙中那么一两枪。

格斗游戏的话,遇到真大佬怕是连动一下都困难。

包旭继续说道:“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格斗游戏是必须要有一定传承的。”

“那些真正的大佬在所有格斗游戏中打了几千个小时,那是因为所有的格斗类游戏其实都是有一定的共通之处的,原有的经验可以用到新游戏中,适应一下就能很快上手。”

“这群人是对格斗游戏最为死忠的,同时也是最为挑剔的。”

“如果一款格斗游戏跟他们已有的经验冲突,他们就会觉得这款游戏做得不行,根本不会去玩。”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也让我们在设计的过程中省下了一些时间:在知道某些传统必须延续之后,我们就不需要再去纠结它们。”

“比如,基础的战斗系统、搓招等一系列操作,是绝对不能大改的。”

于飞点点头,他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原本那个想法的错误。

对于格斗游戏玩家来说,搓招已经变成了肌肉记忆,变成了本能反应,在战斗中手忙脚乱的状态下,零点几秒搓出一个超必杀,

文学

是每个格斗玩家都必须掌握的技能。

如果辛辛苦苦练的这些东西,在《鬼将2》中压根没有,那人家怎么可能会来玩呢?

所以,《鬼将2》既然是格斗游戏,在基础战斗方面是不能强行改的,只能是在传统经典格斗游戏的基础上小修小补,而且任何的改动都必须慎重。

人物造型、动作、招式等等都可以变化,但内核绝对不能变,操作方式也基本不能变。

之所以游戏类型严格地分为动作类游戏、横版过关游戏和格斗游戏,就是因为每一种游戏都有非常明确的限定,不能混淆。

于飞想了想,说道:“所以,《鬼将2》还是要延续格斗游戏的操作,摇杆必须兼顾移动、跳跃和搓招,不能变成动作类游戏的操作方式。”

包旭点点头:“是的,那会在根本上损害格斗游戏的乐趣,它也就无法再被称之为格斗游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从于飞的桌上拿来一个游戏手柄。

“常规的游戏手柄,正面有四个区,分别是左右摇杆、左侧功能区(上下左右),右侧功能区(ABXY)。但在格斗游戏中,真正用到的只有两个区。”

“右手大拇指放在ABXY,右摇杆是完全不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