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一章

廷尉署的办事效率出奇的快。

年三十的前一日,陈熠带着官兵在城郊一处荒废破庙找到户部丢失的库银,同时还出示了原户部右侍郎贪墨的铁证,证明晋阳侯府是被人栽赃陷害。

长宁帝随即下令,将张承宣两兄弟无罪释放,就此结案。

满朝文武提心吊胆半个多月,如今终于舒了一口气。

翟似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亦是感叹陈熠手段非常,不但将张承宣从贪墨案里撇得干干净净,还能让他主动解除婚约。

是了,张承宣从廷尉署离开后,连侯府都不曾回去,直接策马入宫拜见了长宁帝,主动提出解除与赵宜乐的婚约。

……

……

年三十,除夕夜。

翟似锦照例入宫,马车刚停在宫门口,赵宜乐从外面掀了她帘子,眉眼带笑地喊道:“表姐!”

翟似锦提裙下马车,被她拉住手腕,径直朝着宫门口走去。

“表姐,晋阳侯当真找父皇退婚了!”赵宜乐面带兴奋,忍不住向翟似锦汇报这个消息。

翟似锦淡笑看着她,道:“早就知道了,昨日

文学

晋阳侯前脚出宫,后脚大街小巷就已经传遍了。”

今晚宫中要摆除夕宴,宫门前人满为患,禁卫军设下关卡,须持腰牌或请帖才可入宫。

黄昏的霞光映在两人肩头,在雪地里投出两道浅浅的影子,赵宜乐一边向禁军出示腰牌,一边继

文学

续对翟似锦道:“这一回真的多亏表姐,要不是你的话,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侍卫们按规矩办事,将腰牌接过查看了番,递回给赵宜乐,才开口放行。

只是赵宜乐忽然有些出神,并没有伸手去接,弄得小侍卫也愣愣地站在原地,气氛一时有些古怪。

“想什么这么出神?”翟似锦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帮把她腰牌拿回来,交给身后随侍的女官。

赵宜乐回过神,揉了揉脑袋,随手给翟似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马车,惊奇道:“表姐你看,那不是户部主事嘛。”

翟似锦顺着望过去,轻蹙了眉。

户部主事李毅,李谦的父亲。

想起当初放狗咬断李谦双腿的事情,倘若不是赵奕劝她别把事情闹得太大,她才不会同意让太医去给李谦治腿。

断了最好。免得他将来祸害人。

赵宜乐挽着翟似锦的胳膊,好奇道:“每年的除夕宴宫中只邀请五品以上的官员参加,这李主事为何能来呢。”

她说完不久,李毅被人扶下马车,捋着山羊胡摆着架子,向侍卫出示请帖,随即得到放行入宫。

翟似锦嗤笑,“管他为什么来的,外臣都聚集在长青殿,咱们是去景阳宫陪着舅母和女眷们的,跟咱们没关系。”

赵宜乐听她的语气不太对劲,立即反应过来,翟似锦和李家算是结了仇的,连忙转移话题,“也对,诶算了走吧,表姐咱们快去拜见母后吧,皇嫂这时候应该也进宫了,今年景阳宫里布置得可热闹了。”

她有意哄着翟似锦,翟似锦也有意迁就她,两人一道先去了景阳宫。

景阳宫正殿里摆了席位,众人按照身份高低入座。

时辰尚早,赵宜乐觉得在殿里坐着也无聊,索性拉着翟似锦去往东暖阁。

“为了报答表姐的大恩,我特意准备了一份大礼!”

赵宜乐神神秘秘地关上门,还让女官把灯烛熄灭,整个暖阁顿时黯下来,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大礼,这么神秘。”翟似锦倚在绣榻上,看着赵宜乐小心翼翼捧着一个长方锦盒出来,“还有啊,你用不着这样谢我,真正帮了你的是陈廷尉,你要准备礼物,应该给他也准备一份。”

“啊……”赵宜乐正要打开盒子的手顿住了,后知后觉倒抽一口凉气,“诶呀表姐我忘了,我只顾着给你准备,忘了陈廷尉那一份了。”

翟似锦伸手点了点她额头,笑道:“算了,正巧他还欠着我一份生辰礼,你便也不用绞尽脑汁送他了,就当扯平吧。”

黑暗中,赵宜乐摩挲着翟似锦的肩膀,在她身边坐下,“表姐还说跟陈廷尉没关系,他怎么就欠你一份生辰礼了?”

翟似锦有些心神不宁,没听出她话里的揶揄意味,顺嘴就答了,“上次他瞧见皇嫂送给我的生辰礼,主动说要送我一份。可整整一个月过去,后来也见过几次,他却全然没提,怕是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赵宜乐不厚道地笑了,将手里的长方锦盒献宝似的塞到翟似锦手中,“表姐别管他了,来来来,快看看宜乐送你的礼物,可合你的心意?”

寝阁里黑黢黢的一片,翟似锦摸着铜扣打开盖子,一道清幽的萤光从盒子里散发出来。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二章

民间传的沸沸扬扬,传入言官耳中,言官立即上表,洋洋洒洒长篇大论的歌颂太子妃。

皇帝虽然觉得肉麻,但也挺高兴。

谁不喜欢自家名声好呢。

一时之间,姜宁成了常安城的顶流。

把吓的屁滚尿流的马氏送回淮王府,姜宁坐着马车回宫,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前头也来了辆大马车。

狭路相逢,这种情况,肯定得有一辆马车后退,让另一辆马车先走。

但姜宁的马车是先进巷子的,对面是拐过来的,按理说,应该对面退回去,让姜宁的马车先走。

可是对方不让。

姜宁也懒得计较这种小事,正准备让孤城后退,却见前头马车里跳下来一个衣衫华丽的年轻男子。

这男人穿一身绿色长袍,面容白皙,长得十分俊俏风流,但其笑容举止却十分轻浮,看见探出马车的姜宁,顿时眼睛发亮。

“乖乖隆地洞,这是哪里来的小美人?”男人直溜溜的走过来,眼睛直勾勾盯着姜宁的脸,直咽口水,“小爷活了二十年,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老李,快给我去查一查,这是谁家的美人,我要知道她的名字,年龄,是否婚配!”

前头马车传来一声应答。

姜宁手撑着马车,笑道:“你不认识我?”

“认识。”

“哦?”

“美人就是我未来的妻子。”男人搓着手,看着姜宁美丽绝伦的脸,垂涎欲滴,“美人芳龄几何,可否许婆家?许了也没关系,爷要定你了。”

“你是谁家的爷?”

“安亲王幼子李宝澹,嫡出,受宠。”马车前头的孤城忽然开口。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三章

又一本完结了,话说我的速度还是很可以的嘛,嘿嘿,看到一路支持我的亲,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继续写下去,写出亲们喜欢的故事,希望亲们看的愉快!

新文已出炉,是灵异悬疑类,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文,有不足之处,请亲们多多指教!

《重生超级女生》(暂定)http://www.ruochu.com/book/37364

上一世悲惨死去,这一世牛叉哄哄重生,上一世各种苦逼,这一世各种能耐,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杨丝蕊说,特么我没法淡定,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举手。

校园灵异事件,死去一年多的男生忽然出现,疯子咬人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废旧的图书馆鬼影重重……

接踵而来的诡事,让整个校园都弥漫在恐慌之中,灰姑娘化身超级女战斗英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可是可是,遇上个太阳一样骄傲,冰雪一样冷酷的少年,杨丝蕊表示,春心荡漾了好吗……

章节试读:

第1章心脏活体移植

“陈医生,病人并没有呈现脑死亡状态,不能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我是主治医生还是你是主治医生?你只是来实习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了?”

“就算我只是实习医生,可病人是否脑死亡,我难道还判断不出来吗?我觉得应该再对病人进行严密观察和监测,以得出正确结果!”

“一切程序都是按照严格规定执行的,病人已经脑死亡,家属也签了器官捐献协议,用不着你多说,出去!”

“陈医生!”

“出去!其他人准备手术!”

杨丝蕊昏昏沉沉中,听到的对话却无比清晰,不由她不一阵惊骇:

怎么回事?

昏迷前最后的意识是,她吸毒过量,一阵痛苦的抽搐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谁会把她从肮脏的桥洞里送到医院来?

家属签订器官捐献协议?

笑话,早在她三年前因为车祸永远失去右腿和做为女人象征的子宫,之后自暴自弃,用吸毒麻痹自己,寻求暂时的痛快,父母苦劝无果之后,就已经跟她断绝亲人关系,她整整两年没再见过他们了好吗,她哪来的家属?

不对。

她忽然意识到什么,下意识地动了动,震惊地感觉到,右腿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