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一章

不是,我以前有这么强势吗?至于让他们这么怕和我谈吗?

方平摸了摸鼻子,迟疑片刻:“那行吧!我现在跟你走一趟!”

呼!

风姿月着实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去面对股东们的纠缠了,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大,这边请!”

“稍等!”

方平点了点头,转身来到前台位置,吩咐道:“通知一下周媛,让她将蔚来拼购团队召集起来,等我回来开会!”

“好的,方总!”前台连忙起身道。

“走吧!”

方平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和风姿月汇合,一起离开了蔚来商城办公区,来到电梯间,乘坐电梯来到未来科技办公区。

进入办公区,风姿月径直来到前台位置,询问道:“今天公司股东们没说什么吧?”

“没有,他们只是问过风总你的去处,我们都按照你的吩咐,说你会晚点到公司!”前台忙道。

风姿月点了点头,又道:“他们还在公司会议室?”

“对,他们还在会议室!”前台点头道。

风姿月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身冲着方平笑了笑道:“老大,他们在会议室!”

“你不想和他们深入谈,直接拒绝不就行了,至于弄的这么复杂?”方平看风姿月这么煞费苦心的,想将其他资本股东们打发走,有些无语道。

你当我是你啊!

能那么强势,连资本股东们都不放在眼里?

再说了,人家是来谈合作的,且又是公司股东,应付外人那套,用在他们身上,也得要管用才行啊!

风姿月讪讪一笑:“老大,我们过去吧!”

方平深深看了风姿月一眼,没有多说,和风姿月一起来到未来科技办公区的会客室外面。

风姿月上前,敲了敲会客室门,便推门而入。

“风总,你总算…呃,方总,你怎么来了!”

正看向会客室大门方向的高胜等股东代表们,看到风姿月进入的身影,刚打了个招呼,又看到后面跟着的方平,匆匆忙忙站起身之余,看了看二人,心里暗暗叫苦。

老实说,他们虽然知道未来科技最终选定承销商的人,肯定是方平,但他们还是不想这么早的面对方平。

很简单,方平的强势,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和方平谈,就算最后自己身后的公司,能拿下未来科技上市发行股票的承销资格,所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一般的大。

至少应该赚的利益,要缩水一大半。

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先和风姿月谈,谈出一些结果出来后,再通过风姿月,影响到方平的一些决定。

只是他们没想到还没和风姿月谈出个什么结果,风姿月就将方平搬了出来。

方平上前一步,从风姿月身后走了出来,笑了笑:“今天有点事来未来科技,听说你们来了,就过来看看!”

我们信你个邪!

你敢说不是风姿月去请你下来,应付我们来了?

高胜等股东代表们心里想着,面上却点头附和着。

“怎么?你们今天这么整齐的来公司,有什么事吗?”方平明知故问道。

高胜代表看了其他人一眼,眼见事已至此,也就调整初衷,犹豫片刻道:“方总,我听说未来科技开始筹备上市了,是吗?”

“嗯,是有这个事!”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三章

巫小柔笑嘻嘻:“知道我的好了吧!你们男的,没一

文学

个好东西!”

陈文说:“你把你爸也骂进去了。”

巫小柔悠悠地说道:“在生活作风这个问题上,我爸还真不是个东西,哼,你也不是好东西!”

第四站,陈文来到沪航票务中心。

买了两张6月23日飞港岛的机票,商务舱两张和经济舱一张。

回到方书正家,陈文将经济舱机票交给他,后天两人自行去机场办理安检。

办完这些事,陈文打车回到财大一居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脏衣服没管,哪天苏浅浅或者欧可岚回家来会洗的。

收拾了一番行李,将几套换洗衣服袜子扔进陆战队背包,几百个安全套放进抽屉里。

之前他从瑞士买了一千个,一半留在帝都温馨小院,一半带回沪市。

那时候考虑到国内没有这种油版,才一次买了这么多。如今可以经常跑港岛了,倒是很方便买到油版。

扔了一百多个到背包里,又把洗漱用具装包,检查了一番腰包里的证件、信用卡、现金和钥匙。

那几本房产证,已经提前存放在唐瑾一居室了。

陈文锁上门,离开小区,打车来到外国语大学。

找了校外一家饭店,打包了四个菜和三盒米饭,拎着两大提的塑料袋,进了校门,熟门熟路找到了孟想家。

在一楼的门洞里等了一会,迎来了监考下班的孟想。

孟想还是那么漂亮、成熟、知识气质。

她走进单元口,一眼看见是陈文,喜得她,差点尖叫,慌忙用手捂住嘴。

陈文微笑:“通缉犯回来了。”

孟想看了眼周围,没有路人,压低声音:“跟我上楼,快!”

哆哆嗦嗦用手拧开钥匙锁,孟想推门进家,刚想回身招呼陈文,就被一把推进了家。

陈文顺手带上了门,手里的打包袋往地下一放,胳膊从身后探过去,环住了孟想的腰。

孟想迅速地转过身,踮起脚,抬起脸,吻住了陈文的嘴。

一边吻着,孟想口中呢喃:“你这个通缉犯,杀人犯,你太狠心了,这么久才回来!”

……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硝烟散尽。

昨晚和刘祎跳舞一个小时,舞步大开大合,陈文没出汗,但这会,他终于出汗了。

孟想31岁,东方文樱30岁,这两个姐姐的年龄是相近的,但她俩给陈文带来的亲密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

脑海里回忆着东方文樱端庄气质下的野性,再品味孟想的风格,陈文心里真是美开了花。

心中欢喜,将女教授的身子抱紧在自己的怀里。

“孟想,喜欢刚才吗?”陈文吻着她的额头。

“呼,我差点死了!”孟想身上出的汗,远远大于陈文,这会还在喘粗气。

陈文进孟想家门的时候,还是5点半多,这会天已经接近黑了,窗帘缝隙透进外面昏暗的路灯光亮,房间里没开灯,一片的黑。

“小坏蛋!天都黑了……怎么办啊……”孟想试图摆出女教授训学生的架势,却在训了一声之后,本能地撒了个娇。

陈文哈哈一笑:“先吃饭,吃完饭,吃我的孟老师!”

孟想试图起身穿衣,被陈文阻止了。

于是俩人干脆不穿了,就这么样,坐在饭桌前的木凳上,吃着陈文打包带回来的饭菜。

四个菜,三个是硬菜,一份是蔬菜。

孟想从没试过用这种毫无保留的姿态来吃饭,羞得满脸通红,却又对陈文无可奈何。

陈文看着女教授,乐得哈哈的。

吃完饭。

不用洗碗,打包盒直接扔进垃圾袋。

文学

孟想从冰箱里拿出水果,去厨房洗。

陈文跟着蹭进厨房,从身后搂住孟想的腰,说着贴心的话。

厨房的窗户没有窗帘,孟想的身子这会毫无保留,不敢开灯,俩人在黑暗中,嘻嘻笑骂。

这一晚,两人尽情地疯狂。

孟想说:“我被你带坏了。”

陈文说:“你本来就是坏人,我不过是解锁了你。”

……

6月22日,星期二。

法语系每个年级两个班,一共八个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