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爱,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禁忌的爱 第一章

“抱歉,我不能让他一个人……”

这一刻,看着已成定局,无法扭转的局面,彩鳞周身突然荡漾起刺眼的十彩神芒,一条隐约虚幻的伟岸巨蛇之影缓缓从其灵魂之中蔓延而出,隐约有着某种自燃的痕迹!

那种痕迹,即便是有着炎神鼎的镇压,仿佛也无法抑制它的可怕神威!

一旁泪流满面的云韵也是轻笑一声,周身刚刚准备荡漾起自爆之力的时候,一束束漆黑的令人窒息的恶魔之纹,诡异般无视炎神鼎的力量,瞬间将两人的举动扼杀在摇篮之中。

霎时,两女受限,却是猛然抬头,看着这片天地开始扭曲的虚空……

文学

那里,似乎有些熟悉的气息开始扭动。

那是恶魔之力。

……

“萧炎已败,你们还要战吗?”

两位大天使长,以及人神子忘仙玄尊四人同时开口,犹如胜利者一般,无情的嘲笑着下方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无尽炎盟蝼蚁。

没有了萧炎的带领,所谓的无尽炎盟,也不过是一盘散沙罢了。

“怕?”

“何惧之有?”

“不死不休!”

面对着对方的震天姿态,一道道震荡天地的吼声从万兽之王一干无尽炎盟精锐口中传递而出,颇有一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旋即无数人的力量沸腾起来,隐约有着某种极具毁灭的光晕闪烁,哪怕是萤火之光,此时居然让得对方联军微微动容。

可是他们的力量毕竟太过渺小,无论爆发出何等的杀气,皆是无济于事。

仅仅瞬息时间,天际之上冥墙的战斗,瑶姬等人尽数败下阵来,万兽之王两人的攻击也是彻底落败。

冥界一战,似乎在这一刻即将划上句号……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人后悔。

“蝼蚁的力量……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刹,贝琳刚刚说话间,便发现这片冥界之上的黑暗物质,无数的天地能量突然诡异的抖动起来,而后以某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对着这片天际……对着冥墙边缘汇聚而去!

仿佛冥墙边缘的黑暗之中,有着一道永无止境的深渊魔口,正在无情,贪婪的吞噬着这儿的一切!

而那深渊之中,甚至是有着一位疯癫到极致的疯子,正在雀跃,欢呼着!

“那是什么?”

听着贝琳诡异的吼声,忘仙玄尊突然抬起头仰视着这片天际。

冥墙之上,皆是闪烁着某种令人头晕目眩的邪煞魔纹,密集到令人发指的墨绿色能量此起彼伏的在冥墙之中屹立着,微微涌动间,便足以吞噬这儿的一切。

轻轻一撇,便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绝望窒息笼罩全身。

在那种力量之下,恐怕也仅仅半神阶的人神子不受压迫,其余人等目光骤然紧缩,看着那片无限接近于地狱的冥墙空间,身躯微微颤抖。

那其中究竟蕴含着何等可怕的力量!

“给我开启!”

“恶魔神宴!”

看着萧炎近乎濒死,随时会彻底陨落的模样,天际之上突然有着无数的黑暗潮汐汇聚,浮现,那些冥墙之上的墨绿色恶魔之力,全部对着声音的源头飞泄而去!

疯癫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吼声划破天际,犹如一位真正的贪婪恶魔,带动着那些恶魔之力化为漫天的恶魔之雨,倾盆而下!

禁忌的爱 第二章

沈沐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忍着神魂的剧痛,直接去了万寿城,在智脑的指引下,来到了万寿城绝天圣尊的练功房。r?a??nw?en?w?w?w?.??

这一路上没人敢靠近沈沐风,毕竟逃走的也并非只有闫道升,近两千圣境,领悟速度领域的圣境还是有几个的,沈沐风的情况早就传了出去。

所以沈沐风出现在万寿城后,也没谁敢阻拦,一个干掉绝天圣尊的强大存在,一个一把大火烧掉近两千圣境的家伙,惹急了再放一把大火,万寿城还不烧没了啊!

其实沈沐风也是强撑着,也幸亏有神魂宝甲保护神魂,否则厉绝天的神魂攻击,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就算是这样,现在的情况也很糟糕,厉绝天的神魂攻击,直接破了沈沐风封印的神格本源,加上神魂受创,根本无法再次封印。

现在纯粹是靠意志力来强撑着,可一旦撑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沈沐风必须要尽快赶到厉绝天的练功房,否则这一切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在智脑的指引下,沈沐风终于到了练功房,然后就没有沈沐风什么事了,而在昏迷之前,沈沐风来了个顺手牵羊,勉强收起了角落中的几个干坤袋,然后便昏死了过去。

天龙大陆

大夏国都城城北的小公园中,一个衣衫褴褛,发髻凌乱,灰头土脸的人,呆呆的盯着巨大石像,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感觉和石像上的人很熟悉。

“饿,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夕阳下,一个少女背着书包,拿着一盒盒饭走了过来,几个月了,天天都能看到这个人,少女非常好奇。

那人看了一眼少女,十**岁的样子,笑起来很甜。

而少女愣住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眼睛,深邃,犹如深潭。

少女回过神,脸微微发烫起来,也觉得这样盯着一个人看有些失礼:“大哥,你,你饿了吧!快吃吧!”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继续看着石像。

少女越发疑惑:“大哥,你为什么老看着王爷像啊!”

“我好像认识他!”

这是男人第一次说话,少女又是一愣,这个声音听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

“大哥,在大夏有几个人不认识王爷,教科书,电影,就连钱币上也有王爷的画像,你认识他也很正常啊!”

少女说完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百元纸币,上面画着沈沐风的头像。

一些记忆片段开始复苏,脑袋也传来了剧烈的痛楚,男人抱着头一声不吭,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两层的别墅中,身上的衣服也都换了,青年站起身,露出茫然之色,可看到墙壁上那副塑封的画像时,青年皱起了眉头。

画像中有四个人,是那么的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这个时候少女走下了楼,看到捡回来的青年皱眉沉思,笑着说道:“大哥,你刚刚昏迷了,是我带你回来了,我让佣人给你洗的澡,对了大哥,有没有说过你很像沈王爷啊!”

禁忌的爱 第三章

滴乌,滴乌。

几辆警车,鸣着警灯,来到了废墟的厂房前。

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官,带着人,从警车下走下来。

跟在她身后的,也都是些看上去很年轻的警察。

大概有十来个的样子。

这些警察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

“新手吗?”灵平安想着:“刚刚才警校毕业的实习生?”

大抵也就只有这样的毛头小子,会这么紧张了。

看着他们局促的神色,灵平安笑着迎上前去。

“请问,你们是北方路分局的吗?”他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一些,以免对这些警察造成压力。

为首的女警官看到他,似乎被吓了一跳,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灵平安还是察觉到了这位女警官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

“什么情况?”灵平安有些难以理解。

“是……”对方似乎很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我是北方路分局的乙级警长宁轻虹!”

她打量了一下现场,洁白的脖颈上,能明显看到吞咽口水的动作。

就听着她道:“我奉令前来,接收……嗯……犯罪分子……”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指了指前面,那十来个举着双手,看上去非常乖巧的黑袍人:“这些……就是犯罪团伙的成员……”

“而他们的头目……”

灵平安眼角瞥了瞥自己脚下,那个被摔得七荤八素,好像还没回过劲的家伙:“就是他咯!好像是什么老祖……”

…………………………

宁轻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同时在心灵链接中,安抚着随行的同袍们:“别怕……别怕……灵公子是不会伤害咱们的……”

但心灵链接内,只有同袍的无尽恐慌!

有人甚至,连灵能都被吓得停滞了。

没办法!

实在是眼前的一切,太过惊悚和恐怖了一些。

地面,仿佛被陨石砸过一般。

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样的裂缝,延伸到了那浓雾之中。

而那位灵公子,则好整以暇的,踩着脚下的尸骸。

那被重力狠狠的砸碎的碎尸!

血肉、骨头和内脏,已经混合在一起,再难分彼此。

厌胜学派的总执事,那位举行了尸解仪式,号称这个世界上最难杀死的人。

现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他尸解后寄托本体的那件法袍,被暴力所震碎。

每一片衣袍碎屑上,都沾着血水。

而他的魂魄,则被一条黑色的无形触手缠绕着。

触手顶端,完全张开。

就像一朵来自梦魇深处的食人花。

也如那恐怖的噩梦中的恶鬼。

一滴滴黏液滴落。

那灵魂的哀嚎与求饶,声声入耳。

头顶,浓雾中矗立着数十米高的巨大鬼神。

祂那庞大的头颅,垂在这片地域上方。

三只灯笼大的眼瞳,不怀好意的打量和审视着一切。

空气中,于是弥漫着恐怖的危险气息。

灵能在静谧中,传来无比诡异的味道。

隐隐约约,似有无数鬼魂在那浓雾中悲鸣。

这是最极致的恐怖。

来自祖先对恐惧的最初记忆。

也来自灵智初生之日,明了了‘我是谁’,定义了‘我的存在’后,便随之而来的恐惧。

人,皆会死。

无论帝王将相,还是神通广大的超凡者。

即使是神明,也有陨落寂灭之日。

于是,死亡本身就成为了恐惧的源头。

再强大的勇士,再聪明的智者,都会害怕死亡。

而今,死亡的本身,就披露在眼前。

原来……

将军也会死……

原来……

即使强大如将军,也能被人和宰小鸡一样的轻松捏死。

宁轻虹看着那地上,已经被砸的稀巴烂的尸骸。

感受着那被紧紧束缚、折磨的魂魄传来的哀嚎与求饶声。

她内心只有一句话。

“纣贵为天子,其死不若匹夫!”

号称不可能被正常手段杀死的厌胜学派总执事,联邦帝国通缉罪犯中最变态无情的屠夫。

现在,死的比狗还惨。

他那魂魄,被束缚着,不断哀嚎着求饶。

他现在的样子,恐怕还不如那些曾死在他手中的无辜者。

耳畔,传来了那位的声音,很随和。

文学

“这些犯罪分子,不仅仅在偷猎此地稀有的珍惜保护物种……”

宁轻虹抬起头,看到了一只只鬼魂,在这位身旁环绕。

他轻轻伸手,鞠住了一只鬼魂。

黑色军服,笔直的身姿。

毋庸置疑,这是一位十字坡的保卫者。

“你看啊……”

“这些小东西多可爱?”

宁轻虹咽了咽口水,只能点头:“是很可爱!”

“它们是受保护的吧?”

“嗯!”宁轻虹用力的点头。

十字坡内的保卫者,当然都是受法律保护的。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也属于黑衣卫的一员。

这些可敬的战士,都是当年,牺牲在此的军人。

就听着那位说道:“这些人除了偷猎外……还绑架了好几个无辜者,意图掩盖他们的罪行!”

“甚至,还在看到我以后,非但不投降,还敢反抗………”

“我也是没办法!”他耸耸肩:“只是小惩大诫,略施薄惩!”

“警官小姐!”他笑眯眯的拿着脚,轻轻的踩了踩那地上的残肢:“我也是没办法啊!”

宁轻虹咽了咽口水,道:“我理解!”

她想起了这位的人设,于是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公子,您的义举,我会和上面仔细报告的!”

对方听着,非常满意。

“那就麻烦警官小姐了!”

“不麻烦!”宁轻虹连忙说:“不麻烦!”

……………………………………

提着彭畅,张惠落到了鹿鸣山庄的一栋楼房的顶部。

早已经在等待的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迎上来。

张惠将手中提着的,已经只剩下十来斤的重量的巫蛊教的老祖丢给那几个人,嘱咐道:“送去黑衣卫的超凡研究所……”

“告诉研究所的人,仔细观察和记录,这件标本的实际数据,并进行分析……”

如今的巫蛊教老祖,现在已经确确实实的变成了一份标本。

他……不……它,最后的价值,恐怕就是向黑衣卫提供一份‘未知术法研究分析’的报告了。

说不定,还能发挥一点作用!

“是!”一个官员,将那彭畅递给几个工作人员。

然后他对张惠道:“将军,帝都公安局刚刚接到了报警电话……是那位打来的……说是抓到了一批犯罪分子……”

张惠听着,慢慢翘起嘴唇:“果然……”

“那位还是坚持着他的人设呢!”

想了想,张惠问道:“是谁带队过去接手?”

“回禀将军,是宁轻虹阁下!”

“哦!”张惠点头,他也不意外。

宁轻虹是黑衣卫推出来的典型。

千金市马骨的那种典型。

在过去,黑衣卫从未有异类,可以达到将军的境界。

不是说黑衣卫中的异类少。

而是,异类其实很不习惯黑衣卫的氛围。

总觉得黑衣卫管的太多。

所以很多异类,在修炼到将军之前,就会递交‘退役报告’。

而黑衣卫和帝国自然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

所以,只要打报告,就会在挽留后,确认对方已经坚定了离开的心态后放人。

宁轻虹是两百年来,第一位突破了将军后,依旧留在黑衣卫中的异类强者。

自然,会被优待。

有好处,优先分配给她。

以便激励后来者。

这也是一种展示:向所有异类展示——我们真的是一视同仁。

“都督现在到哪了?”张惠又问道。

“回禀将军,都督在十分钟前和我们连线过一次,此刻他的专机,应该在凉州上空……”

张惠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

他看着深重的夜色下,皇宫方向的动静。

他能感知到,皇宫方向的灵能波动,已经停滞。

战斗结束了。

于是,他接通通讯,问道:“宋兄,情况如何了?”

通讯器中传来了宋时恢淡淡的笑声:“幸不辱命,已取钱千秋的一条性命!”

“辛苦阁下了!”张惠挂断通讯。

蝠魔钱千秋,并非异类。

准确的说,他乃是从人类,修炼成为妖魔的疯子。

灵气复苏的时代,不仅仅异类可以修成人身,变得和人类相差无几的物种。

人类也可以修炼某些妖邪的术法,将自身变成妖魔。

钱千秋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

钱千秋在这些妖魔中,也是极为特殊的一类。

据说,他崛起于那神秘的‘噩梦空间’。

乃是噩梦空间中的强者。

因之,有着保命的术法。

杀他一次是不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