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一章

来到楼下一颗两人环抱的大树前,林南双脚站稳,深吸口气,做扎马步状。

“喝!”

蓄势待发,看着树上刚抽芽的树叶,林南大喝一声。

随即拳出,只见原本静止的大树摇晃不止,树上隐约几根老树枝丫被少年震落在地,引得街上路人看到纷纷皱眉。

林南见状缓缓点了点头,整了整衣衫,打完收功。

“嗯,不错……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好凶猛的拳法!”

迎面走来两位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大爷,其中一人啧啧称道。

林南疑惑,看向来人笑道:“哦?大爷你也懂拳法?”

“哼哼……”

大爷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也不打听打听,放眼周边几个小区,谁不知道我老刘的厉害!”

“小友,我们江湖中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这样,不如我站着让你打上两拳,你要是能让老刘我后退一步,我就算输,反之亦然,如何?”

林南讶然,看着面前骨瘦如柴的大爷有些吃惊。

这种老掉牙的碰瓷套路耳闻太多,今天好巧不巧被自己给碰上了……

就他那小身板,仿佛冷风吹两下就能吹翻,穿个旧大褂就以为自己会武功了不成?

活着不好吗?

莫不是欺少年无力,只能将大树捶倒几根老枝?

林南内心古怪,头也不回走出老远。

他有些心疼自己好不容易靠本事挣来的赏金,也怕自己忍不住一指头将这种社会蛀虫碾死……

“欸欸欸!小友别走,条件可以再谈谈!”

树下老刘站在风中凌乱,有些不舍。

如果让他知道少年刚才只是蓄势,用拳风将大树打得鼓起乱颤,也不知该作何感想。

“老刘,我看你们形意拳一脉是没落了,连这种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武根的废人也要。”

老刘身旁那人嗤笑道,双手抱胸,有些幸灾乐祸。

……

草草吃完早饭,林南从超市里买了将近几天的泡面,匆匆上楼。

其实平常身体营养,靠那些药浴兽血也完全不会饿,只不过林南似乎已经慢慢回归了这种平静的生活。

看着几乎堆满半个客厅的药草,林南略微有些兴奋。

他想到了自己还是炼丹师学徒的时候,师尊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欣慰和自豪。

炼丹分九品,九之极为天品炼丹师,每一品丹药又可细分为上中下等,林南前世就是九天之上为数不多的天品炼丹师。

“终究是干回老本行了啊……”

林南先调整好心情,仔细清理了一下双手,相当于沐浴焚香,待双手完

文学

全风干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把炼制小培元丹的药材放入厨房的煮锅中。

丹药有灵,非心思无暇者不可成。

炼丹不光对火候的把控很微妙,甚至对炼丹者的素质更是苛刻到了极致。

煮锅宽一尺,高一尺八,锅中无水,燃火大小而不灭即可。

地球无人炼丹,想必能找到一件残次品级的丹炉也相当于海底捞针,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家里煮锅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不一会儿,药香充满整个屋子,林南则更加小心操控着炉火,额头上布满汗水,精神力在这一刻催发到极致。

“嘭!”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二章

下跪,龙组的人都人心惶惶,惊恐不已,接着萧南杀了两个人,对抗帝王赦免令,龙组的人更加的惊恐和恐慌,但是他们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们的组长没有阻止。可是这次,萧南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行,直接将帝王生命令给捏碎了!柳永喘着气,右手指着萧南,“哈哈哈……萧南你死定了,这次你绝对死定了。”“帝王赦免令里面有我们家族的印记,而且传闻还有帝王的应印记,你现在捏碎了帝王赦免令,我们家族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萧南,你就准备承受我们柳家的怒火!”这一点柳永道的没错,帝王是门令里面确实有帝王的印记,也有拥有者的印记。萧南一点都不担心,后面的人前来,他还怕柳家的人不来。柳家的人将帝王赦免令这么贵重的东西,随随便便给柳家的小辈去使用,拿出去犯罪。萧南就要看看,到底这个柳家的家主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胆大妄为。萧南眯着眼睛看着柳永,“好,我给你时间,我就等柳家的人前来,柳家的人要是前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来一个人,我杀一个人!”此刻的萧南犹如一尊杀神一般,帝王赦免令可牵扯到帝王的尊严,虽然这个令牌并不是萧南的令牌,那也代表了帝王。所有人都认为萧南疯了!帝王赦免令已经被毁了,跪地朝拜的人全部站了起来。每个人人心惶惶,他们没有想到事情现在会闹得这么大。“秦少主,你现在站出来。”萧南在这里等柳家的人,不影响他杀秦少主。秦少主本来以为今天他赢定了,他请来了柳永,拿着帝王赦免令,完全可以赦免他的一切罪行,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认罪,毫不犹豫的认罪。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用,因为萧南是个疯子。秦少主咬着牙,“萧南你当真敢杀我?”萧南没有回答秦少主的问题,手里又提着刚才的那把刀,一步一步向秦少主接近。秦一龙和秦家的人都着急不已,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南杀了秦少主,可是此刻,他们都知道,谁也挡不住萧南。柳永也

文学

站在了一旁,他也是有心无力,甚至他心里在想,这次他带着帝王赦免令出来,现在令牌被毁,到时候家族肯定会追究他的责任。秦少主满身冷汗,心里面无尽的恐慌。他安排的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现在等柳家的人及时救援,显然是不可能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想逃走更是不可能,萧南的实力无人可挡。此刻在大院右侧的一个三层别墅上,有两个女人在阳台上站着。是宁轻舞和柳月茹。这是萧南给小舞的交代,让小舞带柳月茹过来,萧南要为家人复仇,必须要让柳月茹在场。宁轻舞喃喃的道:“萧南终于要报仇了这么多年了,萧南一直在等这一刻。”柳月茹则是无比的担心,刚才他看到萧南捏碎了帝王赦免令,她担心以后萧南会惹上无尽的麻烦。柳月茹着急的问宁轻舞,“小舞姐姐,萧南已经闯下了大祸,现在该怎么办?”宁轻舞拉着柳月茹的手,道:“傻丫头,你认识萧南这么久,你说自从萧南回来以后,他有吃过一次亏吗?”“就算上次萧南功力尽失,被算计了,丢进枯井里面,当时萧南也是为了将计就计,不然谁也伤害不了萧南。”柳月茹还是担心,那可是帝王的令牌,这次得罪了帝王区的人,有可能还会得罪高高在上的帝王。“我知道萧南很强,萧南表现出的实力一次比一次厉害,可这次不同,小舞姐姐,我真的很害怕。”担心害怕才是正常人的心理,这次所有人都认为萧南闯祸了。宁轻舞风轻云淡的笑道:“有什么可担心的,相信我,就算真正的帝王来了,萧南也有办法应付。”真正的帝王?这句话,让柳月茹心底一颤。宁轻舞紧紧拉着柳月茹的手,安慰她,给她自信。柳月茹心里还是非常担心,盯着远处的画面,此刻萧南提着长刀已经走到了秦少主面前。萧南右手举起了长刀,狠狠地向秦少主砍了下去,“这一刀是为了父亲报仇!”而这刀刚落下,远处传来一声大吼:“住手。”远处飞速射来了五道身影,这五个人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已经到达了秦少主面前,五人同时出手,爆发出了强大的凝元境界力量,狠狠地攻向了萧南。轰轰轰轰轰!连续五声爆炸,萧南还在原地站着,而出手攻击萧南的那五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秦少主已经出现在十几米开外,但是救秦少主的那五个人,却被自己的力量反弹,被炸飞了。五个人气血翻涌,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这五个人看起来都是四十多岁,每个人都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长袍,统一的服饰,胸口是统一的标志,他们刚才使用的力量都是凝元境界的气息和力量。他们隐匿在暗中多时了,在秦少主受到伤害之时,忍不住出手了,这些人正是秦一龙让儿子秦阳暗中寻找联系的朋友。这是帝王区的一个势力,他们本来不想抛头露面,但是这些年欠下秦家的人情太多,而且这次是秦一龙亲自求他们过来帮忙,所以他们派了五个人过来了。这五个人过来以后,看到帝王区柳家的人出面,还拿着帝王赦免令,他们想着有柳永出面,可以解决眼前的事情,可是后来他们发现,这个萧南完全疯了,一点都不给柳家面子,还毁了帝王赦免令,他们看到萧南要杀秦少主时,五个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救了秦少主。五个人出手非常的狠辣,在救秦少主的同时,想联手杀死萧南,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萧南并没有被杀死,竟然站在原地未动,萧南手中的刀也没有破碎。萧南的实力让所有人再次震撼。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三章

此人身穿白衣,道骨仙风,一头雪丝迎风飘散。

顾长安自认也见过江湖上不少的美女,还是头一次见到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

然而很快,男人变成了另一个男人、女人、少年、少女、老者……

在无数的变化下,他身体里的力量正慢慢渡到顾长安的体内。

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的答案跟记忆。

这些……这些全部都是在仙坟死去人的记忆,还有仙坟原主的记忆。

原来仙坟存在已久,那时世界还有灵气的存在,全民修仙向道。

但随着灵气被成仙者带走,世界又恢复成最初的模样,降生在这个世界的人不再具有成仙的资格。

然而有一个人他离成仙只差临门一脚。

可他被族人的贪恋束缚了。

族人为了从他身上汲取力量,用禁术将他封印。

他百余年积攒的法宝神兵散落在封印之地各处。

久而久之,别人就把这里当成了能遇大机缘的秘境。

然而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在这里互相厮杀,其中不乏当时豪杰,他们的力量死后并没有出去,而是如溪水般流淌进仙坟的核心。

在接受了众多的阴魂后,最初的仙者逐渐魔化。

他开始变得魔不魔,仙不仙,他把自己一分为二,一切邪念留在了外面,把至纯至善的一面封在了地底。

但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外围的邪念逐渐侵染到内部。

它们不是准备吞噬和消灭最核心的真善之力,那是它们力量的来源,它们不会这么做。

它们只会将它二度封印。

峭壁上的传送阵被它们篡改,只要有人打主意就会被吸食魂魄,永不超生。

几百年前有人识破了仙坟‘恶念’的伎俩,怎奈他能力有限,只能做到与黑麒麟订下契约,封印可怖法阵。

然而这么做,也耗尽了他毕生功力,最后死在了这里。

再后来就是兰彻他们的到来,最终是顾长安他们……

随着这些如走马灯一样的画面在脑海中极速略过。

顾长安顿时觉得自己像一个以不同身份度过了几百世的人。

当然,除了关于他人事迹的记忆,他还得到一些大能的高深武学。

譬如真正的万剑归宗。

之前见到的白衣白发男就是仙坟真正的原主。

万剑宗不过是他后人最旁系的一支。

可能是亵渎仙者的罪过,天怒人怨,当年宗室一门早已消逝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随着顾长安吸尽传承之力。

他感觉到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呼出力量一般。

他现在即使人在仙坟,但周遭百里以内的事情,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听得真真切切,只要他想,小到石子滚落,大到世界运转,他都感应得到。

“这就是仙坟传承?”

顾长安用肯定的语气问道。

而这里再也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之前见到的白衣男早已不见。

但顾长安知道,他已经解脱了,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这大概是他最想要的结果吧。

轰隆一声。

仙坟传承已易主,仙坟即将不复存在。

周遭的空间开始瓦解。

地动山摇!

这时,顾长安又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间石室。

徒手一挥,那些干尸全部变成了灰飞。

“顾兄,你成功了?”

林牧原来一直都在这里。

他见顾长安周身仙泽磅礴,眼中金光流转,顿时喜极到流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