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那绿光虽有所减弱,但仍是悍猛无比,撕裂虚空,朝着烈焰剑蟒打去。

眼见绿光来势迅猛,烈焰剑蟒心头一惊,立时又是十数条火蛇暴射而出,堪堪将那打来的绿光挡住。

烈焰剑蟒暴怒,六个头颅昂起,身躯扭动,尖角上红光璀璨,一条条火蛇不绝而出,铺天盖地般朝着闪电惊魂猫笼罩而去。

闪电惊魂猫前爪连点,又是数十朵小花凭空闪现,暴射出漫天的绿光,弥漫出更多的碧烟。

便见擂台上一条条火蛇飞纵腾挪,凶悍无比,一道道绿光碎空飙射,狂猛无方。

众人看的直傻眼。

万万没料到那小猫的战力,居然如此彪悍,就连凶残万分的烈焰剑蟒也无可奈何。

“还好,总算挡的住!”六皇子见状,松了一口气。

但他这口气还未完全落下,便见那烈焰剑蟒的身躯,竟然莫名其妙的晃动了几下。

“特么的,这是怎么回事?”六皇子诧异无比。

下一瞬,便见烈焰剑蟒发出的火蛇威力大减,立时被绿光打的节节败退。

片刻间,烈焰剑蟒身上已然多出了数个血洞。

那绿光竟是犀利无比,轻易便破开了烈焰剑蟒肉体的强悍防御。

鲜血从血洞中涌出来,染红了烈焰剑蟒的身躯,使其看起来无比狰狞恐怖。

“烈焰剑蟒的实力,怎么会突然弱了?”三皇子惊诧至极,一双眼睛瞪的溜圆。

看台上的众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哇靠,不会这一场又被她赢了吧?!”

“这特么的哪里还是一只小猫啊,分明是一只凶残的妖兽!”

“难道,她竟然还能再胜一场?!这太没有天理了吧?”和莫静瑶斗嘴的那一位公主震惊莫名,一脸的不敢置信。

石美帝国三皇子的眼神,无比的沉重,心情无比的焦急。

这一场倘若输了,不仅他自身伤筋动骨,难以承受,对帝国威严也是很大的损害。

“赶快放大招!”他神念一动,对烈焰剑蟒下令道。

其实,不用他讲,烈焰剑蟒也要放大招了。

闪电惊魂猫步步进逼,已然对它产生了生命威胁。

烈焰剑蟒蓦地一声暴吼,全身光华大放,那六个斑点中的符文突然翻腾起来,下一瞬,这六个斑点竟如同树叶般飘到了六个脑袋上。

一股凶残暴戾的气息,狂飙而出。

刚才还摇摇晃晃的身躯,竟然瞬间变得稳定。

“嘶!”

烈焰剑蟒一声嘶鸣,身躯翻腾,竟悬浮在半空中,六张巨嘴张开,头部尖角发光。

旋即,六张巨嘴不断喷出磨盘般大的火球,而六根尖角之上,则是连绵不绝的飙射出各种不同的火系武器,火刀,火箭,火枪,火剑,火钉。

只是刹那间,整个擂台空间内,便挤满了火球和各种火系武器,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挟裹着滔天的杀气,朝着闪电惊魂猫笼罩而来。

霎时间,锐响声响彻,呜呜声大作,灼热滔天,杀气席卷。

“呯呯呯!”

“咔嚓!”

这一张大网,和无尽绿光剧烈碰撞在一起,连成片的爆响不绝于耳。

绿光被火系武器打断,再被极致灼热的火球一烧,当即碎裂,化作了无数绿色的光点,湮灭于空中。

闪电惊魂猫又惊又怒,双爪狂挥。

一片光华暴闪。

一大片的夜来毒香花凭空闪现,挟裹着凌厉的威势,狂飙而出。

但那张大网太过厉害,花瓣冲来花瓣碎,藤蔓扑来藤蔓断。

仅仅片刻之间,便被完全消灭。

三皇子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悄悄松了一口气。

“死,死!”六皇子则是高声叫喊道,不断挥舞着手臂。

而莫静瑶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一双担忧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刘官玉。

“别怕,这才只是开胃菜,正餐还没上呢!”刘官玉笑着安慰道。

莫静瑶使劲点了点头。

“喵!”

闪电惊魂猫尖叫了一声,身躯再度暴涨,竟变得三四个大象一般庞大,巨大的眼眸骨碌碌一转,闪过一抹疯狂,双爪闪电般接连挥动。

直接施展出了嗜血鬼哭藤!

但见光华闪烁,破空声响,数十道幽黑色的藤蔓凭空浮现而出。

藤蔓上面密密麻麻的倒刺,宛如锋锐至极的弯刀一般,稀稀落落的墨绿叶片,却像是铡刀一样,一阵阵凶残的嗜血气息狂涌而出。

无尽藤蔓织成了一张大网,朝着那一张火网迎了上去。

“噼里啪啦!”

甫一碰撞,便爆响不绝,那些火系武器竟斩不断藤蔓,反而被藤蔓上的倒刺和叶片斩的七零八落,纷纷碎裂。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乔若雪好像已经完全把生死置之度外,云淡风轻地说道:

“想杀我?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既然你让我说我就再说一遍。秦珞……”

“不许说!”宁悠然一把掐住乔若雪的脖子,这次他竟然用了法力。

乔若雪顿时无法呼吸,但修仙之人与常人不同,即便没有空气也不会那么快就窒息而亡。

但宁悠然用了法力,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把乔若雪的脑袋硬生生摘下来。

“主公,要我出手吗?我去宰了这个人渣。”萱儿和雨儿几乎不约而同地说道。

“再等等,宁悠然不会这么快下毒手。”

唐小虎的判断没错,就在乔若雪面色胀红,几乎快受不了的时候,一声轻咳传来。

随着而来的是一个如大鸟般的身影——宁千里。

“蠢货,住手!她现在还不能死。”

宁千里喝退了宁悠然,来到了正在大口喘息的乔若雪面前,冷冷地说道:

“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应该是秦珞的吧?”

此语一出,乔若雪还没怎么样,宁悠然却受不了了。

“你……?你怀孕了?!还是……是谁的?”

乔若雪咳嗽了几声,气才喘匀。可是刚喘匀又被宁悠然掐住了脖子。

宁千里面色不悦,一挥袍袖把宁悠然扇到了一边,怒道:

“你给我老实一点!现在是我在问话。”

文学

乔若雪冷笑,转头看向宁悠然,悠悠说道:

“当然是秦珞的,咱们都没做过,又哪来的孩子?”

“贱人!你怎么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宁悠然还有点不甘心。

乔若雪摇了摇头,一脸怜悯地看着他,说道:

“没有呢,还是我自荐枕席,假扮成若离才成功。我就是想给他生猴子,怎么样?你一直想要我的身子,我不给,却自荐枕席投入他的怀抱。谈谈你的感想?”

宁悠然气疯了,提剑就刺了过来。宁千里大袖又是一挥,把宁悠然扇出五丈多远,怒道:

“蠢货!她就是想故意激怒你,好让你一剑杀了她,怎么能就这样轻易随了她的愿。”

制止了暴怒的宁悠然,宁千里转头看向乔若雪,阴森地说道:

“你现在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还怀了野种,已经不配再进我们宁家。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配合我们抓到秦珞,你就可以安心离开,甚至我可以派人送你回花溪养胎。否则,你的下场绝不是死这么简单。”

“你想怎样?”乔若雪警惕地看着宁千里。

宁千里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不配合,那么你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也不对,你还很有姿色,可以让我那些手下好好快活一番。到时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能保住就不得而知了。”

“好一个宁家!好狠毒!”乔若雪没有一点畏惧,但她的眼神中却充满了决绝之色。

只见她大声对着虚无处喊道:“秦珞,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若离。若再世为人,我愿当牛作马偿还,来生再见。”

说着乔若雪浑身蓝光大盛,就要自绝经脉。

宁千里一看事情不秒,马上一指点在了乔若雪的眉心,把乔若雪的法力封住。

于是,乔若雪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千里露出邪笑,而她的身子一点也动不了。

此时,她的眼中才真正流出了恐惧,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流下。

她知道,已经无法守住这清白之身了。

“三叔,不要杀她!”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来到楼下一颗两人环抱的大树前,林南双脚站稳,深吸口气,做扎马步状。

“喝!”

蓄势待发,看着树上刚抽芽的树叶,林南大喝一声。

随即拳出,只见原本静止的大树摇晃不止,树上隐约几根老树枝丫被少年震落在地,引得街上路人看到纷纷皱眉。

林南见状缓缓点了点头,整了整衣衫,打完收功。

“嗯,不错……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好凶猛的拳法!”

迎面走来两位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大爷,其中一人啧啧称道。

林南疑惑,看向来人笑道:“哦?大爷你也懂拳法?”

“哼哼……”

大爷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也不打听打听,放眼周边几个小区,谁不知道我老刘的厉害!”

“小友,我们江湖中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这样,不如我站着让你打上两拳,你要是能让老刘我后退一步,我就算输,反之亦然,如何?”

林南讶然,看着面前骨瘦如柴的大爷有些吃惊。

这种老

文学

掉牙的碰瓷套路耳闻太多,今天好巧不巧被自己给碰上了……

就他那小身板,仿佛冷风吹两下就能吹翻,穿个旧大褂就以为自己会武功了不成?

活着不好吗?

莫不是欺少年无力,只能将大树捶倒几根老枝?

林南内心古怪,头也不回走出老远。

他有些心疼自己好不容易靠本事挣来的赏金,也怕自己忍不住一指头将这种社会蛀虫碾死……

“欸欸欸!小友别走,条件可以再谈谈!”

树下老刘站在风中凌乱,有些不舍。

如果让他知道少年刚才只是蓄势,用拳风将大树打得鼓起乱颤,也不知该作何感想。

“老刘,我看你们形意拳一脉是没落了,连这种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武根的废人也要。”

老刘身旁那人嗤笑道,双手抱胸,有些幸灾乐祸。

……

草草吃完早饭,林南从超市里买了将近几天的泡面,匆匆上楼。

其实平常身体营养,靠那些药浴兽血也完全不会饿,只不过林南似乎已经慢慢回归了这种平静的生活。

看着几乎堆满半个客厅的药草,林南略微有些兴奋。

他想到了自己还是炼丹师学徒的时候,师尊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欣慰和自豪。

炼丹分九品,九之极为天品炼丹师,每一品丹药又可细分为上中下等,林南前世就是九天之上为数不多的天品炼丹师。

“终究是干回老本行了啊……”

林南先调整好心情,仔细清理了一下双手,相当于沐浴焚香,待双手完全风干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把炼制小培元丹的药材放入厨房的煮锅中。

丹药有灵,非心思无暇者不可成。

炼丹不光对火候的把控很微妙,甚至对炼丹者的素质更是苛刻到了极致。

煮锅宽一尺,高一尺八,锅中无水,燃火大小而不灭即可。

地球无人炼丹,想必能找到一件残次品级的丹炉也相当于海底捞针,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家里煮锅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不一会儿,药香充满整个屋子,林南则更加小心操控着炉火,额头上布满汗水,精神力在这一刻催发到极致。

“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