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bl啊好烫撑满了abo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一章

“哒哒哒~”

“轰轰~”

“停火!停火!节约弹药。”

1647年10月8日,开伯尔山口,张巡寨。

“上将军,印度人又被我们打退了。”

“哧~这些印度人的战斗意志啊。每次冲一冲,等到我们的机关枪一开火,他们倒下人数只要有了几百个,就马上的退走……话说,这一次大概击毙了多少人啊?”

“两百人还是有的,至于倒在我方阵地前暂时没死的伤兵,我懒得管。”

“倒也是,拖进来的话,还要浪费我们的粮食和药品呢。”视线从自己的餐盘上移开,满桂道:“老黑,印度人的进攻也就那样,以后这些事情不用跟我讲了。倒是我们的弹药和粮食……”

“因为沿途奔袭过来,我们缴获了克什米尔各城给印军准备的给养,所以粮食什么的暂时是不缺的。弹药嘛,这个,因为印军的武器是和西贼一样的,这规格参数和我们的武器无法通用。因此还真的有些吃紧。”

“水源呢?”

“没有问题。当年温相修筑开伯尔体系的时候专门从远处的雪山引来了水源,而且修的是暗渠。八年前曹变蛟交出此地后,奥斯曼人对这里的水井只是做了简单的填塞。估计是没有找到那条暗渠吧。总之,目前张巡寨、许远堡、南霁云堡里的十五口水井,已经有十二口恢复供水,我军的日常饮水完全没有问题。”

“那就好,只要水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能在此地坚持很长的时间。至于弹药嘛,下次印度人再来的时候我们反冲锋一下,争取把印度人的武器弹药一起弄过来。”

“好,那我待会就去组织冲锋队,等下次印度人进攻的时候给他们好看。”

黑云龙退走后,满桂招来了藏族师的师长曲多嘎:“我们的信使都派出去了吧?”

“上将军,联络锡克人、普什图人和向北寻找孙督师的信使,全都派出去了。每个方向都派了五组信使,全都是我们藏民里爬山最厉害的。”

“那就好。哎,这印度人打得是什么仗啊,再这么下去,老子在这里都要生锈了。”

当满桂在张巡寨内大叹对方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时候,开伯尔山口以北,这一年已经64岁的瓦伦斯坦,正对着一副巨大的军用地图叹气。

当年在东南亚大败被俘,西班牙王国政府开具了巨额赎金将其赎回后。菲利普并没有苛责他,反而任命他做了印度总督。如此厚恩,让瓦伦斯坦感动不已,下定了为菲利普效死的决心。

这次大明大举征伐印度,年过六旬的瓦伦斯坦早早的就把二十个印度师动员了起来,就想着如何为菲利普陛下出把力。

谁知道,他前脚刚刚率领十个印度师走过开伯尔山口,准备继续北上支援中亚侯赛因集群的时候。后面第二梯队的印度人发来紧急电报:路口被堵上了!

大明第一次征伐印度,在雪区这边也是出了一支兵的。但一方面那次大明的对手是莫卧儿,一方面是欧盟参谋部一致认定,就算这次大明再次从雪区出兵。那糟糕的道路,也绝对支撑不起大兵团的行进。就算雪区这边真的有一支明军开出来,以印度方面整整二十个师的兵力,要将其歼灭也不算太难。

谁知道,战事开打后,北线的侯赛因就被孙传庭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正的战斗没几场,战略上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于是在大明的主力还未在印度登陆的时候,瓦伦斯坦就被迫率领印度军团北上支援。

然后满桂的这一支奇兵,就恰恰的卡在了中间。

在收到后方的电报后,瓦伦斯坦思虑良久,还是决定先集中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夹击,收复了开伯尔再北上:原因很简单,开伯尔不通畅,则自己这已经处于开伯尔以北的十个步兵师的后勤给养,尤其是弹药供应也不通畅。而且若是自己在北上的时候,那支从雪区开出来的中国军队在自己的身后踢他的屁股呢?

可是,这印度人的战斗意志为何如此的薄弱?从10月5日开始,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对进,两面围攻张巡寨、南霁云堡和许远堡。可不管是南线和北线,三天下来,进攻的一方总是一触即溃。

“可恶啊,这些该死的印度人。我算是能理解九年前中国驻印军官们的无奈了。这开伯尔防御体系,当年被奥斯曼人用炮火犁了好几遍,之后又荒废了八年多。可以说,这个残破的防线,若是我们欧洲精锐来进攻,就算三天内打不下来,至少也能有效推进。可是这些印度人……”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二章

“这么快就完事了?”雪女有些惊讶,她还以为会很久呢,谁知道居然只是让她露个脸,然后一个宿老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把她的名字写进了名册中,就完事了。

“你又不是墨家巨子继承人,你以为会多久?”黑白玄翦嘲讽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雪女愣住了,黑白玄翦不是应该被六指黑侠关在了地牢里,五花大绑在铁床上封住修为,让一帮怪老头拿着各种仪器切片研究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议事厅里,还跟六指黑侠平起平坐的坐在最中间的主位上!

“我是墨家的偃师大人!”黑白玄翦淡淡的说道,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墨家的偃师大人,而且他也才发现偃师在墨家地位如此之高,居然跟巨子平起平坐。

“???”无尘子也是满头的问号,黑白玄翦怎么就成了墨家的偃师大人,那自己不就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大发了!

“黑白大人是偃师木甲术之躯,所以是我墨家偃师大人有何不可?”六指黑侠看着无尘子笑得像一只吃到肉的狐狸一般!

“偃师从来不承认他是你们墨家一脉,公输家族还说偃师是他们家的呢!”无尘子瞥了六指黑侠一眼说道。

公输般与墨翟相争的时候,公输般制造出了提线木偶的机器人,墨翟也造出能高飞三日不下的初代朱雀,就在他们怡然自得的时候,墨翟的大弟子禽滑厘就说了除了偃师技艺之巧,让两个人都自惭形愧了,也因此偃师也就成了两家共尊,谁都想把偃师变成自己家的,只可惜自周穆王后六百余年,就再没有人见过偃师一脉传承者。

“就算公输家的人在这,黑白玄翦大人也是我墨家的偃师大人!”六指黑侠淡定的说道,这里是墨家大本营,给公输家族十个胆他们也不敢来。

“突然发现墨家对手好多啊!”雪女低声说道,她知道的就有儒家和阴阳家了,现在看无尘子和六指黑侠的相互斗气,显然公输家族也是墨家的对手。

“不然你以为墨家为什么要跟道家结盟?”无尘子没好气的说道,要不然道家现在弟子全都在外,他们需要一个中坚力量来支撑到道家弟子回归,鬼才会跟墨家结盟。墨家是典型的要把自己当成靶子来给百家打,这么多年还能活着也是奇迹。

“墨家缺少顶层战力,道家却少中坚力量,两者互补,才能让诸子百家消停。”六指黑侠说道,他就是要道家来帮他们度过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期。

“好了,礼也观完了,我们就先走了。”无尘子是多一秒也不想再看到六指黑侠,太蔫坏了!

“请!”六指黑侠也不阻拦,目标已经达成,他也不想多看无尘子一眼。

“既然黑白是你们的偃师大人,那么他的复活所需要的材料都由你们墨家出了!”无尘子突然说道。

(ノꐦ๑´Д`๑)ノ彡┻━┻六指黑侠瞬间想摔桌,又草率大意了,鬼知道复活黑白玄翦需要多少材料,而且肯定没有一样是普通凡物。

“掌门!”欧岚拉住了无尘子,示意无尘子跟他去墨家剑炉,徐夫子也跟在一旁,连六指黑侠等人都被他赶出剑炉之外。

“想好升级蒹葭和黑白玄翦的办法了?”无尘子有些惊讶的看着欧岚和徐夫子问道,难以置信这才一个晚上而已,这两人就弄出了方案图

文学

纸了?

“蒹葭可能会被毁掉!”欧

文学

岚沉默了片刻说道。

“???”无尘子疑惑不接的看着欧岚,想了想问道:“我是让你们升级蒹葭,又不是让你们毁剑,怎么还可能被毁?”

“掌门你先听我说完!”欧岚再次开口说道,然后将他和徐夫子讨论出来的结果跟无尘子解释了一遍。

无尘子沉默了,将蒹葭一分为二,融入黑白双翦之中,同样也是以蒹葭直接替换了早已碎裂的白翦,只是这些东西他也不太懂。

“我也不懂,你们有几成把握?”无尘子想了想问道,反正蒹葭早就嫌弃雪女了,还不如直接融入黑白双翦之中,成为黑白玄翦的佩剑。

“五成!”欧岚想了想,又看向徐夫子,然后才开口说道。

“也就是说,还有一半失败的可能性?”无尘子皱了皱眉,只有五成把握,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剩下的五成在偃师大人身上,如果黑白玄翦大人心存挚情,能够领悟出蒹葭之意,就能有十成的把握了。”徐夫子说道,融道铸剑他也是生平第一次,只有黑白玄翦能配合理解了蒹葭之意,那么黑白双翦与蒹葭融合才会成功,只不过他们也不确定黑白玄翦能不能领悟到蒹葭的道。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三章

“……我赞颂万能的主将这么可爱的人送到我的面前……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一直聆听她演奏乐曲,那将是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享受之一。”

特蕾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轻声读完了报纸上登载的访谈。

壁炉里静静燃烧着的火焰,让这间房间隔绝了外面的寒风,温暖得如同春天一样。

而熏香的气息,也随着温暖的气流而散发在房间各处,让人心旷神怡。

也许是熏香太浓的缘故,她仿佛脸都在发烧,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特蕾莎,你差不多也该放下报纸了吧?”正当她还在沉醉其中的时候,她的母亲亨利埃塔大公妃走进了书房当中,然后坐到了她的面前,“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一下——”

特蕾莎清醒了过来,然后看了一下母亲,然后主动将报纸递给了她,想要向她分享自己的喜悦,“妈妈,您快看啊!殿下夸奖我了……”

“我知道,这份报纸我早就看了。”亨利埃塔无奈地叹了口气,“另外,我可怜的女儿,这已经是你第三遍读它了。”

“因为,确实好看啊……”特蕾莎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殿下可是公开在赞美我呢,我猜他说这些的时候一定脸红了!”

这笑容里带着太多的喜悦,以至于母亲看了都禁不住觉得好笑。

“你可太容易被满足了,这可不行,女孩子应该更加矜持一些,这样才会被珍惜。”

“您说的那些小手段我也不是不知道,可是妈妈,如果连真情实意都不肯表露出来的话,那就算呆在一起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特蕾莎对妈妈的告诫不以为然,“与其因为害怕被人轻贱而不愿意表露真心,我觉得倒不如一开始就坦诚一些,免得到时候后悔。”

“这样说倒也不是没道理。”母亲微微皱眉,“不过,我总觉得弗朗茨目前态度还是有些暧昧,似乎像是在犹豫什么……我不是说他没这个权利,只不过既然现在一切还没有明朗,那么你最好也不要投入过多的期待,免得万一发生什么变故的话又后悔莫及。”

“他跑不了的,妈妈。”特蕾莎带着满满的自信回答,然后又摇了摇手中的报纸,“他现在可是在报纸上公开示爱,全欧洲都会看得到的!事到如今他想要反悔也晚了。”

“傻孩子,男人发下的毒誓都可以食言,更何况只是一段登在报纸上的话而已!”亨利埃塔忍不住苦笑,“我也不是在给你泼冷水,只不过想要告诉你一切都还没有万事大吉,你还是得小心点。”

“那是自然!我会继续努力,让殿下感动,让他知道世上只有我是最适合与他共处的人……因为我们配得上彼此。”

接着,她终于放下了报纸,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以在舞台演出一样的气派挥了挥手,裙子上带着花边的衣袖也随之甩动。“只要我精诚所至,就算殿下铁石心肠我也能够感动下来,因为……这是注定好的,我能够帮助殿下,殿下也能够用他的才华满足我的愿望……我们是可以为彼此缔造幸福的人,不是吗?”

“唉……”亨利埃塔只能叹了口气,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她放弃了继续徒劳的劝说。

女儿长大了,心已经飘到外面去了,作为父母的又能怎么办呢?

只能尽量为她多做点打算,让她往后的日子过得舒适富足一点吧。

一开始她听到皇帝陛下的联姻计划时,又是惊讶又有点将信将疑,毕竟那个少年的身份实在特殊,她没想到原本心高气傲的女儿却从一见面开始就对少年人如此钟情,最后反而在女儿的推动下,把联姻计划给快速坐实了。

她也不知道事情来到这一步是好是坏,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说到底,弗朗茨殿下也确实既长得好看又才华横溢,如果真的能成为自己女婿的话,又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

而且,女儿如果嫁给这位殿下,就可以留在奥地利而不是远嫁到异国他乡,一直都可以长留在父母身边,想想也非常理想了。

所以……希望上帝把一切都引向最好的结果,让她隐隐约约的担心全部落空。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就这样开花结果吧!

毕竟,所有人都在等着祝福他们。

一想到了这里,亨利埃塔又重新打起了精神,而后开始返回到了之前的话题。“好了,我们不要扯远了,特蕾莎,我有件事想要征求你的意见——”

“什么事情?”特蕾莎疑惑地问。

“关于日期的意见。”亨利埃塔也不打算继续逗弄女儿了,直接就说了出来,“殿下出生于1811年3月20日,也就是说明年3月20日他就满十六周岁了,届时也可以算作是长大成人。梅特涅和皇帝陛下觉得这个日子相当不错,具有纪念意义。所以宫廷那边询问我们有什么意见——特蕾莎,你觉得如何?如果没意见的话,就在这天正式订立婚约——”

说是明年三月,但是现在已经是年底、临近圣诞节了,其实也就只是三个月以后而已。亨利埃塔觉得有些急促,但是想看看女儿的意见。

“倒是个好日子呢……”特蕾莎眨了眨眼睛。

就她的本心而言,她当然希望越早确定婚约越好,可是她早就在艾格隆面前承诺过,等待他把一切了结,现在又这么快催促的话,她怕反而激起殿下的逆反心理。

思索了片刻之后,然后回答,“三个月似乎还是有点太快了……那么,妈妈,我出生于同年的六月十二日,定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可以吗?”

特蕾莎的话,亨利埃塔当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把你的意见回复给宫廷吧。如果殿下没也有意见的话,那我想一定就这么决定了。”

“我会让殿下没有意见的……”特蕾莎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小声回答。

半年时间的话,怎么样都够了,她相信只要凭借着她的诚意和热切的爱意,终究可以让殿下的心融化下来,抛弃掉已经成为阻碍的孽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