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杯奶H阅读,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一章

王大毛带着秦婉儿离开了大凶秘境,而她的族人们,则被直接传送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

下一站,王大毛去了魔域,毕竟,那里圣魔二域的争端还未有个结果。

当然,还有一点,那里有阿芙狄洛特和白玉儿,以及九天玄女。

这几个女人,王大毛也要带走。

没费什么周折,圣、魔二域的争端在王大毛雷霆威势以及悲悯心肠的合力作用下很快消弭于无形,二域握手言和。

因为王大毛告诉他们,他们的敌人并非对方,而是来自另外一个位面。

一直身处圣魔位面的众人听闻天外还有无数片天,自然是心怀忐忑,战战兢兢,又岂会再在大敌当前时搞内讧。

平息了这场由于高等界面坍塌所导致的内乱后,王大毛带着阿芙狄洛特三女一路向洪荒而去。

不过,在这之前,为了防止一直跟自己过不去的那个位面给自己整什么幺蛾子,王大毛还是在路过那里时,用开天斧给对方来了一下。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一斧头劈下去,那个老对头被劈得是去了半条命。

下一刻,当开天斧和定海藻同时出现在他面前时,对方吓得是面如土色,连忙跪地求饶。

最终,这位位面之主向王大毛保证,从今往后不再踏入圣魔位面半步,如违此誓,神魂俱灭,这才让王大毛敛了杀心。

数日之后,王大毛和梅吉娜踏入了洪荒之境。

这里的几大神殿此时依然在寻找王大毛和水神殿残部的下落。

王大毛和梅吉娜的到来,顿时让他们眼前一亮,颇有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在他们眼里,王大毛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毕竟,在面对这么多神境高手时,一两个神境人物根本不足为惧,即便你身怀神殿的重器也不行。

双方没有过多的言语,便亮出了最强杀招。

王大毛一上来便祭出了金色的星图,开天斧和定海藻则如两只随时要择人而噬的神兽一般护在了二人的身侧。

至于其余几大神殿,则纷纷亮出了本殿的看家至宝,当然,斧神殿的人除外。

在他们的眼里,王大毛手上的开天斧就是他们最想要的东西之一。

镇殿至宝丢失一直是斧神殿的硬伤,如今,可以将这道硬伤抹平,对于每一个斧神殿的神境强者来说,那是一件无比急迫的事。

当然,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可不仅仅是传承的问题,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谁得到了开天斧,谁就将会是斧神殿的新一任主人。

因此,怀璧其罪的王大毛,在斧神殿一众人等的眼里更成了无比美味的香饽饽。

狂风暴雨已至,天空瞬间变了颜色。

六大神殿的至宝在天宇中散发出极其可怖的威势,毁天灭地似乎就在这些操控者的一念之间。

而王大毛的那张金色星图,在这么多至宝面前虽然依旧光华夺目,但在气势上似乎并没有那么强悍。

梅吉娜被王大毛送进了自己的神国之中,毕竟,让自己的女人身处危险境地之中,并非大丈夫所为。

因此,这片天空下,除了他自己之外,都只剩下了对他虎视眈眈的敌人。

近百位神境强者看着王大毛,就如同看一只弱小的幼兽一般,眼神中满是志在必得的戏谑。

在他们的眼里,这个拥有开天斧和定海藻,以及还带着那道神秘符文的家伙,已经跟一个死人差不多。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二章

月色,微凉如水,如仙女在瑶池轻轻舀了一瓢水,一挥纤细的手腕,洒在静谧的人间。

仗剑山之上,张缘一与宇文君坐在那块刻字的碑文之上,遥望硕圆的月亮,两两无言。

与宇文君相处的日子,张缘一从来没有嫌时间短暂,对于一个常年孤独的人来说,宇文君就是他往后岁月里最温暖的光,稍稍一点他便心满意足。

今晚的宇文君一改往日里的黑色长裙,穿上了一袭雪白的裙子,长长的裙裾从石碑之上披挂而下,如同倒挂的瀑布一般,纯净而又美好。

宇文君两只脚微微弯曲,肘间搭在膝盖之上,双手撑起雪白如鹅毛一般的俏丽下巴,抬头望着天上的繁星,璀璨斑斓的星子映入眼眸,那是人间最美的绝色。

宇文君感叹道:“天上的星星好美啊!”

因为早些年了张道灵就要求张缘一了解天上的星宿,略微懂的一些天文理论,他望向宇文君看向的方向,指着说道:“那颗名叫参宿。”

宇文君望着那颗闪烁明亮光芒的星子,“参宿?好美的名字!”

张缘一另一只手慢慢搂上宇文君的白裙之下,曼妙光滑的细腰,说道:“关于参宿还有一个凄美的故事。”

“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商参二星,相背而出,互不相见。”

“人们之间的分离、不和谓之‘参商’。‘参’星东出,‘商’星便西沉;反之亦然。因此,这两颗星永远不会在天空同时出现。”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宇文君眼中闪过一丝些许的失望之色,她靠在张缘一的肩膀之上,眼眸低垂,如同星河下坠人间,叹气道:“被你这么一说好像一下子变不美了。”

张缘一搂得更紧几分,笑着说道:“怎么会呢?离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只要两人心系着对方,哪怕天涯相隔,也如同陪伴左右。”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心若有了牵挂,在哪里都有个念想。

就如同天上的风筝,哪怕飞得再高,飞得再远,只要有那根细细的风筝线,那就永远不会让人感到失落,但是一旦风筝线断了,那就真的变成天上漫无目的的孤魂野鬼了。

张缘一下山之时,途中偶然遇到一位年迈的乞丐,那位乞丐断了一条腿,柱着一根木制的行山杖,沿路乞讨,慢慢赶路。

向他这样的乞丐,又是一大把年纪,又是身体残疾,行动上极其不方便,按照道理来说,其实大可留在一个破庙等待老天爷收了性命了。

可是这位老乞丐却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不断赶路,实在是令人钦佩。

张缘一无意间才得知,这位老人是自知大限将至,活不了多少岁月了,想要回到家乡,落叶归根。

哪怕他一身大部分落魄无依,可是临死之前,还是想着回归故里,哪怕那个时候,或许家乡的人或已经物是人非,在这位老人心中家乡还停留在那个曾经的模样。

犹记得张缘一从那位老人那里听来的最令他动容的话便是,“人啊,终究是需要依靠某种东西才能够活得下去,不然也就真成了行尸走肉,在这满载重物的人生道路之上,终究是要被累垮的。”

这种东西,可能是某个人,可能是某种信仰,可能是理想,但是总有一样是支撑人走下的理由。

张缘一望了望身边那个小鸟依人的宇文君,这样一个骄傲坚强的女子,也就只要在自己心爱之人的身边才会稍稍展露出一丝丝的温柔软弱。

曾经的张缘一,活下去的理由是,为了给将师傅的过去调查清楚,为了保护好身边的人。现在活下去的理由还将多一个,为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张缘一的手掌轻轻拍着宇文君的后背,若是明天的天还是这么蓝,若是海族没有进犯北境,那样的日子,又该有多么好啊!

张缘一突然说道:“小君,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宇文君微微一笑,心中如同流淌过一条娟娟溪流的暖意,嘴角微微上扬,她轻轻点点头,“嗯。”

两人在静谧的夜色之下,望着天上的星星,望着天上的月亮,就这么靠着过了温馨的一个夜晚。

……

“张缘一,你准备好了没有啊,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

“你不要急嘛!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都等不下来,将来怎么做一个好母亲啊?”

“你又在说些什么呢?再不快点,我们俩都要迟到了!”

这时,张缘一身穿一袭青衫,从房屋之内快步跑出来,望着宇文君道:“来了来了,总不会出什么大茬子

文学

的嘛,你啊!”

宇文君拉起张缘一的手便往晋中山跑去,言语之中有些焦急道:“好多人都在等你,你真是架子大啊!”

两人快速奔跑,途中的微风吹拂起宇文君的秀发,空气中弥漫起令人骚动的清香,被宇文君拉着的张缘一,在后方望着一脸焦急的宇文君的美丽脸颊,嘴角莫名扬起一丝微微的笑容。

没过多久,两人终于是来到了晋中山下。

晋中山是潮湖书院最高的山峰,比起仗剑山还要高出一筹,高耸如云,与此同时也是书院文运最浓郁的地方,从下往上看去,如同一道撑起天地的擎天柱一般,恢宏而庞大。

张缘一抬起头,在晋中山的上方,竟然停靠着一艘巨大如同山岳一般的洲船,在洲船的前方有一颗巨大的虬龙头颅,面目狰狞,显得十分武威霸气。

因为张缘一还没有跻身腾云境,宇文君拉起张缘一的手,微微运功之下,两人御风上升,速度飞快!

升至洲船的上空,宇文君卸去一切外力,缓缓下坠!

一位是英俊无双的青衫客,一位是英姿飒爽的俏女子,一位

文学

谪仙落世,一位仙女下凡,联袂落于洲船之上。

此情此景在场的众人,无不侧目相视,眉眼之间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此时一位身披黑色铠甲的洲船士兵,手中拿着一卷名册书籍,走到两人面前,问道:“姓名!”

“张缘一!”

“宇文君!”

士兵手中的笔,在名册之上勾画一番,点点头道:“嗯。找个地方休息吧,洲船马上就要出发了。”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三章

@@在请假一天

最近有点忙,没心情写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