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番外 白领公车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一章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这个时候把叶勋喊过去,算是不够礼貌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客人,算不得风霜城的人。

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对方是拿叶勋当自己人看了,这才没有计较礼仪上的事情。

也是因为自己父亲回来了,所以雪莉回来的晚了些,一回来就急急忙忙的找到了叶勋。

见叶勋同意之后,雪莉更是直接使用了传送阵,一晃眼的功夫,就把叶勋重新带回了这座城堡。

在引着叶勋前往议事厅的路上,雪莉悄悄的对叶勋道:“待会我父亲,无论吩咐你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答应。”

叶勋一皱眉道:“为什么?难道你爹还要派我去送死不成?”

雪莉白眼一翻,道:“说不定呢,你拐走了他的心头肉,他巴不得你死翘翘呢。”

虽然话里带有开玩笑的成分,但从雪莉的神情来看,这一趟活,恐怕危险程度还真不低。

来到城堡的议事厅,从外面看不到一丝的灯火,以叶勋的感知,也听闻不到里面有任何的动静。

雪莉伸手在议事厅的石门处触摸了一下,石门却没有立时打开,反而是露出了一个蓝色的大方框。

方框刚一出现,雪莉就拉着叶勋钻了进去,而门外,叶勋他们一消失,这蓝色方框立时就失去了光泽,仿佛从未有过一般。

好家伙,搞的这么神秘,叶勋也不由得胡思乱想了起来。

“叶大哥,你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你又不是我们风霜领的人,凭什么要给他们去卖命啊。”

耳朵里传来了雪莉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是直接钻入耳朵的,一点都没有外漏,显然是某种传声法术。

叶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眼睛刚一适应屋里明亮的光线,就注意到,这座议事厅里,人还不少。

光是叶勋认识的熟人,这里就有三个,除了雪莉之外,还有她的两位兄长,雪诺和莱特以及雪莉的老师,传奇法师科尔·杰德。

除了叶勋认识的这三位,在场的还有一位法师以及两位穿着牧师袍的老者和一名雪精灵。

身为牧师,虽然有了一身的力量,外表的变化却是众多职业者之中最为明显的,甚至就平均寿命而言,也仅仅比传奇阶的战士多一点点而已。

这一方面,是因为每一个牧师都想尽快的脱离肉体,进入侍奉神灵的神国,另一方面,也因为他们的神灵老大,并不愿意花费额外的神力去维持牧师们的生命力。

所以,牧师们有个比较好识别的特点,那就是外表年纪越大,实力很可能就越强。

当然,叶勋不需要从外表去观察这两个牧师,仅仅是他们身上的牧师袍就已经代表着各自的身份,分别是丰收教会以及寒冰教会的大主教。

寒冰教会虽然有教宗在城内,可那位是被信徒称之为陛下的人物,一般情况下,就算城主也需要亲自去教会面谈的。

至于另一位法师,叶勋想来,应该就是另一座禁咒法师塔的控制者了,雪精灵自然是来自精灵之森,看服饰,不是族长也是大祭司之类的。

再加上坐在主位上的高大男子,可以说整个风霜城,最有实力和权利的一部分人,已经尽皆在此了。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二章

“有什么新消息吗?”乔安随口向瑞贝卡打听。

今天早上我就看到那份污蔑你的小报,来学校找你之前先给喵姐发信,请她帮忙调查一下那个在报上造谣诽谤,恶毒攻击你的家伙。

“那人叫什么来着……詹姆斯·卡伦德?”乔安回忆道。

“没错,詹姆斯·卡伦德就是他的真名,你大概想象不到,此人就是你所敬仰的亚历山大·杰斐逊先生花钱供养的御用枪手,专门写文章造谣抹黑杰斐逊的政敌。”瑞贝卡压低嗓音说,“喵姐、阿吱和班尼老师从同行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表明,这一次詹姆斯·卡伦德撰文污蔑你,也是出自杰斐逊授意。”

乔安愕然无语,口中的咖啡变得分外苦涩。

“我早就说过,对杰斐逊这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不能只听他说什么,还要看他怎么做。”

瑞贝卡越说越气,言辞也愈发激烈。

“无耻小人詹姆斯·卡伦德,动不动就往别人头上扣‘阴谋家’和‘野心家’的帽子,依我看,这两顶帽子戴在他的饲主杰斐逊先生头上倒是正合适!”

最初得知詹姆斯·卡伦德受雇于杰斐逊的时候,乔安内心既震惊又愤慨,然而当他看到瑞贝卡切齿痛恨的神态,听到她那些措辞辛辣的抨击,反而觉得自己受的那点儿委屈不算啥,更要紧的是劝瑞贝卡消消气,可不要因为对杰斐逊先生的敌视,滋生出什么极端的念头……

“如果喵姐的调查属实,杰斐逊先生的所作所为的确令我很失望。”

“我早就觉察到他的表里不一,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下作到这等地步,看来‘文如其人’这句话,并不完全符合现实。”

看到瑞贝卡的脸色有所缓和,乔安接着劝她别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

“杰斐逊先生的确很有心机,可他好歹曾是咱们的校长,还曾有恩于我,看在过往的情分上,大可不必怀恨在心,不喜欢他这种做派,往后敬而远之就是了。”

瑞贝卡摇了摇头,表情严肃。

“乔安,你误解了我为什么气愤,我讨厌杰斐逊这个人,不只是因为他雇人造谣污蔑你,私人恩怨在我心中的那杆天平上没有多大分量,我更在意的是此人搞政治的手段,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征兆!”

“危险的征兆?”乔安不明白瑞贝卡所指何意。

“通过煽动民意夺取权力,利用恶毒的诽谤打击不同政见者,杰斐逊先生的所作所为给新大陆政界树立了一个坏榜样!”

“必须有人站出来揭穿杰斐逊这类人物的真面目,否则政治活动必将堕落成比拼流氓手段的党争,无条件迎合暴民的作秀,最终演变成不问是非、党同伐异、相互否决的零和博弈,整个国家也将无可挽回的滑向深渊!”

瑞贝卡声色俱厉的断言,在乔安耳畔久久回荡。乍听起来很可怕,然而仔细思索却又觉得夹杂了太多危言耸听的臆测,并不符合实事求是的逻辑。

沉思许久过后,乔安觉得还是应该对瑞贝卡实话实说,坦言自己无法认同她这种“小时偷针、大时偷牛”的定罪方式。

“我不喜欢杰斐逊先生的为人,但是我看不出他真如你断言的那么卑劣。”

“瑞贝卡,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成熟一点,理智一点,学会用现实——而非理想主义——的视角看待政治。”

“我们心里都清楚,史书上那些伟大光辉正确的政治家们,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宣传需要,文过饰非装点出来的偶像,现实中的政客们,道德水平即便不低于大众的平均标准,至少不会太高,否则在政坛上怕是混不出名堂。”

“如果我们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标准来审视杰斐逊先生,就应该承认他的道德水平并不比大多数政客卑劣,他所宣传的思想与理念比大多数政客更为崇高,激励无数年轻人投身于争取自由与公义的事业,作为一名学者他是伟大的,作为政客也称得上优秀。”

“即便杰斐逊先生的言行不一树立了一个坏榜样,影响也不至于像你担心的那么严重,那么深远。”

“毕竟他只是亚尔夫海姆殖民地议会的新任主席,在整个新大陆政坛上算不上最出众的角色,放在世界政坛上,就更谈不上有什么号召力了。”

听了他这番话,瑞贝卡无奈的笑了笑,神态仿佛一位慈祥的母亲看着孩童在沙滩上筑起堡垒,不忍戳破他那纯真的幻想,坦言他那冀望永世长存的杰作,迟早会被上涨的潮水摧毁。

“种下恶因,必有恶果,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不是危言耸听,还是交给时间来验证吧。”

……

第二天上午,乔安收到麦迪逊校长寄来的一封措辞考究的长信,为学生的冲动向他道歉。

校长先生还在信中劝说乔安主动澄清真相,公开签署“效忠书”,自证清白,与保皇党人划清界限,从而平息激进派学生们的怒火。

看过校长先生的来信,乔安暗自苦笑,就在办公桌前坐下,提笔疾书。

他并没有如麦迪逊校长期望的那样写什么“效忠书”,而是写了一份辞呈,投进校长信箱,而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卷铺盖走人。

当天下午,罗尔斯大师度假回来,从艾伦、托马斯和爱德华那里了解到这两天发生的变故,又惊又怒,急匆匆地闯进实验室,一把扯住乔安的胳膊,打算带他去找校长先生理论。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三章

泰山之巅,封禅台!

紫气东来等九大高手鱼贯而出,环顾一周:“是泰山!”

“你们要不要研究一下怎么打!”许溪的声音悠然传来。

许溪负手傲立于封禅台上,迎风而立,尽显骄傲与强大。

“研究个屁!”紫气东来没好气的瞪许溪。

终极刺客脸色铁青,从他看见神州会有四人中选,他就知道这一战,必败无疑。

这是一个绝对出人意料的组合,当名单一出来,从东土到其他四服全部沸腾了。

应该说,绝大部分玩家推测的最终名单,基本都猜中四五人。

有的猜没有紫气东来等,有的猜没有别人。

但有一点是一致的,所有玩家推测的九人名单,都是从战术等等来考虑。

而现在的九人,绝对没有考虑到战术和配合,而是全部选择最强大的,等级最高的——就连里面最弱的打滚的猴子都是本次论剑八强高手之一。

最强大,而不是最适合。这名单令所有人深感不合理和意外。

不能说这九人完全搭配不出战术组合,但的确不是最佳的,甚至连良好的战

文学

术组合效果都很难组织出来。

系统之所以如此选择,只有一个原因。

道级下游高手,已经完全无法给许溪造成威胁了。

系统是被迫选择最强大的人选,而不是最恰当的人选。

其实,有聪明玩家想得更深入。从神州会除许溪外八大道级高手中,就有四人中选来看,本质上可以视为系统已几乎放弃了这一次击败许溪的机会。

诚然,换做有任何的机会。系统一定尽可能不选择神州会的人来放水,而宁愿选择更弱一些的。

不过,如果系统本来认为就没有机会战胜许溪呢?

无数人同时想到这一点,猛然间心中一紧!

其他人想到的,终极刺客也想到了,他的脸色从青变白。

这九人名单,只证明一件事,系统认为这九人与许溪的战斗只是一个过场,必败。

许溪微微一笑,目光徐徐在众人面目上扫过:“都是老朋友呀!”

江十二羡慕而又惆怅的摆摆手:“老西,看见你,我真不是滋味。想不到,你还是拉开了和我的距离。”

原来,他一直想要击败许溪。但现在才发现,其实他一直都不如许溪。

差距已经很大很大了。

许溪向众人招招手:“上来吹吹风,在还没开打前,聊几句吧。”

这句话一出,五服到处都是大骂声:“聊你的头,快打吧你。”

“恭敬不如从命!”终极刺客是一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但现在他的确有些沮丧。

看九人走上封禅台,许溪笑了笑:“怎么样?要不要讨论一下战术,我等你们。”

“呸,你就装吧,迟早被雷劈的!”门徒大笑呸了许溪一下。

终极刺客凝视许溪的眼睛,似乎想要看进他的心里:“战术再好,有用吗?”

许溪颌首一笑:“其实,不论你们用什么战术,都必败。”

“我不服!”江山风流和打滚的猴子怒视许溪,他们来这里,不是来观景的。还没打就先认输,哪有这样的道理。

许溪爽快的哈哈大笑:“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先聊一聊吧。难得有机会给天下玩家等一等,很有意思!”

许溪这句话再一次被亿万玩家诅咒得体无完肤摇摇欲坠,要是真有冤念的存在,估计许溪现在下十八层地狱都有富余。

“这一战之后,我可能不会玩游戏了。”许溪见众人不解,耐心解释:“我后天结婚,有了老婆孩子,没准以后就真的没法玩了。”

“所以,打完这一架,先把所有的恩怨都摆下,我请大家喝酒。”许溪看了空气一眼笑道:“嘿,有兴趣陪我喝酒的,就在紫禁城等我。”

竹书站在紫禁城广场微微一笑。广场中其他道级高手面面相觑,忽然哈哈大笑:“原来西半球是个怕老婆的家伙,哈哈,等一下去喝他的喜酒。”

这时,没有人在乎彼此之间有什么恩怨,就是风花雪月都放下了以前的恩怨。没什么,游戏嘛,哪有什么真正的仇恨。

“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照样玩游戏。你也太不负责了,每次都是做了天下第一不久,就玩消失,有意思吗?”惊天郁闷的抱怨:“你要不在,咱觉得少了一些乐趣呀。”

江山风流一直以怨恨的目光怒视许溪,许溪向他摆摆手:“江山,你要恨我,就继续恨吧。不过,我只是想说,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快乐。”

江山风流一怔……

终极刺客叹了口气:“我是该恭喜你,还是该骂你活该娶了一个令你害怕得不敢继续玩游戏的女人。”

“彼此彼此,你的木兰无雪,也不差多少!”许溪笑道:“你将来和木兰无雪,就是我和我老婆的翻版,我可是幸灾乐祸的。”

“虽然我们是对头,不过,你结婚我该送点礼物。如果你赢了,我们的赌约,你就赢了。”终极刺客目光灼灼的看着许溪,流露出炽热的光:“不过,你知道我不服。”

“我知道我比你优秀,一直都是,我也从不怀疑。你现在打算一走了之,翻本的机会都不给我,是害怕吗?”终极刺客突然有点不舍,一个好对手,往往比一个好朋友更难得。

“别用你那拙劣的激将法了。”许溪毫不犹豫的打击他:“老实说,要是可以,我也不想离开游戏。这里,有我的很多记忆和多经历,谁能一下子就真的丢下不理。”

无数玩家陷入了思索中,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游戏里有无数美好的记忆和经历,谁又真能一下子抛掉。

“要是允许,我还是挺期望和你携手一次的。比如,上战场。”许溪笑眯眯道:“要是咱们在战场上联手,肯定天下无敌!”

不必说,这句话在东土掀起了欢呼的吼声,在其他四服迎来的却是波澜壮阔的怒骂。

终极刺客喃喃自语:“听你那么一说,我突然也觉得,跟你联手一次,也许真的挺不错。”

“如果我不走,那咱们就在战场上联手一次吧。神州军已经在重建了。到时,横扫海亚和北典不是梦想。”许溪笑嘻嘻的冲空气一笑。

海亚和北典玩家看见许溪这个冲他们而发的笑容,郁闷不已,合辙他们就是一盘小白菜呀……

“好了,不说了,准备开打吧。”

许溪长身而起,调整一下,冲九人微笑!

九人毫不含糊的拉开阵势!

一触即发的终极之战!

许溪突然和煦一笑:“其实,没必要那么紧张的,不是吗?”

刹那间,迫不及待的江山风流动了,拖出恐怖的残影陡然出现在许溪身后!

江山风流相信自己很强大,非常强大。因为他修炼的是葵花宝典,他将拥有第二个东方不败的实力。他只需要修炼到2s级,就坐拥道级的实力。

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即便只有2s级,已是足以媲美顶尖的速度和变化型身法。

“葵花神功,君临天下!”江山风流喊出愤怒与怨毒,他要洗刷以前的耻辱,他要以当之无愧的实力成为天下第一,令天下人都不敢再说起“这个变态的没jj的变性人”。

只是……

江山风流却脸色都青了,骇然望着许溪悠然自得,看似随意的将一棍支向某处!

泰山之巅的天空中传播着许溪淡然的话:“记住,你不是东方不败!”

江山风流发出一声扭曲的呻吟,哀怨无比的怒视许溪,化做一道白光冲天而去,那极富悲剧色彩的尖叫声回荡在天地间:

“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许溪崩溃了,把挂在金箍棒某部位的江山风流的尸体抖去:“我真不是故意的!”

无数玩家为江山风流默哀:“菊花残满腚伤……”

一切发生得太快,甚至没有人知道许溪是如何出手伤到菊花的,但江山风流一招就挂了。

江山风流真的受伤了,他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一下子再次崩溃。

“拔剑式!”江十二化做一道光芒直取许溪!

“无招诀!”战鬼平贴地面如游鱼般窜到许溪身下,迎身攻击!

“烈阳掌!”惊天从天而降,犹如一轮炽烈无比的太阳,闪耀出令人晕眩的光辉。

“忘情天书之君临!”门徒浮空而现,宛如君王一般的气势笼罩着封禅台。

“人剑合一!”练武之人从十来米外直接双足一弹,哧溜的化做一道极速光辉掠空。

“天羽二十四剑!”犹如羽毛般飘零的剑气笼罩许溪。

“太极拳!”紫气东来双手运转出黑白的气息。

终极刺客冷冷的按住兵器,等待……

许溪消失了!

江十二后心剧痛无比,只见许溪鬼魅般的出现在他侧面,一拳洞穿他的胸膛。

完美的战斗身法,造就的是完美的速度与变向。江十二洒脱的笑着化光而去,原来,他仍然不是许溪的对手……

妖异无比的身法施展出来,许溪比鬼魅还要鬼魅的一剑刺穿了惊天的喉咙。几乎是以令人完全无法捕捉的身法与速度,陡然间出现在打滚的猴子身后,抓住此猴双手!

“天魔解体**!”打滚的猴子狂吼一声,炸得泰山之巅处处都是回旋不断的震雷。

但是,他的天魔解体**还来不及施展,就被许溪双手活活撕裂了。

是的,活活被许溪生撕成两片,漫天的血色凌驾于天空之中,让一切都充满了浓浓的血腥气。

许溪不假思索的侧腿一踢,与战鬼交手一记,化身狂雷撞入战鬼怀中!

寸裂七击!

战鬼挣扎嚎叫着,终于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近战不但不是许溪最弱的,反而变成许溪最强大的领域。

他对上了近战最强大的许溪,结果就是力不从心的被许溪充满爆炸力的一击炸成一片血雾。

六击便足以致命。

就在这时,终极刺客磨着牙齿,忍住战栗的情绪,不断的积蓄气势,等待着一个机会,他出手了:“乾坤一掷!”

所有的黄金全部落空,只见满天都是金色的霞光闪烁。

他一点都不意外,疯狂的流露浓郁战意,互博术施展:“剑二十二,万剑诀!”

其实他是想施展拔刀诀的,但是,拔刀诀和剑二十二没法配合使。而且,他看清楚了,以许溪的身法,他是绝对近不了许溪两米以内的。

所有的赌注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他孤注一掷,要么击败许溪,要么被击败……

“天外飞仙!”

许溪灿烂一笑,一剑倾城!

那绚烂的剑光冲破了云霄,宛如一道光柱直破天庭。

终极刺客像风沙一样哀嚎着化做光芒冲天而去,他终于还是不如许溪。

翻手之间,与门徒对了一掌,侧身将紫气东来逼退。

此时此刻的许溪,就如同当初黑木崖之战的东方不败再世,举手投足就轰杀数人。

文学

天魔琴骤然出现,只见许溪双手拨动,铮铮铁音跃然出现。无数道交错的琴弦激荡于空气中,将万物撕成粉碎。

门徒浑身被琴弦勒住,当场勒回许溪身前,啵的一声碎成数十肉块。

许溪向紫气东来微笑:

寸裂七击!

流转不息的太极气劲到底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却也挡不住天下无敌的寸裂。

寸裂以势如破竹的方式突破了太极气劲,结实无比的击中胸膛。紫气东来纵有太极心法防御,却仍然被震得化做一堆烂肉!

不过电光火石的刹那,九大高手全部陨落!

许溪就是玩家中的东方不败!

亿万玩家甚至不过一眨眼,就只剩下许溪还活着。

所有人震撼无比,九大高手竟然在许溪手底下走不过一招。

极短暂的刹那间,许溪连续施展三门合一的完美战斗身法,施展拔刀诀、天龙八音、擎天十式及天外飞仙等四大绝招。

五服玩家呆滞,一时半会竟无人说话,五服此时此刻前所未有的安静,静得是如此恐怖,就像真切的再现了许溪那超卓的身手。

许溪有媲美东方不败的战斗身法,天下无敌的近战寸裂,有攻击力最强大的擎天,有群战诡异莫测的天龙八音,有单挑霸道无敌天外飞仙。

完美的许溪,完美的战斗。这是许溪最巅峰的战斗,最巅峰的体现。

足足有十秒钟,五服玩家无法呼吸,许溪所表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甚至令天下人感到窒息。

以一敌九,毫无悬念的完胜。

全部被送回复活点的九大道级高手面面相觑,紫气东来和江十二互相看了一眼,拼命摆手:“我没有放水,真的!”

别人不知道,可他们清楚的知道,至少自己没有放水。尽管原本他们是有放水的打算,但也没想过许溪居然能在刹那间将他们九人击毙——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先打一会儿,然后再根据情况来放水。

遗憾的是,许溪连放水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留下。

打滚的猴子郁闷得要死,他之所以入选九大,就是因为他是道级高手中唯一修炼了天魔解体**的玩家。一旦施展天魔解体**,他将变得很强。

可对上许溪,他却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

终极刺客看着战鬼,战鬼垂头丧气,信心全无。他依赖的战鬼,在寸裂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这彻底摧毁了战鬼的自信。

木兰无雪拼命安慰他,他仰天长叹,黯然承认了这个事实——许溪真的太强大了,完全超越所有人一个档次以上。

“我输了!”他痛苦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他不死心。

许溪调息片刻,向虚空中微微一笑:“可以开始了,第十个!”

在亿万玩家的目光注视中……

另一个西半球,从一道波纹中走出来,无论是装备还是别的,完全一样。

玩家们彻底呆滞:“这是?”

“这是另一个自己,第十个,原来是要挑战自己!”终极刺客汗如雨下。

也许看见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无数人都对超级十二星绝望了。许溪超越所有人一个档次的存在,就已是阻绝了所有东土玩家的超级十二星之路,再有另一个自己的话,那更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许溪有的,这个复制西半球,全部都有。

这就是第十场,一直最神秘的第十个对手。

第十个,西半球复制品,冷冷的看着许溪,刀与剑挂在身上,他握着刀!

这是意识和战斗素质绝佳的玩家在扮演西半球与许溪战斗,当他一出来,许溪就知道了。因为握刀,握刀以防止寸裂的突袭!

这是最后一战,击毙复制品,超级十二星就彻底到手了。

对战自己,这将是最艰难的战斗。

许溪如春风般的笑了笑,看着天空,对所有玩家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有多强吗?”

“天龙八音道级八级,拔刀诀道级七级。”

“神照经、筋斗云、无双术、飞仙术、擎天十式、天外飞仙,全部颠峰级。”

“这就是我,西半球!”

从这一刻,许溪成为了游戏里的一个传奇,一个无敌的传说!

原来,十二星挑战玩家十大高手的第十个,是挑战自己。

一个绝学一样,等级一样,装备一样,道具一样,由游戏公司训练已久的绝顶高手操作的复制品。

没有人看见许溪与复制西半球的一战!

许溪拒绝游戏公司的直播,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一战的详情。

从这一天起,无数人就这一战产生了无数的遐想和推测,猜想许溪与复制品大战三百回合,猜想各种各样的战斗。

这一战,在日后已成传说。

但是,实际到底是如何,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一件事,半小时后,许溪浑身浴血,却带着春风般的微笑,从传送门回到了紫禁城。

许溪走出传送门的刹那,轰轰轰的礼炮在天空中爆炸,炸出二十一个震耳欲聋的礼花!

系统公告传播到每一个角落:“恭喜玩家西半球,以天下无敌的绝世身手,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在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以超凡入圣的实力,领袖群伦……”

“恭喜玩家西半球,获得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的至高无上之荣誉,他将在这片独特的苍穹下,书写自己独一无二的荣耀……”

“恭喜玩家西半球,获得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玩家之荣誉,奖励荣誉十万点,五个3s级权限,其余奖励,请与游戏公司联络领取。奖励十二星超级玩家技能之子鼠生肖金身……”

一道柔和的光柱从天而降,让许溪沐浴其中,享受这至尊的荣耀。这是他应得的荣耀。

突然之间,紫禁城爆发出震破天地的呐喊声与吼声,东土和其他服务器,亦在同一时间经过沉默之后,爆发了呼声!

为他,为媲美东方不败的天下第一高手而欢呼。

第一个超级十二星玩家,终于诞生了!

许溪微微一笑,向在广场中的玩家大笑:“我们喝酒!”

从一品楼买来的酒在广场中飘着芬芳,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玩家都来向许溪道贺。

有仇的,没仇的,所有人都已不在乎了,纷纷向许溪敬酒。

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诞生!

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这时这刻,谁还会去在乎以前有什么过节?

风花雪月敬许溪一杯,拍拍他笑道:“早知道你怕老婆,我们以前就该用美人计对付你的。”

“那我估计你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许溪哈哈大笑:“干杯!”

一个神秘的黑衣人走到许溪面前,凝视他半晌:“我和你干一杯!”

许溪不认得此人,但他有感觉,此人与他以前一定有过恩怨。但他不在乎:“干就干!”

终极刺客拍拍他:“陪我喝一杯,你这个怕老婆的孬种。”

许溪陪他喝了一杯,终极刺客叹气:“我们的赌约,你赢了。但我不服,你真的不打算给我扳本的机会?”

“我不知道,也许吧。”许溪耸肩,低声将位面通道的事告诉他:“如果我还能回来,也许我们可以联手去现代区大干一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