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胸被对象吃是什么感觉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一章

@@@@

盟主啊,每一个扑街都希望有个盟主,不然谁好意思对别人说自己是个写小说的。

虽然就一个铁粉,但是,有人看就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不想别的了,就跟着书干上了。

对于更新只能先说声说抱歉了,

不过保证一点,有空就写。人嘛,一生总要留下点什么。我很想写书,虽然文笔跟思路略逊。

对于更新,也许一天一万字,也许三天一更。

吃饭比理想重要。

责任重于一切。

——-

最后谢谢书友161204170754779

哥们是你让我把这书写完的。

虽然赚不到钱,但是有人看,我就高兴。尤其是不离不弃的。

好久没写了,剧情可能有点混,先里里剧情。@@@@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二章

“哒哒哒~”

“轰轰~”

“停火!停火!节约弹药。”

1647年10月8日,开伯尔山口,张巡寨。

“上将军,印度人又被我们打退了。”

“哧~这些印度人的战斗意志啊。每次冲一冲,等到我们的机关枪一开火,他们倒下人数只要有了几百个,就马上的退走……话说,这一次大概击毙了多少人啊?”

“两百人还是有的,至于倒在我方阵地前暂时没死的伤兵,我懒得管。”

“倒也是,拖进来的话,还要浪费我们的粮食和药品呢。”视线从自己的餐盘上移开,满桂道:“老黑,印度人的进攻也就那样,以后这些事情不用跟我讲了。倒是我们的弹药和粮食……”

“因为沿途奔袭过来,我们缴获了克什米尔各城给印军准备的给养,所以粮食什么的暂时是不缺的。弹药嘛,这个,因为印军的武器是和西贼一样的,这规格参数和我们的武器无法通用。因此还真的有些吃紧。”

“水源呢?”

“没有问题。当年温相修筑开伯尔体系的时候专门从远处的雪山引来了水源,而且修的是暗渠。八年前曹变蛟交出此地后,奥斯曼人对这里的水井只是做了简单的填塞。估计是没有找到那条暗渠吧。总之,目前张巡寨、许远堡、南霁云堡里的十五口水井,已经有十二口恢复供水,我军的日常饮水完全没有问题。”

“那就好,只要水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能在此地坚持很长的时间。至于弹药嘛,下次印度人再来的时候我们反冲锋一下,争取把印度人的武器弹药一起弄过来。”

“好,那我待会就去组织冲锋队,等下次印度人进攻的时候给他们好看。”

黑云龙退走后,满桂招来了藏族师的师长曲多嘎:“我们的信使都派出去了吧?”

“上将军,联络锡克人、普什图人和向北寻找孙督师的信使,全都派出去了。每个方向都派了五组信使,全都是我们藏民里爬山最厉害的。”

“那就好。哎,这印度人打得是什么仗啊,再这么下去,老子在这里都要生锈了。”

当满桂在张巡寨内大叹对方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时候,开伯尔山口以北,这一年已经64岁的瓦伦斯坦,正对着一副巨大的军用地图叹气。

当年在东南亚大败被俘,西班牙王国政府开具了巨额赎金将其赎回后。菲利普并没有苛责他,反而任命他做了印度总督。如

文学

此厚恩,让瓦伦斯坦感动不已,下定了为菲利普效死的决心。

这次大明大举征伐印度,年过六旬的瓦伦斯坦早早的就把二十个印度师动员了起来,就想着如何为菲利普陛下出把力。

谁知道,他前脚刚刚率领十个印度师走过开伯尔山口,准备继续北上支援中亚侯赛因集群的时候。后面第二梯队的印度人发来紧急电报:路口被堵上了!

大明第一次征伐印度,在雪区这边也是出了一支兵的。但一方面那次大明的对手是莫卧儿,一方面是欧盟参谋部一致认定,就算这次大明再次从雪区出兵。那糟糕的道路,也绝对支撑不起大兵团的行进。就算雪区这边真的有一支明军开出来,以印度方面整整二十个师的兵力,要将其歼灭也不算太难。

谁知道,战事开打后,北线的侯赛因就被孙传庭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正的战斗没几场,战略上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于是在大明的主力还未在印度登陆的时候,瓦伦斯坦就被迫率领印度军团北上支援。

然后满桂的这一支奇兵,就恰恰的卡在了中间。

在收到后方的电报后,瓦伦斯坦思虑良久,

文学

还是决定先集中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夹击,收复了开伯尔再北上:原因很简单,开伯尔不通畅,则自己这已经处于开伯尔以北的十个步兵师的后勤给养,尤其是弹药供应也不通畅。而且若是自己在北上的时候,那支从雪区开出来的中国军队在自己的身后踢他的屁股呢?

可是,这印度人的战斗意志为何如此的薄弱?从10月5日开始,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对进,两面围攻张巡寨、南霁云堡和许远堡。可不管是南线和北线,三天下来,进攻的一方总是一触即溃。

“可恶啊,这些该死的印度人。我算是能理解九年前中国驻印军官们的无奈了。这开伯尔防御体系,当年被奥斯曼人用炮火犁了好几遍,之后又荒废了八年多。可以说,这个残破的防线,若是我们欧洲精锐来进攻,就算三天内打不下来,至少也能有效推进。可是这些印度人……”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三章

广固城外,三里,云门山。

一处荒岭之上,黑袍与陶渊明比肩而立,看着远处广固城中的万家灯火,以及城外平原之上,上万帐鲜卑帐户中的篝火堆堆,欢快的乐曲声与歌声,在整个空旷的夜空中回荡着,而烤羊炙牛的味道,也顺风传来,如果不是有这座坚城就在前方,会让人产生一种这里是塞外草原的错觉。

黑袍的鼻子抽了抽,喃喃地说道:“过了这么多年,鲜卑人还是没有学会跟汉人一样生活,在他们看来,这里仍然是草原啊。”

陶渊明微微一笑:“北方战乱多年,很多耕地荒废,即使是汉人的百姓,也有不少是躲在山中结坞而立,平原之上,就留给了这些鲜卑异族,不然的话,他们也没有地方走马放牧,好在汉人百姓还是能种出很多的粮食,让他们不用象草原那样养太多的牛羊,看起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黑袍冷笑道:“这种逍遥快活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身在乱世,是不要指望能舒服到哪里去的。”

陶渊明轻轻地“哦”了一声:“师父这回带回贺兰敏,是要引北魏攻打南燕吗?加上上次贺兰卢掳掠清河数万百姓的仇,足以让拓跋嗣起大兵来战了吧。”

黑袍摇了摇头:“不,拓跋嗣刚刚即位,立足未稳,国丧期间,也不宜大动刀兵,而且,你想想,贺兰部叛魏多年,拓跋珪也不能来攻,南北二燕一直能存在,你以为是什么原因呢?”

陶渊明正色道:“因为要南征南燕,或者是北伐北燕,都必须要以河北,幽燕为前进基地,需要在这里屯粮屯兵,然后等待时机,大军出动。北燕那里,要去辽东之地,山高路远,大军极难行动。而南燕这里,虽然路近一些,但南燕毕竟也有几十万大军,还有强大的甲骑俱装,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真要灭国,非起大兵不可。”

“但魏国的大军,是分散在各个部落之中,散居在几千里的漠南草原上,这些部落只想在中原掳掠,却不想在中原生活,毕竟要他们改变游牧的生活方式,转而农耕,很多人不愿意的。除非是象南燕的这些鲜卑人一样,不事生产,举族来中原游牧,他们只负责出兵打仗才行。”

黑袍笑道:“所以你想说,现在各部大人未必会象畏服拓跋珪那样地听话,拓跋嗣只怕未必能指挥他们,所以,暂时无法出兵,是吗?”

陶渊明笑道:“拓跋珪让各部大人听话,也不全是靠了残暴好杀,更多的还是给好处。灭燕之后,占了北方,用中原的物产来供应这些部落,所以人人乐得为之效力。可是北方的汉人却不愿意受这种压迫,汉人比较少的并州之地还好说,但河北之地,那些汉人世家就会在姓崔的,姓卢的这些带领下,对北魏阳奉阴违。这次的清河郡之事,就是个明证,他们打着北魏的旗号,却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的地位,所以即使凶悍如拓跋珪,也不能在河北安排大军,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要迁上百万人口的塞外部落在河北,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